進入店鋪后宅院,他身影出現在一座幽靜小院外,「夏武求見金奉!」

幾息后,院門打開,一面容清矍老者身影出現,道:「老夫已吩咐無要事不得打攪,你此來所何事?」

「長老叮囑夏武不敢忘卻,但方才閣中來了一名貴客,他需要求購一批林丹材料,我不能獨自做主,所以前來詢問。」夏武神se恭謹,將莫語身份與之前曾相遇一事簡單言明。

擊殺青蛟幫靈王長老,莫語名聲早已傳遍罪惡之城,金奉也有所聽聞,知是他前來購買材料,也難怪夏武不敢大意。他心中不耐稍散,伸出手道:「他要購買何種靈物,拿來與我看看。」

夏武取出玉簡雙手奉上。

金奉探入一絲靈魂力量,熟悉后臉se突然大變,眼眸yin沉下去!他臉se一陣yin晴不定,突然道:「你去轉告雨墨此人,這上面數種靈物我典雲閣已經售罄,請他到其他地方購買吧。」

夏武察覺到金奉的神se變幻,他雖不知所何事,卻知不該問的絕對不要多言,行禮後退下。

目送他離開院落,金奉眉頭緊皺,半晌后突然一拍手,大步向外行去。

雨墨此來是因湊巧還是故意試探,事關小姐安全,他不得不防!若此人有所不妥,說不得要冒險出手將他斬殺了!

夏武推門走入,臉上流露慚愧,「要讓雨墨前輩失望了,所需幾種材料,我典雲閣已然售罄,就請前輩去其他店鋪尋找吧。」

莫語正落座寬大靠椅上,聞言眉頭皺起,緩緩抬頭看來,「夏武掌柜,這些材料對我有大用,在下誠心收購,並願意奉上高價,莫**雲閣便不能再考慮下?」

以夏武身份,若典雲閣真的沒有這些靈物,他方才就能拒絕,完全不必再耽擱時間前去請示。眼下他說無法出售,只怕是請示后得到的回復!

但《補魂源液》對莫語而言無比重要,事關他能否恢復靈魂損傷,若有可能,他絕不願錯過。

「這……請雨墨前輩不要讓我難。」夏武深深行禮,他自知借口瞞不過莫語,索xing言明推掉他所有後續。

莫語皺眉,緩緩道:「帶我去見你們奉,此事我親自與他們談。」

夏武尚未來得及開口,外面突然傳來一道淡淡聲音,「雨墨道友不必浪費時間了,這筆生意我典雲閣不能做。」

兩名老者同時邁步走入,開口的正是那金奉!在他身旁,是一身穿黑袍面容蒼老修士。兩人眼眸盡皆流露淡淡慎重!

「參見金奉,王奉!」夏武心頭微松急忙轉身行禮,同時介紹道:「雨墨前輩,這兩位就是我典雲閣奉,平ri間東家極少現身,閣中所有事務都兩位奉處置。」

莫語臉seyin沉,「兩位道友當真不多做考慮?」

「雨墨道友請自便!」金奉冷淡開口,態度不言而喻。

莫語略微沉默,他冷著臉起身,大步向外行去。

夏武急忙起身相送。

「金道友,依你看,此事要如何做?」

「哼!《補魂源液》丹方珍貴無比,尋常修士豈能知曉。」金奉眼中冷光閃閃,「小姐安全不容有失,寧可殺錯不能放過!」

王奉緩緩點頭,臉上閃過幾分yin厲。

走出典雲閣,莫語臉se一片yin沉!明明尋到煉製《補魂源液》靈物,卻無法將其收入手中,這般感覺很不好!但身在內城中,典雲閣不賣他也無計可施,心頭不生出幾分憋悶。

不過就在這時,一股被追蹤感覺突然湧上心頭,莫語臉se微變,隨即暗自冷笑,腳下步伐更快了幾分。

離開內城,他背後黑銀雙翼直接展開,拍落下在諸多敬畏目光中衝天而起,很快消失不見!

