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樓外面一個青年正匆匆的往這裏面跑。

蘇文冉一下樓便看到了那青年。

她挑了挑眉頭看他慌里慌張的樣子,便迎了上去。

“先生,您是哪位?”

“請問陳樂先生在樓上嗎?”

“在,不過您……”這人開口就問陳樂在不在,越來越讓她感覺奇怪了,只是現在上面在開會,而且事關重大,真不能讓這小子進去!

那小夥子一聽陳樂在裏面,也變得激動了,推開蘇文冉起身就要往樓上跑!


蘇文冉沒想到這青年會做出這種舉動嚇了一跳。

“你這是……”

“讓開,我要見他,我有急事要見他!”

推開蘇文冉,青年跌跌撞撞的往樓上跑去。

和這個男人比起來,她的力氣小的多了,一股腦的跑到樓上。

陳樂他們這個時候正在看那份文件。

咣噹一聲脆響,玻璃門都碎了,那男人一進來就打了個滾兒。



“你是什麼人?”

慕容冰被這個突然闖進來的人嚇了一大跳,往後退了幾步,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好大一會兒。

那男人渾身是傷,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屋子裏沒有人認識他,蘇文冉也跟着跑了上來,見這男的趴在地上,也是一陣錯愕!

“文冉,這是怎麼回事?他是誰?”蘇文冉有些無辜的說道:“我不知道,這男的說,他是來找陳樂的!”

兩個女人的目光也都轉向了陳樂。

她們以爲陳樂認識這個男人。

慕容冰問:“他是誰呀?”

“我不認識!”

陳樂搖了搖頭,蹲下來看着那男人說道:“你找我?”

“救!救我家小姐!也只有你能幫得了這個忙!”

這話讓他們更是錯愕!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樂都有點懵逼了,這男人一進來就這麼說,他家小姐又是誰?本來這辦公室裏的**味兒就已經很濃了,現在倒好,又突然闖進來一個人……

溫玉坐在自家的大樓上看着大樓下的景象,咧着嘴輕輕一笑。

他在等,等一個機會!

這時,他身邊走過來一箇中年男人,身後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將一份文件放在了桌子上,接着轉身退了出去。

這些天回來之後,別人都以爲他溫玉是個花花公子,可惜誰也不知道,他正在暗地裏做一件事兒!

拿起那份文件,他拆開了看了起來,不多時笑意更濃。

幾分鐘之後,他掏出打火機對着文件點了起來!

幽幽的火光,映襯在他的那張臉上陰森森的。

“少爺!”這時,又一箇中年男人走了進來,對着他說:“車子我們已經安排好了,咱們溫家是不是該有動靜了?”

“我家的老爺子?怎麼說的?”

“老爺子說,讓我們再等等,秦家現在想要對陳樂出手,我們不如坐山觀虎鬥!”

“坐山觀虎鬥,他陳樂把我害得這麼慘,我家的老爺是不是太窩囊了,我溫家也不算是小家!還怕他一個區區崇州的沒落家族嗎?”

他擡手摸了摸胸口的那道傷疤,這是陳樂給他留下來的。

那天下午發生的一幕幕,全都不停的在他的腦海中迴盪着!

愛的越深傷的就越痛,仇恨也就越深,他輕輕的擡手在胸口上撫摸了一下,嘴角微微挑起,露出一抹殘忍的笑:“拿不到就毀了他,你確定沈紫嫣的資料沒有問題嗎?”

“100%,少爺,只要我們手裏的那份檔案搞到沈家,沈老爺子肯定會勃然大怒!”

“好!如果這件事辦成了,我就給你大大的嘉獎!”

咚咚咚,一陣敲門聲在屋外響起!

他回頭朝着身後看了看,有些不耐煩的問:“怎麼了?我不是說,今天有什麼會議都交給我妹妹去處理,還有何事?”

外面站着一個苗條少女,對着溫玉恭恭敬敬的說道:“少爺,不是因爲公司的事,是吳軍師又來了!”

溫玉挑了挑眉,秦家的吳軍師三番五次來找自己,鎮裏面,若是沒有鬼,那才叫怪!

看着溫玉的臉色有些異樣,老頭子急忙對着那少女擺了擺手:“少爺今天生病,你不知道嗎?還不趕緊出去?”

少女被嚇了一跳,急忙答應一聲要離開。

這時,溫玉卻擺了擺手:“現在不讓他進來,他一定起疑心,我溫家得罪不起秦家,這一點大家心裏都清楚!”

