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任務也因爲少了情報,也就提前終止了。

看到這一切的寧無華,等到火焰燃燒殆盡之後,眼中浮現了一絲不甘的神色,立刻衝了上去,尋找起什麼東西來!

衆人看到寧無華這副情景,先是微微一怔,旋即似乎明白了什麼,也紛紛上前來開始從灰燼中尋找起來。

他們尋找的,正是黑匣子——也正是在這場大火中遺留下來的黑色小盒,盒子經過特殊的處理,並不會被水火侵蝕。


而在盒子當中,正是整個情報室的監控錄像!

衆人在經過一系列的忙活之後,終於用某種特殊的手段打開了這監控錄像,開始重放起當時的情景來。

然而錄像中的情景卻讓衆人不禁大吃一驚,更有甚者,臉上露出了一絲驚疑的神色:


這場大火竟然是那張刻有神祕圖案的圖紙引起的!

衆人在大驚之下,連忙開始研究起這張圖紙的來歷來,但是這圖紙卻看上去神祕之極,並且根本找不出任何漏洞來。

正因爲如此,此時到後來逐漸成爲了衆人心中的一個結,漸漸的放了下去。

然而在今天,寧無華卻又嚮往大陸,提起了這件事情,不僅讓王大陸心中微微一動,眼中更是浮現了一絲凝重的神色!

“老大,你是認爲這個圖案,與當日引起大火的那個神祕圖案有關嗎?”

王大陸在聽完寧無華的述說之後,不禁微微怔了怔,沉默了片刻工夫之後,緩緩的開口問道。

“當然有關係。”

寧無華聽到王大陸疑問的話語,緩緩的點了點頭,眼中浮現了一絲瞭然的神色:“你可知道你可知道這個圖案與當日那個圖案,雖然有些不同,但是大致卻是一樣的。”

“也正因爲如此,我才懷疑這兩種圖案,與某種超自然的能量有關。”

寧無華盯着面前的王大路,緩緩的開口說道。

“竟然有這種事情………”

一旁的王大陸聽到寧無華這番話語,神色微微一動,眼中更是浮現出了一絲駭然的神色:“難道說,這圖案背後有着十分龐大的勢力不成?”


話語中易竟然隱約透露出了一絲驚訝之意來!

“縱使不是這樣,也不會相差太遠的。”寧無華聽到王大陸這番話語,緩緩的點了點頭,眼中閃過一絲沉吟的神色。

一時間,二人竟然沉默了起來!

………

與此同時,在市中心一處金碧輝煌的宴客廳中,一名中年男子正坐在諾大的宴客廳中,在其面前擺放的竟然全都是美食佳餚,中年男子正在大口朵慶着,臉上時不時的露出一絲滿意的神色!

片刻工夫之後,伴隨着一聲輕微的響動,大門忽然間從外面推開,一名身材曼妙的女子,走了進來。

正是葉傾城。只不過此時她臉上滿是難看的神色,眼中也時不時的閃過一絲陰沉來。

“你回來了。”中年人聽到門聲響動,竟然頭都沒有擡起,緩緩的開口道。

“失敗了。”

葉傾城聽到中年男子的詢問話語,臉色鉅變了幾下,旋即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緩緩的開口說道。

“咔嚓。”

與此同時,正在用一柄鐵勺子吃飯的中年人,聽到葉傾城這番話語,神色微微一動,臉上竟然浮現出了一絲陰狠的神色,右手輕輕一握之下,堅硬的鐵勺子竟然被捏成了一團廢鐵!

“怎麼會失敗?”

中年人擡起頭,露出了一張驚怒之極的臉,看着面前的葉傾城,咬着牙,一字一頓的開口說道。

“屬下無能。”

葉傾城聽到中年人斥責的話語,嬌軀微微一抖,臉色更是蒼白了幾分,旋即擡起頭,看着面前的中年人,緩緩的開口說道:

“本來拍賣會順利進行,我也帶足了足夠的資金,足以拍下那件寶物。”

“可誰知道,半路竟然殺出一個年紀不大的青年,並且開始與我競拍起來,最後竟然以極高的價格拍到了那件寶物。”

葉傾城一面看着面前的中年人,一面緩緩的說着,眼中竟然浮現出了一絲慚愧的神色來。

中年人確實心中有所愧疚。 一旁的中年人聽到葉傾城這番話語,眼中戾氣一閃,旋即站起了身,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原本有些渾濁的眼睛瞬間變得清明瞭起來:

“你知道規矩的。”

說着,右手輕輕一揮,一道黑氣忽然從中年人的手中噴薄而出,瞬間化爲了一隻黑蛇,張牙舞爪的朝着葉傾城咬了過去!

一旁的葉傾城看到這副情景,眼中驟然閃過一絲懼怕的神色,身軀卻站在原地,一動都不敢動!

片刻工夫之後,黑蛇張開了血盆大口,已經來到了接聽成的脖頸旁,似乎隨時都要咬下去!

“既然任務失敗,按照規矩就要抽取你體內大半真氣,你還有什麼要說的。”

中年人緩緩的打量着面前的葉傾城,神色不變,淡淡的開口詢問道。

“我………”

葉傾城,此時早已經花容失色,感受到一股陰冷無比的氣息,正在朝着自己的脖頸襲來,身體也不禁顫抖了幾分!