一直飛出罪惡之城,數十裡外他才降下身影,轉身看向身後,靜待他們到來。

很快,兩道靈光呼嘯尾隨而至,他們同時看到莫語身影,臉se不微變。但出於對彼此實力的自信,他們沒有任何猶豫,很快逼了上來。

距離十數米外,遁光停下,收斂后露出金奉、王奉身影。

莫語冷冷一笑,「兩位道友在身後跟了這麼久,究竟有何指教?」

金奉眼眸一寒,「我們此來,是想請問雨墨道友,是從何處得到的煉製《補魂源液》的丹方?」

莫語眉頭微皺,避免被人察覺到他搜集靈物的真正目的,在《補魂源液》丹方基礎上,他有意漏下了十餘種可輕易尋到的普通靈藥,又隨意填補進去了十幾種靈藥,沒想到竟還是被人看出他是煉製《補魂源液》!

這兩人追殺前來,莫非是了奪取丹方?

一念及此,他心頭寒意更重,「在下如何得到丹方,與兩位道友何干。你們不願賣給我煉丹靈物便罷了,莫非還要追殺與我不成?」

王奉突然道:「既然道友不肯開口,便休怪我們辣手無情了!若有誤傷,便先說一聲對不住了!」

「金奉,遲恐生變,你我動手吧!」

「好!」

兩人一步邁出,靈王境威壓頓時爆發,方圓數百米天地元力頓時如元力chao汐般翻湧沸騰起來。

他們二人竟全都隱藏了部分修,真正實力,都是高階靈王!合力之下,足以擊殺任何同階及以下修士,難怪如此自信追殺而來!

莫語嘴角微翹流露淡淡嘲弄。

六階高階修士雖強,但他若想殺,卻也並非困難之事。

既然這二人膽敢追殺而來,那便留在這裡吧!

轟!

戰王高階氣息破體而出!

金奉臉se微變,隨即冷冷一笑,「戰王高階,咱們也並非沒有殺過!」

莫語點頭,「靈王高階,我也曾殺過。」

他拂袖一揮,無數禁制符文呼嘯而出,虛空之中匯聚,化一座強大禁制,將金、王奉直接困入其中!

意念微動,禁制力量頓時爆發,金、王兩名奉驚怒咆哮隱約傳來,但很快就變得虛弱下去,漸漸流露驚恐意味!

莫語負手而立,只待兩人被禁制削弱絕大部分力量,便閃身進入,將他們一擊而殺!

對於有心危及他xing命者,莫語從不會有半點心慈手軟!

但在這時,他眼底冷光微閃,轉首看向遠方天際。

一道靈光快速趕來,尚未靠近,便有焦急聲音傳來,「雨墨道友手下留情,今ri之事全是誤會!」

遁光距離數十米外便已停下,露出其中身穿青se長裙女子,她眉目如畫,肌膚雪白,俏臉布滿焦急。

莫語看了此女一眼,淡淡道:「你是誰?」

「我是典雲閣東家,兩位奉行事另有隱情,還請雨墨道友先撤去禁制,以免他們出現意外。」青se長裙女修急聲道。

莫語目光平淡看著她,神se沒有半點變化。

青se長裙女修深深吸氣壓下心中焦急,斂衽道:「莫語道友放心,我既知曉你的身份,便知你絕不會是來害我之人,還請道友打開禁制,放開兩位奉,你我再細說不遲。」

莫語眉頭一皺,他沒想到,這名年輕貌美女修,竟能認出他的真實身份,心頭不生出幾分殺意!

但想到她話中流露深意,他略微猶豫,暫且將這份殺意壓制下去,拂袖一招虛空禁制暫停圍殺,卻仍舊將金、王兩名奉困住。

「現在你可以說了。」

見他如此謹慎,青se長裙女修自知不將事情言明絕無法取信與他,好在禁制圍殺已停下,她微微吸了口氣,斂衽道:「莫語道友出身四季宗,年前四季一脈遭受天煌宗迫害,宗門被毀,門中修士流落各方。」

「莫語道友應該感應的清楚,我靈魂氣息無比虛弱,便是被天煌宗所害,靈魂被詛咒之力纏繞,終年需要服用《補魂源液》才能續命!」

「兩位奉因擔心莫語道友是對我心懷不軌修士,才會出手追殺。還請莫語道友明鑒,我此上所言,絕無半分虛假。」

莫語微微皺眉,他能感受到此女話中誠摯,顯然所言並非作假。略微思慮,他拂袖一揮,將虛空禁制驅散。

金奉、王奉這才狼狽脫身,兩人盡皆臉se蒼白,回到青se長裙女修身旁,目光看向莫語,不流露震驚、敬畏。

方才禁制圍殺已讓他們徹底膽寒,若非小姐前來相救,他們此刻只怕已橫屍當場!雨墨此人明明是戰王修士,卻突然爆發出如此驚人禁制修,遠遠出乎他們的預料!

