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不公平啊……”

王虎剛準備辯解,我突然衝過去狠狠一腳把它踹翻在地,厲聲道,“以後和我說話之前,先打報告,這一次就算了,如果有一下次,格殺勿論!”

王虎的實力雖然可以和我戰個幾十回合,但它現在已經歸順了我,所以是萬萬不敢還手的。

我看着王虎厲聲道,“重新說一次!”

王虎嚇得一哆嗦,連忙從地上爬起來,認真道,“報告!我覺得

不公平!”

“理由!”

王虎大聲道,“犯錯誤的是樹懶,爲什麼要牽連我們!”

我點點頭,“問得好!”

然後我掃了一圈衆小妖,大聲道,“我剛纔說了,你們現在是兩個團隊,而不是兩個人,隊伍中的每一個人,都是你們當中的一份子,所以失敗不是個人的失敗,而是整個團隊的失敗!”

接着我看着王虎和紫嫣厲聲道,“你們是兩隊的隊長,從現在開始,以後你們哪方的隊伍要是輸了,就由你們親自選擇隊伍的一人殺掉,如果你們下不了手的話,可以選擇殺自己!”

一夜過去,以付出十幾個小妖性命的代價,這羣烏合之衆總算是有模有樣了,整個過程,再沒有一人再敢嘻嘻哈哈的,全都集中精力認真對待。

我並沒有對它們進行諸如體能什麼的訓練,我所做的一切只有兩個目的,一是規矩,二是執行力。

第二天,張雅看到我所做的這一切非常滿意,而她也似乎猜到了我一定會這樣做,所以她連洗漱用品都帶過來了,看樣子這兩個月她也得留下來和我一起訓練這些小妖。

有了規矩和執行力之後,這羣烏合之衆倒是看起來有模有樣的,一個個搖桿挺得筆直,我說東它們就不敢指西。

我這才終於明白,爲什麼軍隊裏要花大量的時間來訓練隊列之類的原因。以前我覺得隊列訓練,一定要把被子疊成豆腐塊兒之類的都是瞎扯淡。

這下親自“帶兵”以後才領悟到,這些看起來瞎扯淡的東西,恰恰是一支隊伍的靈魂和基礎所在,一支優秀的團隊最基本的就是規矩,沒有規矩,一切才真的是瞎扯淡。

只不過最大的硬傷就是這些小妖們的修爲,規矩和執行力可以採取霹靂手段來訓練,可是修爲就毫無辦法,就算是刀架在脖子上也得循序漸進。

所以對於修爲的部分,只能暫且擱在一邊,對這些小妖的訓練,主要放在排兵佈陣上。

這讓我對張雅又暗暗的佩服了一次,看着張雅把這些小妖訓練的有板有眼的,還真沒看出她還懂得兵法。

張雅說這沒什麼,她身爲萬靈聖教七護法之一,這些都是最基礎的東西。萬靈聖教的七護法不僅玄術厲害,而且單獨拉出來,都必須能夠帶着教衆獨擋一面,所以個個都是用兵高手。

我聽得暗暗咂舌,看來我以後要學的東西還不是一星半點兒。

我漸漸發覺,作爲教官的我,卻比這些受訓練的小妖還累,它們只需要按照命令照做就行。

可是我卻要時刻觀察着它們的一舉一動,根據不同的狀態調整不同的訓練方案,每天睡覺只給它們三個小時,但我卻連兩個小時都不到。

這才體會道,當初安小天他們對我的良心良苦。

想起安小天等人,我心裏邊也不知道是個啥滋味,一方面,是他們造就了我,我現在能力基本上都是因爲那一年多的魔鬼式訓練,說他們是我的恩人一點都不爲過。

可是另一方面,上官塵

卻設計陷害我,並差點要了我的命,所以對他們幾個,我不知是該感激還是該恨。

一晃那麼久了,也不知道他們幾個咋樣了……

我長長吐出一口氣,把這些亂七八糟的思緒暫時從腦子裏拋開,現在想再多也沒用,路還長,我得一步步的去走,張雅說的沒錯,我只有站到最高,做到最強,才能保護好自己以及身邊的人。

