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裏,試探的意味相當濃厚。

在周霜霜的視線裏,自己是能清晰的看到開元通寶出現在自己手掌當中的。“

……………

但鑑於開元通寶一貫的隱蔽性,周霜霜還是要確認一下,看它能不能被其他人輕易看到。

男生仔細的瞅了瞅自己的作品,一邊兒心裏說道——

別說,這個小視頻都沒人加濾鏡,拍得卻那麼好! 總裁我們隱婚吧 如果說現實中的小姐姐是美女,那視頻裏頭,就完完全全是個仙女了好不!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搞不好大家的重點都會在她臉上啊………

這麼一來,對方不想拍,就已經很可以理解了。

——避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騷擾啊。

實在是網絡發達,還是謹慎些好。

………………………

不過,話是這麼說,人家既然提出要求了,他們也只能照做了。

糾結的看完了這段視頻,想想這麼好的素材要被刪掉,男生不由有些痛心的問道:“真的要刪嗎?”

他心有不甘,試圖再拯救一下子——

“至於你在幹什麼……你不就一直坐在那裏,反反覆覆的看自己的手嗎?”

“小姐姐,你看看你的正臉,其實露的也不多,這會兒我們都有粉絲留言了,能不能不刪啊?”

………………

周霜霜猛的鬆了口氣。

——他們看不到開元通寶就好。

至於其他的,其實還真挺無所謂的。

不過……

她對着那視頻來回看了兩遍,突然發現了一個細節。

——在她感覺掌心發熱,然後擡起手掌的那一剎那。

自己的掌心,在屏幕裏也是沒有任何異常的。

反倒是手掌上方的空氣,彷彿有些扭曲了一樣……

她還想再多看一遍,可身邊幾個人已經眼巴巴的瞅着她了。

面對三雙可憐兮兮的小奶狗眼神,周霜霜簡直要招架不住。

這會兒,視頻的留言點贊,已經又暴漲了一波。

也難怪他們捨不得刪呢。

周霜霜看了看他們的賬戶名,將手機遞管給那個男生。

“……抱歉啦,你們本來也不是想拍我,是我自作多情了,謝謝。”

看她利落的轉身走了,三個男生卻已經已經忘了剛纔被硬生生拖拽的恐懼,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總裁的祕書 他們……果然還是太不謹慎了!

身旁的兩個男生鬆了鬆自己剛纔被拽緊的圍巾,一邊兒反省道——

“看來,以後是得注意了。拍的時候儘量還是不要把別人拍下來了…”

不然有好事者揪出事兒來,也挺麻煩的。

………………

周霜霜重新趕到地鐵站口,在等車的間隙趕緊掏出自己的手機,關注了對方的賬號。

賬號的第一個視頻,就是剛纔那個。

還別說,這軟件拍人,其實比她真人好看太多了。

不過她的心思完全不在這裏,也就無所謂了。

周霜霜點開留言,只見評論區異口同聲,關注的都是她——

“難道只有我的重點,在後排站着的那個小姐姐身上嗎?”

“小姐姐好可愛,在玩自己的手掌……我也要玩。”

“小姐姐的手好看,臉更好看……”

“只有我覺得小姐姐最後的笑容很好看嗎?”

評論各種都有,中心思想卻沒有跑偏——只能說,顏值勝於一切。

翻來覆去,都沒有一個人提過她掌心裏的開元通寶,或者是別的不對勁……

周霜霜徹底鬆了口氣。 既然已經放下心來,周霜霜也難得有心情點開視頻,重新認認真真的研究。

這次,她的心態已經很平穩了。

小視頻的鏡頭雖然有點不太清楚,但後期距離拉進了,也能看明白許多事了。

在來來回回的反覆觀看中,周霜霜發現,鏡頭裏的她將手掌攤開,從旁觀者的角度,連續播放幾次,就能看清楚——

開元通寶,並不像之前那樣,是從掌心裏出來的。

而是從手掌上方的虛空中。

那裏,有一團微微扭曲的地方。

它是從那裏探出頭,然後又迅速回到自己的掌心,滴溜溜轉着,就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

………………

能做出這種動作,開元通寶…並不像是因意外遺失啊!

最起碼,對於開元通寶來說,並不是意外消失,而是有意偷溜。

那……

難不成是它自己溜走的?又溜到哪裏了?

周霜霜想起上個世界,她對艾米法爾人的能量抽取,不由心頭一跳!