「多謝莫語道友!」青se長裙女修行禮。

「不必,在混亂域中,還是喚我雨墨好。」莫語淡淡開口,「另外,有關我修習禁制一道之事,絕不能告訴任何人!」 ()青袍修女肅然起誓,認真道:「雨墨道友放心,今ri之事,我保證絕不會有任何修士知曉!」

金奉、王奉兩人也紛紛立下誓言不泄露此半句。レ思路客レ

莫語不露聲se,點頭並未多言。

「我姓嵐,若雨墨道友不嫌棄,可稱呼我嵐道友。」青袍女修誠懇開口,「今ri之事多有得罪,若雨墨道友有時間,可隨我們歸返典雲閣,或許能道友擠出來一些《補魂源液》煉製材料。」

金奉聞言眉頭一皺,但猶豫一下,還是沒有多言。

莫語略微沉默,點頭道:「好!」

四人身影衝天而起,直奔罪惡之城方向而去。

不久后,他們回到典雲閣,直接進入後方宅院某處大廳中。、待分落左右,嵐姓女修直接道:「金奉,請你去庫房清點一下,煉製《補魂源液》材料還有多少,留下夠我壓制靈魂詛咒之力一月的份量,其餘都取來送給雨墨道友!」

「小姐!」金奉面露猶豫。

嵐姓女修擺手道:「照我說的去做吧。」

「……是。」金奉行了一禮轉身離去。

很快,金奉去而復返,手上已多出了一隻空間袋,拱手道:「小姐,留夠所需份量,還有七份《補魂源液》材料,都在這空間袋中。」

嵐姓女修點頭,「交給雨墨道友吧。」

金奉停頓了一下,突然道:「小姐!這七份材料是好不容易才尋來,的便是以防萬一,如果一旦出現意外,沒有《補魂源液》,如何支撐?這七份《補魂源液》不能送啊!」

嵐姓女修眉頭皺緊,但很快便舒展開來,溫聲道:「我知金奉是我好,但此番你我有錯在前,自然要對雨墨道友做出補償。」

她轉身看向莫語,「雨墨道友,這七份《補魂源液》是我典雲閣中僅多出的材料,便盡數送與道友,希望能解決道友所需。」

莫語微微皺眉,「以典雲閣實力,莫非也很難收集到《補魂源液》煉丹材料?」

「那是自然!」金奉沉聲開口,「《補魂源液》煉製材料絕大部分都不算珍貴,但其中數種材料卻無比稀少,即便我們……每月也只能勉強湊出七八份材料,再加上煉製失敗的幾率,最多能成功三四份,勉強夠小姐壓制靈魂詛咒罷了。」

「送與道友的七份材料,是我典雲閣數年時間才積攢下來。」

莫語低頭,數息后他擺手道:「罷了,這七份《補魂源液》材料你們收回去吧。」

嵐姓女修面露急se,「雨墨道友可是覺得少了?那我便再讓金奉擠出一些,湊足十份送給道友!」

「小姐!《補魂源液》材料已經很少,絕不能再減了,否則萬一出現意外,老夫雖死亦無法向大人交代!」

「小姐三思!」

金、王兩奉同時勸阻!

莫語搖頭,道:「不必了,我所需《補魂源液》很多,至少需要五十份以上,你們這些根不足我所需。」

他低頭想了一下,「不知嵐道友是否方便讓我感受一下,你究竟受了怎樣的詛咒之力?」

嵐姓女修流露不解,但她略微猶豫,還是點頭答應,「可以,雨墨道友施就是。」

莫語起身走到她身邊,暗道一聲唐突,抬手按在她香肩上。

嵐姓女修美眸微瞪,顯然沒想到,莫語竟會用這種方法,俏臉不浮現幾分紅暈。這個世界,男女之防雖然不是太過嚴厲,但被陌生男子觸及身體,仍是絕大部分女子無法接受的事情。

金奉、王奉臉se同時一變,眼中流露驚怒,但他們尚未來得及說話,便被嵐姓女修一個眼神打斷。她看著莫語閉合的眼眸與微微皺起的眉頭,不相信他會是一輕浮之人。這樣做,應該是有他的道理。

