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靠近雪山的冷暖分界線,雪還不算太深,一幫人順着那截胳膊,一會兒就扒出了一具屍體,果然是一個鬼子兵。

事情一下變得奇怪起來,照剛纔的痕跡推測,日本人的進度比他們快不了多少,但從鬼子屍體的冰凍程度看,感覺死了有七八天了,而且軍醫還扒出了另外一條大腿,可見死了不止一個。趙半括和王思耄對了個眼色,命令道:“繼續挖。”

幾個人繼續扒拉,最後一共挖出了七具屍體。這些鬼子兵的屍體都非常奇怪,保持着死前的狀態和樣子,裸露在外的皮膚有一些黴菌一樣的屍斑,還有很多腐爛的痕跡,但又不像是死了以後整體腐爛的那種。

鬼子兵怎麼會死在這裏?

屍體身上除了軍服外,該有的軍銜和武器什麼的都沒有,根本沒法猜出他們的來歷。沒辦法,趙半括對軍醫打了個眼色,軍醫就蹲下檢查起來。

忙活一陣後,軍醫搖着頭站起來,說道:“死鬼子身上有些傷口爛了,而且是從裏到外爛的。”

趙半括就問道:“怎麼會這樣?”

軍醫想了想,說道:“有可能是慢性病,這裏的氣候,還有吃的食物或者喝的水,都可能是源頭。”

土匪後退了一步,嫌棄地說道:“難道是瘟疫?會不會傳染?”

軍醫白了他一眼,說道:“不懂別他娘亂說,大冷天的鬧什麼瘟疫?”

趙半括就問道:“老j,你對這事有什麼看法?”

老j正看着屍體沉思着,好像還沒理出頭緒,沒直接回答,停了好一陣才慢慢說道:“對不起,我只清楚物理學,醫學上的事,我不懂。”

王思耄走上來,建議道:“隊長,日本人死不死的,跟咱們沒關係,這幫鬼子可能是那軍營裏的,都死在了這裏,至於怎麼死的,咱們沒必要考慮。”

趙半括默默地點點頭,心中卻有種預感,鬼子的死,一定沒那麼簡單。

接下來的路,因爲滿山都是厚厚的雪,唯一能確定的,只有老j勘察出來的方向。道路積雪讓他們的行軍速度慢了下來,爬了半天,只走過了一個小山頭,雪山頂看着還是很遠。

隨着高度的提升,腳下的積雪變得又硬又滑,腳下很不着力,走到後來,小刀子就讓大家用刀把軍靴底子砍糙些,情況纔好了一點。

順着老j指的方向,大家一步三挪地走着,一直到傍晚,纔算爬到了雪山半山腰。趙半括偶然間回頭看,腳下的那些樹林,全成了灰暗的枯黃色,完全看不見細節,對比着白色的雪頂,突然生出一種寂寥的感覺。

過了半山腰再往上,山勢和道路越來越複雜,雪坡上佈滿了怪模怪樣的石頭,軍醫又緊張起來,一路挨着刀子,大家也謹慎地往前。

凍了千萬年的冰雪,沿着巨大的山石一路往下,有的懸在半空,有的跟其他石頭裹在了一起,抱成了怪獸的形狀,有的乍一看還有點像山魈。可能是這裏的石頭能吸納溫度,本來單調的雪和冰在這裏鮮活得要命,白的雪裹着黑的粗石,亮的冰映襯着雜色的山,形成了一種古怪的景色。

一直走到天黑,趙半括感覺要走出這片巨石區域有點困難,就讓大家先停下來休整,然後吩咐小刀子勘察一下,看看有沒有能休息的地方。這片區域的冰雪雖然還不算多,但感覺陰冷得很,就算有睡袋也肯定扛不住。

小刀子很快消失在一片山石後,趙半括喘了口氣坐下來,其他人都鬆懈下來,紛紛啃起了乾糧。趙半括看見他們放在地上的槍,想起美國人的武器雖然很棒,但他還從沒在這麼寒冷的環境裏用過,也不知道槍栓和槍油能不能頂住。

想着就拿出槍驗了一下,倒沒發現什麼問題,但還是有些不放心,就走到一邊想開兩槍,看看槍機的供彈機能。

剛走到一邊把槍舉起來,還沒扣扳機,一個三連發的衝鋒槍聲突然從山體右邊響了起來,四周馬上就鳴成了一片。趙半括以爲是其他人先他一步試槍,就回頭罵道:“誰這麼不長眼,沒看到我在這裏?”

