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水晶棺材很大,足足夠躺兩個人,只是在這絕色邊上有一個很是煞風景的。夭落落淡然的掃了一眼。

「就不能先把我拉出來然後再看吧。」那煞風景的弱弱的問了一聲。

「不能。」說完繼續看美男,等看夠了才轉向那個臉色和馬一樣長的男子,成衰衰。

「成衰衰大人,能告訴我,你為何出現在這與你非常不符合的場景當中,不僅破壞了美感,也破壞了我這一路驚心動魄過來的神秘感。」夭落落嘆了口氣,還有什麼她都準備好了出生入死,結果看到了這個更糟心呢。」

「你以為我願意嗎?」成旭對夭落落的嫌棄無語,他也不想被關在棺材里,只是他剛從廟裡的變化從跑出來,就落進了這怪像的記憶中,最後發現自己躺在這裡,何其無語而悲催。

夭落落聽了他的講訴,也不著急把他從裡面拉出來,她總感覺這一切事情發生了太快,很多連接不上。最重要的是他們到現在還是沒有關於羅英劍的任何線索。他們的任務是取得羅英劍,照理說線索會一步步引向他們找到羅英劍,但是無論是他們遇到的人,還是其他都沒有關於這羅英劍的線索,就好像脫離了這個任務。

「對了。」夭落落一拍棺材。

「接這個任務的時候有任務顯示進器吧,那玩意在你身上嗎?」

「在,但你先把我放出去。」夭落落看了他一眼,在放他出來看任務條,和把他關在裡面再熬上幾天中掙扎徘徊了許久,最終選擇了前者。實在是這任務實在糟心。水晶棺材從裡面打不開,但從外面卻很容易。

「你出來的時候小心一點,不要碰到這個絕世美男。」夭落落提醒一聲,成旭抽了一下嘴角,看了下躺在邊上長得過分好看的男子,嘆了口氣,動作小心翼翼起來。等雙腿著地了他才鬆了口氣,小聲的問到。

「你們情況如何?」

「一團糟,雲里霧裡,把你的任務進度表拿出來看一下。」

「哦,那個東西,在任務中的人都有一個,在地圖的反面。」成馳說完後退三步,在夭落落挑眉時又後退了三步,默默的補充一句。

「那些小字簡介中有提到。」夭落落深吸一口氣,拿出自己的地圖,反過來一看差點一口血吐出來。 「怎麼會有三個任務進度表?」

「哪呢?」成旭沖了過來,兩人圍著地圖看了許久然後沉默了。地圖背後三條任務進度表很清楚的告訴他們,他們不僅眼瞎,手也欠,不然怎麼就不忘早早把地圖翻過看一遍呢,明明拿出來很多次。

「我沒有把任務進度表就在地圖反面這個信息說出來,會不會被鞭屍。」成馳默默的說句。

「鞭屍?這對你太客氣。」夭落落冷哼,瞪著三條任務進度表:第一條【主線任務:四星】取得羅英劍;進度百分之八十,可他們卻連劍在哪都還不清楚。第二條【隱藏任務】破解林武一行六人身份之謎,進度百分之90,但那幾個人卻被他們打暈在樹下,不知道死活。第三條【隱藏任務】取得記憶碎片,進度百分之99,這是什麼鬼。

「第三個任務應該就是水晶棺。」成旭在夭落落審視的目光下說的小心翼翼,他這些朋友對他都是無話可說,就是喜歡用殺人的目光看他這一點不太好。

「我不是掉進了一個記憶里嗎?就是這個白衣男子的記憶,現在躺在棺材里並不是他的屍體,而只是他的一個靈魂碎片,裡面儲藏了一小部分他的記憶。」

「你的意思是說我們要把這屍體搬走,才可以完成這個任務。」

「我想是的。」

「那動手啊。」夭落落瞄了一眼屍體,然後用瞄屍體的眼神看著成旭。成旭乾笑。

「我這不是一直等著有人上來救我出來,好搬屍體嗎。」說完對著水晶棺發起愁來,雖然說百寶袋什麼都放的進去,空間也夠,但是他要怎麼把他弄進去呢?他完全沒有經驗。

夭落落也不提醒他,讓他一個在那裡愁著。獨自走到四面的水晶牆上,開始研究起來。爬樹時,是誰在說話引她到這邊來的?當時打破天空時那種恐怖的感覺為何會突然出現?是因為成衰衰觸動記憶碎片導致這個隱藏任務而造成天空環境的變化,還是她爬上樹定打破天空而觸發隱藏任務,她想不明白,總感覺漏了一步。水晶牆折射出來她的影子,但除了此毫無其他東西。

