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一名通訊員沖向會議室,驚恐道:「報告,不好了,金山地帶有大部隊出現,人數超過200人,還有出動坦克與直升機。」

唰。

本來在開會的眾人神情一凝,直接變得嚴肅起來。

這麼多年,那些du梟分子經常打鬧,但從來沒有派出直升機與坦克。

對方這是要幹什麼?

裡面一名官員嚴肅道:「應該是某大du梟的武裝力量,這是要打架的節奏,你們怎麼看?」

頓時,在場的官員開始議論紛紛起來。

「這些混蛋經常干架,我們也拿他們沒辦法,就讓他們鬧騰去。」

「沒錯,讓他們兩敗俱傷最好,這些年,他們占著武裝力量強大,一直行事乖張。」

「不過,此次直升機與坦克都來了,會不會有人直接被團滅?」

「不好說,我們還是別攤這渾水,免得惹得一身腥。」

「……」

經過一番討論,軍方的人下令,讓手下別參與此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別去招惹對方。

如此一來,連軍方的人都不管,更加沒人敢出聲。

就這樣,這支大隊伍,從邊境出發,一路向前,暢通無阻。

不過,軍方雖然不管,但還是派人留意著對方的動靜,看到隊伍的走向後,他們猜測對方是要打老猜,畢竟老猜的老窩,就距離邊線500公里左右。

知道對方的意圖后,軍方的人更加拍手叫好,不管對方是什麼身份,都希望對方成功,將老猜幹掉,幫人們拔出一顆du瘤。

這個時候,在一個窩點,提供老猜位置給陳凌的蔡將軍,放下衛星電話,滿臉都是震撼。

剛才手下來報,說了陳爺的動向,對方開著阿帕奇直升機,主戰M1坦克,4門神火炮,還有幾十輛軍用車,浩浩蕩蕩殺向老猜。

特么,阿帕奇直升機都有,還是兩架,再配備兩輛主戰M1坦克,外加神火炮,這是踏平老猜據點的節奏!

這個陳爺果然手段通天,連這些裝備都有。

太牛逼了,怪不得對方口氣這麼大,開口就說能滅掉老猜,壟斷du品市場。

老蔡大大吸了一口氣,竟然無比慶幸自己做了一個正確選擇。

還好,自己先與陳爺結盟,要是讓老猜先去,今天完蛋的就是自己。

看來,如論如何,自己必須想辦法與對方搞好關係,要是與這樣的人為敵,分分鐘會渣都不剩。

陳凌並不知道自己帶著大部隊出發,已經轟動整個甸國,不過,他就算知道也不在乎。

這也正是自己想要的效果,高調做事,讓那雜碎知道,自己的實力,從而引魚兒上鉤。

陳凌坐在直升機,突然有些手癢起來,感覺如果不找點樂子,就渾身不自在。

不如試一試牛子國最先進直升機的性能,看能不能比得上自己的虛空神龍。

陳凌做事乾脆,說試就試,猛然推動操作桿,來了一個落葉飄。

而坐在飛機內的風鈴與鐵旦沒有一點心理準備,直接被搖晃得東倒西歪。

鐵旦摸了一把撞得發疼的腦袋,努力抓著扶手,無奈道:「老大,這不是戰機,你玩漂移嗎?」

他知道老大膽子很大,天不怕地不怕,但沒想到這麼亂來,把直升機當戰機開。

要不是自己的身體素質好,可能直接被撞暈了。

而風鈴也不好受,雖然有安全帶保護,但還是被撞得兩眼冒星星。

她回過神,也跟著無語道:「陳爺,怎麼不事先提醒一下,你這是存心的吧?」

風鈴話說是這麼說,但內心挺震撼的。

自己從來沒見過誰如此玩落葉飄,要是有,也是在電視劇上看到。

無可否認,這傢伙開直升機的樣子還挺帥的。

風鈴想到這裡,眼底又出現一種不明意味的情緒。

而陳凌一聽,咧嘴一笑,道:「不好意思,這是落葉飄,開習慣了,我本來還想來一個死亡甩尾,哈哈……」

他真的是手癢不已,好久不見自己小老婆,挺懷念的。

話說回來,開戰機開習慣,開直升機玩這些動作,還真不過癮。 轉頭離開的宋靈樞,走了好一截路,這才注意到剛才替自己收拾柳夢如的護衛一直跟在自己身後。

宋靈樞駐足回首,眼前的青年男子面容姣好,比起長安城裏自稱風雅的文人墨客多了一分英氣,「你跟我做什麼?」

「我怕有人對……姑娘不利,願護送姑娘回葳蕤軒。」

宋靈樞仔仔細細打量了他全身上下,越發覺得眼熟,「怎的我好像在哪裏見過你?」

蕭厲:……

這女人這麼快就把自己忘了?

宋靈樞已經發現眼前這護衛面色板不善,身上居然迸發出一種陰冷氣息,讓她不自覺的有些害怕。

「姑娘忘了——」蕭厲幾乎已經是一字一句在說話,「那日在王不…護衛的院子裏……」

「噢!」宋靈樞這才想起來,難怪覺著這人怎麼眼熟,於是笑着問道,「你的傷可好了?」

蕭厲:你連老子是誰都記不住了,還記得老子的傷?

礙於「護衛」的身份,蕭厲強忍住想掐死她的想法,皮笑肉不笑:

「已經大好了。」

宋靈樞圍着他轉悠了一圈,覺得這人的身手十分厲害,倒是可以跟着她做事。

另一邊蕭厲卻慌得很,這蠢女人不會突然一下腦袋開光,發現了什麼吧?

「你今日做的很好!」宋靈樞先是這麼幽幽說了一句,「可願意跟着我做貼身護衛?」

貼身?