一罵完,就感覺不對,因爲他看到五把槍全都在地上放着,五個人完全沒有一個是放槍的動作。

愣了一下,趙半括立即明白了,馬上大叫快找掩護,自己往一邊的石頭跑了過去。剛趴下,頭頂斜上方又傳來一陣連續的衝鋒槍射擊聲。這次他聽得很清楚,這陣槍響竟然是他們拿的湯普森衝鋒槍的射擊聲。

其他五個人也快速靠在了幾塊巨石後邊,目光都往上看,但看樣子因爲巨石壓頂,他們什麼也沒見到。

兩陣槍響過後,好一陣沒動靜,也不知道是不是小刀子弄的。難道他出了什麼意外?趙半括焦躁起來,忍不住示意給他打掩護,自己往槍響的位置摸了過去。

右邊是小刀子剛纔消失的地方,有幾塊大石頭,移過去往石頭後的山坡上一看,立即看到小刀子趴在高處的石頭上一動不動,槍口衝着前頭。

招呼了一下,趙半括也爬了過去,一接近就看到刀子的槍口對着對面的一塊雪坡,瞬時趙半括也把槍口對了過去,等了一下卻沒看到那裏有什麼人或者動物,就奇怪地問怎麼回事。

小刀子專注地看着對面,低聲道:“那裏有幾個鬼子,從上邊下來,跟我打了照面,我先下手打了兩梭子。”

趙半括這才明白,就問三個鬼子兵怎麼這麼軟蛋,也不見有什麼反擊?

小刀子解釋道:“那些人,好像沒帶武器,都是空手。”

說話的空當,其他人也爬了上來,在小刀子身邊建立起一道防線。土匪聽到有鬼子,馬上把輕機槍架起來,趴着說道:“趕緊的,停着幹嗎,甭跟丫客氣,直接滅了 就算。”說完扣動扳機,高速連射的子彈瞬間就把對面打出一片雪花。但這陣子彈掃過去了,雪坡裏還是沒有動靜,趙半括就示意阮靈用日語喊話,他和小刀子、土 匪包抄了過去。

三個人很快就圍到了雪坡前,阮靈喊話的這一陣,沒有得到一點回應。趙半括心說不等了,大吼了一聲,三個人把槍口對到雪坡裏,小刀子砰地打了一槍,意料中的慘叫聲沒有出現,等他們伸頭去看時,卻發現裏頭竟然一個人都沒有。

小刀子愣了愣,就皺着眉頭說道:“見鬼,剛纔那三個鬼子躲到了這裏,怎麼沒了?”

趙半括當然相信小刀子的話,但這裏沒人也是事實,他站起身前後左右看了看,發現往左邊走遠點是懸崖,而右邊是滑得站不住腳的斜坡。想了想他翻過雪坡往下看去,馬上就發現,十多米深的地方有一塊突起的冰川,那裏好像有三個黑點。

趙半括拿出望遠鏡看了看,確定了那是趴着的三個人影,一動不動感覺像是死了。他馬上招呼土匪他們過來,又趁這空當,觀察到了人影手上確實沒有武器,心中不由得有點奇怪,這樣的小鬼子他還沒見過。

軍醫拿過望遠鏡也看了看,一下就嘿嘿笑了,說道:“隊長,那三個短命鬼看樣子是摔死了,也不用浪費子彈了。”

趙半括點頭,這邊土匪說道:“他們身上好像沒槍,會不會是逃兵?”

