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一回去,到時候君上邪每一個月都會派人來找他拿錢。

想到這些,便讓他覺得頭疼難忍,真是越想越氣。

自己怎麼就生了這麼一個不中用的女兒呢?

如今說這麼走了,留下這麼多的事情給她,她接下來該要怎麼辦?

還有多少的事情沒有完全,於中天的頭就更痛了。

「於族長,這次事情你怎麼看?」君上邪見於中天對於於芝公主的離開,如此的生氣,也並未表現出什麼來。

只不過也是覺得,於芝公主這麼做,也未必就做錯了。

她這樣離開,反倒沒有什麼壞處,對她而言,其實是好事。

若真不願意離開,很有可能對於芝公主而言,就是會直接的死在這兒,想想這些,於芝公主的心裡也一定不會太高興。

她想通了也好。

「這丫頭真是越來越不聽話了,每想到居然又跑了!」說到這兒的時候,他就更加的生氣了。

想想也覺得很生氣。

「年輕年嗎?本來就是這樣同,於族長何必生氣!」君上邪倒是一臉可以理解的樣子。


「她也不小了,還這麼不懂事,這次又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有時於芝公主這麼一跑,就讓人很難找到她的下落。

找不到於芝公主,他就更沒有機會問問於芝,為什麼要跟君上邪借么多的錢。

這些本來該於芝公主自己來還的,可現在這一大筆的債都落到了他的身上,他真是又氣又恨。

還沒有見到於芝公主,他便更覺得於芝公主是因借了這麼多錢,而害怕他生的關係,所以才會偷偷的離開的吧!

想到這兒,他就更加生氣。

也覺得於芝真是越來越不中用了,一個好好的女孩兒居然連借錢這種事情都幹得出來,還不曉得以後還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如今既然於芝公主也走了,那於族長也早些回族裡吧,離開這麼久了,想必族中還有許多事情等著族長回去處理。」君上邪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於中天也知道,現在於芝公主不在這兒,他也沒有任何的理由留在這兒,的確也是該早點兒離開了。

「是啊,我正有這個打算!」聽到君上邪都這麼說了,莫非他還要說自己要再多住幾天嗎?

這樣還不是給自己找罪受,君上邪到時還不曉得會怎麼看待他。

「來人那,明日給於族長好好的準備一下車子,送於族長回艷蛇族。」君上邪喜歡這樣子,做事情乾淨利落,而且現在這個時候,也想早點兒讓於中天離開。

如此一來,他也便覺得輕鬆多了。

原還想著要怎麼收拾這父女二人,如今倒沒想到,變得這麼輕鬆。

不過不知道派出去查於中天的人,有沒有消息了?

於中天這次到底帶底帶了多少人來,這讓他很是好奇。 “奇怪,鱗獸跑哪裏去了?”上官冥鬼魅般的飛行在半空中,凌厲的眼睛四處掃視着,將千米之外的事物都看的一清二楚。

“嗷嗚…”

前方一道獸吼聲吸引住了上官冥,鱗獸沒有翅膀,又沒有元素之力,那肯定是飛不了多遠的就會落地的,在這巨大的森林中逃跑,途中定會驚擾到其它正在休息的魔獸。上官冥想到這裏便急忙向着剛剛的聲源處飛馳而去,剛剛的聲音極有可能就是鱗獸驚擾出來的。

當上官冥趕到之前魔獸吼叫的地方時,地面已經是一片狼藉,兩頭兇悍的魔獸一動不動的倒在血泊中,顯然是被鱗獸才擊殺不久,上官冥看了一下地面上的血跡和腳印,在確定了鱗獸離去的方向後,雙腳輕點地面消失在了黑夜中。

“終於找到你了,跑的還真快啊。”上官冥落到一棵大樹上,將氣息完全收斂,不敢有絲毫的泄漏,鱗獸的感知力強的變態,上官冥現在還不想和鱗獸硬拼,他倒要看看鱗獸究竟要去哪裏。

鱗獸再次擊殺了攔住它的魔獸,憤恨的回頭看了一眼,閃身繼續前進,上官冥必須要用出全力才能跟的上鱗獸的速度,一人一獸就這般在森林中穿梭了半個多時辰,此時已經來到了森林的最深處,鱗獸來到了一處寬闊的空地上停住了腳步,似乎是在等待着什麼。

上官冥吊在後面遠遠的看着鱗獸,心裏暗道難道被鱗獸發現了?

