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片海很大,海的中央是兩個個小亭子,一個亭子的屋頂上,站著一個白衣如雪的人,他好像正在深思!另一個亭子上坐在一個玄色衣服的人,他正拿著一壺酒,朝自己的嘴裡倒。

「瑾初姐姐,那我去了!」墨靈正準備飛向那亭子,瑾初將她抓住了。

「墨靈不要衝動,你難道就沒有發現有結界嗎?」

「有結界?那可怎麼辦?我著急著呢!」天啊!怎麼這麼麻煩啊!現在時間漸漸在流逝,她好擔心救不了柔月。

「別擔心,別著急,我試試看叫傾鈺哥哥,他或許就會看到我們了。」

瑾初用傳音術傳音給了古傾鈺,果然,那本來自顧自的二人齊刷刷的向這邊看過來。

結界忽然之間破裂了,墨靈什麼都沒有想,就飛了過去,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心臟突然之間跳的好快,讓自己幾度差點掉進水裡。

好不容易快要飛到聖君身邊了,不巧的是,她突然沒有力氣了,直直的往下面掉,這深水之中深不見底,墨靈這下要出醜了。

身後的瑾初向墨靈飛過來,已經晚了,她要眼睜睜的看著墨靈掉進水裡了。

可是,這個時候,帝君傾鈺在她還差一點點就落入水中的那一刻,抱住了墨靈的腰。

墨靈萬萬沒想到帝君會出手相救,她悄悄的偷瞄這位帝君,他絕世的容顏上一片清冷,什麼表情都沒有,可是墨靈的心都快跳出來了。

近身特工

「墨靈,你沒事吧!剛剛嚇死我了。」瑾初也落到自己身邊,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你怎麼如此不讓人省心啊!見古傾鈺就這麼走了,瑾初不覺得皺了皺眉頭。

鳳越塵也從他那邊的亭子上飛了過來,他扶起墨靈對瑾初道:「長辛,我們先回聖君殿吧!這丫頭可能被嚇到了。」

墨靈還在愣神的這段時間,已經回到了聖君殿里坐在了殿外的院子里了。

瑾初在她眼前用手揮了揮,她才回過神來。

鳳越塵問墨靈:「丫頭,你這次來找我又是為何?」

「聖君,跟我下界去救救我一個朋友吧!她和妖相戀了!正在承受幻血之劫!」墨靈終於想到正事了。

「這個嘛!又何必讓我親自下界去!我給你一粒丹藥,你趕緊下去吧!免得你的朋友受不住疼痛而亡。」

鳳越塵拿出一個盒子遞給墨靈,又叮囑道:「墨靈,這人妖結合本就是不應該的,你幫的了她一次,她以後也會劫難重重的!」

「謝謝聖君,墨靈只是遇到了這事,現在就不能袖手旁觀,至於以後,他們一定會自己解決的!」

「好了,你快去吧!」

「聖君再見,瑾初姐姐再見!」

墨靈帶著仙藥回了人間,回到了山妖大殿。

現在天還沒亮,只是一切都安靜了,殿外的柔芳正盼著墨靈,墨靈就出現了,她直直的推開了門走了進去。

只見故垣殿下正坐在床前緊緊的拉著柔月的手,柔月閉著眼睛,已經沒有力氣喊叫了,下嘴唇已經被柔月咬破了,滿頭的香汗淋漓。

故垣看向墨靈,那雙眼睛紅紅的,他一個大男人竟然也哭了。

「我剛剛去了三重天為柔月求得仙藥,現在給她服下吧!」

墨靈將盒子遞給故垣,故垣點點頭,眼裡滿是感激,他拿出藥丸,餵給了柔月。

看著柔月的臉色一點點變好,身上的紅色亂竄的光芒已經漸漸柔和,知道最後消失不見。

故垣總算把那顆懸著的心落了下來。

「謝謝!謝謝墨姑娘,月兒能度過這一劫全靠了你,你可是我山妖界的大恩人啊!」故垣對墨靈那是一個勁兒的感恩戴德。

「不要謝我,都是你的一往情深,所以聖君才沒有任何條件的給了我仙藥,柔月現在沒事了,我也能安心的離開了。」

墨靈臨走時又對故垣說:「希望你們能好好的在一起一輩子!她為了你可以連最危險的事情都敢做,你也不要辜負於她。」

墨靈走了出來,柔芳對墨靈道:「謝謝墨姑娘,現在得知柔月已經沒有事了,我也就安心了。」

然後柔芳就像失了魂似的,沒點精氣神慢慢悠悠的離開了山妖殿。

她是要下山去了吧!