王思耄就搖頭,說道:“都到這裏了,有什麼可逃的?我看他們好像連乾糧都沒帶,不像是要逃跑的樣子。不過也不像是出來站崗的。”

趙半括心裏也感覺奇怪,這裏離飛機應該不遠了,好不容易碰到活的日本人,卻又摔死了,未免有些可惜。他揮了揮手,就命令大家往下走走看,鬼子身上可能有線索。

上山容易下山難,爲了保險起見,他們這會兒是先下一段山路,然後再從另外一個山坡往上走,才能更安全地抵達冰川。路太滑了,這段下坡路是真正的要命,幾乎 沒有下腳的地方,大家幾乎是屁股着地拿匕首扎着一點點蹭下去的,中間阮靈就差點滑倒,還是趙半括早先拿繩子綁在她腰上一直拉着,纔算沒出大事。

一刻鐘後,他們到了屍體跟前,一看之下,趙半括才覺出了這三個日本人到底有多古怪。 這裏是一片冰天雪地,但如果不是屍體下的一攤新鮮血跡,很難想到這三個鬼子是剛剛摔死的。他們的臉上和脖子上的皮膚爛了一大片,滿是傷疤以及新裂開的口子,交錯着露出黑紅和白色摻雜的裏肉。

趙半括不由得噁心了一下,問軍醫道:“他們怎麼這個鬼樣子,是不是缺蔬菜?”

軍醫搖頭說道:“雪山上待久瞭如果沒有蔬菜,的確會脫水爛肉,但這幾個鬼子也爛得太狠了,簡直沒了人樣,肯定不是沒菜吃那麼簡單。”

趙半括更奇怪了,這幾個鬼一樣的日本人,從上頭衝下來又摔死,圖什麼?自殺也不找個好地方?

幾個人皺着眉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覺得不可思議,完全猜不出這是什麼狀況。看着這幾具詭異的屍體,趙半括搖了搖頭,正準備招呼大家往上走,卻聽到軍醫啊的一聲大叫。

雪山上的風又冷又勁,一幫人吹了這麼久,嘴脣都有些乾裂。趙半括就看見軍醫捂着嘴,含含糊糊地喊疼。小刀子好像是看不過眼,讓他把牛肉罐頭裏的牛油弄出來抹到嘴上,軍醫轉而拍拍腦袋,嘿嘿了一下,抿着嘴嘟囔道,還是刀子對我好。

說着他拿出一個罐頭開始撬,誰想手凍得有點僵硬,半天也沒打開罐頭,急得跳腳罵道:“狗屁玩意兒,還不讓爺爺脫衣服了!”賭氣似的往地上一砸,拉過土匪往遠處走,土匪就問:“幹嗎?”軍醫白了他一眼道:“放尿去,屁話真多。”

趙半括也懶得管他們,和老j有一句沒一句地聊着,刀子把罐頭撿起來,掏出匕首三兩下撬開,叉出牛肉分給大家。沒多久罐頭分光了,隨即不遠處好像有陣窸窸窣窣的聲音,趙半括隱約覺得不對勁,馬上停嘴仔細去聽,那聲音陡然加大,就聽轟的一聲,接着軍醫媽呀叫了一句。

“怎麼回事?”趙半括叫着就衝了出去,只見不遠處軍醫和土匪一下沉入雪地消失了。

緊接着那個地方一陣白霧升了起來,一通更大的咔嚓聲從深處響了起來,趙半括嚇了一跳,知道壞事了,兩人多半是站在冰坑上放水,熱尿把薄冰給淋炸了,這下掉進雪窟窿裏了。

趙半括心沉了下去,雪山上看起來白茫茫一片平靜,但雪下什麼地形難說得很,冰窟窿可大可小,什麼變故都有可能發生。他快步往軍醫的方向走去,剛走幾步,眼前突然一片雪沫四濺,然後腳下一空,只聽幾聲驚呼傳來,他來不及多想,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昏迷前的那一瞬間,他還想到,不知道其他四個會不會也掉下來,不知道阮靈有沒有事。