“這原本是個十分簡單的任務,那件寶物十分重要,因此纔派你去的。”中年人看着面前的葉傾城,冷哼了一聲,不滿的開口道,“沒想到你竟然連這種任務都能失敗了!”

說着,右手一揮,飄浮在半空中的黑蛇,微微一轉之下,張開血盆大口,狠狠的朝着葉傾城的脖頸咬了過去!

“那人會使用真氣!”

與此同時,葉傾城看着朝自己襲來的巨大黑蛇,不由得身軀微微一抖,嬌弱的開口說道。

“什麼?”

原本控制着黑蛇的中年人,聽到這番話語,神色微微一動,眼中都是浮現出了一絲詫異的神色,旋即手腕輕輕一動,黑蛇便潰散消失,不見了蹤影!

與此同時,中年人的神色變得十分凝重了起來,快步的走到了葉傾城的身旁,盯着葉傾城,一字一頓的開口說道:

“你是說那小子用真氣奪走了這寶物?”

“是的。”

葉傾城看到消失不見的黑蛇,緩緩的舒了一口氣,懸着的心也緩緩的落了下來,看着面前的中年人,恭恭敬敬的開口說道。

“你將這件事情從頭到尾給我複述一遍。”沉默了半晌之後,中年人看着面前的葉傾城,緩緩的開口詢問起來。

“是!”

葉傾城微微一凜,沉吟了片刻工夫之後,緩緩的張口複述了起來:

“當時我在拍這件物品的時候………”

15分鐘之後,葉傾城將此事的原委全部都告訴了面前的中年人,就連寧無華使用真氣的細節也說的清清楚楚。

“竟然會有這種事……”

中年人聽到葉傾城這番話語,神色微微一動,眼中閃過一絲意動的神色來!

與此同時,葉傾城看着面前不語的中年人,神色微微一動之下,恭敬的行了一禮,緩緩的開口說道:

“我請求您再給我三天的時間,我一定能夠查清楚此人的底細,並且將那件寶物完好無損的拿回來。”

說着,眼中不禁閃過了一絲狠絕的神色!

“這件事情………”

中年人聽到葉傾城主動請纓,神色微微一動,眼中更是浮現出了一絲沉吟的神色。

片刻工夫之後,中年人緩緩的搖了搖頭:“還是算了,是那件寶物對於我們謀劃那件大事十分重要,並且容不得任何閃失。”

“這件事情還是交給我吧,我親自出馬,將那小子連同寶物一起擒下。”

“什麼,您要親自出手?”

經常聽到中年人這番話語,微微一驚,臉上更是浮現出了一絲難以置信的神色。

要知道,自己的這位上司神祕之極,自己平日接觸就可以感覺到其異常強大的真氣,並且還從沒有見過其認真出手呢。

然而今天,爲了自己遺失的寶物,中年人竟然打算出手了!

“沒錯。”中年人看着面前的葉傾城,緩緩的點了點頭,淡淡的開口道:“給你一天的時間,將此人的身份信息以及住址查清楚,剩下的交給我就好了。”

“是!”

聽到這番話語的葉傾城,心中微微一動,慌忙不迭的開口道。

此時,中年人看到葉傾城這副情景,滿意的點了點頭,身軀微微一轉,又朝着佈滿佳餚的桌子走了過去。

………

與此同時,在寧無華的家中,王大陸與寧無華二人仍然在不斷的破解着面前的項鍊。

然而,令二人感到鬱悶的是,無論自己使出任何方法,面前的這串項鍊就如同死物一般,根本毫無反應!

這讓寧無華大爲鬱悶之下,眼中更是多了一絲疑惑的神色。

“老大,這項鍊真的是與那神祕圖案有關嗎?”試驗了無數種方法之後,王大璐不禁有些氣餒了,看着面前的寧無華,半信半疑的開口問道。

“當然。要麼葉傾城爲什麼會出如此的高價,竭盡全力的想要拍下它。”

寧無華聽到王大陸的話語,神色微微一動,沉默了片刻之後,緩緩的開口說道。

“可是有什麼辦法我們都試過了,這項鍊看上去只是一種普通的項鍊而已啊。”王大陸眼中不禁浮現出了一絲鬱悶的神色。

一旁的寧無華聽到這番話語,不禁神色微微一動,眼中也多了一絲思量的神色。

片刻工夫之後,寧無華的大腦中忽然閃過一個念頭:

這件寶物會不會與真氣有關?

想到這裏,寧無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將全身的真氣緩緩的調動了起來。

與此同時,伴隨着一聲輕微的響動,寧無華體內的真氣在緩緩的流動之下,竟然朝着自己的手掌,緩緩的涌了過去!

“啪!”

片刻工夫之後,伴隨着一聲不大的響聲,寧無華的手掌上涌出了許多白色的真氣,閃耀着一層又一層的白色光芒,看上去十分耀眼奪目!

“這是……”

一旁的王大陸看到寧無華手上出現的異樣,神色不禁呆滯了幾分,喃喃的開口問道。

然而寧無華卻沒有理會王大陸的神情,神色微微一動,右手輕輕一探之下,朝着項鍊抓了過去。

“啪!”

伴隨着一聲輕微的響動,黑色的項鍊被抓到了寧無華的手中,與此同時寧無華手上的白色真氣微微一動之下,竟然朝着項鍊涌了過去!

片刻工夫之後,原本靜止不動的黑色項鍊微微一閃,竟然發出了一陣輕微的抖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