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股力量爆發開.沖潰了地級大圓滿到天級之間的大多阻礙.在體內快速形成漩渦.這一刻.四周的火法則之力漸漸停止暴虐.形成一道漩渦向銘起凝聚而來.

而炎族族地的天空之上.出現大片的雪『花』.雪『花』飄落同時.一bobo冰法則之力亦形成一個淡藍『色』水流般的氣旋.兩個漩渦.分別注入銘起的左右臂.

這一刻.銘起非但沒有停下腳步.反而.再度向上踏去.原本漸靜的蔓山紅炎.立刻再度暴虐起來.一bobo炎『浪』當即朝著銘起沖而來.

銘起焦糊的身子在此刻驀然發出咔咔破碎聲.一層焦黑破裂后『露』出其中血紅的肌膚.不僅僅血紅.白煙從肌膚中升出.還並著一股股血腥之氣.

他的雙瞳布滿血絲.此刻.銘起體內所有的『精』血已經盡然釋放.朝著他天脈凝聚而去.

這些『精』血.能地有.能天亦有.甚至.為了彌補冰力和炎力的失衡.銘起動用了一滴冰王『精』血.

隨著這一滴『精』血融入天脈.當即釋放出一bobo驚人的冰力.而四周衝來的炎『浪』剛剛『逼』近銘起的身軀.他目光一凝.『胸』口當即凝出一個黑『色』漩渦.

不過.他處在這紅炎翻滾之中.其他人並沒有看見.這黑『色』漩渦吞納來洶湧磅礴的炎力.非但沒有釋放.反而在銘起體內堆積.

豪門驚婚 隨著他連上幾十階.這股炎力.已然強盛到難以想象的程度.每每一『波』衝擊過來.就將那黑『色』漩渦上衝出幾個裂口.裂口之上紅炎洶湧而入.

「足夠.」銘起倏地停步.坐在石階之上.隨他一坐.整個天空落下的冰冰法則之力漩渦瞬間大漲.而那火法則之力的漩渦更是大得驚人.

銘起體內所有吞噬之力開始向著天脈涌聚.天脈所在.正是銘起的腦袋.一旦失敗.他.必亡.

這一bobo的吞噬之力在天脈之中凝聚.那所有『精』血此刻釋放出巨大力量凝聚在天脈之上.尤其是那一點冰王『精』血.滲出的力量不僅僅凝聚在天脈.好似無盡無止的冰力從天脈蔓延到銘起左側身軀.連通天地降下的冰力一同沉澱在銘起左側身軀.

「破…」

銘起一咬牙.凝聚在天脈之中的吞噬之力凝聚出一個的小小黑『色』漩渦.倏地.一點火星從這漩渦之中閃出.片刻.從這漩渦之中衝擊出一股凝聚到極點的炎力.

這炎力衝擊而出的那一剎那.銘起頭頂白煙快速冒出.身子也快速顫抖.

銘起靜坐下時.紅火亦漸漸沉靜.九族族長見他身周法則之力的變動.炎君喃喃道「突破…」

銘起腦中.洶湧而出的炎力好似立刻卷集者難以想象的衝擊.直接轟向天脈.一聲沉悶響起.一『波』熱『浪』已經在銘起腦袋之中蔓延.轉而一股難以想象的疼痛從腦中傳來.這股疼痛堪比當初苦修果之中.僅一『波』.便差些讓銘起昏厥.

炎力的巨大爆炸轟在天脈上.就似洪流沖在大堤.彼此形成僵持.一bobo火勁在腦中蔓延卻足以致命.

銘起七竅生煙.面容快速的乾枯.全身的顫抖亦是越發劇烈.

「炎龍.」從銘起乾枯的嘴皮中發出這兩字.若是被先輩的噬族人看見.定會為之大驚.他竟要以炎龍去沖開脆弱的天脈.無疑是太過瘋狂.稍有不慎.天脈碎.人必亡.

但此刻銘起突破的時機可以說壞到了一個極點.炎山之上他就已經受到炎力的侵襲.且前次爭鬥的損耗也是沒有恢復.重創的身子.加上不足三成的力量去衝擊天脈.危險超乎尋常.

但突破已然在即.此刻不破.日後突破天脈定會受到影響.銘起便是寧肯此刻博命.不願今日泰然.

炎龍從他腦袋中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銘起生煙的七竅中立刻湧出血滴.甚是驚心動魄.

而就在龍『吟』發出之後.一條凝實了無盡炎力的小小炎龍處在銘起的經脈中.再一聲龍『吟』之際.銘起的嘴中立刻開始狂噴鮮血.