這時候天已經大亮,墨靈回到房間,容清婉和小敏已經在收拾包袱了。

「墨靈,你昨晚一整晚都沒回來,是不是去救柔月姑娘了?」

「是呀!現在她總算是好了,已經成功變成妖了吧!我們也能安心上路了。」

臨別的時候,柔月還在修養,只有故垣出來送墨靈她們了。

「墨姑娘,你是我的恩人,若是以後你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請儘管開口,就算是赴湯蹈火,我故垣也不會畏懼半分!」

「故垣殿下,我墨靈幫你,並不是需要你的回報,而且這是我應該去做的,你們夫妻二人能夠好好保重就好了,我還有重要的事情,就不能去跟柔月告辭了,你好好照顧著她,告辭。」

「告辭,墨姑娘!容姑娘!路上小心!」

終於離開了這裡,現在離那玄天山已經不是很遠了,妖物和人跡就更少了。

三個女子就這樣使勁的趕路,途中,小敏終於挺不住病倒了。

不過可算是找到了一個村子,將小敏放到一戶人家養病。

找來了大夫一看,由於小敏長途跋涉,身子骨弱,得了重病,需要好好修養一段時間。

無奈,容清婉只好等著小敏好了再啟程,墨靈知道容清婉心裡是很著急的,但是這個也沒有辦法的,誰也不願意生病。

小敏也真夠可憐,她雖然病了,卻依然擔心主子的事情,還自責道:「主子,都是小敏不好,小敏耽誤主子的時間,不如主子和墨靈姑娘走吧!不要管小敏了,小敏什麼都不能幫主子,倒是成了拖油瓶。」

「小敏,不許胡說,主子不會棄小敏於不顧的,安心養病,不許再亂想了。」

容清婉親自去河邊為小敏抓魚,墨靈看著容清婉那麼辛苦,覺得她真的好像已經長大了許多,一個人的變化,要從她的經歷來看,這段時間,雖然很短,可是她已經不是那個把感情視作生命的女子了,她雖然執著於一件事情,可是她卻不是急功近利,身邊的人好像更加重要了。

「墨靈,原來你在這裡!」

瑾初竟然來到了凡間。

「瑾初姐姐,你怎麼會來凡間,你是專程來找我的嗎?」


「是聖君讓我來找你的,他說,容清婉的事情,應該讓她自己解決,你若是陪在她身邊,她就算到了玄天山頂,他也不會讓她得償所願,這是她應該經歷的。」

「可是,我擔心她的安危啊!」墨靈已經把容清婉視作自己的好姐妹了,這段時間,她看著容清婉的一點一滴,她深深的被她觸動了。

「已經沒有什麼危險了,只是路上會有許多苦痛而已,你就不要再這樣留在她身邊了,這樣反而不利於她。」

「那好吧!那我得回魔界了。」墨靈說到魔界,又是一副苦瓜臉。她不想回去了,魔界現在沒有了瑾初姐姐,自己已經會悶到發霉的!

「墨靈,你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帶你去天界玩吧!」瑾初突然提出,她深知墨靈的脾氣,所以她這麼一說,墨靈心裡樂開花了,去瑾初姐姐那裡一定就不會那麼無聊了。

「那好吧!瑾初姐姐,不過我得先去找清婉道別!」

「嗯,我在這河邊等著你,你趕緊去吧!」 墨靈與容清婉道別之後,便與瑾初上了天。

「瑾初姐姐,這裡是幾重天?」

她覺得這裡好陌生。

「墨靈,這裡是七重天,我就住在七重天。」

來到一座宮殿外,上面的牌子上寫著長辛殿三個字,讓墨靈聯想到九重天那位長寧上仙。

她不由的問瑾初:「瑾初姐姐,我是不是應該叫你長辛上仙啊!」

「墨靈,你?」你怎麼這樣想?

「瑾初姐姐,你告訴我實話吧!墨熙當初趕你離開,就是因為他發現了你是天界的人,對嗎?」

「對,墨靈,對不起,隱瞞了你那麼久。」瑾初也是很無奈的,她拉過墨靈的手,眼睛真誠的看著墨靈的眼睛。

「我沒有怪你的意思,瑾初姐姐,我只是不明白,你明明是天界的人,為什麼會去魔界的?」

「或許是時候把這些告訴你了!」

在一萬多年前, 超神極道系統 ,有一天,她不慎走火入魔,竟然會不小心進入了魔界,她受傷很重,就倒在了魔界的一個角落裡,她以為她就要死在這裡了,沒想到當她還剩下一口氣的時候,竟然被墨熙救了,從此以後,她決定報恩,那時候魔界已經被冰封了九千年了,這樣的日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結束。

她知道怎麼出去,可是她卻不願意離開了,就連她自己也不明白,她想,她只要能呆在墨熙身邊,就足夠了,哪怕她永遠就要禁錮在此。

沒有任何人知道她的身份,她化名瑾初,就是不想讓人知道她真正的身份,她也不知道墨熙是不是知道,墨熙好像對這些都不感興趣,他****對著那片蓮花池,總是會沉思好久。

她漸漸的討厭他那樣冷漠,也漸漸的習慣了他的冷漠,她陪在他身邊一千年了,從來不曾看到他那張冰塊臉笑過,她盼望著尋一個機會,能夠找到他所希望得到的東西,讓他能夠笑一笑。

有一天,但魔界得以自由,得以解開這封印,都是因為她把魔界的一直以來陪著她玩的一隻貓妖放了出去后,終於自由了。

沒有多久,他終於遇到了一個可以讓他展露笑顏的人!