在這兩個月當中,我和張雅全身心的投入到對小妖的魔鬼式訓練之中,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提高它們的修爲不現實,所以張雅除了練習排兵佈陣以外,還額外抽出大量時間教它們一些格鬥的招式。

在犯了錯誤就會丟掉性命的威壓之下,這羣小妖的進步可謂是一日千里,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就從一羣烏合之衆活脫脫成爲一支可以媲美正規軍的團隊。

兩個月的時間終於過去,隨着張雅一聲“放假三天”的命令,衆小妖立刻歡呼雀躍,只不過它們大部分都沒有選擇“放假”,而是倒頭就睡。

但是這三天的時間,卻是我神經最爲緊繃的時候,因爲我清楚的知道,三天之後,我們將會面對什麼。

這三天裏,就連龍小蠻和小啞巴都把公司的事暫時放在一邊,和我們一起開了大大小小七八個會。

會議的類容,主要就是商討如何攻打那羣精怪的計策。

紫嫣和王虎身爲兩個營的首領,這三天也和我們呆在一起。

紫嫣給我們詳細介紹了一下那羣精怪的情況,它們所在的那座山叫瓦屋山,離昆明不遠,雖然不是什麼名山大嶽,但地勢卻易守難攻,非常險要。

而且根據紫嫣的保守估計,那羣妖的數量不低於五百隻,而且至少有五十隻以上是達到了一階的修爲,二階的也有十來只,最讓我們頭疼的是,紫嫣說她能確定的就有三隻三階以上的精怪。

我們手底下的這羣小妖雖然被我們訓練了兩個月,但在實力上和對方任然有着不少的差距。

首先是數量上,加上我們幾個,我們這邊差不多有兩百號,對方比我們多了一倍都不止。

在高手的數量上就更不用說了,除開張雅我們幾個,這羣小妖也就十來個到達一階的,最高的就是紫嫣和王虎,而且紫嫣只是個二階,而王虎卻是連二階都還差一丁點兒。

無論怎麼計算,我們的勝率都是微乎其微。

甚至連一向衝動的張雅都皺起眉頭,說要不再緩三個月試試。

關鍵時刻,還是龍小蠻咬牙下了決心,“等不了那麼久了,我們時間有限,而且就算再過三個月,這羣小妖也未必能有多大的提高,這是我們最好的一次機會,就算再兇險,這一關我們也必須要過去,不然的話別說兩年,就算再給我們五年我們也無法完成任務!”

我聽完以後,也咬了咬牙,狠狠一拍桌子,“就這麼決定了,三天以後,如期攻打瓦屋山!”

張雅懂兵法,所以就擔任這次攻擊的總指揮,龍小蠻和小啞巴爲先鋒,我則負責率領虎威營和紫嫣營。

(本章完) 爲了不引起注意,我們化整爲零,分成若干批次,不動聲色的瓦屋山腳不遠的一個小鎮子上匯合。

妖和人一樣,也需要睡覺,所以我們一直等到晚上凌晨兩點多,隨即悄悄從山後邊的一條小路潛了上去。

據龍小蠻分析,那羣精怪的老巢應該在這座山的半山腰上,因爲那裏有處地方特別險要,且只有一條路能通上去,是整座山最爲安全的地方。

我讓衆小妖每人嘴裏咬着一片樹葉,並在出發之前下了命令,在沒有得到我的允許之前,誰嘴裏的樹葉要是掉下來,一律格殺勿論。

這是爲了讓它們在前進的時候保持安靜,嘴裏咬着一片樹葉,便無法開口說話。

好在這羣小妖受了我們兩個月的魔鬼訓練之後,倒算得上是訓練有素,一路上一點聲音都沒發出來,我們無聲無息的便靠近了那處險要之地。

遠遠的,我就看見那處地方旁邊有個山洞,門口還站着兩個打着呵欠的小妖看守,能看出這羣精怪的首領應該就在這山洞裏。

我和龍小蠻幾人對視一眼,然後開始行動!