突然夭落落手上的地圖滴的一聲,第三個任務條跳到了百分之100,她還沒得及看看清楚,百分之一百的任務條突然清空變回了百分之零。

「這是什麼情況?」成旭也看著自己手上的地圖,他剛把水晶棺材弄到百寶袋裡,心還沒放下又被甩高。

「這碎片不是一塊,你看百分之零後面多了一個18,這便說明記憶碎片有八塊,而我們只找到了一塊,只有找齊了八塊才能把這個任務完成。」

「應該不是在這個地方找吧。」成馳嘀咕一聲,夭落落聽見了,然後搖頭。第三個任務條已經從【隱藏任務】變成【支線任務】,也就是說他們在這裡的時候不小心觸發的,找其中一個記憶碎片的隱藏任務已經完成。隱藏任務和主線任務一樣,是不得不完成的任務,必須完成才能接下一個任務。支線任務不一樣,支線任務可以和其他任務共存。現在隱藏任務變成支線任務,只等他們下一次再次觸發關於記憶碎片任務,支線任務才會重新變成隱藏任務。

看了一圈水晶牆壁,夭落落走到門口,伸出手,但怎麼也推不下去,她現在都不知道這一推是不是又觸動了一個隱藏任務。照理說,隱藏任務這種東西可遇不可求,但是在他們這裡,也不知道為什麼隨隨便便一踩就給踩中了,若是她這一推,推出第四條任務,那麼她真要一口血吐出來給遊戲設計者看看。

正想著怎麼辦夭落落突然感覺後面有人扯了扯她。

「怎麼了?」夭落落頭也不回,這種小動作現在除了成馳沒有其他人了。

「我好像在那邊看見個人。」

「什麼?」

「美好的少年,少影……。」成馳話還沒說完,夭落落就聽見水晶牆壁的碎裂的聲音。她猛的回頭,正好看見一個影子從水晶牆壁里沖了出來,水晶牆壁碎了一地。少年靦腆的收回斷刃,帶著一臉不好意思看著目瞪口呆的兩個人。

「終於找到你了,天空突然變黑暗,我很擔心。」

「不要笑的那麼不好意思。」夭落落和成馳同時出聲,心裡有千萬個鼓在震動吶喊:這是水晶,這是水晶牆,這是水晶牆壁,你……能不要好像推開一扇紙門一樣嗎?啊,啊啊啊啊。

「看到你沒事就好了。」葉少年依舊笑的真誠。夭落落扶額,成馳搖頭。

「少年,這幾年你總是帶來驚喜。」說著一邊撿起地上的水晶往百寶袋裡裝,夭落落無眼看,乾脆不看也直接動手。

「還要我切一點給你們嗎?」少年又再一次默默的拿出斷刃,在地上賺取生活費的兩個人連忙點點頭。少年一手一刃又切下不少水晶,這水晶牆其實不厚,被少年切著切著就切出一人行的洞來,在加上少年衝出來切斷的大面牆,露出了一個可以兩人並走的大洞。

夭落落一邊撿一邊還不忘問問其他戰友的情況。

「其他兩個人呢?」

「掉進棺材被埋了。」撿水晶的兩雙手同時頓了頓,然後一起跳起來。

「你怎麼不早說。」

「我看這水晶挺值錢的,而且他們一時間也不會死,多撿一些免得出去餓死。」少年說的一臉真誠,其他兩位突然覺得無法反駁。

「我看差不多了,夠吃一年不用愁了,去救人吧。」成馳滿意的看著自己的百寶袋。夭落落也滿意的點點頭,從進入任務開始就剛才這件事情最得她的心。少年笑起來。

「那我來帶路。」葉少年帶路很直接,從被切出來的洞中直接穿過去,也不廢話。但三分鐘后,不,也許還不到三分鐘,夭落落和成衰衰就哭喪著一張臉,他們總是忘記少年不是他們這些正常人,不,他們這些凡人可以比及的。 「你就從這裡爬上的。」夭落落指著往下看好像不見底的懸崖。