“人類,你太高估你自己了,我已經離開了那裏,你還一直跟着我幹什麼?”鱗獸的聲音詭異的迴盪在這片略顯寂靜的空間。

上官冥身體一怔,嘴角緩緩勾起,沒想到自己這般的小心翼翼還是被發現了,看來這鱗獸果真有些本事。

上官冥閃身來到空地,目光平淡的看着眼前的鱗獸,身上的王之之氣毫無保留的釋放而出;鱗獸有些驚訝的看着上官冥,上官冥身上的氣勢已經威脅到了它,那是一股來自血脈上的壓制。

“人類,你到底是什麼人?”鱗獸有些慌亂的吼道,聲音大的有些刺耳。

上官冥嘴角不由的上揚,嘴裏呢喃道:“血脈上的壓制?看來這魔獸的確是神界的魔獸。”神界之始來自天界,上官冥貴爲天界主神,能壓制神界的魔獸也是理所當然的。

“你沒有必要知道我的身份,倒是你,你是神界哪頭神獸的兒子?”上官冥反問道。

鱗獸眼神漸漸的變的陰沉,雖然上官冥身上的氣息讓它難受,但是鱗獸已經是有主之獸,對上官冥還談不上怕,“人類,你的問題太多了,我給你三息的時間離開這裏,不然你就打算永遠埋葬於此吧。”鱗獸牛哄哄的說道。

“好一個埋葬於此,既然你不願意回答我的問題,那我就打到你說爲止。”上官冥說罷也不再廢話,閃身衝向鱗獸。

鱗獸之前吃了上官冥一個大虧,心裏變的防備起來,那場爆炸對它雖然不致命,但是也受了一些傷,那還是它跑的快的結果;鱗獸眼神中露出了一絲猶豫之色,只是上官冥的速度根本就輪不到它考慮,隨後對天一聲怒吼,全身頓時紅光大放,泛出耀眼的火紅光芒,照的上官冥都不由的眯起眼來,眼中都傳來了一股微弱的灼燒感。

鱗獸身上的鱗甲慢慢的變化起來,本來暗金色的鱗甲已經變成了火紅色,頭上的一對尖角也變的赤紅,緊接着眼睛也紅了起來,最後全身都成了血紅色,看着甚是駭人。

“突破封印了嗎?”上官冥有些震驚的呢喃道,沒想到這鱗獸本事還蠻多的,居然還能暫時突破封印的束縛,看來接下來又是一場惡戰了,不過上官冥依舊沒有一絲擔心,戰鬥已經來臨,那麼最有力的資本就是自信。

“人類,這是你自找的,現在你選擇走都晚了,即使你是神界的位神都無濟於事。”鱗獸說罷口中便吐出了一塊通體赤紅的令牌。

“火神神牌!”上官冥驚呼出聲道,難怪鱗獸會說出這般狂妄的話,擁有神牌的魔獸那可就是神獸了。

鱗獸眨眼間便和火神神牌合二爲一,自身體積都大上了兩三倍,傲然的立於上官冥的面前,居高臨下的姿態就好似在看一隻螻蟻。

片刻後,鱗獸動了,那速度連上官冥那凌厲的眼睛都一陣眼花,上官冥藉助強大的神識鎖定了鱗獸,險之又險的避開了鱗獸那迅猛的一腳。

“好快的速度!”上官冥閃身離開了戰鬥圈,心裏終於感到了一絲吃力,這鱗獸實力本身就強,解開封印後的鱗獸上官冥都不敢說能打的過,而現在卻又加上了火神神牌,這變的根本就沒有懸念了嘛。

