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老師也不能說嗎?”莫可兒耍起了可愛,一張光滑的臉蛋被她整的跟個初期的少女一樣。

“不能。”聶天明很現實的搖搖頭,伴隨着莫可兒有些失落的低鳴,門被關上了。

“你們也出去。”聶天明看了眼不願意走的賀恩西和王靈靈說道。

兩個人對視了一眼,雖然有些好奇聶天明會說什麼,但是現在畢竟對方生病了,那就等同於是弱小的羣體,等讓着。

所以兩個人達成了一致的妥協,先答應下來,反正以後有的是機會問鬍子儀。

房間內,只剩下鬍子儀和聶天明。

“叔叔,你到底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啊?”鬍子儀並不知聶天明要和她說什麼,還得搞得那麼神祕,好奇的眨巴着眼睛。

“子儀,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像你這麼淘氣的人,跟我們住在一起,實在是有些不方便我,所以我還是決定將你送到暗紅團那裏去。”聶天明淡淡出聲道。

“叔叔是不是不要子儀了?子儀知道錯了,子儀答應你,以後一定會乖乖聽話的,叔叔一定不要趕我走啊。”鬍子儀一個勁的連連搖頭,引得聶天明也跟着一邊嘆氣。

“不是,我只是覺得我沒有資格在照顧你了。”聶天明誠然說道,心情也是糾結不已,畢竟鬍子儀是因爲自己才變成孤兒的,如今這麼將人家給拋棄了,的確是有些說不過去。可是再留鬍子儀在身邊,就怕她會因爲自己,而招惹來更大的麻煩。

鬍子儀雖然年紀小小,但也是人小鬼大,古靈精怪,想了一會才說道,“嗯,那我就暫時呆在暗紅團裏吧。”

聶天明笑道:“嗯,我會經常去看你的。”

解決完了鬍子儀的事情,再和幾個人說了些話,聶天明已經有些疲倦了,送走了剩下的人,唯獨天義留了下來照顧自己。

“大哥,其實你不用留下來照顧我的。”聶天明客氣的笑笑,接過天義手裏的杯子。也不知道是誰的杯子,反正聶天明迎着就喝了下去了。 天義笑笑,大聲說道:“你是我的兄弟,我不照顧你還能照顧誰啊?以後別跟哥哥說這樣的話,不然大哥我真的會生氣的。”

“知道了。”聶天明吐了下舌頭,點點頭。

“對了,到底是哪個好心的女孩救了我們啊,我一定要好好感謝那個人。”天義心存感激的說道。

聶天明皺起了眉頭,緩緩說道:“大哥,你不用感謝她,她救了我們也得到了該得的了。”

一天一百多塊錢,這可不是開玩笑,要是救個人,可以有這麼好的待遇,那自己也救人去。

此時一個少女緩緩推門走了進來,聶天明伸手指了指她,對天義偷偷暗示,示意她就是那個所謂的救命恩人。

天義轉身,立刻愣住了,眼前這人,簡直就是美若天仙啊?不趕緊巴結,那簡直是對不起自己的良心吧。

剛伸手想要握手,卻被花慕容給白了一眼,她的眼神落在了聶天明手裏的杯子上,咬牙指着那個杯子,氣氣地說道:“你,居然用我的杯子。”

“不就是用你一下子杯子嘛,至於那麼大驚小怪的嗎?”聶天明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不以爲然。

“無恥。”花慕容大聲叫道,又道,“那杯子是我平時用來喝水的。”

說完,臉上染上了一層的微微的紅暈。

聶天明一聽馬上會意了花慕容的意思,這意思就是那杯子是人家女孩經常用嘴脣去碰的,而聶天明這麼喝這水的話,同樣也是用嘴脣去碰,這樣就相當於是間接的接吻了。

“虧你想的出來。”聶天明心裏暗笑,說道,“美女啊,這杯子現在就歸我了,多少錢,你開個價格吧?”

“兩千。”花慕容立刻說道,連個思考的時間都不用。

“你這是擺明了敲詐!”聶天明激動地說理道。

“那又怎麼樣,你現在躺在病牀上,能對我怎麼樣?不給錢,老孃一下子就把你轟出去。”顯然,一個杯子引發的血案很有可能發生。

如果發現的話,吃虧的只會聶天明自己,誰叫自己動不了呢?

