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一直沉默不語的犰無慾站了出來淡淡說道。

說完後,他同樣也祭出了一件法寶,形似一口大缸,只不過體積卻十分龐大,至少容納百人沒什麼問題,‘大缸’漂浮在岩漿海中,任由熾熱的岩漿拍打在身上,也根本不能對它造成半點損害。

“走!”

犰無慾一招手,頓時就有百位學員跟着他進了‘大缸’裏面。

這一刻,只要身上有法寶的人,都紛紛祭了出來,有的像船,有的像臉盆,有的像水桶,各種各樣,不下兩百件,每一件所能容納的人數都不相同,少得有能裝幾十個,多的能夠乘坐數百,一時間,岸上的人幾乎都有了脫身之法。

到了最後,陸地上也只剩下了不到五十人,龍翔就在其中,他身後還跟着趙天逸以及夕月,劉振海等人。

這些人一個個都眼巴巴的望着他,對此,龍翔也只能報以苦笑,他身上除了一把帝龍劍之外,根本沒有高品階的法寶,又如何能渡這些人去往彼岸呢?

“媽的,這好好的試煉場,爲何要禁制飛行?這下恐怕只有等死了!”

可能是因爲內心的恐懼,一向溫和的趙天逸,此時也忍不住罵罵咧咧的嚷嚷着。

“龍師弟,怎麼辦?”

這時,夕月也羞紅着臉走到龍翔的面前,語氣略顯焦急。

龍翔聞聲,沉默不語,辦法,他確實是有,只不過太過顯眼,若是真用這個辦法到達彼岸,那麼他的身份恐怕也會因此而暴露。

這個辦法自然是化龍!

他有些糾結,躊躇不定,一時間,氣氛顯得有些緊張,眼看着安全區域也差不多隻剩下巴掌大小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他似乎是感覺到了帝龍劍在召喚他,他連忙開啓龍門,帝龍劍果然在其中發出陣陣輕鳴,像是活過來了一般。

“不會吧,你能幫我們渡過去?”

龍翔有些難以置信的盯着這把帝兵,眼中閃爍着欣喜之色。

或許是因爲他的質疑,帝龍劍不滿的輕顫起來,隨即劍身溢出磅礴的龍氣,擠壓滿整片天空。

剎那間,帝龍劍從龍門中‘唰’的一聲,飛了出來,飄在半空中。

同一時間,龍翔感覺自己體內的帝龍珠也有了些異動,同樣溢出龍氣與帝兵交融。

“嘶昂!”

一聲震天龍吟響徹天際,就在衆人那驚詫的目光中,帝龍劍突然身化成一頭百里長的遠古神龍,橫壓整片岩漿地域。

“嘶!”

見到這一幕,在場衆人,無一不是倒抽了一口涼氣,內心充滿了震撼,皆是瞠目結舌的望着遊蕩在天空中的那條巨大神龍。

龍翔更是驚疑不已,他不知道帝龍劍居然還有這個本事,一把兵器而已,還能變成神龍?

不過,此時也容不得他不相信,那化成神龍之後的帝龍劍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眼神當中流轉着一絲莫名的色彩。

“主人,上來吧!”

劍龍開口說話,聲音不大卻傳遍了整個試煉場,早已在百里之外的那些學員,紛紛疑惑的回頭觀望,不過卻因爲距離太遙遠,所以什麼也沒有看到。

短暫的震驚之後,龍翔率先騎到了劍龍的身上,同時還對着剩下的學員們開口道:“快上來吧,要是晚了,虛空符可就被前面那些傢伙搜刮一空了。”

他的聲音將衆人從驚駭中拉了回來,紛紛稱奇不已,有的眼中更是流轉着豔羨之色。

“龍師弟,你這把兵器好生詭異,實乃生平罕見吶!”

騎在劍龍背上,趙天逸興奮的稱讚着。

對此,龍翔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並不多言。

就在他們都騎上劍龍之後,最後的一片陸地最終被岩漿完全吞沒。

岩漿區域浩瀚無邊,站在劍龍背上面,騰飛高天之上,依然連彼岸的影子都看不到,這岩漿海到底有多大,難以想象……… 龍劍直衝雲霄,沒入雲層當中潛行,以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到時候定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龍劍的速度非常之快,瞬息百里根本不在話下,沒多久就追趕上了先頭部隊,只是那些人沒有發現在自己的頭上竟是有一頭神龍在遨遊。


可是,儘管速度快如閃電,但過去了將近半個時辰,依然沒有達到盡頭,這岩漿海似乎無窮無盡,根本沒有邊際一樣。

“照這個樣子下去,何時才能到達那五角之地?”