「恩,這就是那棵樹,但現在都變了模樣,我看見你不見了,一著急就上來了。」夭落落瞪他,他一著急就上來,但是她一著急卻下不去啊。難道再讓阿飄同志來一次空中狗刨。少年笑了起來,走過去站在她面前說道。

「不用著急,才幾十米。」

「你搞笑……。」夭落落話還沒說完,就感覺被人一攬抱緊然後懸空,掉入那無盡的懸崖之中,獨留成衰衰在上面一人凌亂。

落落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有心中熊熊燃燒的罵人的三昧真火,還有少年帶著笑意而微微震動的胸腔,溫暖而作死。

過些他們才落了地,如何從幾十米甚至更高的地方跳下來,而完好無缺的站在地面,她是不知道,只是少年放開她的時候她狠狠的敲了一下少年的腦袋。

「一直想這麼玩一次。」 媽咪這位帥哥是爹地 少年還是傻笑的有點開心。夭落落實在看不下,直接趕人。

「去,把上面那貨也帶下來。」

「好,那你等我一下,不要自己一個人,他們應該暫時死不了。」

「知道了少年,那兩個人如果聽到你的話會非常欣慰的。」等少年離開,夭落落才真正鬆了口氣。

在樹頂看不出來,現在到了下面才看清楚,這裡還是他們不久前來的那棵大樹下,但是卻完全不一樣了。光亮已經完全消失,但還沒不算完全黑暗,就像清晨太陽還未升起來的時刻,灰灰沉沉。夭落落眯著眼看了一會,才發現掛在樹上的一具具屍體全都變成一具具骷髏頭,像是掛了許久。這棵樹也不再像當初那樣茁壯茂密,樹上的樹葉稀稀疏疏掉的差不多,夭落落的心不由沉了一下,她不知道這和她打破天空有沒有直接聯繫,但這種情形總是讓人覺得凋零孤寂。

她翻開地圖,模模糊糊還能看見地圖的三條任務進度沒有任何變化,依舊是80%,90%,和百分之零,除去第三個不說,前面兩個沒有任何動靜,也沒有新的出現。

打破她思緒的是從上而下非常醒腦的尖叫聲。等聲音落下,少年真誠而靦腆的聲音響起。

「我還記得剛才被埋的位置,我來帶路。」少年帶著笑臉走在前面,後面跟著猶如三伏天剛下完地回來的成農民,夭落落笑了一聲。

「出息。」成農民幽幽的抬起頭。

「你下來的時候他是輕輕的輕輕抱著你,不然你受一點驚嚇。輪到我卻是領子一提直接拽下來,這樣的我,你能苛求什麼。」夭落落嚴肅的搖搖頭。

「不能,辛苦你了。」

「好了,我們到了。」葉少年站立,夭落落認出這個地方是他們剛才挖棺材的地方,她也是從這個地方爬上去的。被他們挖出來的洞已經完全被填上了,上面躺著一個人。夭落落三人相視一眼,快步走上。

「是徐方。」夭落落蹲了下來,這讓她更清楚的看徐方情況。徐方是玩家,沒有消失代表他還沒死亡,可他身上太多傷口了。大的小的,還有胸口一處傷的很深。夭落落打開百寶袋,裡面的葯已經沒有了,只剩下幾株還未處理的藥草。她隨便搗騰了一下塗在那處最深的傷口后,便開始檢查其他小傷口。成馳連忙過來幫忙,而葉少年已經開始挖地了。成馳一邊幫忙一邊還忍不住感嘆。

