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被巨石碾過的感覺實在是很震撼,至少樂天好一會都不敢從山洞裡面冒出頭。

這個山洞居然還挺結實的,但現在都沒塌?

樂天鬆了口氣,他拎著包從山洞的裡面爬了出來,看了看山谷的最下方,那塊巨石就橫在最下方的中間,就是一座橋。

天色慢慢的變暗,樂天甚至在這裡等了一夜,可是蘇紫影卻沒有出現,也不知道是出了什麼問題。

想了想,樂天還是用銅匕首在山洞的旁邊刻了一個痕迹,這是一個銅匕首的痕迹!

然後他才離開了,如果蘇紫影需要的是這個魄,她一定會來找自己。

費了不小的勁,樂天才爬到了峽谷的上面,還多虧了銅匕首的幫助。

重新回到了那個女大仙的家裡,樂天發現這裡居然還有車子在等待。

「那個大仙還算命嗎?」樂天奇怪的問。

「媽的……別提了,昨天據說還算呢,今天就不算了。」一個男人罵罵咧咧的說道。

樂天點了點頭,看來那個女人是吸取了教訓。

他看了看手上的袋子,就打算離開了。

「吱呀……」

不遠處的民居大門突然開了,兩個年輕人抬著一個擔架走了出來,擔架上躺著那個女大仙。

「讓一讓,讓一讓……大仙生病了!你們趕緊走吧!不看了……」

其中一個年輕人喊道。

樂天扭頭看了看,他走了過去。

幾個來算命的也都看著這一幕。

那個女人看到樂天,她急忙掙扎著坐了起來。

最美的青春遇上最不對的你 「怎麼回事?」樂天皺眉問道。

「大師……你救我啊,我的腿都爛了!」女人哭嚎道。

眾所周知,鄉下的女人總是嗓門比較大。

「你昨天又算命了?」樂天問。

女人一下就不哭了,她看了看樂天低著頭。

「糊塗!我都警告你多少次了,傷陰德的事做的多了會遭報應的!你這個是陰瘡,這輩子好不了了!」樂天沉聲說道。

女人嚇傻了。

「大師……你救我啊,我願意把我所有的錢捐出去啊。」她哀求道。

「沒用了,你回去等死吧。」樂天哼了一聲。

樂天知道,這種人如果不狠狠的嚇嚇她,她總是會有僥倖的心理。

女人急忙拉住樂天的衣服,死也不鬆手,可是當她不經意的看道樂天手上的包的時候,她面色大變。

「啊……為什麼這個東西還在!」她尖叫。

樂天愣了一下。

他示意兩個年輕人將這個女人抬回去,兩個年輕人對視了一眼,又抬起了擔架。

「這個東西你認識?」

樂天將包仍在地上。

女人看起來很懼怕這個東西,看都不敢看一眼。

樂天一看這個架勢,他大體就猜出了一些東西。

「你這個大仙是家族流傳的手藝吧?」 惹火辣妻:隱婚總裁很純情 他問。

女人抬頭看了看樂天,點點頭。

「這我就差不多知道了,你應該是繼承了你媽媽的事業!看來你們家族在這一代的名氣很大啊。」樂天慢慢的說道。

「你說得對!這方圓百米誰不知道我們老李家!」一個年輕人說道。

「你們都是隨母姓的吧?」樂天問。

年輕人愣了一下,點點頭。

樂天搖了搖頭,他看著面前的女人。

「光是弒母這一條! 承恩妃 你就該下地獄……」他淡淡的說道。

女人驚懼的抬起頭。

「不……不是的,這是我們家族的規矩!一個大仙到了五十歲就需要到山洞中等死……因為這樣才可以將升仙的仙力傳給下一代!」她急忙說道。

「仙力?」樂天眯了眯眼。

「是的,那個山洞裡面有神仙的……據說我姥姥的姥姥見過!」女人回答。

樂天微微皺眉,他想起了自己收取的那一魄!

