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的黑夜彌天大陣就是荊樹寒發動的,這是其專門請人刻下的陣法,正好用來困住夜闖寒煙館的人。

不過黑夜彌天大陣會消減光線和聲音,所以蘇恩揚之前纔會覺得那麼安靜而且沒有燈火。

“樹魔,你自己做的事情不知道麼?快把鎮魔石竹交出來!”

那人大喝一聲,雙手猛地向前推動。

無數石竹立刻從地面涌出,冰凌果樹立刻被石竹刺穿,化作點點冰晶消散。

“你是石竹門的人?!”

荊樹寒又驚又怒。驚得是石竹門竟然找上了自己,怒的是其竟然認爲是自己拿到了鎮魔石竹。

“不錯,我就是石竹門的黃竹!”

黃竹不再隱藏自己的身份。他發現自己打不過這兩人。但自己還有同伴,樹魔一夥如果殺人滅口,那就坐實了其罪行。

“黃竹仙人!快快停手吧!我根本沒見到鎮魔石竹,你要找的人不是我!”

荊樹寒喊道。他可不想再打下去,打贏了沒什麼好處,輸了還可能殞命。


“我利用溯本回源看過了,就是你搶走了貨物。”

黃竹仙人卻咬死不放。

“是,我是搶走了貨物不假,但那批貨裏面沒有鎮魔石竹啊!”

荊樹寒也很是頭痛,自己本是有心救人,現在反倒惹得自己一身髒。


“兩位暫且住手吧。唉,就這麼一會,多少花花草草就受到了傷害啊!”


蘇恩揚見狀走了出來。這黃竹仙人他之前在寒蘇城見過,不成想竟然在這裏再次遇到。

“是你!”

黃竹仙人立刻警惕起來。

這人之前在寒蘇城就出現過,如今竟然出現在這裏。莫不是其和樹魔是一夥的,聯手給自己設局?

蘇恩揚哪裏知道這傢伙的想法,他只是遇到了,只好出面說明。

在事情沒有大白之前,還是不要隨便戰鬥,引起仇怨。

“不錯,是我!黃竹仙人,在下一氣派氣湘子!”

蘇恩揚見其還想出手,趕忙亮明身份。

“什麼!你是氣湘子那賊子!哦,不,你是氣湘子道友?!”

黃竹仙人激動地說出了自己的心聲。

之前氣湘子在巖洲禍害時候,真的是讓人頭痛。氣得巖洲的幾大仙門都是牙癢癢,魔門也恨不得將氣湘子塞進魔帝的封印裏。

“是我!之前在寒蘇城偶遇黃竹仙人不敢相認,畢竟我年少之時不懂事,做了很多任性的事情。”

蘇恩揚說着說着,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黃竹仙人眼神古怪,年少不懂事?大哥,你闖蕩巖洲的時候,年歲不小了吧!你自己都笑自己說的話了吧!我信你個錘子!

“此間事情,還要從我偶遇翠竹仙人說起!”

蘇恩揚一句話讓黃竹仙人立刻沒了動靜。

“你,你說什麼?你見過翠竹仙人?在哪裏?什麼時候?”

黃竹仙人沉默良久後,連聲追問。

“在風洲,已經過了半月左右了吧。翠竹仙人說鎮魔石竹被盜,自己前去追查!”

蘇恩揚自然和盤托出,這些事情沒什麼好隱瞞的。

“這個叛徒!不就是他盜取的鎮魔石竹麼!”

沒想到黃竹仙人臉色鐵青,言語間對翠竹仙人滿是憎惡。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不過黃竹道友,還是暫且停手吧。這件事情多有蹊蹺之處,試想如果真的是荊兄拿到而來鎮魔石竹。他難道不會除去自己的痕跡麼?”

蘇恩揚苦口婆心地勸道。

黃竹仙人一琢磨,也對啊!樹魔畢竟是魔門賊子,那肯定是陰險狡詐詭計多端,怎麼會忽視這樣大的隱患?!

“好吧。氣湘子賊子,不,氣湘子道友說的在理,此番是我唐突了。我向樹魔道友賠禮了!”

黃竹仙人拱手向蘇恩揚和荊樹寒一禮。

蘇恩揚眼皮跳了跳,忍住了衝上去錘這傢伙的衝動。

“哼,快些離去。我這裏不歡迎你!”


荊樹寒打開黑夜彌天大陣,下了逐客令。

黃竹仙人尷尬一笑,再次拱了拱手,轉身縱地而去。

看着黃竹仙人遠去的背影,蘇恩揚有些羨慕。那是五行遁法中的土遁啊!自己現在就缺這種實用的遁法啊!

不過好在自己還有騰雲駕霧術和游龍步,蘇恩揚忍不住擺了個神龍擺尾的造型。

荊樹寒仰頭望天,感嘆道。

“今夜的月兒真是美啊!”