不知道昏了多久,等到他睜開眼睛,就看到小刀子和王思耄坐在他面前,顯然比他醒得早多了。

趙半括剛想張嘴說話,腦袋後邊傳來一陣疼痛,像是下落的時候撞到了什麼。趙半括摸着後腦,費力地擡頭看四周和頭頂,發現害他掉下來的冰坑倒不太寬,卻有四米多高,四周全是雪塊和冰渣。

坑的底部很黑,看不到什麼細節,坑頂灑下很微弱的光線,能勉強看到其他幾個都離得不太遠。趙半括又看到離坑頂不遠的地方,像有一個雪坡一樣的突起,感覺可以作爲爬出去的臨時支撐,就鬆了一口氣。

他努力掙扎了一會兒,從冰坑裏站起身,活動活動手腳,感覺除了有點麻,沒什麼大事。又扶着坑壁緩了一會兒,剛走了幾步卻不動了,他看見腳下有好幾具奇怪的屍體。

擰亮手電看過去,那些屍體凍得非常硬,看樣子死亡時間不少於兩個星期。屍體的面部在手電的照射下,顯得格外的慘白,而且無一例外都暴開了很多口子,皮開肉綻的,卻沒有掙扎的痕跡。

怎麼回事?怎麼雪坑裏有這麼多死人?趙半括心裏一凜,本來他以爲死在這裏的應該都是鬼子,但仔細去看,還發現了幾個身形高大的外國人,也不知道什麼來路。

疑問被他壓了下來,趙半括最着急的是隊員們的狀況,決定先照顧好活人再說。等他幫忙把小刀子弄出來了,土匪和老j也爬了出來圍到他身邊,阮靈掉的地方最淺,等他們聚集到一起時,她已經用紗布把自己的刮傷包好了。

看到幾個隊員都還算是囫圇人,趙半括心裏安定了些,大家統一意見不管屍體後,他先訓斥了土匪一頓,轉頭看來看去沒見到軍醫,不由得有些生氣,掃着手電問他孃的誰看到老草包了?

土匪撇撇嘴,扯着嗓門吼了兩聲,過了幾秒,一邊的黑暗裏傳來軍醫哼哼唧唧的聲音:“號什麼喪,老子還沒死呢。”

又打着手電走了過去,等找到軍醫時,就看見他露出半截身子歪在冰坑最裏面,衝着他們哆嗦着喊了句:“快,快把我弄出去,孃的,冷死爺爺了。”

軍醫雖然顫巍巍的,但說話還很有條理,趙半括鬆了口氣,走過去就要把他拉出來。但一拉之下竟然紋絲不動,邊上小刀子走了過來,扯着軍醫的胳膊一起往外拉。軍醫馬上叫了一聲痛,嚷嚷道:“刀子你輕點兒,我的腿好像凍住了,硬拉我的手會斷掉的。”

趙半括和刀子一下住了手,想了想叫上王思耄,用槍托一點一點把凍冰敲碎,然後雙手放在軍醫的腰上,慢慢地把他抱了出來。

等人安全脫離了冰塊,軍醫又坐到了地上,默默地揉着腿。大家圍了上來,問道沒事吧,他還是默默地搖頭。

看老草包也沒咋呼,趙半括放心多了,心說還好大家都沒事,等軍醫回頭緩過勁兒,還得抓緊時間往上爬。

大家歇了一陣,軍醫說話了:“四眼,是不是一會兒該到頂上去了?”

王思耄瞥了他一眼,奇怪道:“老草包你是不是老糊塗了,問這些沒用的。”

軍醫就笑了一下,摸着後腦道:“對對,一會兒就到了,這回應該沒什麼閃失了,這鳥任務總算要完成啦。”

土匪一屁股坐到了他邊上,攬着他的肩膀,大咧咧地說道:“任務搞定了,苦日子算是到頭啦,你這老東西是不是還想着生幾個帶把兒的?”

