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趙涼也開始調侃我,我無語的看着這兩個傢伙,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因爲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我剛纔殺了那隻藍衣女鬼?”我詫異的看着這兩個傢伙,有些難以置信,因爲我自己的水平自己再清楚不過,我可不認爲自己還能夠打敗一直修行百年的厲鬼。

但是這個時候我卻從白無常和趙涼的口中得到了肯定的答覆,這兩個貨都很肯定的說,自己親眼看到我將那隻藍衣女鬼打得灰飛煙滅。

我鬆了口氣,隨後就想起齊管家那夥人,他們大概還在這棟別墅裏,只是躲在我們暫時找不到的角落。

於是我急忙對白無常說道:“咱們得儘快找到齊管家他們,他們雖然本事不大,但是足夠給咱們惹麻煩的,最好逮到他們,而且我猜測他們有可能知道黑無常的下落。”

白無常聽了我的話之後,一溜煙就飄了出去,我還沒等反應過來,他已經不見了蹤跡。

我苦笑了一聲顯然他是在擔心黑無常的安危,我在趙涼的攙扶下終於走到了那片廢墟前。

奈何緣淺 其實我是想要從廢墟中翻找一下,看能不能找到那個用來封印藍衣女鬼的東西,畢竟我沒有親眼看到藍衣女鬼灰飛煙滅,心裏總有些不放心。

好在我的猜測並沒有錯,我和趙涼在廢墟中翻找了半天,終於找到了一個血紅的盒子,這盒子四四方方的,上面雕刻着很多小字,我自己看了看,發現那是藏傳佛教通常用的文字,不過和道教一點關係都沒有。

於是我和趙涼又繼續在廢墟中翻找了一陣,可惜什麼都沒有找到,顯然這個被封印的東西就是我眼前看到的四四方方的長條盒子。

只是我不明白,這個盒子上面雕刻的咒語,和門上雕刻的咒語都來源於佛教,但是不滅道長明明是一個道士。

從這些上面完全看不出不滅道長封印,甚至參與封印過這隻女鬼的任何證據。

我真是不明白她爲什麼認定了只有不滅道長才能解開封印,不過這個問題我很快就找到了答案。

就在我暗自思忖的時候,白無常已經趕了回來,他身邊還跟着灰頭土臉的齊管家。

“這丫想跑,還好我反應夠快,不然就真的被他給跑了!”

白無常一腳將齊管家踢到我身邊,隨後抱着胳膊抿着嘴說道。

如果是在平時,這傢伙一定會露出得意的樣子,那是現在由於黑無常生死未卜,他也沒有心情再繼續

調侃什麼了。

“齊管家我不想爲難你,所以問你什麼你最好回答,別浪費大家的時間,你覺得怎麼樣?”

我苦笑了一聲,看着趴在地上滿臉驚恐的齊管家,心裏有種說不出的滋味。

幾個小時之前,這傢伙還滿臉陰險,和他那位主人想盡一切辦法要殺了我,但是現在他卻趴在地上,一動不敢動,花白的頭髮都隨着身體不定的抖動,看上去就像是一位風燭殘年的老人。

“我什麼都不知道!?”我還沒開始問,齊管家就固執的說道。

這樣的穿越你hold的住嗎 “問你什麼呢你就說什麼,不然老子就把你的手指一根根掰斷!”這個時候趙涼突然露出狠勁,咬牙切齒的衝着齊管家說道。

看這位齊管家的年紀,恐怕跟着劉還貴的時間也短了,估計之前劉還貴陷害他的時候,這位齊管家也沒少出力,趙涼看他們自然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不過我沒有阻止趙涼,因爲我知道他只是說說,而不會真的這麼做。

不過他卻因此引起了齊管家的注意力,齊管家詫異的擡起頭朝着趙涼看去,眼睛越等越大,激動的伸出一根手指聲音和顫抖的喊道:“你是……趙涼,你居然胡回來!”