「少影這幾年變化挺大,唯獨這一點真是一點都不變。」夭落落也抬頭看了一眼,看著那個清瘦的影子輕笑了一聲。成馳看她這樣突然來了勁。

「落落,你年紀也不小了,不找一……啊,好痛。」夭落落抓著徐方的手臂冷笑。

「想要再來一巴掌。」成馳用力的搖搖頭,這才不折騰專心幫忙、少年也許是挖地挖出經驗來了,這次挖的快了許多。等他們處理好了徐方的傷口,少年也挖到棺材了。

「這棺材好啊,竟然是純金的。」成馳趴著往下看。

「也難為你這麼遠也能看出棺材是純金的。」夭落落眯眼看了幾下,在這光線昏暗的情況下根本辨別不出來棺材是什麼樣子,更不用說它的顏色和是不是純金這種高技術活。

「不是純金。」少年跳了上來,擦了擦他的斷刃。

「只是鍍金,但鍍金之下是什麼就不太清楚了。」少年說完看著一直再看向他的兩個人。

「怎麼?」

「你上來幹什麼?」成馳指著他,夭落落難得同意的點點頭。少年不解。

「不能上來嗎?」

「當然了,你上來誰去開棺把他們放出來。」成馳指了指棺材所在的位置再指了指自己。

「少年,這很高,我們是正常人。」少年露出恍然大悟的樣子。

「原來是這樣,但我一個人推不動。」夭落落和成馳愣了一下,他們自然知道少年的本事,不僅身手一流,力氣也是一流,很少從他嘴裡說出做不到這個詞。

「但就算如此,我……啊啊啊啊。」成馳還沒說完再一次體會了什麼是被拽著衣領高空落下,但是很榮幸的是這次跟上次比起來不算什麼?夭落落默哀三秒,隨即喊道。

「出息。」下面回應她的是一句哀嚎聲。夭落落張口正準備回一聲,突然身邊的人動了一下。 「怎麼,醒了。」天空比剛才亮了一點,夭落落看見徐方張了張嘴巴。

「剛剛做了一個噩夢,突然聽到一聲尖叫,然後就被嚇醒了。」

「……很好,感覺怎麼樣?」

「不怎麼樣。」徐方的聲音很沙啞,好像沙子磨過一樣難聽。

「哦。」對於夭落落平淡的反應,徐方有點驚訝。

「就這樣,你不問一下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是林玲還是白生?」徐方震了一下。

「你怎麼知道?」夭落落輕笑。

「這很難猜嗎?當時活著就你們幾個,如果躺著是他們,那就是你做的,現在躺著是你,自然是他們做的。」徐方沉默了,過了許久才再次開口,這次的聲音更加讓人不舒服。

「那你怎麼不懷疑林武。」

「他大概死了吧,像他那種人最容易死了。」

「恩,死了。」天又再亮了一點,夭落落看見徐方突然開始流淚。

「林玲突然發了瘋見人就砍,林武為我挨了一刀死了,最後林玲卻死在白生的手上……可是,白生他才十六歲,他從未殺過人。」夭落落突然覺得心裡有個東西咯的難受,原來那個絕望哭泣的年輕人才十六歲,比少影還要小上一歲。

「那…他人呢?他……。」

「被人帶走了,跟著我們進來卻一直沒有出現的人?」夭落落愣住了。

「你說什麼?」

「從一開始我們就是十個人來的,在廟裡死了兩個人後,我們還有八個人……。」

「還有一個人是你帶進來的。」夭落落打斷他,臉色變得不好看起來。

「是我帶進來的,出新手村的不止我一個人,還有一位我在新手村認識同伴……。」

「不可能。」夭落落再一次打斷他。

「如果有人跟著華大爺不可能不發現。」

「也許跟他是殺手這個職業的關係吧。」

豪門驚愛 「就算是殺手也不可能逃過華大爺的耳朵,除非是死人。」夭落落的臉色又沉了一分,以華旭的本領如果真想分辨死人,那也能給你聽出有多少死人。但如果華大爺聽出來了,卻鑒於從來這開始死人就很多,所以被他忽略不計那就不好說了。