龍翔站在龍頭上,面色泛憂愁,畢竟這場比賽只有兩個時辰的時間,若是超過了期限,就算拿到了虛空符,成績也得作廢。


然而在這樣的危險區域,根本容不得他考慮其它,保全性命才最重要。

突然,下方傳來陣陣異動,先頭部隊似乎是遭遇了什麼不測,人羣中驚叫連連,恐慌不已。

開啓真龍之眼,透過雲層,清晰可見下方的學員遇到了危機,赤紅的岩漿海瘋狂翻滾,火浪形成一頭頭體型碩大的火龍,捲起八丈高,威勢駭人。

看到這一幕,蒼穹上,龍劍背上的所有人都不厚道的笑了起來,趙天逸更是大呼快哉,沒想到之前的詛咒,這麼快就應驗了。

那火浪無情翻涌,巨大的浪濤將那些人的法寶震得左搖右晃,衆人不得不合力調動自身力量加以抵抗,若是讓這兇猛的岩漿浪濤將法寶打翻,都得掉進岩漿裏面洗澡,不對,這洗的是命。

最強方的一艘帆船中,五傑面色凝重,紛紛祭出神兵利器,艱難抵抗着那些想要將他們吞噬的火龍。

“哈哈,真是活該啊!”

龍翔俯視着下方的緊急狀況,幸災樂禍的大笑起來。

然而,還不等他的笑聲落下,天空上的危機也正在朝着他慢慢襲來。

約莫十多分鐘之後,劍龍像是遭遇到了什麼強大力量的阻擋,難進寸步。

“嘶昂!”

劍龍憤怒的咆哮着,龍軀猛力一震,企圖擺脫那股神祕的力量,然而這並沒有起到什麼實質性的作用。

就在這時,下方突然颳起了一股股強力的龍捲風,將那些炙熱的岩漿就捲上了高空,火龍捲氣勢逼人,聲威浩蕩,驚呆了所有人。

帝龍劍怒嘯一聲,張開血盆大口,輕輕一吐,瞬時間,無數凌厲且狂暴的劍氣洶涌而出,肆虐八方,氣息駭人,但終究沒有什麼作用。

龍形劍氣雖然兇猛,但與火龍捲接觸之後,紛紛沒入其中,不見了蹤跡,根本阻擋不住。

龍翔見狀,也不敢閒着,各種手段盡數開啓,戰鬥力‘噌噌’暴漲,氣勢如虹!

“各位,隨我一同鎮壓這頭火龍!”

他一聲大喝,率先出動,由於這片空間有限制,修道者不能飛行,所以他們只能站在劍龍背上艱苦奮戰,好在劍龍的體型巨大無比,站在它的背上就跟站在平坦的陸地上,所以並不會限制衆人的拳腳。

“神劍訣,神劍挑天!”

“喝!”

龍翔口中輕喝,運轉神劍訣心法,剎那間,蒼穹上顯現出一把驚鴻神劍,碩大無比,橫壓整片天空,如此巨大的動靜,早就驚動了下方的隊伍,但他們只能看見虛空上那把驚天神劍。


“什麼情況?”

由於看不到隱藏在雲層當中的龍翔等人,所以下方那些人對這憑空出現的驚天神劍感到十分驚奇。

“給我破!”

掌控着驚鴻神劍,龍翔抓起劍柄就朝着火龍捲橫劈了過去,當即就將兇猛的火龍攔腰折斷。

就在他以爲,這樣就能夠徹底滅殺火龍的時候,緊急情況再次出現,那火龍雖是被攔腰折斷,但也僅僅是由岩漿組成的尾巴部分掉進了岩漿海中,那巨大無比,凶氣逼人的龍頭卻是沒有半點毀滅的跡象。

僅剩的龍頭,憤怒的嘶鳴着,或許是感覺到了龍翔不好對付,當即就將目標轉到了其他人身上。

“孽畜,老子是你祖宗,還敢在我面前逞兇?”

龍翔火龍頭轉移了目標,心中微微一驚,在這支隊伍裏,實際戰力恐怕就當屬他最強,其他人斷然不能對付這龍頭,所以他也在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

“龍神噬域之門,開!”

隨着他的喝聲落下,天空上出現一扇青銅巨門,隨之緩緩打開,頓時間,荒古氣息瀰漫,濃烈的煞氣壓迫得衆人面色蒼白,下一秒鐘,強烈的吞噬之力襲來,那火龍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當即就想逃離,然而,這已經晚了……

解決了這頭火龍之後,天空上的危機總算是暫時得到了緩解,然而下方的隊伍卻沒有這麼好運了,無數頭大大小小的火龍挑釁的看着他們,火舌狂吐,萬分駭人。

“快,快合力滅殺了這些畜生!”