看來那個山洞中的所有屍骨都是這個家族的女人留下來的!這也真的是……慘!

「你有女兒嗎?」樂天問。

女人搖搖頭。

「沒有男人敢和我在一起……我這幅樣子也不能見男人!我原本打算收養一個……」她回答。

「算了吧。」

樂天打斷她的話。

女人驚訝的看著樂天。

「那裡已經沒有你所謂的神了!從今天起……永遠再也不要給別人算命,散盡你所有的家財,你可能還有一條活路!否則等著你的只有無盡的痛苦!」樂天淡淡地說道。

女人沒有說話,她自己的痛苦只有自己知道。

而兩個年輕人偷偷的對視了一眼,他們都知道自己這個小姨的財產有多少……

靠著這個小姨,兩個人才能成家立業,現在小姨要散盡家財?

那豈不是斷了他們吃閑飯的後路?

「我言盡於此……你好自為之吧!」樂天說完這一句,就轉身離開了。

在經過兩個年輕人的時候,他停了一下。

「不該是自己的東西,就不要有邪念……否則後果你很有可能無法承受!」樂天低聲的說了一句,就快步的離開了。

他上了自己的車,開車走了。

他要回山海市了!

因為蘇紫影必然會到山海市,那裡才是所有的終點……

民居內,女人嘆了口氣。

「你們兩個送我去醫院吧!」她說道。

自己的小腿以下基本已經廢了,她打算截肢之後就開始做善事,經歷了巨大的痛苦,她也實在是受不住了。

兩個外甥一動未動。

「你們沒聽到嗎?」女人抬起頭。

平時她吩咐兩個後輩都吩咐慣了,兩個人也是言聽計從。

「聽到了,小姨……您不會真的想將錢捐出去吧?我們一家人都指望您活著呢。」一個年輕人看著面前這個失去行動能力的女人。

「以後你們自己出去找活路吧……」女人絕情的說道。

當了半輩子的大仙,她早就看透了時間的冷暖,所謂的人性其實根本不算什麼。

「小姨……您說這樣的話是不是有點絕情了?我不能答應你!」另一個年輕人說道。

女人驚訝的看著他。

「你要做什麼?」她呵斥道。

「做什麼?小姨……咱們家族的規矩是女人做主!但是也該我們男人做一回主了!反正您也能親手殺了您的母親,也不在乎我們這些做外甥的殺死你吧?」

兩個年輕人走到了這個女人的面前,兩個人的眼中都帶著瘋狂的神色。

幾百萬擺在自己的面前,只要弄死了這個女人,這些錢都是他們的!

「你們……好啊!你們會遭到報應的……我詛咒你們!你們都會遭到報應的!」女人凄厲的吼道。 我緩緩的舉起了手中的劍,這種情況下,我肯定不可能坐以待斃,反正殺一個夠本,殺兩個就賺了。

我調整體內的力量暫時壓制了傷勢。然後咬着牙迎了上去。

那些道士看得出來我體力有些不支了,他們對於我完全沒有了懼意,都爭先恐後的撲了上來。

我嘴角勾出一抹殘忍的冷笑,就算身受重創,殺他們這些小嘍嘍還是不會太難的。

看着第一個道士衝上來,我手起劍落,直接將他的人頭斬飛了出去,速度還在,倒下的屍體估計都沒看清楚我怎麼出劍的。

後面的人都僵了一下,他們沒想到我在這種情況下還有能力殺掉一個人。

我手中舉着滴血的長劍,露出一個殘忍的笑容說,“還有誰?想死。”