顯然趙涼的出現給了齊管家很大的刺激,他的臉色由青轉白,由白轉紫,看上去相當驚訝。

“是呀,你們這羣王八蛋還活得好好的,我就算死了也要帶上你們呀!”趙涼冷笑了一聲,他的臉上露出了我從未見過的憤怒。

齊管家怔怔的看着趙涼,良久才長嘆了一聲說道:“哎,都是天意呀,居然大師已經走了,劉還貴也死了,那我也就沒有必要再繼續瞞下去了,你們想知道什麼就直說吧!”

“大師走了?什麼大師,什麼時候走的?他長什麼樣子,什麼來路?”

我聽到他的話之後,腦子頓時轟的一下,原來我就一直覺得真正控制這棟別墅的人一定不是那隻藍衣女鬼,雖然她也很強,但是還沒有強到控制這裏的程度,現在看來我的一切猜測都是正確的。

“兩年前我偶然遇到的一位高人,什麼來路也不清楚,從來都沒有聽他提起過,當時我對劉還貴還沒有起二心,所以爲了討好劉還貴,我就把大師引薦給他,這時沒過多久,大師就告訴我,他可以幫我奪走劉還貴所有的財產,所以我們就開始計劃着怎麼對付他了。”

齊管家癱坐在地上,花白的頭髮還站着很多草屑,看上去非常狼狽。

“那位大師什麼名號呀?”這時一直站在旁邊沉默不語的白無常突然開口問道,有他問話我自然能剩下不少力氣,因爲這個傢伙穿梭於陰陽幾百年,自然聽到的見到的都比我多出不知道多少倍。

“不雲道長,好像是這麼個名,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齊管家費力的仰了下頭,像是真的在想些什麼,只是我們不知道罷了。

我冷笑了一聲,這傢伙雖然僞裝的好,但是我仍然清楚的感覺到這老頭在想什麼。

(本章完) 第661章

「師父,老祖宗,你們沒事吧?我剛才迷路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你們,你們沒事吧?」墨九狸善意的說了一個謊言,沒有去說太多關於流年師叔的事情。

反正流年也不是浩天大陸的人,說多了解釋起來也很麻煩。

「該死的,也不知道這裡怎麼回事?到處都是迷陣,我們也是走著走著,就看到你在身後,可是跟你說話你又不吱聲,我們才察覺出不對勁,知道自己搞不好被困住了,這不剛把陣法打散,你就出現了!不然,估計你還找不到我們呢?」墨小夜氣呼呼的說道。

「可能是這歐陽家族的禁地吧,所以才會有這麼多的陣法!」墨九狸笑著繼續道:「師父,老祖宗,你們可還發現了什麼?」

「沒有了,我們進來之後,那道強悍的氣息就消失了!如果不是之前兩次都察覺到了,我們都快以為自己出現幻覺了,可是現在確實一點氣息都沒有了!」帝琛皺眉說道。

「沒錯,我也感覺不到了!」墨小夜跟著說道。

「反正都來了,我們進去看看吧,看看歐陽家族禁地有沒有啥寶貝,總不能白來一趟吧……」墨九狸隨意的說道。

「那裡會有什麼寶貝,有寶貝也都是在那些老傢伙的身上的戒指裡面,那裡會放在這裡啊!不過,既然來了,進去看看也好……」墨小夜想了想說道。

於是兩人還是在前面,帶著墨九狸再次走了進去,似乎是被剛才的事情嚇到了,帝琛和墨小夜同時分出一縷神識,放在墨九狸的身上,生怕墨九狸又消失了似的,這墨九狸覺得好笑不已……