我朝王虎豎起三根指頭,接着一個個的緩緩往下曲。

一、二、三!

殺!

我大喝一聲,提起晾衣杆就朝山洞衝了過去,洞口的那倆守衛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我瞬間解決掉一個。

另外一個,也王虎帶領的虎威營的小妖剁成肉泥。

萬千世界許願系統 我們並沒有急着往前衝,而是依照之前制定好的計策,迅速退到洞口附近的一處空曠地上。

鬧出的動靜一下就驚動裏洞裏的精怪,那山洞裏瞬間如同井噴一樣密密麻麻的涌出許多精怪。

“你們是誰!”

爲首一人提着一把大砍刀朝我們怒喝一聲,我一看它手裏的傢伙心裏便有了底,那只是把尋常的砍刀,而非玄器,這就說明,此人也不過是小嘍囉而已。

我懶得跟它廢話,握緊晾衣杆用力蹬了一下地面,整個身體便迅速竄了過去,照着它的腦袋就狠狠砸下去。

那小妖本能的舉着大砍刀往頭上一擋,卻被我連刀帶頭的砸了個粉碎。

我身後的虎威營幾乎是同一時間全都衝了上去,將離得我們最近的那批小妖收拾掉一大片。

只是它們數量太多,不斷的往洞口裏向外噴涌一般竄出人來,我們漸漸就被圍在了正中央。

這個時候,隨着一聲嬌喝,紫嫣突然率領着紫嫣營從側面衝了過來,正好把洞口封住,接着小啞巴和龍小蠻還有張雅等三女便閃電一般竄入洞內。

那羣小妖連忙準備回洞,可卻被紫嫣營的小妖擋着,瞬間就亂成了一片。

這就是我們之前的計策,由我率領虎威營,先將洞裏的小妖引出來,再由紫嫣營封住它們的後路,最後龍小蠻和小啞巴負責衝進山洞,搞定那幾個三階高手。

謝謝你給過的痛徹心扉 我們只需要在洞外咬牙堅持,一直拖到龍小蠻她們得手,然後反殺回來,便能勝券在握。

兩個月的訓練沒有白費,在人數和高手數量懸殊巨大的情況下,靠着嚴格的紀律和事先演練的陣法,衆

小妖打得有板有眼,開始的幾分鐘絲毫沒有吃虧。

對面的那羣小妖就不同了,雖然數量衆多,其中不乏高手,但顯然是一羣沒有受過任何訓練的烏合之衆,用的還是街頭打羣架的法子,見着人便掄着傢伙就上,毫無章法。

不過就算如此,雙方的勢力差距還是太大,幾分鐘的優勢過後,我們這邊就開始慢慢落了下風。

按照預定時間,龍小蠻她們應該在五分鐘後就會出來。

可這都過了接近十分鐘了,龍小蠻她們卻遲遲沒從洞裏出來。

我們這邊損失已經快要過半,再這麼下去,非得全軍覆沒不可!

而我更擔心的是龍小蠻她們的安危,按照事先商定的計劃,無論她們是否得手,都會按照約定時間退出洞外,她們遲遲沒從裏邊出來,肯定是碰到了什麼大麻煩。

不過我卻只能乾着急,因爲我四面八方都被無數小妖圍着,別說衝出去了,我現在就連自保都困難。

敵人似乎看出我是這支隊伍的首領,所有高手都朝我圍了過來,要不是靠着幽冥戟的威力和我完全進化的身體強度,估計我早就撐不住了。

而王虎和紫嫣他們就更不用說了,現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在對方數量和實力都在絕對性的壓倒優勢下,我們之前的訓練早就撐到了極限。

噗!

