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進去,可漲了龍十兒不少眼見,讓人看得眼花繚亂的衣服,各式各樣的小店鋪,打鐵的,做小飾品的,行醫的,幹啥的都有。

看二女逛得有興趣,龍十兒就讓二女多逛一會兒,自個則是出了佔地面積巨大的商行,照着孫迪說的賭場的位置走去。 龍十兒一邊朝孫迪說的方向走去,一邊賞閱着周圍的建築,周圍的人或事兒。

一路走來,上次龍十兒來的時候還不是很熟悉,這次來一看,千金鎮設有專門的地方買東西,什麼地方做東西,等等,管理得僅僅有條的,分類特別清楚,這一點甚至勝過了自己記憶中的王幽城。

龍十兒正走着,一箇中年農民從龍十兒身旁走過,不經意間瞄了龍十兒一眼,路過龍十兒之後,他的步子慢了下來。

轉過身看着龍十兒的背影好像在想着什麼,然後忽然想起來什麼似的大驚道。

“這不是一年前在鎮子裏殺了衙役的那殺人犯嘛!哎呀,我得趕緊走!”

這人的自言自語被邊上另一個路人知道了,朝龍十兒一看,果然,就像是一年前的殺人犯,他又對邊上的同伴說道。

“快走快走,殺人犯來了!”這人拉着身邊的人就走。


那人好奇的問道:“殺人犯?什麼殺人犯?”

“你可不知道,去年啊,我們鎮子來了兩個女的,她們被府衙裏的衙役調戲了,然後就是這個人,二話沒說就把衙役給殺了!”

“啊?這麼兇殘啊,那他不怕到時候天劫過不去嘛?”

“嗨!這年頭,能有幾個人修煉到那個境界啊!不就破罐子破摔唄,反正都修煉不到了,那還不如隨着自己的性子耍那麼幾年!”

“這倒也是,那啥,兄弟,你貴姓啊?”

“姓名不過是代號,我們倆結個伴,也安全些嘛!”

……

很不巧的是,這兩人的對話又給人聽了去,於是乎,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就傳遍了大街小巷。

看着街上的人對着自己指指點點,龍十兒還有些疑惑,這是發生啥事兒了這是。

然後就聽到邊上一婦女拉着自己孩子快步朝龍十兒身邊走去。

“快走快走,殺人犯來了!”

“娘,殺人犯是啥啊?”

“就是專門謀財害命的那些人!趕緊走,別給她聽到了。”

……

龍十兒無語的看着那隊從自己身邊走過的婦女,心想:“大姐,你說得那麼大聲,我不聽見都難啊!”

龍十兒沒想到大家竟然還記着這事兒,本以爲時間過了一年了,這事兒應該早就被埋沒了呢!

這下,龍十兒沒法逛街了,快步朝千金鎮的花龍賭場走去,不過這也給龍十兒省下不少麻煩,因爲他一到的地方,都會有人讓道。

千金鎮的花龍賭場很隱蔽,前邊是兩件店鋪,一家是麪館,一家是當鋪,兩家店的後邊,纔是佔地兩千多平米的大型賭場。

龍十兒用神識粗略的查探了一下,裏邊人非常多,估計得有好幾十張桌子,比籠琳鎮的賭場類型要大兩倍。

這裏住的或者來的人都是有晶石的人,所以一天盈利數據非常恐怖,就是因爲恐怖,龍十兒纔想來見識見識,來這裏玩兒的人是多有錢。

龍十兒從麪館進去,發現麪館的生意也非常火,他們還負責賭場裏那些人的吃喝,當然,這些都是要付錢的。

走進了麪館,龍十兒看着一個人進入了一間屋子,於是跟在那個人身後走了進去。

東繞西繞的繞了好幾個房間,這才真正來到賭場,這個賭場很特殊,到處都是一間一間的院子。

有的人在院子裏賭錢,有的人在院子外邊賭錢,當然,花龍門守住賭場的人也住在一些院子裏。

龍十兒跟着剛纔自己跟的那人往一個院子走去,途中經過一下在地下賭錢的羣衆,踮起腳尖看了一眼。

下注挺大的,一把有好幾十個上品晶石的輸贏。

跟在那人身後進入了院子,只見那人擠進了一堆人羣中,然後從自己懷裏掏出晶石,與衆人一起呼喊着自己買的大小。

大小,龍十兒最喜歡賭了,然後也擠進了人羣中。

花龍門的賭場管理很簡單,基本都是閒家當莊,一般情況下花龍門是不開的。

在桌子旁邊專門站着一名花龍門的弟子,如果通殺,那就可以抽取百分之十的利潤。當然,這是賭骰子。

賭大小的話,如果莊家盈利一局超過五十個上品晶石,花龍門會從中收取兩個。

這些呢,也是針對下注的多少來定的,所以每一個桌子旁邊站着的那個人任務都不是一樣的。

龍十兒好不容易擠進了人羣中,聽着周圍傳來的呼聲。

“大!大!大!大……”

“小!小!小!小……”

龍十兒看着連續開了好幾把,等到莊家搖好了骰子,便又開始下注了,龍十兒自言自語的說道:“這把應該買小!”

“兄弟,這把還是大,都連續開了四把大了。”龍十兒身邊一賭徒很有經驗的說道,胸有成足的樣子,不過龍十兒看他也沒下注。

莊家開始開了,衆人又呼了起來,不過呼大的人比較多,很多人都壓在了大上邊。

黑色的搖器慢慢的打開,接着,四個紅色的點、一排斜線,然後,最後一顆骰子,到了關鍵時刻了。

莊家猛然一伸手,一個大紅點出現了,莊家看到,開始得意的笑了起來。

“哈哈,是小!”