不過,讓三人失望的是,他們把歐陽家族的禁地轉了一個遍,一點寶貝都沒有找到,乾淨的讓墨小夜鄙視不已……

一直在帝琛面前說,隠族的人都這麼這麼窮么……

三人回去之後,寶寶剛好醒來,墨九狸急忙來到寶寶身邊,剛醒來的小傢伙還是有些虛弱的,看到墨九狸就十分撒嬌的要抱抱……

「寶寶有沒有那裡不舒服?那裡不舒服一定要告訴娘親知道嗎?」墨九狸抱著寶寶柔聲的說道。

「娘親,我沒事!就是感覺有點累,其他還好……」寶寶趴在墨九狸的懷裡說道。

「沒事就好,你想吃什麼?娘親給你做好不好?」墨九狸問道。

「娘親,我想爹爹了,我睡覺的時候夢到爹爹了,爹爹什麼時候能回來?」寶寶小聲的說道。

帝琛聞言眼神閃了閃,看著寶寶可憐的樣子,他也很心疼,早知道上一次應該告訴寒兒早點回來了……

算算日子,寒兒大概還需要一年才能回來,弄得他都不知道怎麼跟寶寶說了……

「寶寶不急,你爹爹他那麼厲害,此刻他一定也在努力的回來看我們的!我們再等等他,等到他回來寶寶就能見到爹爹了對嗎?」墨九狸看著寶寶認真的說道。

雖然跟帝溟寒在一起的時間並不多,但是她知道,他不但在努力的回來找他們,還要幫她照顧外公等人…… “道長你是懷疑這一切的主謀根本不是那隻藍衣女鬼,而是另外一個更厲害的角色?”

雖然我沒有說出口,但是趙涼卻依舊明白了我的意思,我點了點頭,急忙說道:“白無常你現在趕緊回一趟地府,確認一下黑無常有沒有回去過,我得找個地方先休息一下,如果確認黑無常沒有回地府,那咱們再想辦法去找他。”

“對了,齊管家是那個不雲道長讓你堵住假山的出口的嗎?”

這時我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似得,轉頭朝着齊管家問道。

“是,不雲道長向來都有預知能力,他像是早就知道你會出現在那裏,這才讓我找人把那裏堵住。”

齊管家先是一愣,像是沒有想到我會問出這樣的問題似得,不過隨後他就立刻回答道。

我苦笑了一聲,看來自己從一開始就被那個不雲道長給算計了。

這棟別墅裏或許根本沒有什麼所謂的靈,更沒有什麼所謂的藍衣女鬼,有的不過是一個道行高深的道士。

這傢伙做這些的目的無非是支走我所有的幫手,在把我困在地下,讓我筋疲力竭沒有力氣反抗,這才讓我去幫他完成,他一直都想完成的願望。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就是爲了讓你將這個盒子裏面的東西毀掉。

想通了這些之後,我突然有點毛骨悚然,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惹上這樣的對手。

而且這個盒子現在就在我的手中,如果那個道士非要不擇手段的將這個盒子破壞掉,那我也一定要想盡一切辦法將他保住,只有這樣,才能讓這個傢伙繼續成爲祕密,而不讓其他人知道。

白無常聽了的話之後,急忙點了點頭,就消失在實現中,人讓齊管家起身,讓走在前面,自己這在趙涼的攙扶下跟在身後。

沒過多久,我們就來到了這棟別墅中的一間餐廳,這房子的構造我在出院之前都已經見過了,所以並沒有多奇怪,只是隨便找到地方坐了下來。

我早就累得精疲力竭的,現在能夠休息我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於是我急忙讓趙涼給我找了很多吃的填飽肚子,等我都吃完之後,我才突然覺得比之前好了很多。

這個時候齊管家正蜷縮在角落裏呆呆的看着我,漫無表情,我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但是我大致知道這個齊管家和那個道長之間的貓膩。

就在這個時候白無常突然出現在飯廳裏,他幽幽的飄蕩到我面前說道:“我已經問過閻王爺了,黑無常根本沒有回去過,更沒有求他過來幫你,不夠他聽都您的遭遇之後,說自己咱事沒有公務纏身,先讓我把這個交給你!”

白無常邊說着,邊將一面類似鏡子的東西遞給我,我詫異的接過這個東西,仔細一看,發現這的確是一面鏡子,只不過這是一面銅鏡,鏡子的周圍都有些磨損,顯然是被人用過很長時間。

於是我急忙問白無常:“閻王也還有這樣的東西,他沒有告訴你該什麼

用嗎?”