一不留神,我的手臂被一隻黃蜂精射出的尾刺擊中,雖然構不成致命傷,但尾刺上的毒素卻讓我整條手臂劇痛不已,動作也遲緩了三分。

我只感覺手臂一疼,揮出去的力量立刻減弱了許多,趁着這個間隙,我身上的其餘部位又瞬間捱了好幾下。

嗖!

一支尖刺直衝我咽喉而來,速度快而迅猛,我想要格擋,可是手臂的速度已經跟不上了。

眼看着那支尖刺就要洞穿我的喉嚨,我幾乎已經絕望了。

然而就在這個關頭,突然聽到鐺的一聲,我感覺有個東西在我面前晃了一下,接着那根幾乎快要刺中我喉嚨的尖刺一下子就被打飛了出去。

我本能的扭頭一看,想要看看是誰救的我,

當看清救我的人時,我頓時驚訝得連嘴都合不上。

因爲救我的這人,竟然是一個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тt kдn ★C〇

身材,相貌,身上穿的衣服,甚至手上拿的玄器都一模一樣,就像是另一個我一樣!

緊接着,更加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我發現我們這邊人馬的數量,瞬間多出許多。

仔細一看,發現每一個小妖都變成了兩個,就像是被複制了一般!

“教官,你沒事兒吧!”

王虎和紫嫣殺出重圍,一左一右的把我護在中間。

“教官,你沒事兒吧!”

又是同樣的聲音,我扭頭一看,發現又有兩個王虎和紫嫣出現在我旁邊。

看着一模一樣的四個人,我徹底傻眼了。

王虎和紫嫣就更不用說,看着一模一樣的自己,都是驚訝得下巴都快掉在了地上。

我一咬牙,決定先不管這些,當務之急是迅速解決戰鬥,衝進

山洞裏邊去看看龍小蠻她們到底怎麼回事。

這些莫名其妙被複製出來的人看上去並沒有惡意,而且是來幫我們的,人數上突然增加了一倍,戰鬥力瞬間就上來了。

與此同時,龍小蠻等人也從山洞裏衝了出來,三個三階高手,再加上我們,不一會兒就如同風捲殘雲一般將戰場清理了個乾乾淨淨。

而戰鬥剛一結束,那些被複製出來的“我們”也就瞬間消失。

這一仗,我們雖然損失過半,但主要的幾個骨幹卻沒有大礙,而且對面的兩百多號小妖也棄械投降,成了我們的俘虜。

戰鬥力一般的,剛纔大多戰死,剩下的,都是這羣小妖中的高手,其中包括三個三階,六個二階,和幾十個一階的小妖。

這些小妖被我們打怕了,當即就表示願意歸順我們。

爲了以防萬一,張雅把它們的妖核都取了出來,然後讓王虎和紫嫣率領兩個營的人在這裏看着。

而我則和龍小蠻她們迅速下山,一路上,我們都皺着眉頭,並沒有大獲全勝的喜悅。

因爲根據龍小蠻她們所說,她們三個衝進洞的時候,才發現情報有誤,對方並非只有三個三階高手,而是足足有七個,再加上一些二階高手,瞬間就讓她們陷入了困境。

本來眼看着就要撐不住了的時候,她們發現突然多出三個一模一樣的“自己”,這纔將她們從困境中救出,並反敗爲勝。

那七個三階精怪,被那三個多出來的“自己”斬殺了七個,本來剩下三個也要被解決的,但被龍小蠻她們攔住。

同樣的,戰鬥一結束,那三個多出來的“自己”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不由得讓我想起之前和唐七對決的時候,在公司大廳裏,我也看見了和龍小蠻她們三個一模一樣的“人”,這兩者之間,是否有着什麼必然的聯繫?

表面上看來,這些多出來的“自己”對我們並沒有惡意,反而是來幫我們的。

可問題時,這些個多出來的“自己”,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喬裝打扮被人冒充的可能性可以直接排除,要是隻有一兩個還好說,可是當時那麼多小妖都被複製出了一個一模一樣的“自己”,這就無法解釋了。

還有就是我們手裏的玄器,每一件玄器都是獨一無二,這又怎麼解釋?