“唉!”

衆人垂頭喪氣的看着那個點子。“怎麼不是2啊,要是個2就好了。”

然後莊家便高興的去收晶石,收足了五十個上品晶石,就拿了十個中品晶石遞給旁邊坐着的花龍門弟子。

莊家收完了晶石後,又開始搖動骰子,然後“砰”的一聲砸在桌上。

“下注下注,買定離手!”

於是,衆人又開始猜測了,一賭徒心一橫,直接在小上邊放上五個上品晶石。“我就不信我一天不中一次。”

剛纔說錯了的那男的又開始自言自語了。“我覺得,這把還是大,恩,真的。”

就有人相信他繼續把晶石放在了大字上,龍十兒笑了笑,這小子,自個又不賭,還要誘導人呢,輕聲說道。

“我認爲這把應該買小。”

“兄弟,剛纔算是你運氣好,你猜對了,但是這次可不會這麼幸運了。”

龍十兒呵呵笑了笑,反正輸了他們倆都沒啥得失。

莊家又開牌了,前面一個點,是一個大大的六,這男的看到,臉上浮現出了笑容,剩下兩顆篩子,大於等於三點的機會特別大,這男的終於擦了擦自己額頭的冷汗,心想着。“這把終於要猜對了。”

接着,莊家繼續開牌,一個紅紅的一點出現在衆人面前,男的額頭冷汗又出來了,要是他這把買不對,估計得鬧出公憤了,因爲這把很多人相信他買了大。

接着,莊家還是在最後一個點的時候,猛的一開,這男的看到篩子的第一眼,便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臉,樣子子是想說:“我不活了!”

“哈哈,還是小!”

莊家和剛纔心橫堵了小的人都笑了起來,當熱,別的人紛紛搖頭嘆氣。

莊家正在收賠晶石,就有人把錯降到了龍十兒身邊這人身上。

“你這哪兒來的臭小子了,別在人家賭晶石的時候廢話行不行,再廢話,小心我告訴花龍門的人把你給趕出去!”

“就是就是,本來我都以爲我買小是對的,就是這傢伙妖言惑衆害得我輸了。”

場子邊上鬧了起來,坐在桌上的那名花龍門弟子咳嗽了一聲。“咳咳!”

這人一看,趕緊抱歉的朝衆人拱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發言了!絕對不發言了。”

這男的心裏想着,待會兒一定要好好猜一把,一次性把自己的臉給贏回來!

於是,衆人這纔在他的保證下放過他,莊家搖好了骰子,又開始讓大家下注了。

這小子盯着那個搖器,在大家快要下注的時候,大呼一聲。

“大!這把一定是大,我保證!真的,我絕對不騙你們!”

周圍人鄙視的看了一眼這人,剛纔有人注意到龍十兒也說話了,特意留意龍十兒怎麼說。

可是這會兒龍十兒不說話了,只是看着桌子發愣,這人動了動小腦筋。

覺得剛纔龍十兒一直和那人買的是相反的,這次也應該是相反的,於是就說道。

“這次我偏偏就買和你相反的。”

然後這人就把手中的一塊晶石全壓到了小上邊。

衆人都跟風的說道:“對,信你的我們一直輸!”

於是,這樣的情況還讓大家加大了賭注,小小的賭桌上,上品晶石,中品晶石,下品晶石滿布。

摺合下來足足有一百多上品晶石,隨後,**顏不改色的繼續打開搖器。

第一個點,是紅一點,看到這個點,就有人興奮了起來,心裏想着。

“看吧,這把不聽他的,肯定贏了。”

接着,莊家開始挪動搖器,第二個骰子也出現在衆人面前,是紅四,看到這個點,衆人就笑了,終於忍不住朝那人得意道。

“哈哈,看吧,這把我們肯定贏了,這傢伙就是個掃把星,專門猜出錯的。”

“恩恩,這次我覺得我們應該贏了。”

“小!小!小!”


隨着有人喊了起來,大家的情緒也被調動了,開始大呼着小。

這次,莊家開第三枚骰子的時候不是那麼快,他慢慢的挪動了手中的搖器。

於是,在角上的一個藍色點子出現了。

激動的時刻來了,大家的呼喊聲原來越大。“小!小!小!”

接着第二個出現的點子在另一個角,頓時,所有人閹了下去,一陣嘆息聲傳來。


“唉!”

看到這個點,不是四就是五了,莊家把手拿開,這是一個五點。“哈哈哈,你們又輸了,這是大!” 跟着莊家一起高興的還有站在龍十兒身邊那小子。“哈哈哈,我都說了是大了嘛!居然不信我!”

這人在大家都輸了的時候高興,那就只有一個結果,一靠近花龍門弟子的男的對花龍門弟子說道。

“這樣的人你們都不管嗎?他在妖言惑衆啊!一會兒讓我們買的是錯的,我們不相信他他又是對的,我們都不知道下一把我們改怎麼買了!”

龍十兒興趣來了,他正想看看花龍門弟子是怎麼處理事情的呢。

只見這名弟子站了起來,然後往邊上走去,衆人紛紛給他讓路,他來到龍十兒身旁,對這名人冷冷的說道。

“請你離開這個院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