莫語清晰感應到幾人神se變化,但他也是不得已而之。《補魂源液》煉製材料難以尋找,典雲閣所有他自然不願放過。但他們煉製《補魂源液》是醫治嵐姓女修靈魂詛咒之力,他做不到出手搶奪。

如此,便只能嘗試將她靈魂中詛咒之力化解,到時她無需使用,剩餘《補魂源液》自然歸他所有。不過檢測此事是否可行,需要藉助劫煞戮天弓的力量,他只能通過這種方法加以掩飾。

便在手掌落在嵐姓女修香肩時,一絲微弱黑血煞氣已悄無聲息探入到她體內,有莫語靈魂力量遮掩,倒也不擔心會被發現。

「好強的詛咒之力!」劫煞怪叫一聲,「主人,這次就算想要憐香惜玉,咱們也幫不到你了。要不然真的吸入了這種詛咒之力,我們哥倆就得交代在這了。」

戮天冷冷瞪了他一眼,斥道:「主人尋找《補魂源液》已破耗心神,休得繼續胡言亂語!」

他拱手行禮,「主人,此女靈魂上纏繞詛咒之力應是某種上古巫術所致,力量極強,非我們可以將其化解。不過主人手中還有一枚渡厄靈丹,此丹可祛除所有靈魂負面狀態,即便不能化解詛咒之力,也能將其暫且壓制半年時間。在這期間,典雲閣所有《補魂源液》都可主人使用,應該也能幫助主人恢復一些受損靈魂源。」

莫語暗自點頭,「眼下也只好如此了。」他收回靈魂之力,眼眸緩緩張開,「好強的詛咒之力。」

嵐姓女修不著痕迹退後一步,俏臉紅了紅,很快便恢復平靜。

金奉低哼一聲,「自然是強,若非如此小姐早已被治癒,豈會多年受詛咒侵蝕痛苦!不知雨墨道友探查一番,可有所收穫?」

他聲音微冷透出淡淡嘲諷,顯然對方才之事還有所不滿。

「金奉。」嵐姓女修流露赫然,轉而道:「我早年被天煌宗算計,一直以來無法恢復,雨墨道友無法解決也是正常。」

「金奉言辭見有失禮處,還請道友莫要見怪。」

莫語臉se平淡,並未將此事放在心上,此刻聞言他目光微閃,道:「在下確實沒有解決嵐道友承受詛咒之力的方法,但我手中有一枚渡厄靈丹,足夠幫助嵐道友壓制靈魂詛咒之力半年時間。」

嵐姓女修微怔,俏臉隨即漲紅,顫聲道:「雨墨道友此言當真?」

莫語沒想到她又如此激烈的反應,但念頭一轉便已想通此事。靈魂遭受詛咒之力纏綿,即便有《補魂源液》不斷修復靈魂源,但詛咒爆發時的痛苦卻不會有半點減少。這數年來,不知這名年輕美麗的女子,已承受了多少不人知的痛苦。

渡厄靈丹能將詛咒之力壓制半年,即便不能令她痊癒,至少會讓她在半年之內,無需承受詛咒侵蝕靈魂之痛,這對她而言,或許才最重要吧——像一個正常人一樣活著。

看著嵐姓女修滿是期待、激動俏臉,莫語心頭不覺生出幾分憐憫,附帶對天煌宗也更多了幾分厭惡!他緩緩點頭,道:「嵐道友放心,在下既然開口,自然就有十足的把握。」

他手上靈光微閃,已取出一隻密封完好玉瓶。

「渡厄靈丹在此,嵐道友一看便知真假。」

嵐姓女修接過此物,急忙轉身交給金奉。此人打開玉瓶小心嗅了一下,又交給王奉檢查,兩人臉上漸漸流露喜意。

「確實是渡厄靈丹,藥效保存完好!此丹乃是上古時期祛除靈魂負面狀態靈丹,煉製方法已然失傳,但根據典籍記載,小姐服用此丹確實能將詛咒力量壓制下去!」金奉神se激動,但很快便暗淡下去,「可惜此丹效力不足,雖能暫且壓制,但最多半年時間,詛咒之力就會再度爆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