該不會——

…………………………

2號線地鐵呼嘯而來,車廂門對準了她所站的地方。上上下下的人來來回回,然而隨着身後人不斷陸續上車,周霜霜卻仍舊站在那裏,一動不動。

哪怕因爲有些擋路而遭到白眼,她也毫無所覺。

滴滴的提示音後,地鐵車門輕巧的關上,並有很快駛向了遠處。

周霜霜卻忽然回過神來。

她表情萬分糾結,想了想,便在前方樓梯口拐角處,隨便找了處地方坐下來。

然後,雙目無神的盯着前方的地面,眉目深鎖,彷彿在思考什麼了不得的問題。

………………

——這也確確實實是了不得的問題。

在那個她堆了亂七八糟一堆東西的空間裏,如今除了之前蒐集的各種奇奇怪怪或稀鬆平常的東西之外,還散落着小山堆一般的艾米法爾人、被抽取能量後的乾硬軀體。

看那數量,怕不得叫他們種族滅絕了喲!

——這不是她的鍋!

周霜霜臉都要僵了。

——她才殺了幾個,可這這這麼大一堆……艾米法爾人,看來真的是被種族滅絕了。

……………………

至於開元通寶是怎麼把他們種族滅絕的……周霜霜不敢想。

這會兒,她哪怕腦子裏只起了一個念頭——比如說開元通寶在那個世界自行穿梭,從外太空到藍星,刷刷割麥子一樣,讓他們全部都死翹翹……

然後給那個世界帶來如何大的軒然大波……

如何顛覆衆人的想象………

又引發什麼樣的難以收拾的事態……

——這些通通都不敢想!

此刻,她只能長長嘆息一聲,掩耳盜鈴的安慰自己——

還好知道回來。

………………

此刻,她看那一倉庫的艾米法爾人的軀體,心裏就曉得:這次開元通寶失蹤,絕不是什麼意外,而是它蓄意爲之。

真是……

周霜霜有些頭痛。

她的力氣如今變得這樣大,可指頭試探性的掰在這銅錢上頭時,仍舊沒有半點感覺。

開元通寶,看來由內而外,都是非同一般的。

只是……

她側頭看向虛空中那個碩大的空間。

——開元通寶吸收了那麼多能量,按照以往的經驗來說,怎麼樣也該升個級,讓空間再變一變,或者其他什麼地方有所改變纔對啊?

可她觀察了這麼久,卻發現,這次,沒有任何地方有改變,空間大小都沒多出一寸來!

唯一多出來的,就是這堆艾米法爾人的軀體。

——可既然沒變化的話,那麼多能量是要幹什麼呢?

她想不明白。

…………………

此刻地鐵站人來人往,大家都行跡匆匆,也沒有人注意她……周霜霜便伸手握住那枚銅錢,仔細的放在掌心裏,一邊摸索着,一邊掰來掰去。

她瞪着油潤的銅錢,嘀咕道:

“你說說你,你到底是個什麼屬性啊?”

總裁的名門嬌寵 “之前做什麼都悶不吭聲的,需要我自己去試探……現在倒是有想法了,可做什麼事之前,不能先跟我商量一下嗎?嚇死我了都……”

聲音中的委屈顯而易見。

至於之前差點哭出來這事……那自然是不能說的了。

周霜霜嘆口氣,又摸了摸銅錢,到底還是開懷的笑了起來。

…………………

………………………

時間慢慢過去,周霜霜的心思也越發淡定,此刻聽到2號線呼嘯而來的聲音,周霜霜趕緊又衝到門口,老老實實的等待進地鐵——

這回,是真的要進地鐵了。

雖然這裏纔過去幾天,可在周霜霜的時間觀念中,她跟自己的學校,已經許久都沒有接觸了。

閱微大學……隔了這麼多天,還真是有些想念呢。

……………………

她想念自己的學校,學校裏也同樣有人掛念着她。

“綿綿,你告訴我,周霜霜到底什麼時候回來啊?”

當孫希琳又一次攔在陸綿綿面前時,饒是偶像包袱在身,也實在忍不住翻了白眼。

“你煩不煩啊!一天天的問了那麼多遍?”

“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我也不清楚!不知道!不曉得!”

“還有,咱們倆之前都鬧崩了,誰跟你綿綿、綿綿的……你得叫我全名,全名知道嗎?”

孫希琳纔不吃她這一套呢。

聞言白眼一翻:“你要不跟周霜霜一起,你以爲我願意跟你說話啊!”

“仗着自己長的漂亮,天天纏着她,還不說她在哪兒……切!”

陸綿綿冷吭一聲:“長的漂亮怎麼啦?吃你家大米了……再說了,你別以爲我不知道,你這麼着急找霜霜,還不是爲了佔便宜用她的護膚品……”

她撇撇嘴,到底沒能戳出來當初孫希琳順手牽羊的事。

但她不說,孫希琳自己也想起來了,不由老臉一紅。

她摸了摸自己嫩滑的臉,再看看油鹽不進的陸綿綿,不由撇撇嘴。

就在此刻,魯麗和陳雪薇剛從食堂回來,孫希琳見狀,不由一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