“沒有,閻王爺可是個男的,平時見他照鏡子的機率都不大,怎麼可能看到他帶這一面鏡子呢,反正我從來沒有見到過!”

白無常想都沒有想,就胡亂的搖了搖頭,很肯定的說道。

我無奈的苦笑了一身,事已至此,那就只有一個地方還沒有找過,也就是地下一層那個詭異的空間。

之前的黑無常就是因爲折斷了那個靈給我的簪子這才小時的,如果那個靈從來都不存在,而是不雲道長變換的,那黑無常就很可能遇到危險。

“齊管家你有沒有聽不雲道長提起夠地下的空間,那裏到底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於是我將目光又重新落在齊管家身上,這老頭對我們所說的話,從一開始就半真半假,但是現在他也是唯一一個能夠知道一些,關於不雲道長事情經過的人,所以明知道他會撒謊,我也只能問他。

“這個……我也不清楚……哎呦!”如我所料,齊管家在聽到地下空間這四個字的時候,表情立刻變得複雜,他猶豫再三,纔開口否認,不夠但是聽他的聲音,我就清楚的感覺到,這丫肯定知道些什麼,甚至有可能參與了地下這個空間的某些活動。

“齊管家趕緊說實話,不然你就給我們帶路,我們要下去找黑無常!”

我冷笑了一聲,繼續威脅道,其實我只是想要看看這個傢伙對於那個地下空間的反應,從而判斷出這次下到下面的危險性。

“不要……大師饒命呀,饒了我吧,只要不讓我下去,你們讓我做什麼都行呀!”

齊管家之前還一直很淡定,但是聽到地下空間之後,臉上立刻露出恐懼的表情,他恨不得跪在地上求我放過他。

看到他這個樣子,我心裏反而更加沒底了,因爲我心裏有種預感,黑無常就在那個地下空間裏!

那個能讓齊管家談之色變,甚至毛骨悚然的地方。

也正因爲如此,我知道不能再繼續當下去了,黑無常躲在下面帶一分鐘,那就多一份危險,所以我只希望能儘快把他帶上來。

我讓趙涼在上面看着齊管家,現在這個傢伙對我們還有用,而我則帶着白無常一起朝着負一層走去。

按照我的記憶,應該是要打開其中一扇門,才能順利的進入那個空間。

妻限99天,權少步步淪陷 只是我不知道這一次我還能不能再次遇到那隻靈,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應該還在這件別墅裏,只是以某種形式躲着我而已。

不過我知道就算我不去找他,他也一定會找我,因爲此刻那個封印着他的盒子就在我的手中。

鮮紅的掉漆花紋上,勾勒着道道符咒,恐怕就算他道行在高強,也無法將他打開吧。

我在心裏暗笑,同時帶着白無常一步步走進那個房間,這房間的一切都沒有什麼變化。

唯一不同的是,原本牆上那張圖不見了,正勉強都被壁紙貼住,看上去根本任何破綻。

我試着將牆上的壁紙揭了下去,卻發現起壁紙後面根本什麼都沒有,反覆從來都沒有貼過任何東西。

我茫然的站在牆邊,而身邊則站在比我更加茫然的白無常,顯然他根本沒有看明白我在幹什麼。

沉默了良久之後,我腦子裏的一切纔算舒展開。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個控制着一切的東西應該是一個人,他想要控制整棟別墅,所以他才控制了劉還貴和齊管家,但是這個時候李東知道了些關於他們的事。

這位大少爺一定是不服管束惹怒了不雲道長,所以不雲道長讓齊管家設計殺了他。

結果令他們沒有想到的事,劉東雖然死了,我卻借屍還魂又以他的身份活了過來,而且我正是他要找的那個能解開封印的人。

靜候錦年 所以他不惜鋌而走險,甚至殺人滅口,想盡一切辦法把我逼到了這樣一個地方,從而耗費我所有的經歷,最後不得不妥協,幫他毀掉這個封印。

但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我居然殺了那隻藍衣女鬼。

或許是他預想到我的能力根本不足以殺掉那隻藍衣女鬼,所以我不得不妥協,爲了保命聽藍衣女鬼的話,但是我的道行卻超出了他的控制範圍,我非但沒有輸,反而將他的法術給破了。