炎龍一擺身軀全力衝擊而去.巨大的灼熱剎那間似要將這天脈直接焚燒一般.

隱隱有了融化的天脈隨著炎龍一衝.立刻出現無數裂痕.眼瞅便要破裂.銘起心底閃過惶恐.惶恐之後三十餘年的一切從腦中一閃而過.驀然去驚濤駭『浪』般難以想象的不甘從心底掀起.這股不甘.好似勾動了他體內所有的力量.尤其是那鍾靈石台的力量.在這一刻.立刻如洪流巨濤.紛紛朝天脈聚涌而去.

那炎龍.立刻淹沒在青『色』洪流之中.已經四散開的天脈碎片立刻被這青『色』能量包裹.碎片浸在這青『色』能量之中.緩緩聚攏而來.

銘起在那碎脈的一瞬間險些命喪.幸虧此刻鐘靈石台的力量已經凝聚.否則.他已喪命.

天脈重新凝回.已是通達.剛才那炎龍確實成功的沖開了天脈.不過.也毀了天脈.

這一刻天脈行暢.天級的所有障礙自然盡失.沉澱在銘起體內的冰法則之力立刻洶湧翻騰.所有冰之力被這冰法則之力『逼』出.更多的冰法則之力又洶湧聚來.

這一瞬銘起的身子驀然化為冰火兩半.左側冰.右側火.兩股力量雙雙從外界凝聚而來.銘起的靈魂亦在次陷入當初那個奇妙的境界.融天之境.

他的心神.飛出了靈魂寄托在了炎山之上的紅炎之上.好似.他就是這紅炎.紅炎的一切.都似是他自己的一切.清楚無比.那些熟知.都是銘起需要的法則之力感悟.

他的法則之力毫無早已突破了能天一段該掌控的層次.此刻又在突破能天之時陷入融天之境.法則之力的感悟飛升之上.同隨.他的修為突破了天級.還在向上膨脹.

實際.銘起體內還有一股力量發生了變化.那便是吞噬法則之力.不過.這股力量銘起將它隱藏下來.吞噬法則之力並非是從外界取來.而是直接從那封印之中釋放.原本的吞噬之力也並未如往常一樣的散出體外.隨著吞噬法則之力釋放出同時.這股力量又被封印吞沒.

任何吞噬之力的遺漏.都將是一種暴『露』身份危險.

吞噬法則之力直到血脈成熟之前.都不比去感悟.所有感悟都會隨著血脈成熟.水到渠成.自然形成在他自身.

銘起坐在炎山之上突破.千萬人見他已陷入坐定.看了不久便紛紛散去.炎山更是隨著炎君揮手.布下一層絕強的結界.除卻銘起需要的冰法則之力.任何力量都是無法入進.

在炎山上以融天之境感悟.對火之力的感悟之速前所未有.甚至一刻也不曾有.

銘起的心神滲透在這紅炎之中.一片溫暖輕鬆.而另一側身子冰法則之力的感悟.那一滴冰王『精』血果真強橫.雖然在天脈之中費去一些.又在多年來的冰帝施展上費去一些.血魂將這一滴『精』血吞下后.依舊得到磅礴至極的冰法則之力感悟.這些感悟『混』和其中法則之力本身都是冰王所刻意留下.送與銘起的禮物.

雖說讓銘起走了極大的捷徑.但這純正冰力感悟對銘起沒有絲毫影響.

畢竟要直接將法則之力的感悟『交』托給另一個人付出的代價是無比巨大.此人直接注入給對方感悟.他本身就會缺失這些感悟.甚至因為這部分的缺失所有感悟徹底崩潰.所以.幾乎無人會這麼做.

而冰王的三滴『精』血之中蘊藏了不同程度的感悟.

這些感悟只需從『精』血中釋放.立刻鑽入銘起靈魂之中.化為他的感悟.隨著魂力映在這感悟之上.心念一動.對應著這些感悟的法則之力便會涌聚而在銘起體內堆積…

這一坐.陷入的融天之境就完全再沒有時間流淌的感覺.一切都好似是只在瞬間而已.待銘起從這融天之境醒來那一瞬.體內衝擊而出的氣勢直接將這一片炎山之上的紅炎盡封.化為堅冰………………………….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火焰化為堅冰還保持那搖曳之姿.這一『波』氣勢強盛至極.銘起突破前所受的傷勢早已痊癒.一震身軀.乾枯的皮『肉』立刻飛散開.『露』出慕王的面容.