“以爲就只有你有神牌嗎?光明神牌,現!”上官冥有些憤怒的吼道。光明神牌一出,沖淡了鱗獸帶來的火熱,讓人如沐春風,神清氣爽,上官冥毫不遲疑的便和神牌合二爲一。

鱗獸再次露出了無比震驚的神色,不過依舊沒有打算放過上官冥,之前它都說了,即使上官冥是神界位神都無濟於事。

上官冥做完這些依舊沒有停手,鱗獸現在可是神獸,即使自己也擁有了神牌也還是弱了一頭,上官冥在納戒中一陣亂翻,片刻後,取出了一把近兩米長的銀白色大鋼刀,鋼刀刀背上還串着許多的鐵圈,刀面兩邊紋着兩頭青龍,就好像要破開大刀的限制,騰飛至天際一般,刀身周圍許多細小的雷電元素嗤嗤的遊走,雖然總體不是很美觀,不過這可是一把準神器,刀柄上潦草的刻着:狂烈雷殤,想必應該就是這把兵器的名字了。

“垃圾魔獸,來吧,讓你看看老子的狂烈雷殤的厲害。”上官冥狂傲的喊道,聲音是那麼的盛氣凌人。

鱗獸自然知道上官冥手中的兵器不凡,不過卻沒有放在心上,嗷嗚一聲縱身躍上天際,口中一股濃郁無比的火元素迅速彙集,對着上官冥閃電般的噴去,

在黑暗的空中拖出了一條長長的火柱,火柱一出,周圍的溫度驟然升高。

上官冥右手緊握狂烈雷殤,高舉過頭,直指天際,頓時空中電閃雷鳴,狂風呼嘯,上官冥單手執刀改成雙手,對着射來的火柱猛的砍去,沿途將大地都砍出了一條几米深的裂縫。

兩股能量在空中悄然相觸,頓時狂暴的能量席捲天地,將四周的雜物卷的到處飛舞,上官冥隨手施放了一個光明護盾,縱身躍到高空,“啊”的大喝一聲,將大刀拋到了雲層中,四肢猛然的張了開來,狂暴的雷電直接劈向上官冥腦袋,電流順着腦部傳遍全身,上官冥的身上隱隱間顯現出了一層暗黑色的鎧甲,只是一眨眼便又消失了,連上官冥自己都沒有察覺。

大刀在上官冥意識的控制下飛回了手中,經過雷霆洗禮的上官冥感覺全身都充滿了力量,心中一股從未有過的自信,眼神傲然的看向鱗獸,鱗獸也凌厲的看着上官冥,就這樣,四目在空中已經進行了再一回合的交戰。

上官冥手持大刀,直指鱗獸,大刀上雷電元素狂暴的遊走,好像大刀已經束縛不住其中的雷電一般,隨時都要呼嘯而出。

“來吧!”上官冥大喝一聲,迅速的俯衝至鱗獸,速度之快毫不下於擁有神牌的鱗獸。 於中天剛剛退出去,原先派出去的人便回來了。

「王,六長老他們回來了!」

君上邪一聽,便有些興奮。

「喔?是嗎,讓他們二人進來。」

很快,六長老和三長老便進來了,先是行了一禮,便對君上邪道:「王,查清楚了,艷蛇族最近的確是出了一些事情。」

君上邪微微一愣,問道:「可查清楚是什麼事情了?」

於中天一向不愛出來,不算是為了找於芝公主,也可以派別人出來查,完全是沒有必要讓自己出來查。

所以,這讓他覺得有些奇怪。

「回王,最近艷蛇族中,很多黑蛇莫名的死亡,艷蛇族中人人恐慌,而於族長不知聽了何人所說,說星晶可救族長百姓,便派了於芝公主前來偷星晶,而於族長也帶了大批的人,在城外十裡外的林子里待著,打算跟於芝公主來個內外連手。」聽到這兒的時候,君上邪便有些明白了。

原來他們的到來,居然是這了這件事情。

可人卻從未提起過此事,這於君上邪也覺得有些奇怪,難不成在他看來,族人沒有感情更加的重要嗎?