“他快不行了,我們一起上。”後面一個茅山弟子喊了一句。

有的人還在猶豫,但很多人聽了這話都衝了上來,我確實快不行了。但我必須撐着。

我不再被動,直接持着長劍殺了上去,凡是進入我攻擊範圍之內的人,我立刻手起劍落,劍劍命中要害。

這時候我又一次用上了凌劍上次大戰陰兵的手法,以速度致勝,每一次出劍都不會用太大的力度。但卻劍劍直指要害,凡是被我長劍傷到的人,全都喋血倒地,無一生還。

這一刻,我彷彿化身爲了殺神,我只爲殺人而生。

我徹底投入了那種境界當中,手起劍落手起劍落,就像那個西遊降魔篇裏面黃渤說過的一句臺詞一樣,我手起刀落手起刀落,直接給他殺了三個來回。

經過這麼一番廝殺,我的體力終於有些不支了。傷勢也壓制不住了,一停下來,直接就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我腦袋開始暈眩,險些翻在了地上,我連忙用長劍杵在地面上,支撐着自己的身體,不讓自己倒下去。

周圍那些道士都舉着長劍虎視眈眈的看着我,那種樣子,就好像覓食的野獸在等待着獵物精疲力竭一樣。

我轉頭看了看肖成和凌劍,他倆被無聞老道和天真老道死死地纏着,根本無暇分身,所以指望他們救我也是不現實了,我只能靠自己。

看那些道士已經湊了上來,我終於做了決定,徹底放棄了對傷勢的壓制。讓力量再一次遊走我的全身,然後我對着前方猛地張嘴一吸,頓時有好幾個道士的魂魄被我吸了出來,然後我一下子就吞噬了他們。

力量一下子增強了很多,在我體內旋轉了起來,可是我的傷勢,被這種力量一摧殘,頓時嚴重了起來,我又一次噴出一口鮮血。

那些道士這下都不敢上前來了。離得遠遠的看着我,他們的眼中滿是驚恐,我甚至聽到有一個小道士說,“他怎麼吐那麼多血還不死?開掛了吧?”

其實我也覺得有點開掛的嫌疑,不過現在這種魂魄凝實的狀態,我自己也搞不清楚,如果是肉身的話,我想這會應該廢了。

我轉頭看了看另外兩處戰場,凌劍已經逼得天真老道施法來對抗了,看樣子很快凌劍就可以解決了這老道士,至於無聞老道士和肖成,兩人到現在還打得難分難解,看樣子是遇上對頭了。

眼看着那些道士也不敢靠近我了,我就慢慢的向着山洞口退去,正如肖成之前所說的,今天如果不能解救噬神,我們恐怕很難離開這裏了。

這麼想着,我剛剛退到那個洞口,還沒進去呢,身後忽然傳來了強烈的危機感。

我幾乎下意識的向後斬出去一劍,只聽“叮噹”一聲,我感覺好想斬在了什麼鐵器上面,於是連忙回頭看了過去,只見一直金燦燦的筆被我斬飛了出去。

“隨緣法師。”我幾乎下意識的自語了一句。

然後我開始警惕的打量了起來,金筆出現了,隨緣法師肯定也在這裏。

果然,很快山洞裏面走出來一個人,正是那隨緣法師。

他擡手一招,落在一邊的金筆頓時自動飛回了他的手裏,隨緣法師拿着金筆在手裏轉了個圈,然後看着我笑眯眯的說,“怎麼?想進去?先過了我這一關吧。”

“你已經是個死人了。”我冷冷的看着隨緣法師說了一句。

自從上次他抓走林新月,我就已經把他列入了必殺名單,而且林新月死了,我一定不能讓他好好地活着。

隨緣法師看到了我仇恨的目光,“嘿嘿”一笑說,“不就是個女人嗎?死了就死了,你跟我記仇有什麼用?再說了她曾經可是騙了你的,你覺得值得嗎?”

日日念朝朝 “值不值,我說了算。”我眯着眼睛回了一句。

“好吧。”隨緣法師攤了攤雙手說,“那你想怎麼樣?第一我不能讓你進去,第二你想報仇的話也報不了,你說你還能怎麼着?”