蘇恩揚保持着造型,仰頭望月。我信你的樹!這天上有月亮麼?

荊樹寒則趁着這個功夫,趕忙溜走了。見鬼的!氣湘子這是有什麼獨特的嗜好麼?幸好我見機得快!

紫電無極有些心累的拿出當頭棒。

“湘爹啊!你這病得治啊!不要怪我哦,我不放電,我只是雷電的搬運工!”

芸綺夢、青璃、紫電無極面無表情地看着蘇恩揚在電光中,將游龍步演繹地活靈活現,不由都對電擊療法產生了不少的信心。

以後我要治癒更多的病人!紫電無極看着被自己治好的蘇恩揚暗自下定決心。

等蘇恩揚從抽搐狀態出來,四下無人。剛纔看熱鬧的人,先一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並且關好了門窗。

“我他喵的,這逆子!”

蘇恩揚那個氣憤啊!電自己很好玩麼?等我研究些招數對付你的。

揉着自己痠痛的身軀,蘇恩揚走回了自己的房間。但他沒有休息,立刻摸出了自己在寒蘇城購買的法術——引物術和念力訣。

除此之外,蘇恩揚也將那本金剛不壞身拿了出來。

這三種就是他接下里修習的重點。等自己修習好這三個法術,就可以直接將對手拉到自己跟前。利用自己的金身,給他一頓胖揍。

不過遇到和自己實力相差不多的,那這種攻擊手段就是白費。

一夜無話,蘇恩揚將引物術和念力訣都掌握了。

只有金剛不壞身沒有多大的進展,因爲金剛不壞身要經過千錘萬打,方能鑄成不壞金身!

而蘇恩揚缺少一個幫助自己修習金剛不壞身的幫手啊,蘇恩揚將熱切的目光投向荊樹寒。

正在院子裏晨練的荊樹寒,被蘇恩揚熱切的目光看得心慌。趕忙撒丫子跑回了房間,有些心悸地關上房門。

該死的!氣湘子這殷切的眼神,讓我心慌啊!

見荊樹寒溜了,蘇恩揚只得將視線移至自己的三個跟班身上。

“幹嘛?”

芸綺夢一邊擺弄自己在雪地中種植的小豆子,一邊問道。

“打我!”

蘇恩揚很是期待地說道。

“有病!”

芸綺夢一甩袖子,轉身離去。

蘇恩揚趕忙將視線轉到青璃身上,但還沒等青璃開口,有一個熱切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有病?有病就得治啊!湘爹,我來了!”

紫電無極揮舞着當頭棒撲了過來。

“走開啊!”

蘇恩揚趕忙施展念力訣將紫電無極往遠處移動。

荊樹寒此時已經結束晨練,開始盤坐修煉。

他的功法和植物有關,在長年累月吸收植物精氣修行中,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陰寒氣息的侵蝕。

每天晨練結束,荊樹寒就能感到身體受到的侵蝕在逐步蠶食自己。

他明白這需要找仙門中擅長陽剛類仙術的人來給自己排去陰寒之氣。

但自己的身份在這裏,仙門魔門兩邊對自己都沒什麼好臉色。怎麼會有好心的仙門之人來幫助自己呢?

“有病!就要治啊!”

紫電無極舉着綻放電光的當頭棒,破窗而入。

“你幹什…快樂似神仙啊!”

電光中的荊樹寒舒爽極了。氣湘子這些人都是好人啊,原來昨天氣湘子那是在爲自己試驗雷電療法的效果!

唉,我當時還以爲是氣湘子有什麼怪癖,什麼獨特的嗜好!我怎麼能這麼想氣湘子道友呢?!

紫電無極被蘇恩揚用念力訣直接移走,蓄勢待發的當頭棒用在了荊樹寒身上。

紫電無極看着荊樹寒對着自己露出慈善的笑容,好像一個長輩在看看乖巧孝順的孫兒!

我去你的!還想做小爺祖宗?紫電無極又是一棒子上去。

荊樹寒只覺得自己積鬱多年的陰寒之氣,正在快速地消散,心裏很是感動啊!都是好人啊!

沒想到仙門也有這麼正直的後輩了,看來也不是天下仙門都是非善惡不分啊!荊樹寒感慨着,他想對紫電無極點點頭。

但強大的電流下,他點頭變成了搖頭。

這看在紫電無極眼裏,是對自己雷法的蔑視,是對自己紫電家族的侮辱,是對自己無極大神的不屑!

真是豈有此理!紫電無極將當頭棒高舉,全力動用自己的神術。

“雷光滅世!”

荊樹寒萬分欣慰啊,這小子真是賣力。就是這招式的名字,忒是難聽!滅世?真是口氣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