長長呼出口濁氣.銘起眼裡的『精』光盛極.心下『波』瀾大起.看著左手.一握拳頭髮出咔咔聲.低念道「兩段.中期.」

這一次突破.實力的增幅.遠遠不及修為的增長.雖說實力的增長也是數倍.但比之跨越一段有餘的能地化天而言.依舊是弱了.畢竟銘起實力早已達到天級.如今達至兩段中期.一年有餘的壓制是極為值得的.

「好久沒有這般自由的感覺」銘起緩緩站起.勃然洶湧的氣勢隨這一站從體內衝來.並沒有一絲力量的『波』動.而這僅僅是氣勢.

這一刻.地已經不再束縛銘起.熟悉的御空之感.令他立刻騰空飛起.巨大無匹的力量更令銘起大有想要大戰一場的衝動.

他兀自衝出結界.仰天發出一聲咆哮.音『浪』掀開.巨大的震動在炎族族地中掀起.

炎君察覺到銘起的氣息.身子驀然出現在銘起面前.道「已經三月過去.你終於突破了.」

此人一現.銘起心底的快意立刻平靜.臉上再無情緒.淡淡道「一時突破.耽誤了水族之事.族長休要責怪才是.」

炎君笑了笑.這時天空又是一片扭動.從中走出四人.正是地紋使.虛元.炎圇.炎窟.赤凌.

炎圇冷冷看著銘起.眼裡又是一陣『激』憤.此刻銘起的修為.他竟看不破.但僅僅從這氣勢便能判定遠遠強於三月前的慕王.

「慕王.接令.」炎君一揮手.銘起頭頂的天炎紋閃現而出.另四人額頭亦出現地紋.炎光照世.炎君手中驀然出現一個四四方方的石匣.

這石匣赫然正是黑『玉』所築.所謂黑『玉』.能地自爆也無法摧毀半分的極強之『玉』.即便能天想要破壞.也需付出相當的力量.

而且.黑『玉』匣上更出現一道道繁瑣的炎紋.這炎紋充斥著一股法則元力的氣息.黑『玉』匣甚至是完全封閉的.想要取得其中之物.必須碎了這『玉』匣.

我在異界是個神 「『玉』匣之中的東西.只許『交』到水族族長手中.這一路.但凡有人搶奪.殺.爾等五人中誰人膽敢碎匣.殺.若『玉』匣丟失.不論爾等背後背景身世.殺.」此話說出.炎君眼中已然『蒙』上一層殺意.這一番話.顯然是死令.從他眼中堅決看出.這『玉』匣若出了差池.即便是炎圇.炎窟.他也不會留情.

他手中浮現五道紅火石符.甩出立刻落在五人手中.他又道「這是五道炎靈石符.蘊藏我的力量.一旦遇到變故.可用此物.

慕王.你身為天紋使.此行你拿此物.四人若不聽你得號令.不論這人是誰.先斬.

揚天 虛元.赤凌.圇兒.窟兒.你們甚為地紋使.全力輔佐慕王守護『玉』匣.如若慕王有所異動.殺.」

炎君的喝令足以將此物的重要程度提升到炎族的未來之上.待他說完.眾人應令.炎君揮手道「立刻便去.」

五人身子一晃衝出炎族.立刻梭空.向著水族前行.銘起處在五人最前.心想「此番去水族定是炎族要與水族扯上關係.而我是天紋使.炎君卻沒有留下『交』代.顯然這四人真正為首的是炎圇.該說的炎君已經『交』付與他.

但是.炎君忌憚我會與噬族第二強者有關係.並不敢輕視於我.更不敢惹惱我.這『玉』匣應該是真.」

「但這之中究竟放著什麼.能夠讓炎族寄予厚望.」

驀然之間.一道凌厲刀氣從虛無之中衝出.五人同時眉頭一皺.當即從虛無梭空之中飛出.

能天前行之速快速無比.短短几息已經越過幾域.出現在炎族九域和水族九域的『交』界之處.

天空之中虛浮著三人.這三人.赫然正是噬族族人.他們在三十年前.便留在此處.一旦炎族與水族有重要來往時.這三人便會將情況回稟噬族.而炎君顯然是知道這三人的存在.否則怎會叮囑再三.

「炎族人.去水族有何事.」三人之中為首那人一步走出.呼道.

另四人的目光落在銘起身上.他目中寒光一閃.低聲傳道「全速殺了這三人.」

四人目中不見『波』動.只是點頭相應.銘起五人緩緩向三人走去.道「我們去水族自是為炎族.」

「小心戒備…」那名噬族人消散也極不簡單.叮囑背後兩人同時.掌心已經在凝聚法則之力.

就這一瞬.銘起五人猛然撲出.五人除卻銘起其他皆在一段.而對方三人也全是一段左右.