軍醫也伸手,大力拍了拍土匪的後背,感慨道:“你這個渾球,看着不是什麼好東西,還挺通人情世故的。我倒想老婆孩子熱炕頭,等回頭不打仗了,記得常到老哥哥家裏坐坐。”

趙半括聽到這話,笑了一下,沒想到軍醫和土匪還稱兄道弟起來,看看錶,已經八點來鍾了,就打了個手勢,說道:“你倆回頭再嘮,該上路了。”

土匪回頭就哎了一聲,手撐着地站了起來,伸手去拉軍醫,軍醫卻沒有動。

“嘿,你這老鬼,還賴上了,別坐啦,回頭該凍壞了。”土匪又把手伸了過去,使勁一拉,眼看軍醫的屁股已經離開冰面,但很快又坐了下去。

趙半括愣了一下,不知道老草包搞什麼名堂,走過去蹲在他面前,問道:“你怎麼了?”

軍醫擺了擺手,說道:“沒什麼,你們走吧。”

“什麼?!”小刀子躥了過來,上下看了一圈,“你也沒什麼事兒,別拖後腿,趕緊走。”

軍醫搖搖頭,扶着腰,慢慢道:“你們走吧,我腰不得勁兒。”

趙半括心裏一顫,走過去細看,猛然發現軍醫的腰以一種奇怪的姿勢向後彎着,手再一摸,他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看來軍醫的腰被砸斷了。

他心涼了,完全沒想到他們都沒事,軍醫卻出了狀況。在雪山上傷了脊樑骨,根本不是能不能走的問題,大雪地裏沒有養傷的條件,基本沒有恢復的可能,而且誰知道後邊還有什麼事在等着他們。

身爲職業軍人,趙半括一下就知道後果會怎樣,眼睛就紅了,怕軍醫看到,頭就扭到了一邊。

土匪背靠軍醫蹲了下來,說道:“來,老哥,我揹你走。”

軍醫搖頭道:“一揹我就徹底壞了,你們走吧,我在這兒待着還能多做做白日夢。”

趙半括心裏知道,脊樑砸斷後,是不能隨便動的,一動人就完了,當下所有話都沒有了意義,所有人都沉默了。

僵了好一陣,頭頂上傳來撲簌簌的聲音,擡頭去看,坑外竟然開始下雪,在洞口迅速凝結然後跟水汽混合,一分鐘不到,口子就小了一圈。趙半括吃了一驚,照這種下雪的速度,要不了多久,坑頂就要被冰封住了。

趙半括知道已經不能多待,但軍醫怎麼辦?真的放他在這裏等死?他完全沒辦法下這個決定。一下子他煩躁得很,抓住小刀子狠狠地問道:“告訴我,如果廖隊長在這裏,他會怎麼做。”

大家都看了過來,小刀子不反抗也不說話,冷着臉,王思耄走過來拉開他們,低聲說道:“半括,你不是他,別勉強。”

趙半括把槍托往地上一頓,喝道:“他孃的,那我要怎麼做?”

王思耄嘆了口氣,扳過趙半括的肩膀,直視着他:“趙隊長,路都是自己選的,老草包他自己也明白,有些時候,作出決定的其實不是你,而是我們自己。”

趙半括愣住了,他看向軍醫,軍醫竟然閉着眼睛哼起了歌,仔細去聽,居然是他們軍隊里人人傳唱至少是人人都會的《十八摸》,本來淫蕩得要命,這時候聽他一唱,不知道怎麼的變得有些悲涼。

趙半括心裏跟着一震,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他看着軍醫,暗道:“老草包,你真的已經做好選擇了嗎?”

