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猴子聽到剎是驚奇。“呦呦!黑牛,誰啊!說說,哪位姑娘能讓你瞧上眼!”

“去去去!大老爺們跟八婆一樣,煩不煩!”

“你這倔牛!怕什麼呢?公平競爭嘛!有什麼不敢說!跟猴子說說?”

黑牛那黝黑的皮膚,像是冒着黑氣,你見他腮幫緊繃,那臉上結實的肌肉像是縮了水。

他聽到愜意躺在沙發上,那綾羅的話,一個轉身,那兩個大燈泡般凶煞的眼神死死的鎖住綾羅,而她也就那麼眯着眼,抽着煙,甚至看着他時還帶着些許的諷刺的笑容。

黑牛嘴笨,總是說不出什麼能有力回擊的話,這也是這兩個傢伙常拿他尋開心的原因,若是他的妹妹洛艾在,她總會幫助黑牛,尤其教訓猴子那張嘰嘰喳喳的嘴。

黑牛怕是唯一的優勢就是能用他碩大的體格來教訓他們,包括綾羅。雖說她是個女人,但想解決她也絕不是容易的事。

“哼!怎麼,我喜歡誰還用你們管!綾羅,你還是想着怎麼變成副組長那樣吧!自己喜歡的男人都守不住,管別人的事!多事的八婆!”

事實上,猴子按照現在的標準,是體格標準的,美男子,皮膚有些黑。而綾羅在一定程度上說,要比䙡化作的女人還要好看,絕對的美女,妖嬈也更適合形容她!她沒少憑藉這份姿色毀了不少罪犯。至於八婆這個刺耳的詞眼······

綾羅深吸着一口氣,單手掐滅了菸頭,放在桌旁。隨後,順勢起身,手裏掐着小刀朝着黑牛刺去。

猴子見狀,馬上找了個安全的地兒,怕是會誤傷他。“綾羅這個女人···下狠手啊!”

事實上,只要綾羅生氣,她真的會不顧一切。至於是誰的錯,那不在她的理解範圍內。上次動手,是同級伊尹的下屬,結果自然是不能全身而退,爲這事,伊尹跟她結下了樑子。

綾羅的刀刺向黑牛的脖子,另一隻手順勢耍出一根細長的軍刺刺向他的下部,腿高擡,眼見就要踢到黑牛的臉,綾羅穿的是高跟鞋,被踢中,怕是直接倒地。

黑牛仰後倒地,又快速的滑向綾羅的後側。

他不禁一身冷汗。“你這娘們!下手怎麼這麼黑!”

綾羅轉過身,丟下軍刺和小刀,扭了扭脖子,擡起頭來,哼笑一聲;“八婆,娘們?我非要卸你一條腿!”

“哼,丫頭,年紀不大口氣不小!別沒告訴你!大爺我一拳打壞你別哭着找娘!”

“那到試試!”

樓上,鷊放下雜誌,皺着眉頭,瞧了瞧要開打的他們。

“這幫傢伙,爲什麼不能給我安靜點”

“呵呵,兄長,這幾個怪胎隊長可都是你選出來的,這性格準是跟你一樣走極端”

“怪異?我看都挺好的”

“好嗎?五個隊長,都是性格極端的變態。黑牛,綾羅,那脾氣簡直就是阿修羅。伊尹和洛艾,溫順的像只兔子!再看看那個猴子,多重人格。這都正常?”

“······要是你這麼一說,確實有些問題。恩······該找點事做,我可不能閒着他們”

“不過,看着他們打一架,也是挺難得的呢···是吧䙡”鷊傻傻的笑着。

䙡無奈的搖頭,感嘆着。“兄長沒救了······果然首尾是相應的”

䙡可不會坐視不管。若這要是讓他們大動干戈,又是一筆不小的支出費用。這個月已經三次報損補償,若是再來一次報損,這費用非要從自己腰包扣。

上級已經就此事多次批評,明確點到若是報銷損壞再這麼不合理,過分,就會強制扣除工資。但䙡想想那過去每月的報銷損壞,這麼做已經很給兄長的面子了,畢竟一個月動輒幾十萬的損壞,已經是很過分的事,其他兩大組幾年的損壞都比不上修羅組的一個月多。

“給我適可而止!”䙡威聲一喝。

見䙡下來,二人也放下了架子。

而樓上的鷊突然高聲放話:“哎?䙡!你這是幹嘛?好不容易有這樣的精彩節目,你怎麼說停就停!”