「二星炎.炎生輪迴.」銘起兩指戳出.當即右臂的炎力快速流失.凝聚在指前形成兩個炎點.一『射』之下兩條炎龍當即衝出.向著三人圍繞而去.

「炎星化龍術.」為首那人驚咦一句.多年接觸炎族人的經驗讓他極為明智的動用能界之力.施展這炎星化龍術之人的修為實力都遠遠超過他.若再遲疑.恐怕自己三人在這一擊下便會潰亡.

他體內翻騰的法則之力凝聚著整個能界的力量一刀劈出.當即從天空下沉下一塊巨大無比的岩石.這塊巨岩厚重.充滿萬鈞之力.

一落之下.向著銘起五人狠狠砸去.銘起目光一動.冰弓一凝.法則之力立刻凝聚出破寒之矢.

兩條炎龍當即在三人四周盤旋.形成源力漩渦.這三人無法控制身軀的向著漩渦中心那一點靠近.而這漩渦之中的一股火生火滅的輪迴之力更為強勁駭人.轉目這三人的身子就已出現大片的消失.更多的地方亦在燃起紅炎.

不待這三人掙扎.四人立刻撲去.對著三人發出絕強的攻擊.即便是處在天鎖之中.這一瞬間便等同全力相鬥的攻擊依舊『波』及百地大地.

這三人陷入源力漩渦.正是抵擋也難以做到.何況此刻又四人攻擊.轉念便被擊成重傷.又被兩條炎龍吞沒.斃命當場.而那一刻臨近銘起的巨大岩石隨著破寒之矢『射』去.立刻崩碎了大半.散落開的石塊紛飛而下.每一塊小小石子都蘊藏著難以想象的法則之力.每一顆石子落下就似一座巨山砸來.銘起右手一揮.炎力凝聚出一掌巨大炎手.一抓之下.將所有岩石掃開.

若是過去這等攻擊還需正視.但銘起突破至當今層次.更兼源力存在.只需時日鞏固自身.尋常的三段能天他也敢與之一斗.

「這傢伙的雙星炎施展如此純熟.威力更是比過去大了數倍.今日這三人.他一人出手都能夠輕易擊殺…可惡.為什麼.為什麼.我會不如他.」炎圇心底暗暗咆哮.更是充滿不甘的火.一望銘起的那氣定神閑的面容.心底越發憤怒.

「我這二十餘年來追去的根基修鍊終究展現出成果.此刻我的法則之力是尋常兩段中期的三倍.差些許.便直追三段初期.而且恢復的速度更是常人不及.又有尋常能天不曾觸碰到的源力.只需能技方面再先人一步.我的實力.縱然是能天三段.也能戰.」銘起暗自喜道.以如今他的情況.兩段巔峰的強者比他的優勢只有一點.能技而已.只要遇見.銘起有把握戰而勝之.

他深吸口氣.法則之力不論冰木水火土.紛紛涌聚而來.在吞噬法則之力的轉換下.快速化為冰火二力填補前番的消耗.「我們走.」銘起一步走入四人之中.當即梭空到水族中去.

剛梭空一瞬.一股極強的力量便將四周空間壓迫.銘起五人直接從梭空脫出.他目光一凝「鎖空之術.」

這無邊無際的水族.若不以梭空之術前去將生出太多變故.而此地偏偏又被強者鎖去了空間.

梭空之速雖然能夠禁錮能天能地的梭空.但同時鎖空同時也會減弱鎖空這片天地的法則之力與四周天地之間的法則之力『交』換.並不利族人修鍊.

「好生濃郁的水法則之力.」銘起當即否定了不利水族的念頭.反而降低了水法則之力向外界溢散的速度讓水族天地充滿了水法則之力.

「既然無法梭空.我們這一路不能太過招搖.」銘起透過炎紋對四人傳音.目光落在無邊無際的遠處.又道「我等畢竟是炎族人.這一路最好不要施展手段暴『露』自身的炎力.免招惹上是非.但凡有事.我先出手.冰力與水力相近.至少不會惹來水族人太多反感.」

四人雖在心底並不遵從銘起.但畢竟他有實力.也有掌控他四人的生殺大權.紛紛點頭.也不回答.

旋即.四人向者水族族地飛去.而此刻他們正處在水族族下.沙族所在沙域.

水族不同炎族.炎族九族皆是修火技.某種程度是氣味相投.九族和睦.水族不同.除卻水族族人修水技.水族之下的六族皆是各不相同.

沙域沙族.便是修鍊的土之力.

水族足下的六族分別是:應族.雲族.魚人族.沙族.鏡族.冰族.