「墨靈,瑾初姐姐只能告訴你那麼多了,目的只有一個,我愛上了墨熙,我想永遠陪著他,哪怕只是坐他的跟班,我也毫不在乎,你明白了嗎?我沒有要跟你搶墨熙。」

墨靈突然之間很難過,她不知道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好生壓抑,她搖搖頭表示自己沒有責怪瑾初姐姐。「瑾初姐姐,他知道嗎?他知道你喜歡他嗎?」


「不知道吧!他萬年來,眼裡從來都不曾有過我,我早已經心知肚明,如果我告訴他,表明了心意,我想結局也是一樣吧!」 追愛令:這個老公不太冷 ,她不懂什麼是情,不懂什麼是愛,可是當一切都發生之後,才明白那不是一場夢,又像是一場夢,只是每次回想起來,心裡很痛而已。

墨靈,對不起,為了墨熙,我不能告訴你太多。

這些天墨靈住在瑾初的長辛殿里,這天界沒有日出與日落之分,永遠都是一片白茫茫的景象,即使在這裡,墨靈也不覺得悶,在這長辛殿之中,她逛來逛去,偶爾會和瑾初在長滿鮮花的大院子里切磋切磋,偶爾和瑾初飛到別的地方去玩,偶爾瑾初會帶著她上八重天,偶爾也會下到七重天,到處玩,這段時間真的很快活。

而且墨靈也明顯覺得自己的修為又增加了不少。

她偶爾會在天上看著下界的容清婉和小敏走到哪裡了,看到她們兩個都好好的,她就放心了。

也不知道過了幾天時間,在天上,墨靈倒是玩的不亦樂乎了。

直到有一天,一個自稱聖君殿的小童子來參拜長辛上仙。

瑾初讓下人找來了正在睡懶覺的墨靈,她一副沒精打採的樣子來到前殿,揉揉睡眼。

瑾初坐在大殿上,大殿下站著一個小童子,好像在哪裡見過。


墨靈想了想,好熟悉,再想了想,她終於想到這個小童子就是跟自己打過幾次交道的越塵聖君家的那個每次來開門的那個童子。

「你是聖君家弟子,你怎麼來這裡啦!」

「墨靈,這位仙童告訴我,讓你速速去聖君殿,好像是容清婉她們已經走到了聖君殿了。」

「哇!好快啊!我不在她們身邊,她們速度好快啊!」

「呵呵!墨靈啊!你知道嗎?你已經在我這長辛殿中玩了六天了,下界已經過了六年了,那位姑娘還是蠻有毅力的,那三重天還是不好爬呀!走吧!我們一起去。」

於是她們很快來到聖君殿。

果然在殿中看到了一臉疲憊不堪的容清婉和小敏,二人已經和幾年前不一樣了,都瘦了好多好多,也更加成熟了!

六年時間不見,墨靈和容清婉一見,就相擁在一起,她鼻子酸酸的,忍不住哭了。

「能再見到你,真好!」

「墨靈,剛剛聖君答應了我,要讓我看看谷引在什麼地方,我真的好開心。」

鳳越塵走了出來道:「容姑娘,進來吧!」

墨靈也跟著容清婉進去了。

鳳越塵瞥了墨靈一眼:「墨丫頭,本君沒記錯的話,我剛剛好像只讓容姑娘進來,沒讓你進來呀!」

「我要進來,我也好奇嘛!聖君大人不必那麼小氣吧!這又不是什麼不能讓人看的東西,何必防著我呢!」

墨靈倒是伶牙俐齒,說的鳳越塵只能是笑笑。

「好吧!墨丫頭!你這張嘴啊!我可鬥不過。」

「快點啊!聖君大人,我急著想看看六年了谷引現在如何啦!」

鳳越塵默念了句什麼,眼前立刻出現一面散著光芒如鏡子一樣透明的東西。

鳳越塵又用手在空中劃了幾下,便出現了一個場景。

在一個私塾中,一個男孩正坐在窗邊拿著書在念詩句。

「人之初,性本善……」


年邁的夫子走到他的身邊,用手中的戒尺拍了拍那書桌:「孟子葉,你來背一遍。」

男孩站起身,乖乖放下書,背道:「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

「好!孟子葉背的不錯,那你可曾理解這三字經其中深意?」

「回夫子的話,這第一句的意思是人從出生,都是善良的,這二句的意思是……」

那男孩放學歸家,在一個普通的經商的人家,父母疼愛,他又十分懂事。

鳳越塵讓司命鏡又回到了自己手中,一切都結束了。


可是容清婉卻一直站在那裡,盯著司命鏡那裡,就像她還在看一樣。

「哇!谷引這一世的日子過得還真不錯嘛!謝謝聖君完成了容姐姐的心愿。」

咦,容姐姐這是怎麼了,明明都看不到了,你怎麼還在看。

「容姐姐,容姐姐,你怎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