䙡雙手抱懷:“隊長你是沒有金錢的概念是嗎?”她隨後又朝着三人訓斥:“你們這幾個怪胎也是?要不要把你們的工錢都來填補賬上的虧空?再來一次,就你們自己掏錢裝修!沒心沒肺!”

三人比起組長更害怕䙡。因爲鷊每天都是一副笑臉,做什麼事都慢的很,很讓組員享受像是生活一樣的工作。而䙡就不同,脾氣火辣,跟她的身材一樣,每每組長獨自出任務由䙡接管時,對於他們說就是噩夢。


三人不說話。他們不敢說話,畢竟䙡的脾氣更差。他們埋着臉。

樓下的組員都聽着樓上副組長對於隊長們的訓斥,也不分哪隊的成員,都擠上來偷摸的聽。他們都一個個壞笑着。


平時組員們的最大興趣便是聽着䙡訓斥,教訓着隊長們。聽着綾羅每天喝悶酒後的單相思的情話。看着黑牛與猴子每天的對掐。若是伊尹和洛艾那對兒活寶在,那更是能日日看戀愛的苦情戲。

“行啦!該做什麼就去做什麼,別打架!真是心疼屋子裏的東西,真是·······”

三人齊聲同語:“明白!”

見䙡上樓,黑牛哼着一聲坐在沙發上,掐起綾羅抽過的那隻煙,自己叼了起來。而綾羅,揹着手,搖搖頭,一臉沉悶憂鬱,那是她一貫的表情。她坐在黑牛的身旁,拿起同鷊一樣的雜誌,翻看着。

猴子看這兩人,一個天天面無表情,另一個憂鬱兩字塗滿了臉。“拜託兩位的臉上能像組長一樣嗎!真難看哎!”猴子感覺好無奈。

“閉嘴,死猴子!黑牛和綾羅同聲。

猴子撓撓頭,哈哈的笑着:“還真是默契···”隨後他嘟嘟一聲:“兩個怪胎!” 鷊望着書桌上的兩張照片,腦子一片空白,什麼都不喜歡想,但總是感覺會想起什麼。即使不是真正的轉世,記憶的部分還是會失去很多,過去的記憶片片段段。

最近他總做着那樣一個夢。夢中,一個漂亮的女人,現在的妹妹,還有當初救下的前世兒女,一起在一個充滿鮮花的平原奔跑嬉戲着,周圍到處是清澈見底的河水,那清澈的河水下游走着一條條紅色,青色的小魚。

那夢中對於鷊來說是見過人間最美的地方,而每每在夢中留戀這些時,天上又雷聲陣陣,紅黑色的閃電狂躁着,周圍的一切被一層層紅色的霧籠罩着,一切美好的事物轉眼間又全部消失。他第一次那麼恐懼,即使他身爲修羅,也有對未知的恐懼感。

鷊深深的呼出一口氣,呆滯着不想醒來。

“組長,這些是大組發來的任務”此時修羅組長期在外奔走偵查的小蛇回來向鷊報告情況。


鷊顯然還不願意從呆滯中清醒,他恩的應了一聲,但又不得不將這些材料過一遍眼。

這次的材料又是一大摞。爲了防止不必要的危險,任務一向以紙質材料由特定人員交接,確定大體後立即銷燬。在銷燬前,組長在文件單上簽字回執,送回大組,以確定由組長接收。

“哦,小蛇,最近大組那邊任務多嗎”

“恩······大組的領導們看着都很悠閒”

“這些你都看過了?”

“恩,都看過。沒有什麼特別棘手的,不過是一些小的邪教組織,不過···”

“恩?”

“有一個挺過分的不知道組長看到沒有”小蛇數着組長翻過的文件,指着鷊拿着文件的中間“這個!”