“殺了你。”我說着揚起了手中的劍,劍在我手中輕顫,殺意彷彿沸騰的水,一點點蒸發,向着四周擴散。

我緩緩的走了過去,即使現在身受重傷,我也沒有絲毫退縮的意思,我骨子裏都是仇恨的血液,正如那句話,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隨緣法師看我一副不殺他誓不罷休的樣子,也不由得鄭重了起來,然後他連忙拿金筆在旁邊凌空畫了幾下,隨即伸手那麼一拉,就有一個人影被他生生的從空間拽了出來,那種感覺,就好像是他從另一個世界拽出來一個人一樣。

隨緣法師擡手一指,然後那人影就飛快的向我衝了過來,我都沒看清楚到底是人是鬼。他帥央劃。

來不及考慮,我直接擡手就是一劍斬了出去,那人影頓時被我斬成了兩半,不過下一瞬間他竟然又合在了一起,成了一個完整的人,直向我面門撲了過來。

我頓時大驚失色,連忙張嘴就是一道黑光噴了出去,正好擊在了那人影的身上,然後他瞬間消散在了半空,畢竟是法力凝聚出來的人,並不是真人。

破了隨緣法師這一招,我就立刻衝了上去,不再給他繼續畫魂的機會,手中長劍直取其全身各大要害。

隨緣法師手忙腳亂之下連忙拿手中金筆格擋,頓時傳來了“叮叮噹噹”的金鐵交鳴聲。

我這時候不敢留守,一出手就是全力,因爲我的傷勢在加劇,肯定支撐不了多久的,這個我心裏很清楚,而且一旦給這隨緣法師喘息的機會,我怕他又施展什麼法術。

轉眼間我和隨緣法師鬥了幾十招,愣是拿他不下,隨緣法師也被我纏鬥的脫不開身,他一下子施展不出來什麼法術了,只能一邊躲避,一邊左右格擋我的攻擊。

我手上的力度漸漸開始加重,速度也越來越快,隨緣法師這時候已經完全沒有了攻擊的時間,只是一味的防守,就是這樣也被我逼的連連後退。

又過了十來招之後,隨緣法師終於支撐不住了,我抓住機會在他手中的金筆上面用力一斬,金筆頓時被我斬飛了出去。

隨緣法師一下子沒了武器,頓時慌了,就想後退逃開,可我怎麼會給他機會,我手中長劍向上一撩,只划向他的面門。

隨緣法師後仰躲了開去,我也知道這一招傷不到他,於是在這一劍劃出去之後,立刻收劍變招,自上而下斜斬了下來,這一劍是直接斬向隨緣法師的脖子的,就是要取他性命。

眼看着長劍就要斬掉他腦袋了,隨緣法師嚇得神色大變,連忙側身一仰直接躺在了地上,就在落地的那一瞬間,他右手忽然擡手一甩,頓時一個明晃晃的東西飛了過來,直射向我的胸口。 兩個年輕人已經完全被錢沖昏了頭腦,在他們的眼裡,只要弄死了這個女人,錢就是他們的了。

這個聞名方圓百里的大仙失蹤了……

然後他的兩個外甥一夜暴富,可是沒過多久,這兩個人齊齊的生了重病!

整個人都爛了!

去了醫院,將所有的錢花的一乾二淨,依舊是毫無效果,最終醫生建議放棄……

兩個人的老婆在放棄治療的協議書上籤了字,兩個人回家沒撐幾天就死了。

蘇紫影出現在山谷的上方,她面帶喜色,只要取得了這一魄,自己就可以去拿那最終的三魂了!

她腳尖輕輕一點,人居然就這樣直直的沖了下去。

這一幕如果被別人看到,估計會以為是以為仙女下凡了。

「鎮魔石怎麼不見了?」蘇紫影奇怪的嘟囔了一句。

這個峽谷還是蠻大的,如果單純這樣的找一個小小的入口,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蘇紫影的目光里到了峽谷的底部,她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鎮魔石斷了?這怎麼可能……」

她倒吸了一口冷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