“沒關係,是我的錯,我不知道這是你的杯子,要是知道了我也不會去用。這樣子,兩千就兩千,我現在馬上付好了。”天義趕緊出來打圓場,一邊說還一邊從口袋裏掏出錢來。

拿出錢包,抽出一沓紙的錢,細細點過,這纔將它遞給了花慕容。

花慕容眼睛一亮,猶豫了一秒鐘,還是將錢收入了口中,微微一笑,“謝了。”

天義也是一笑:“有啥好謝的,你救了我二弟一條命,花上兩千元還是很值得的。”

擦擦,聶天明心裏不樂了,什麼叫做救了我二弟的命?難不成他自己沒有被人救?說的自己很威武似的。

而那花慕容明顯對天義的態度不錯,謙和的笑笑:“救人還不是應該的,你要是在路邊看到有兩個人躺在地上,你可會救人的。”

“那是那是。”天義跟着點頭。

聶天明一頭的黑線,好會裝崇高的人。

“好了,我不和你們多說了,既然你們兩個都已經醒了,那麼在今天傍晚之內,就搬出我的房間吧。”說着說着,花慕容提到了自己最關心的話題。

“沒有問題。”天義問也不問聶天明的選擇,一口氣給答應了下來。


“我去上課了。”花慕容笑着說道,走出了房間。

“等一等。”天義突然追了上去,鼓起勇氣說道,“可以給我一個你的電話號碼嗎?”

花慕容稍微的一愣,奇怪地看了一眼天義,終於還是點點頭,拿着筆刷刷的在天義的手掌心上寫下這幾個阿拉伯數字。

回到了房間以後,聶天明見天義自顧自的傻笑着,滿面的春光,苦笑一聲,問道:“大哥,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天義點點頭,“這麼漂亮的女孩子,你說適不適合做你的嫂子?”

聶天明點點頭,的確是挺合適的,排除花慕容的霸道,排除她的自以爲是,排除她的貪財。

“我決定了,一定要將花慕容給追到手!”天義堅決無比的說道。

聶天明汗顏,大哥總算是有喜歡的人,可是頭疼的是喜歡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剋星。能勸大哥嗎?當然不能,到時天義會說:你是不是不把我大哥。

無奈之下,聶天明只能表示支持。

應花慕容的要求,聶天明在天義和幾個兄弟的護送下搬到了盤龍幫那裏,由兄弟們和三個長老照顧着。經常都會有王靈靈等人來看自己。

而這些天,天義很少有去看自己,就算去看自己,也是匆匆的走了。不過有所改變的是,天義每次都穿的很時髦的服裝,和以往的作風根本不同。

換作以往,他是絕對不肯穿時髦的衣服的。

聶天明就問:“大哥,什麼事惹的你那麼高興,非要穿的那麼正規?”

“追你嫂子。”天義瀟灑地答道。

修養了幾天,聶天明身上傷好了許多,而痠疼的感覺也沒有那麼嚴重了,能夠勉強地走路以後,聶天明就告別了盤龍幫,領着鬍子儀一起去找暗香紅,將自己的請求告訴了暗香紅。

“什麼?你是說將這個小妮子分配給我?”暗香紅並不知道鬍子儀被人綁架,更加不知道自己受傷的事,聽完聶天明的話,驚訝不已。

“是啊,鬍子儀一個小女孩子家,不方便跟着我們生活。”聶天明確定的點點頭。

“可是在我暗紅團並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麼簡單,很辛苦的。”暗香紅沒有先答應下來,而是皺着眉頭有些苦惱的說道。

這話聽起來是在跟聶天明說,實際上更多的是在暗示鬍子儀早點打退堂鼓的。

“阿姨,我不怕吃苦的。”鬍子儀笑着說道。

“那就好,既然你能夠吃苦,那我就不多說別的了,我同意你進入我們暗紅團,但是你必須按照原來的情況,繼續上你的學。”暗香紅說道。

聶天明心裏一驚,凡事加入暗紅團的人,就需要給暗紅團做事情,基本上沒有時間是空閒的。可是暗香紅卻保證了鬍子儀的基本時間,完全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 “謝謝阿姨。”幸好鬍子儀也懂得道謝,給聶天明掙足了很大的面子。

“以後別叫我阿姨,叫我姐姐。”暗香紅摸了摸鬍子儀的小腦袋瓜子,笑着說道。

“知道了,姐姐。”鬍子儀乖巧的點了點頭。

“那行了,你先上樓和幾個師姐熟悉一下吧?”暗香紅指着樓上說道。


鬍子儀點點頭,小跑着衝了上樓。

“天明,這幾天的錢我們還是算一下吧。”暗香紅衝着聶天明一笑,拿出了一個本子,本子上記載着這幾天的利潤,暗香紅一一給其分析,結果下來一共是將近一百萬元的收益。

不得不說,僅僅只在H市的人口,也就僅僅幾天的時間,能夠有這麼龐大的時間,那還真的是有些成就了。

聶天明野心地說道:“紅姐姐,我們現在趁熱打鐵吧,認爲是時候推廣到其他地方去了。”

“再等等把,別心急,我們的大董還有葉可可和範康一兩個人呢。”暗香紅提醒道。


“不了,你等得了,範康一和葉可可他們可等不了。”聶天明笑着說道。

這話聽得暗香紅整個人濛濛的,納悶地說道,“葉可可和範康一有什麼好急啊?他們又不是那麼缺錢。”

“急着要撂倒我。”聶天明苦笑着說道,他又何嘗不知道兩個老狐狸心裏在想什麼呢?