鷊翻開那個文件,薄薄的兩頁。“哦?這到是出奇的少”

小蛇無奈的笑而不語。


鷊皺着眉頭,帶有諷刺的笑了聲,隨後把那兩頁文件扔在桌子上。

“這個女人什麼來頭知道嗎”

“我就想到組長你會問。我調查過,他是大組上層某位領導的女兒。我想這次組長被親自點名,怕是不是個好徵兆······比如升職······”

江不屑的說:“我若是想升職還用的着他們。一個明星有什麼值得保護的!”

“組長,您這名聲可是都傳遍了,誰不知道您的本事!”

“你小子滑舌!”

“嘿嘿,組長的內涵我是學不來了,但這笑到是自覺有一手”

鷊問:“你小子不只是帶回這幾個爛尾的任務吧!”

小蛇摸摸前額,尷尬的笑着:“我的消息對組長來說都沒什麼用,組長您每次都沒興趣,我就不必說了吧······”

“哎?!這次說說吧,挑幾個認爲我能聽下去的重點”

小蛇見鷊的表情就沒變過,根據多年經驗,這次他依然沒興趣,大概只是在尋他開心。他也只好當對着石頭說話。

“國際成立了新的組織,規模龐大,建在地下,地點在R國某······”

小蛇偷偷瞄了眼鷊的臉色,依然沒有任何變動。他接着說。

“各組組長的薪水上調百分之五······”

“組長,我不讀了!您根本沒在聽”

鷊聽這話笑了:“小子,你怎麼知道我沒聽”

“拜託組長,長薪水,升職這麼誘人的事都不能打動你絲毫,還有什麼事比這更重要的?我是找不到,這還怎麼讀······”

鷊想了想:“若是下次大組提出漲工資,你就跟他們說說麻煩把我上漲的那一部分,換成我這一套衣服,最好夠我穿一個月的”

鷊有些玩笑的語氣抱怨着;“我的衣服保質期只有一天呢,穿過一天真是噁心的事,沒有比這更糟的了不是嗎?”

小蛇聽着心裏萬番鄙視。

“組長······您這隻能是願望吧!”小蛇指着鷊永遠只穿着的那一個顏色的款式。“您這全身上下都是世界頂級名牌,別說一個月,就算上調是十點數,也不夠您半個月的衣服”

“況且···您這牌子很多人都不認識,這跟路邊貨貌似區別不大······”

鷊似乎從來沒仔細看過自己衣服一樣,翻了一下衣服的領子說:“自己欣賞就好,你們這些年輕人,虛榮心!”

綾羅在門前遲疑了一會後敲着門。

“組長”

鷊發着呆。

“進來吧!”

“組長簽字”

鷊遲緩了一會兒,又像是看都沒看直接簽了字。

綾羅好奇的指着他手臂下壓着的文件。“組長,那是什麼任務?

“哦,一個大組領導的女兒,她那當爹的指定讓我當她保鏢呢”

“這種涉及組長親自執行的任務大組沒有權利吧!”

“呵呵,誰知道他動用了什麼關係,況且小蛇的情報未必是準的”

“要我看能把私事做公事處理的,是頂級上司了!”

“什麼鬼司,壽司的,跟我有什麼關係。不過只要想想要去照顧擺樣子的大姑娘真就煩透了”

綾羅瞧着他的臉,笑着:“組長也有煩心的時候呢,稀事”

江的眼神在綾羅還沒有緩過神的時候就掃在了她的臉上,她的臉都紅了。


她咳咳一聲,吞下下口水:“那···這個明星的任務理由是什麼······”

“諾,你看看,很有意思的理由”

“著名歌星系上層領導重要親屬,現其受到敵對勢力侵害危險。爲確保其職位任期安全,程序合理運行,安保系統不受侵犯,命三組組長隻身針對其女進行護衛,期間牽涉衆多,寄衆望不失其信,圓滿完成交付任務”

綾羅又看看附帶着的照片。

“長的不錯···不過這個理由說的真是一表正經,怎麼編的”

“哼哼,這東西還用編嗎?!官話是他們張嘴就來的,學着點吧!”

鷊隨後整理了一下桌子上亂糟糟的文件對綾羅說:“行了,沒什麼事出去吧。我也要準備一下,下午就動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