唯一的可能,就是我們的確是被某種神祕的力量給複製了,而那股力量的背後,又是什麼人在操縱,它爲什麼要幫助我們?或許,又是爲了某種目的?

最恐怖的一點就是,操縱這股神祕力量的幕後之人,像是時時刻刻都知道我們的一舉一動似的,這次攻打瓦屋山,我們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好,除了我們幾個和王虎還有紫嫣以外,包括手底下的這羣小妖,都是出發之前才知道的。

這種被人暗中盯着,而不知道對方是誰的感覺讓我不寒而慄。

就在我們冥思苦想之時,張雅突然輕輕說了一句,“我突然想起一件東西。”

“什麼東西?”我連忙問道。

張雅輕輕吐出一口氣,緩緩說出四個字,“雙魚玉佩!”

(本章完) 我聽完一怔,“就是當初羅布泊,傳說可以複製活體的神祕裝置?”

張雅點點頭,“當年羅布泊事件鬧得沸沸揚揚,很多人都被複製出另一個,傳聞那件裝置是一枚玉佩,但具體長什麼樣無人知曉。”

“有傳聞說,那件玉佩是外星文明留下的神祕裝置,但在玄術界看來,並非如此。雙魚玉佩可能是一件擁有特殊神祕力量的玄器。羅布泊事件傳開以後,幾乎全世界的目光都注視着那件寶貝,可是那件寶貝後來卻無故失蹤,到現在爲止下落不明。”

我敲了敲頭,思索一陣後,道,“如果雙魚玉佩落到了某個玄術界勢力的人手裏,而那個人,利用雙魚玉佩暗中幫助我們……可是這不合理啊,他既然對我們沒有惡意,應該現身才對,爲什麼一直躲躲藏藏的?”

張雅輕輕搖了搖頭,“這點我也想不透,剛纔那些都只是我的猜測而已,現在別人在暗處,我們在明處,我們能做的,只有靜靜等待,不管那個人對我們懷着怎樣的目的,相信終會有現身的一天。”

一直不語的龍小蠻輕嘆一口氣,道,“但願它對我們沒有惡意。”

龍小蠻的這句話,正是我們所擔心的事,如果張雅的猜測正確,雙魚玉佩的確是落到了某個玄術界的人手裏,那將是一件細思極恐的事。

就打個比方說,雙魚玉佩既然能夠把我們複製出另一個一模一樣的,也就可以複製出天階高手,可以讓一股勢力的實力瞬間提高一倍,這簡直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瓦屋山戰後的事進行的非常順利,紫嫣和王虎的統帥能力很強,對那羣俘虜統編的事幾乎沒怎麼讓我操心,將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條,有了那羣俘虜的加入,我們的勢力瞬間漲了好幾倍。

對於王虎和紫嫣,張雅讓我儘量把統帥那羣精怪的權利交給他們,以後我們的人數還會擴張,我總不能面面俱到,所以必須培養一些將才來替我管理,如果什麼事我都去插上一腳,這樣做的後果只能使手下的人碌碌無爲。

而我只需要做一件事,就是確保自己的權威,讓那羣小妖從心眼兒裏對我心悅誠服。

確保自己權威很大一個因素,就是必須讓自己迅速強大起來,不然我一個二階不到的人,憑什麼讓那些三階高手聽我的?

主流社會的公司,和玄術界的勢力,都已上了正軌,龍小蠻等三女能力非常強,根本不用我操心,便將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條。

而我的主要任務,就是抓緊修煉自己的黑玄術,不管怎樣,自己先強大起來,纔是一切的根本核心。

有一天我無意當中再張雅的桌上看見一個袋子,好奇的打開一看,裏邊是上百顆五顏六色大大小小的妖核。

張雅說這是上次瓦屋山一戰後留下的戰利品,王虎將那些戰死的精怪妖核全都取了出來。

我問這些東西有啥用,張雅說用處大了,如果把這些妖核吃下去的話,玄術將會突飛猛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