在於芝公主看來,可能更加重要的會是感情。

或許他該感謝於芝公主對他的這份感情,沒有讓人下手對付關久久。

不然昨天的時候,於芝公主也不可能不會動手。

想到這兒的時候,君上邪的確是有些高興。


但是於中天的話,他就不敢保證,不敢保證他會不會這麼做,如果他會這麼做的話,他不清楚於中天會做出什麼事情?

「有沒有查清楚是因何原因?」君上邪問道。

黑蛇突然死亡,如果沒有人在暗中下手的話,也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雖說黑蛇的壽命並不長,但黑蛇卻是冥界蛇類之中,蛇體最好,百毒對他們都沒有用處。

而黑蛇的死亡,怎麼不能讓人覺得奇怪嗎?

只是現地還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所以君上邪還是有些擔心。

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看來他得要好好的查查看地行。

不然的話,於中天一定還會對關久久下手。

這兩天就讓於中天離開,那麼他一定會在這兩天里下手。

絕對不會這麼容易就放過關久久體內的星晶。

只怕現在於中天聽到什麼可以救黑蛇,就會去找這些東西吧!

說實話,於中天還是一個比較有責任心的族長,不然也不會這麼做。

雖說他反對這樣的作法,但也不能說什麼。


只能夠先看看先,看看他接下來想要做些什麼?

這兩天他也得更加小心關久久的安全。

「還未查到什麼原因!」他們也暗中查了幾天,可卻沒有查到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本王知道了,你們下去休息吧!」

看來,這件事情還是派望海和閑庭二人去,相信他們二人可以更快一些的查清楚這件事情也是說不準的。

現在也只能夠先看看,他們能夠查到多少了。

對於這些,他是真的很奇怪,但也只能夠慢慢的來,待到查清楚先再說了。 鱗獸也毫不示弱,背後一用力,撲騰一聲張開了一對火紅的雙翼,衝向天際的上官冥。

上官冥手持大刀,狂猛的砍出,迅速的收回,凌厲的身法,鬼魅的速度,一時間和鱗獸拼的不相上下。

鱗獸見普通空間無效,一遍施展自己最拿手的火焰,一邊伸出那凌厲的獸爪,竟然在速度上隱隱的超過了上官冥。

“不錯,在讓你看看我的光明鬥氣。”上官冥胡扯八道的說道。光明鬥氣只是上官冥臨時想起來的,是用強大的神識強行將光明元素灌入鬥氣之中,然後用兵器發揮出去。

上官冥閃電般的完成了光明鬥氣的工作,揮舞着大刀,好似鬥氣和魔法都不要錢的一般揮出,果然如上官冥所料,摻雜了魔法元素的鬥氣果然強了不少,這要是將壓縮的其中元素魔法球強行灌入鬥氣中,不知道威力會變態到了什麼階段,會不會和禁咒一樣?