「你親眼看著他帶走白生的。」

「我胸口這一刀就是他留下的,記憶深刻。」

「那他手下留情了。」少年從下面跳上來,幽幽的來了句。然後不等夭落落問,滿臉笑容的自動湊到她身邊說道。

「他們兩個都很好,就是棺材裡面有不少好東西,他們正在裝貨。」

「……沒憋死他們,也真該憋暈他們,老天總是這麼仁慈。」

「我給你帶了幾件好的,待會給你。」天已經大亮,陰沉退去,雖然沒有陽光,但少年臉上十足討好的笑容幾乎要閃瞎夭落落的臉,讓她忍不住伸出阿姨手捏了兩下。

「好孩子。」少年笑的更開心了。被閃到的夭落落默默的拿出地圖看向後面的任務進度表。第二條【隱藏任務】破解林武一行六人身份之謎,進度依舊是百分之90。按照遊戲那糟心的設定,他們完成不了隱藏任務,是無法從這個任務的環境中退出去。

假設,這個隱藏任務是從成衰衰那貨在廟中不小心觸發,然後突然出現了這些人,也就是說在那一刻,空間環境看起來沒有變化,但其實已經變了,所以華旭才一開始沒有聽出這些人。之後的他們一直都是在這隱藏任務中,而不是尋找羅英劍的遊戲地圖裡,這也就是解釋了為什麼這裡的世界設定都不一樣,所以他們要是想要回到主線任務,也就是他們真正的地圖中,必須先完成這個隱藏任務,從這裡離開。至於為什麼在【隱藏任務】中他們又觸發了另一個【隱藏任務】這樣超出遊戲規定的事情,她已經不想探究了,畢竟那個任務確實特殊,至少她從來沒有聽過隱藏任務可以分部分玩的,最主要是它還很貼心的在完成一部分后,給你變回支線任務屬性。

「不用想太多,傷腦。」葉少年在一旁貼心的遞上手帕,夭落落接過然後大手一揮。

「下去把那幾貨帶上來。」

「好。」少年一點的也不拖沓,不到一會,三貨便一個個被扔了上來。一個個笑容滿面。

「落落,我撿了好多值錢的,我們再也不用餓肚子。開棺真是一向發家致富的辦法,我們轉職盜墓吧。」林尼姑中氣十足的聲音伴隨著妖嬈走位直接把夭落落撲倒。夭落落眼角抽搐,推開身上的人,把本想分點水晶給給林尼姑的這個念頭默默掐掉。 「除了這些,你們還發現了什麼?」

「發現了朵花。」華大爺盤起腳坐起來。

「想到你說過血樹那玩意,林尼姑本想一把掐死,我阻止了她,給她留了點腦子。」夭落落點點頭。

「做的好。」

「你們不覺得很奇怪嗎?這血樹下面養了朵花,那這花得多尊貴啊。」

「多尊貴先不要管,先聽聽我的想法吧。」夭落落把剛才的想法說了一遍,其他人一臉懵。華大爺已經拿出他的地圖,罵了兩句。

「這東西竟然就在地圖的背面。」

「我們竟然完成了這麼多。」林尼姑驚嘆。

「這地圖功效的簡介沒做好。」葉少年搖頭。

「不是應該覺得我們很厲害很倒霉嗎。」夭落落反駁。

「對不起,我是知道的,原諒我一時間的記憶的沒出息。」成馳馬上認錯,爭取最大限度的寬恕。

「……你們的重點……。」有點偏,躺著重傷徐方說的有點艱難,然而沒人理他。

「難怪祭祀所一點信息都看不到,敢情是在隱藏任務中,而且我們也是……竟連續觸發隱藏任務。」連一向我天下第一的華大爺都說不出話來。

「幸好不是真進錯遊戲了。」林尼姑拍拍胸口。

「這麼說我們必須完成這個隱藏任務才能回到主線任務中了。」成旭盯著地圖。

「但是我很好奇,關於羅英劍的進度竟然完成了百分之八十,你們有線索了。」其他四人一致搖頭,這也是他們最為驚嘆的地方,不要說百分之八十,他們連百分之一都沒有看見,倒是一路都是百分之八十的懵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