蕭厲想了想,很不錯,看來這蠢女人很上道。

於是點了點頭,「可以。」

可以是什麼鬼?

宋靈樞忍不住在心裏吐槽,現在有本事的護衛已經這麼牛掰了嗎?聽聽這不情不願的語氣!

「你叫什麼名字?」

「蕭厲……離…蕭離…」

蕭厲以往殺人從來都是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哪怕被那些所謂正道俠義之士所不齒,大魔頭就該有大魔頭的樣子!

所以差點就把自己的名字脫口而出,然而他卻不確定宋靈樞是否聽過自己的名字,所以立馬改口,瞎謅出一個蕭離的假名字。

「蕭離?」宋靈樞不自覺的琢磨了琢磨,「這名字不錯!」

蕭厲:???

你倒是說說不錯在哪裏,說不出來老子擰斷你的脖子!

之後蕭厲便明正言順的跟着宋靈樞,這才知道,原來葳蕤軒里不止王不留行一個護衛,還有一個喚作沈曄椋的小癟三。

此時正在淮南王府準備搞事情的沈曄椋毫無徵兆的打了一噴嚏。

沈曄椋:是誰又在問候本公子???

然而沈曄椋很快便把這件事拋在腦後,因為他躺在房頂上,看來了緩緩而來的林嫣,立馬跳下去,擋住她的去路。

「喲——我道是誰呢?原來是我王兄新納的侍妾?見到本公子還不行禮?」

「沈!曄!椋!」

林嫣就差直接上去給他兩巴掌了,然而沈曄椋自小習武,她知道自己打不過,於是便退了一步,跟着身後的下人說道,「給我掌他的嘴!」

「嘖嘖嘖——」沈曄椋以一副看着智障的表情看着他,「這腦子是個好東西,可惜你沒有!我乃是王兄的弟弟,而你不過是個侍妾,何為侍妾?可以隨便打罵的奴婢罷了,所以,要打也該是我打你呢!」

沈曄椋刻意把「弟弟」和「侍妾」兩個字咬的特別重,氣的林嫣恨得直咬牙。

「林姨娘!」一個蒼老又中氣十足的聲音將沈曄椋的目光吸引過去,只見一個嬤嬤走了過來,規規矩矩向沈曄椋行了個禮,「按照規矩,你是該向二公子行禮問安的!」

又是這個老虔婆!

林嫣氣的直跺腳,王爺嫌棄她小家子氣上不得枱面,便讓老王妃留下來的嬤嬤好好教她規矩。

這老虔婆哪裏是來教她規矩的,分明是來折辱她的。

那些宮廷侯門一概不提,卻揪着她在這府里的禮儀尊卑不肯放手,還不許她去見王爺!

說什麼身為侍妾,王爺沒有召見她,她就不該去打擾王爺?!

如今她被沈曄椋這樣欺辱,這嬤嬤也不肯幫她說一句話,不是說老王妃素來不喜歡沈曄椋的嗎?

「可是從前我都不用跟他見禮的……」

林嫣不死心的看着沈曄椋,讓她跟這樣一個無家可歸的喪家之犬行禮,還不如殺了她!

「時過境遷!」嬤嬤糾正她道,「從前林姨娘是老王妃的侄女,乃是咱們王府得表小姐,表小姐見到二公子自然是不用行禮的,可如今林姨娘放着尊貴的主子不做,非要賴上王爺做侍妾,這身份嘛……」

「聽見了嗎?」沈曄椋揚眉一笑,「還不快跪下!」。 他突然覺得反胃,衝到了廁所嘔吐起來。

「我擦?這麼有用?」唐柒柒立刻坐起身,趕緊找衣服穿上。

封晏本來就五六分醉意,但現在被她那一句「遙遙不想要」弄得嘔吐反胃,反而更清醒了。

這麼有情調的時候,她竟然說這麼反胃的話!

唐柒柒沒有離開,而是穿好了衣服探頭出現在衛生間門口,看着他神色痛苦,也不忍心離去,怕他酒後出事。

「你……你還好吧?現在清醒點了嗎?能分得清我是路秘書還是唐柒柒了嗎?」

封晏聽言懊惱的轉眸瞪了她一眼。

唐柒柒拍了拍胸口,鬆了一口氣。

「看樣子是分得清了,你以後還是少喝酒,免得分不清人,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她忍不住嘟囔著。

封晏酒醒,臉色很難看,有些挫敗的從衛生間里出來。

她立刻指了指房門的位置。

「趕緊回主卧睡覺吧。」

封晏黑著臉,心不甘情不願的出去,結果看到縮小版的他拿着抱枕出現在門口。

封景揉着惺忪的睡眸,看了眼自家爹地。

「爹地,我來找媽咪睡覺。」

封晏:「……」

有被冒犯到!

「太子爺來了?怎麼醒來,做惡夢了?」

「媽咪不在,睡不着。媽咪——」

他軟糯的說道,一頭扎入唐柒柒的懷中,小臉蛋不客氣的蹭著。

他像是個小浣熊一樣,掛在她的身上,唐柒柒趕緊把他抱在懷裏朝着床上走去。

她甚至還提醒封晏:「記得幫我把門關上,謝謝。」

封晏憋着火氣,將門砰地一聲關上。

回去后他立刻給路遙打電話。

「怎麼才能讓她忽略了你的存在?」

「我的存在?實在不行就告訴唐小姐,你是個直的不就行了?」

「不行,現在才剛剛結婚,騙婚的嫌疑實在是太大了。」

「可先生本來就是騙婚啊!」

封晏蹙眉,道:「她看似柔弱,性格卻很剛強。要是知道我這麼久都在處心積慮的騙她,拆散她和陸昭,我們的感情就走到頭了。不如……你退出吧?」

「我退出?」

「從現在開始,你出軌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