月孤羽大聲大喝,劍袍在狂風中獵獵作響,只見他手中緊握着一杆方天畫戟,其上有符文交織,也是一把神器,揮動間蕩起陣陣罡風,十分強力。

衆人見狀,也都不敢藏着掖着,紛紛動用了自己最強大的力量,各種法寶層出不窮,然而火龍實在太多,斬殺不盡,滅了一頭,另一頭又從岩漿中誕生,無窮無盡。

照這個情況發展下去,恐怕還不等他們把這些火龍殺完,自己就先被累死了。

一口‘大缸’中,犰無慾,面色凝重,他具備天武四重的戰鬥,但在狹小的法器當中,難以施展拳腳,大受限制,所以戰鬥力大打折扣,此時也被火龍侵襲得狼狽不堪。

蒼穹上,雲層裏面,龍翔密切注意着下方的情況,見犰無慾身陷險境,他立馬對着趙天逸說道:“你們先騎着劍龍往前趕,若是到了彼岸,就趕緊去找虛空符!”

“那你呢?你不跟我們一起?”

還不等趙天逸回話,夕月倒是先忍不住問道,俏臉上滿是擔憂。

聞聲,龍翔看了看下方的犰無慾,沉吟了片刻才道:“那些傢伙雖然有些討人嫌,但終究跟我們是師兄弟,我不能見死不救,放心吧,我不會有事兒的!”

笑着說完,他不再廢話,縱身一躍,跳下劍龍,直接朝着那口‘大缸’俯衝而去。


拋開其他人不說,這個犰無慾倒還算不錯,危急關頭也沒有丟下同門,這讓他有些欽佩,對於看得順眼的人,他絕對不會見死不救。

不像外院五傑,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誰也不放在眼中,他們的死活,龍翔並不在意……… 下方戰況依舊焦灼,打得難捨難分,龍翔從數千米的剛空墜下,耳畔只能聽見風的呼嘯聲,強烈的氣流擦得肌膚生疼,當然這對他而言,並不算什麼。

從這麼高的地方跳下,感覺心臟都要跳出來了一般,在快要接近犰無慾的那口‘大缸’之際,他連忙將各種防禦手段盡數開啓,並且還強行提了一口真氣,這纔不至於因爲重力的緣故,落得個粉身碎骨的下場。

他的速度奇怪,猶如一道從天穹上射下來的流光,以至於將下方的那些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

“臥槽,那是什麼?”

不少人第一眼看過去,根本沒意識到,那道光束其實是一個人,畢竟人怎麼可能從天而降呢。

犰無慾在對戰火龍之際,餘光朝天上瞟了一眼,臉上頓時露出一抹訝然之色。

“小師弟,你來幹什麼?這兒太危險了!”

或許是因爲龍翔境界太低的緣故,所以他才急忙大聲提醒道。

然而就在他這一個分心的瞬間,一頭火龍突然衝了過來,氣勢兇猛,血盆大口開合間,炙熱的火浪蕩出一道道恐怖的力量。


感覺到灼熱的力量正逐漸貼近自己,犰無慾這纔回過神來,剛想避退出去,然而已經來不及了,火龍的攻勢異常迅猛,況且又沒有任何防備,自然躲不過。

這一刻,他感到了絕望,想起自己還有大把的青春年華,如今卻是要葬身於火海中,他不甘心。

不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半空中突然掃來一把驚天神劍,直接就將火龍砍成兩節,還不等龍身龍頭徹底恢復,青銅巨門再次開啓,將之完全吞噬。

毫不費勁的解決了一個對手之後,龍翔轟然砸進了‘大缸’中,將這個法寶震得差點兒翻了過去。

“先別說那麼多,趕緊解決了這些傢伙再說吧。”

見犰無慾正欲開口,說些感激的話,龍翔直接擺了擺手。

說完,他立馬又全身心投入到了戰鬥中,犰無慾見狀,再也不敢有半點小覷之心,或許是受到了龍翔那強烈戰意的感染,他此時也是戰意高昂,一招一式大開大合,好不生猛。

有了龍翔的助力,犰無慾明顯要輕鬆不少,再加上‘大缸’中其他學員合力出手,周圍的火龍頓時就被消滅得一乾二淨,不過,這也只有他們這一方而已,再看其他隊伍旁邊,那些火龍依舊強勢。

不過龍翔暫時卻沒有插手的意思,那外院五傑太過高傲,現在讓他們吃點兒苦頭也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