軍醫已經轉過了頭去,向着坑壁完全不看他們,甚至手裏打起了拍子,一副樂在其中的模樣。淫蕩的歌詞在冰坑裏迴響,趙半括終於嘆了口氣,硬起心腸轉身擺了擺手,道:“走。”

隨着這聲走,一包東西飛了過來,趙半括低頭一看,是醫藥包,歌聲停了,軍醫的聲音傳了過來:“秀才,把這東西帶上。”

趙半括不敢回頭,撿起來背在肩上,帶領一幫人開始往上爬。因爲有那道雪坡,他們沒費太多事就爬了上去。站定後,只聽見軍醫的歌聲越來越弱,趙半括忍不住跪了下去,老j上去把他扶了起來,說別難過,他會上天堂。

這邊土匪點了根菸,插在洞口上,大聲說了句:“老哥,我走了!”跟着軍醫啞着嗓子吼了回來:“爺們兒都慢走!我不送了!” 趙半括一咬牙,心裏說着老草包走好,頭也不回地往外邁步。

十八摸的聲音越來越微弱,最後完全聽不見了。大家沉默地緩慢走着,每個腳步都踩得格外堅決,除了雪地受力響起的嘎吱聲,就只有漫天的雪花陪着冷風呼嘯。

不知道走了多久,小刀子突然叫了聲:“小心。”

趙半括站住了,茫然地看向刀子,就聽他喊了聲:“注意腳下。”低頭才發覺腳前多出了一條傾斜的坡道,一下冷汗就逼了出來。

他定了定神仔細觀察,發現雪地震出了很多裂縫,其中有一道特別大,直接就在路的側面開出了一個小型的滑坡帶,而他就站在滑坡的邊緣,不是小刀子叫住他,可能就掉下去了。

ωωω▪ ttka n▪ co

再往下看,斜坡下居然有一條寬寬的冰路,趙半括蹲下身子觀察了一會兒,才明白這條冰路應該跟他們腳下的路平行,這裏恰好是下行冰路的盡頭,剛纔的冰坑塌陷引起滑坡震動,就把兩條上下不交接的路連到了一起。

更讓人驚訝的是,冰路上明顯出現了雜亂的腳印痕跡,趙半括心裏一動,腦子裏閃過了一個可能性。難道這裏是鬼子祕密下山的道路?

如果軍醫沒有撒尿炸裂冰坑,是不是他們就發現不了這條道路,雖然從運氣上來說這可能算是因禍得福,但對軍醫來說,又算是什麼?

老j過來摟着他的肩膀說道:“趙,我很遺憾,但我們沒有時間悲傷了,飛機應該就在往上一點的地方。”

趙半括緩和了面色,長呼一口氣,讓情緒平緩下來,回頭對其他人說道:“大家注意搜索,飛機的殘骸應該就在這裏。”

幾個人順着祕密通道往前走去,卻是繞到了雪山的背面,地勢雖然比前邊險峻,卻沒了那種大面積的斜坡。從他們現在站的位置,放眼望去,那裏白雪皚皚,看上去幹淨純粹,但在趙半括眼裏,卻代表了一種什麼都沒有的失望。

老j看着眼前的景象,也有些發愣,趙半括問道:“你不是說應該在這裏?”老j走出幾步,拿出望遠鏡看了一會兒,才道:“本來應該在,但如果我推斷錯誤的話,反而是好事。”說完嚴肅地道:“趙,我們馬上搜索一下這裏。”說完也不多解釋,率先開始搜尋。

沒多久,土匪先找到了一大塊金屬碎片,不是鐵也不是鋼,搞不清是什麼做的。老j一看就確定那是飛機上的東西,隨即讓他們加大搜索範圍。但第二遍找下來,除 了找到一些更大的金屬碎片外,再也沒見到類似飛機尾巴之類的大物件。隨着越來越多的飛機殘骸被找出來,每找到一樣,老j的面色就陰沉一分。碎片找到不少, 可是正主兒卻毫無蹤影,這一片白茫茫的雪地絕沒有可能藏下半架飛機。

趙半括心裏疑惑,就再一次問老j:“你是不是估算有偏差?”土匪在旁邊煩躁起來,直接頂了一句:“j長官,不會是你搞錯了,讓我們白跑一趟吧?”