“您的意思是……”

щшш .ttκΛ n .¢ Ο

“走!去按摩房!給我找幾個女孩兒過來,最好別穿衣服,而且還要特別嬌滴滴的那種!”

他旁邊的中年男人,眼珠子轉了轉,似乎明白了溫玉的意思,笑着說:“少爺就放心吧,這事交給我來辦,我這就過去安排!”

男人說完起身往外面走了出去,溫玉也跟着冷笑了起來! 看着面前的少年,陳樂很是無語,都成了這個樣子,嘴裏還喃喃的喊着救人,怎麼救人連自己的命都保不了了?

把他扶起來陳樂說道:“你先別急,有話慢慢說,出什麼狀況了?爲什麼只能我來救?”

沈紫嫣和慕容冰也都在相互看着。

陳樂還真是一個花花公子到處沾花惹草這救命的事兒,都找到他頭上了。

少年緩了一會兒勁兒,總算是有了一些精神氣。

給他倒了一杯咖啡,他一口氣喝了一大半,不過面容還是憔悴不堪。

猛灌了幾口,他才說:“我叫李斯是秦雪凝的保鏢,我們這次來崇州,是負責找回小姐的,但是在進城的時候,遭到了一股人的伏擊!”

秦雪凝,又是這丫頭?

陳樂一陣無語,早說了不讓她四處亂跑,不聽,這下倒好了,又出事兒了,難道又是那夥殺手?

不過在陳樂的調查中,當時過來的殺手只有兩個人,一個狙擊手,另外一個是暗殺的人,聽着小夥子的意思,他們是遭到了大隊人馬的伏擊。

秦家人可不是好惹的,敢伏擊秦家,這得有多大的膽量?

這也就算了,最主要的是,這小子怎麼知道他陳樂?

這些念頭只是在他的心中一閃而過,並沒有表露出來。

“你的意思是說,你家小姐現在也可能被伏擊了?”

“差不多!求你一定要救救小姐!”

陳樂點了點頭問道:“你知道你家小姐在什麼地方?”

“有準確的情報!”

沈紫嫣,雖然有些生氣,但這大是大非上她還是懂得的。

人命關天的大事,沈紫嫣倒不會在上面找陳樂的麻煩。

但是陳樂還是不經意的,回頭看了一眼沈紫嫣。

如果沈紫嫣不同意,確實不值得他去冒險。

“你去吧,合同的事我來搞定!”

這筆賬等她日後再算!

陳樂也沒再說話,讓男子帶路。

就在他們剛剛出來不久,陳樂就感覺到一股異樣的氣息在他們周圍。

那小夥倒是沒注意到,拉開了他的車門,對着陳樂說:“陳先生快些上車,晚了可就來不及了!”

“恩!”

他答應了一聲,鑽進了車裏。

車子剛剛開出去沒多久,後面一輛車就緊隨着跟了上來。

他們走的這條路,很是偏僻,道路因爲年久失修,已經出現了大量的裂痕!

車子顛簸的厲害,那少年也是晃的想吐,可他還是堅持着!

突然,砰的一聲悶響,在他們耳邊炸裂,整個車子像是喝醉酒了的壯漢,在路上左搖右晃,轟然之間翻倒在地上!

少年的腦袋磕在玻璃上,已經出了血!

陳露急忙抓住安全帶,這才避免被撞了。

車子翻滾的一瞬間,他看到後面的路上,有一排的攔車器。

鋼釘就是紮在車軲轆裏面的,瞬間產生的爆炸讓車子,翻滾了幾次才停下來。

就在車子側翻的幾分鐘之後,又是幾輛車,開了過來,從車上下來十幾個年輕人蒙着面,端着槍過來二話不說對着車子就是一通掃射!

開完了槍,那些人鑽進車裏一溜煙兒的,就逃走了!甚至沒有檢查一下車上的人是否已經死了!

車門上全是彈孔,但奇怪的是,這些子彈硬是沒有打到車裏面!

陳樂從車中爬了出來,那少年也掙扎着爬了起來!

看了他一眼,雖然受了傷,不過身上沒有子彈擊傷的痕跡,到時讓他鬆了一口氣。

陳樂看了看他,問道:“你沒事吧?”

“我沒事兒,剛纔那夥人,就是在路上伏擊我們!”

“嗯!”

他漫不經心的答應一聲,擡頭順着那些車子離去的方向看過去。

“現在怎麼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