其中.應族最為強大.僅次水族.而最為忠於水族的是那魚人族.

六族明爭暗鬥.整個水族也處在動『盪』之中.即便如此.依舊無法影響水族足以媲美炎族的實力.

這沙族上空盤聚著蒸蒸熱氣.此處的水法則之力都充滿灼熱.隨著眾人疾飛.浩瀚沙漠越發覺著遼無邊際.

直到夜深.眾人依舊在浩如天地的沙漠之中飛行.以眾人當今瞬息百里的速度竟也還飛不出這沙漠.

「奇怪.即便這沙域再大.我幾人的速度雖說不快.但也到了地級層次.應該早已飛出.為何…」銘起猛地停下身.四人立刻同隨停住.

銘起轉過頭.道「先且停下.這沙域有股古怪.」

驀然之間.一陣強勁無匹的沙暴掀起.形成衝天而起的巨大漩渦.這股力量來得太過突然.甚至沒有任何先兆.反而像是有人在暗中施展手段.但銘起探開炎眼.四下確實沒有修能者的存在.

這風中風力強極.凝聚著不弱的風法則之力.隨著這股風暴掀起.四人的身子隱隱不受控制被那沙暴吸去.

沙暴越旋越猛.漸漸.方圓萬里都形成一股絕強的風勁.沙丘紛紛消減.漸漸被吸入這旋風之中.整個沙暴變成一團極速旋轉的沙流.即便星辰之光也全被其收去………………………….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那炎窟目光一凝.背後君王聳起.他修鍊的竟是霸氣.隨著君王金光刺破夜空.炎窟掌心凝聚一團紅火.到此刻天鎖還是沒有鎖來.這沙暴的力量就早已超脫地級層次.而這力量正是天地所凝.所以天鎖此刻才會失效.

隨著炎窟一掌拍出.一道巨大無匹.足足萬里巨大的炎掌劃出.當即衝擊在沙暴至少.巨力掀起.那巨掌上充滿炎力的暴虐.衝擊在沙暴上當即將所有沙粒變得火紅.

原本好似一條巨型沙龍的沙暴此刻火紅.就好似一團岩漿再極速旋轉一般.

「炎窟.你果真有勇無謀.」銘起冷冷瞥他一眼.冰弓當即凝聚出.

那炎力雖勁.但隨著沙暴極速旋轉.巨大手掌開始快速縮小.反而是沙暴開始燃起紅炎.隨著旋轉的風勁發出呼嘯不斷.那紅炎越發大盛.

整個沙風的巨大龍捲化為炎旋.聲勢變得更為驚人.灼熱炎『浪』隨著旋轉一瞬間便有萬『波』散出.

不得不感嘆天地造化.這簡直可說是自然形成的月舞第二階.每一『波』炎『浪』抱著勁風掃出.大地便開始出現焚燒.火勢借著風勢.更為驚人.

「風是動.火是烈.但慕某的矢卻是靜.」銘起寒弓鬆開那一瞬.封絕之矢凝聚龐大的冰力.化為白光一線『射』過.沒入這火旋之中.

當即冰火想沖.銘起呼道「退.」在封絕之矢拋出的封絕之力與那炎力衝擊的一瞬.五人同時向後疾馳而去.

整個火旋出現無數裂紋.裂紋之中白光閃爍.這一刻.封絕寒矢『射』過的空間才開始發出咔咔破碎.直至裂到第四層才結束.這一箭的威力已是恐怖如斯.

砰.

隨著大地一震.這火旋轟然破碎.衝擊開的毀滅氣息一掃掀起百里的沙『浪』向銘起等人衝擊而來.「破」銘起第二弓已經鬆開.破寒之矢當即在這沙『浪』中『射』破一個巨大窟窿.那毀滅的衝擊雖讓人恐怖.但也不比這一箭的無上破力.徑直被撕開一道巨大缺口.五人從這沙『浪』的巨『洞』和氣『浪』的缺口中飛出.望著向四周蔓延而去.好似永遠不會停止的衝擊.望著銘起的眼中更多了幾分忌憚.

這一個沙暴終於滅盡.驀然之間.天地之間有形成另一個沙暴.還不等幾人反應.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

巨大無比的沙暴紛紛聳起.相互之間形成的風勁即便是能天也要深深忌憚.

這些沙暴開始挪動.但相互之間卻不會發生碰撞.眼瞅便有一個巨大沙暴向著銘起五人衝擊而來.

炎圇炎龍刀一揮.炎刃橫掃而出.當即將這沙暴切散.但剛剛切散.立刻又凝聚出新的沙暴.再度向五人推移過來.

「我們退.」炎圇望著背後.急呼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