老j搖搖頭,嘆了一口氣:“親愛的趙,看來我們遇見了最糟糕的狀況。日本人先到了這裏,還把它運走了。”

趙半括不由得一陣苦笑,心說這任務果然就沒那麼輕鬆。

飛機尾巴不見了倒是有了解釋,但對他們來說可就麻煩了。這時候也不可能直接放棄,萬事得先找到被運走的飛機再說。於是,趙半括把隊員們分成四路,繼續四個方向仔細尋找。很快,往山頂的路傳來了信號,日本人好像在那裏建了一個基地。

老j立刻要求大家到基地尋找,士氣一下低落下來,大家悶頭前進。黑夜已經把一切徹底遮住,唯一的光源是趙半括手裏的手電,爲了防止暴露,他們只敢開這麼一 支。老j一直端着槍跟在他身邊照應,作爲他的協從保障。美國人就這點好處,不管多大的官,一律把自己當普通人,跟士兵同吃同住,這點很得人心,那個聯軍最 高統帥史迪威就是因爲脾氣好,總和士兵一起訓練而被他們戲稱爲老喬。

他們已經冒雪走了快兩個小時,腳已經麻得沒了任何感覺,只是機械地往前挪動。大雪紛飛,大家不得不戴上防毒面罩,用來減緩雪打到臉上的痛苦。

抹了一把積雪,趙半括吐出一口氣,看了看老j,他已經成了雪人,除了面罩的呼吸嘴裏還能看見一股白氣,其他地方完全是一片冰白。趙半括上去拍了拍,把他身上的雪震掉了些,沒拍兩下,老j突然也拍了他一把,回身揮動了幾下胳膊迅速蹲了下來。

頓時趙半括也蹲到了地上,老j挨着他,掀開防毒面罩說道:“趙,你看前邊。”

防毒面罩的眼鏡有些擋光,趙半括看前頭全都是黑的,於是也把面罩摘了,立即發現雪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風小了很多,再往前一看,面前不遠處是一大片平整的坡地,三面環繞着黑黢黢的山壁,一面臨空,他們待的位置就是臨空的那片區域,風雪都被擋住了。

坡地上影影綽綽的,好像有些人工建築,有些呈現出聚集起來的類似圓形的形狀特徵,一些暗黃色的光亮照了出來。

這肯定是鬼子建在這裏的基地。

土匪就上來問道:“隊長,怎麼辦?”

趙半括想了想,領着大家,弓着腰小心地沿着道路邊緣摸索過去。來到坡地的邊緣再往上看,那些黑影更清晰了,探照燈的光線雖然不是很足,但藉着光亮也已經可 以分辨出是黑影是連成一片的高大建築物,形狀很奇怪,有些不到十米高的連體屋子是圓形的頂,整個建築物四面都有鐵絲網。正面入口處站着四個衛兵,周圍還有 一隊鬼子兵在小跑着巡邏。

他們終於到達任務的終點,但是這個基地看上去規模很大,裏頭不知道有多少鬼子,想幹點什麼好像會很棘手。

趙半括重新矮下身去,心裏盤算着該怎麼辦。光剛纔看到的就有十多個鬼子,即使只面對那些衛兵和巡邏隊,硬幹的話也很吃力。

土匪說道:“隊長,咱們在暗處,火力又猛,從側路直接硬衝掃死他們吧。”

王思耄立即搖頭,說道:“雖然依現在的火力可以直接殺掉那些人,但萬一驚動了裏頭的鬼子,以你的打法,我們連逃的時間都沒有。”

趙半括很是認同,點頭道:“對,我們只能想別的辦法。”說着,就聽小刀子道:“巡邏的小隊人數多點兒,我去把他們引開。你們負責幹掉守衛。”