鱗獸似乎操作神牌似乎並不是很熟練,並不能快速的使用神牌的力量,只是一味的躲閃,躲不掉的就用那堅硬到變態的鱗甲硬抗。

“嗷嗚。”也許是被上官冥給激怒了,雙翅狂猛的扇動,頓時漫天的火焰席捲而來,將上官冥生生給包裹在了裏面,做完這些鱗獸也沒有停手,在火焰的外層反覆的施加封印結界,打算將上官冥給困在裏面。

上官冥起初還沒有在意,但是卻沒有想到鱗獸的火焰會這般的強,即使上官冥使用了隔絕結界依舊能夠感覺的到結界外面傳來的火熱。

“靠,這到底是什麼火焰,怎麼這麼厲害。”上官冥被困在封印結界裏面,要想打破封印結界那就只有先撤去自己的隔絕結界,這樣撤去了難說上官冥會被火焰給生生燒焦。

“這是九味真火,看來這頭神獸就是天火麒麟之子,不然是絕對不可能擁有九味真火的。”雅熙終於冒了出來,替上官冥解釋道。

“我說美女大姐,你總算是出來了,你是水神,水克火,你快點幫我想想辦法啊。”上官冥糾結的說道,這麼長的時間了,說不定鱗獸早就跑掉了。

雅熙從項鍊中飄了出來,拿出一枚乳白色的珠子遞給上官冥道:“這是冰海納魄,你將它服下,即使是九味真火一時半夥也傷不了你,你就在這個時間段將封印結界擊破吧。”雅熙丟下一句話便再次鑽進了項鍊中。

上官冥毫不猶豫的直接將冰海納魄吞了下去,頓時感覺全身都結冰了一樣,凍的不停的打着激靈,虧得上官冥有主神血脈護體,這要是常人估計現在已經是一尊冰雕了。

上官冥撤去隔絕結界,絲毫不耽誤時間的攻擊起了結界,擁有神器的上官冥只是幾下就擊碎了結界,剛剛出結界上官冥心裏就一沉,下意識的將大鋼刀橫擋在了胸口。

“鐺…”一道狂暴的能量擊在了大鋼刀上,狂猛的勁力將上官冥直接從空中打向了地面,轟的一聲砸進了土裏。

上官冥略顯狼狽的爬了出來,咬牙切齒的吼道:“臭屁魔獸,居然敢偷襲老子。”說罷便含怒的衝向鱗獸。

鱗獸見這招似乎很好用,頓時再次扇動了翅膀,這次的幅度更大,火焰也就更猛,眨眼間,漫天的火焰再次將上官冥囊括在內,只是還不待鱗獸施展結界困住上官冥,上官冥便直接毫髮無損的穿過了火焰浪潮,大刀高高的舉起,毫不留情的砍在了鱗獸頭頂的獸角上,頓時一道清脆的金屬撞擊的聲音刺耳的傳出,鱗獸被這狂猛的力道也生生的給砸進了大地之中,比上官冥的那次動靜還要大,洞深最少達到了百米。

“小子,老子讓你狂,怎麼樣,服不服?”上官冥得理不饒人的怒吼道。

鱗獸從大坑中一躍而起,撲騰着翅膀,微微的搖了搖腦袋,上官冥的這一擊雖然沒有見血,但是卻震盪到了鱗獸的腦袋內部。

“嗷嗚。” 我跟武帝交換身體之後

上官冥見此一喜,只是還不待他前去奪取神牌,神牌忽然紅光乍現,無數的火屬性的魔法從神牌中迅速的涌出,攻擊向上官冥,天空都被各式各樣的火屬性魔法給染紅了,遠處的樹木都經不住高溫的赤烤自燃了起來。

上官冥深知這是有主神牌的自動防禦功能,那些不起眼的魔法攻擊可都是最爲精純的能量,中之即死,擦之即傷。上官冥絲毫不敢輕敵,一次性施放了四個九級的聖光護盾,做完這些上官冥還是有些當心,便還在不停的施展各個系的護盾來抵擋攻擊。

上官冥被左一層右一層的結界給包了個結實,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狂暴的能量噼裏啪啦的攻擊在結界上,頓時結界表面便蕩起了層層漣漪,只是片刻的時間第一道結界便啵的一聲碎了去。

“轟…”上官冥真的是小看了這些看似普通的攻擊,只是幾分鐘的時間,近百層的結界就這樣土崩瓦解,火神神牌的攻擊更是越來越強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