正說着,在櫃檯的幾個男子突然就衝着那服務小姐大聲嚷嚷了起來。

“什麼破店,怎麼服務態度這麼差啊,不是說傷疤過了一會兒會好的嗎?現在都過了二十分鐘了,怎麼傷疤還在?你們公司是不是騙人的啊?”

那服務員滿臉的焦急,盯着那個男子手臂的疤痕,無奈有委屈,那傷疤的確很大,而且抹了那藥液之後也是一點作用都沒有,傷疤依然在。

不僅如此,那男子身邊的五個人,也出現了一樣的情況。

聶天明和暗香紅相視一眼,開口道:“真有意思,居然還有人敢在我們的地盤上明目找茬。”

“過去看看。”暗香紅也是見慣了各種人,對於這樣來找茬的人,也並不是很畏懼,兩個人緩慢地走了過去。

“讓你們的老闆出來和我們理論理論,我要找你們的老闆。什麼破玩意啊,廣告打的那麼響,一點作用都沒用。”其中一個男子不滿地說道。

“我就是這裏的老闆。”聶天明拍了拍幾個男子的肩膀笑道。

“原來你就是老闆啊。”那男子一見這老闆,一下子就樂了,指了指手裏的胳膊,小聲的抱怨道:“你看看,我這傷疤,就是用了你們的藥液之後的。你看看,現在估計都二十幾分鍾過去了,我們的傷疤不但沒有消退,好像還更大了呢。”

旁邊的一個男子也秀着胳膊上的傷疤說道:“就是啊,我們幾個可沒有撒謊,看着你們這裏的信譽好纔跟過來的,沒有想到你們居然讓我們這麼失望。你們必須賠償我們幾個人的損失,要不然我就要打電話給消費者協會,舉報你們。”

五個人一齊將胳膊秀了出來。每個人的傷疤位置都所有不同,有的在手腕上,有的在胳膊肘的上方,幾個人的傷疤大小也不一定。

“他們真的塗了你們藥液了嗎?”暗香紅走到了幾個服務員的身邊,皺着眉頭小聲的問道。

顧客就是上帝,儘管明知道對方就是來找茬,但是也得把事情給弄清楚了。

“嗯,每個人一大瓶呢。”那服務員特意加重了一大瓶。

“行了,我搞清楚了。”暗香紅點點頭,又走到了聶天明的旁邊,“他們的確是來找茬的。”


聶天明微微一笑,胳膊上的胳膊開始咔咔作響。

“什麼。你們怎麼這樣亂說話呢?我們哪裏找茬了?你沒看到這個傷疤還沒有治好嗎?”其中一個男子指着自己的傷疤,有些惱怒的說道。

“我們不醫了,什麼破藥店,我們要舉報你們。”又有一個男子大聲嚷嚷。

這會。藥店其他的客戶紛紛將眼睛拋過來,一些還沒有試用客戶猶豫了,一時間藥店的櫃檯空了人,人們只關心暗氏企業的董事長會怎麼對這些“客戶”。還有,這藥液是不是真的只是名頭響,而沒有半點的作用。

“真是糟糕透了,店鋪開成這樣子趁早給我關門吧!”旁邊又有一個男子大聲叫喧道。

暗香紅和聶天明對視一眼,悄悄靠近這五六個人,一臉敵意的壞笑。

“你們要幹什麼?”那五六個人驚異的問道,被兩個人這般邪惡的眼神給嚇到。

“打架啊。”聶天明笑着說道。

“草!”那幾個男子見自己的目的達到了,說道,“我們要報警!”

說着那幾個男子撥通了110,聶天明和暗香紅也沒有阻攔,任由其撥通電話。

“警察,我要報警,這裏有人公然欺負人,就在暗氏企業這邊,對,馬上過來,爲我們主持正義啊。”那個男子急切的說道。

“我也打個電話。”聶天明也掏出了點頭,電話一通,聶天明就說道,“大哥,是我,你二弟新開的店被人給攪了,快點派人過來救我。”故意將情況說的嚴重一些,爲的就是引起天義的重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