土匪就詫異起來:“刀子教官,別逞能啊。”

小刀子瞟了他一眼,直接從側面找路繞了上去。

很快,巡邏兵往基地後面巡視過去,就聽有人喝了一聲,接着槍聲伴着嘰裏咕嚕的聲音響了起來,趙半括知道是刀子行動了,也說了聲上,所有人都低着身體,往守衛那裏摸了過去。

昏暗中,趙半括沒看見其他人都藏在了哪裏,但是很快,一聲槍響,正面的一盞探照燈被打滅了。幾乎是同時,槍聲從四面響起,離趙半括不遠的守衛大叫起來,趙半括馬上打了一槍,直接把他幹翻在地。

不到一分鐘,守衛全被打死,趙半括怕基地裏的鬼子出來增援,招呼一聲,所有人立即退開,重新退回到黑暗區域。靜了幾秒,卻發現基地一片死寂,一點動靜也沒有。再聽一聽,基地後面驟然響起砰砰的聲音。

難道鬼子直接到後面追小刀子了?但槍聲稀稀拉拉,不像是大部隊行動。趙半括心中奇怪起來,想了想,直接揮手讓大家到基地後面去。

等他們到達後方,只看到地上有無數的腳印,槍聲卻完全聽不見了。趙半括髮出鳥鳴信號,很快,迴音傳了回來,他們循着聲音摸過去,一路見到橫七豎八都是鬼子的屍體,一數之下感覺所有巡邏兵都死在這兒了。

正覺得怎麼都死光了,小刀子從雪裏翻了出來,抖掉身上的雪,把匕首插回腰上,對趙半括道:“你們太慢了。” 沒想到刀子直接解決掉了一支小隊,趙半括心情複雜地看向這個瘦削的人,說了句小心,就讓他在前頭舉着衝鋒槍走。

之後沒再遭遇鬼子,整個基地像是成了一片死地,他們兩個拉開了距離,這麼一來,萬一面對面遇到鬼子,後邊的人也有足夠時間反應。

保持着節奏,走了大概有六十米,前邊小刀子灰白色的身影站住了,趙半括馬上也加快腳步,當頭走了過去。

從入口處輕輕進去,一陣輕微的怪聲突然響了起來,緊跟着迎面的牆壁透出了光,從上到下裂開了一道縫,以一種罕見的飛快速度分成了兩扇左右對開的大門,藉助那一瞬間的光亮,趙半括看到門後出現了一隊鬼子兵。

大門開啓的速度實在太快,兩個人沒有任何準備,立即就跟那隊人照了面,裏頭站着的鬼子也是一愣,不到一秒,小刀子手裏的衝鋒槍冒出了火,鬼子兵中間幾個立即被幹倒,身上冒出一陣血霧。

趙半括也在小刀子槍聲響起的那一刻回過神,手裏的1911立即吐出了火舌,腳下也往一邊的牆壁後撤。還沒跑開幾步,土匪和老j也趕了過來,直接扔了顆手榴 彈。門裏的鬼子只有十個左右,一照面就被小刀子和趙半括放倒了四個,剩下的幾個人沒來得及躲避,就被輕機槍和手榴彈轟得飛了起來。

趙半括已經藏在了屋子的外牆後頭,開始往門裏盲射,小刀子站在他身後,又擰開兩顆手榴彈扔了進去。轟隆聲和子彈的飛濺聲,還有鬼子的慘叫聲,一下把剛纔的死地炸開了鍋。

這一通近距離對射,趙半括這邊完全佔了上風,幾分鐘不到,屋子裏就沒了聲音,王思耄帶着阮靈也過來了,劈頭就問道:“沒事兒吧?還有鬼子嗎?”

小刀子沒有回答,又往裏扔了一顆手榴彈,爆炸過後,直接推了趙半括一把:“快,我要衝進去,你給老子掩護!”

沒等趙半括有反應,土匪興奮地換了個彈夾,喊道:“哥們兒真牛逼,這就幹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