而且我猜測那隻藍衣女鬼在現實中是不存在的,這完全是他的一種幻術,既然術法失敗,那必然會遭遇到反噬,所以他纔沒有能力將這個盒子取走,就直接躲進了這個地下空間裏。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是我們雙方都不曾想到的,但是我相信他已經想好了下一步,我自然也想到着下一步他會怎麼走。

這裏畢竟是不雲道長的底盤,我們根本不瞭解外面的情況,貿然闖進去,必然會吃虧,這或許也是不雲道長最想看到的結果。

於是我乾脆沒有離開,而是敞開門,坐在房間裏的沙發上,悠閒的看着手中那隻紅木雕花的盒子,就在這裏等着那個不雲道長出現。

但是白無常顯然沒有明白這些,他見我到這裏之後,非但沒有急着離開,反而坐在沙發上不走了,這讓他非常不解。

他急的在房間裏來回轉圈,卻有不敢走過來催促我,當真急的夠嗆。

我看着他滿臉苦相的樣子,也招呼他過來做,但是這傢伙此刻哪還坐得住呀,早就恨不得現在就衝出去找黑無常去了。

月下夜神 “白無常你晃得我頭都暈了,趕緊坐下休息一下,一會有你拼命的時候!”

我苦笑了一聲,急忙將白無常按在沙發上,讓他先休息一下,雖然鬼比人的耐力要強很多,但是他們同樣是需要休息的,不然時間長了,道行也會有所消耗。

白無常詫異的看了我一眼,皺着眉頭問道:“道長咱們爲什麼不去救黑無常,在這裏等着算怎麼回事?”

我沒有說話,而是直勾勾的盯着門口,因爲就在剛纔白無常說話的時候,門口快速晃過了一道黑影。

(本章完) 第662章

當初他說會帶著外公等人一起上來,或許現在正是因為外公等人,才讓他的腳步停住了……

不得不說墨小姐真相了,原本帝溟寒馬上要突破,可以離開凌天大陸了,可是墨青天和墨城還有冷殘淚三人,也恰恰要突破了,帝溟寒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等他們一起,因為他知道,墨九狸一定會更想看到墨青天他們的……

雖然這個認知讓他有些不爽,但是想想這些人是墨九狸的親人,也只能委屈自己了……

帝琛等人只跟寶寶說了一會兒話,看到小傢伙兒比較虛弱,便都回去了!鄭雪嫻看到寶寶醒來,才終於放心的回去休息,這幾天守著寶寶,她幾乎就沒有合眼過……

原本帝琛是想直接突破,去上界為寶寶尋葯的,但是後來想想,自家徒兒沒回來,萬一他走了,墨九狸母女遇到什麼危險,他絕對後悔死的,最後跟墨小夜商量了一下,兩人決定讓其餘的老傢伙兒們,進入玄谷修鍊,他們兩人則留下來保護墨九狸和寶寶……

所有人都走了以後,墨九狸在房間內布置下一個簡單的幻陣,帶著寶寶回到了空間中,比起外面,還是空間的玄氣濃郁,更利於寶寶恢復……

小靈兒心疼的看著寶寶說道:「娘親,難道寶寶的毒就沒有解藥嗎?」

「暫時沒有!」墨九狸說道。

「該死的,一定是光明之主當初給娘親下的毒,才會讓寶寶如今這麼難受的,等到我們回去一定要滅了他全家……」小靈兒怒道。

墨九狸沒有說什麼,看到寶寶在跟小白幾隻說話,她便來到了那四枚碎片所在的地方,一伸手,四枚碎片被她收到了手心……

看著手心裏面安靜的碎片,墨九狸猶豫了下低聲問道:「還有三枚就集齊了,到時候你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主人,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一道十分虛弱的聲音傳入墨九狸的識海道。

「是你在說話嗎?」墨九狸好奇的問道,她沒有想到這碎片竟然還可以說話。

「是的,主人!」碎片的聲音繼續說道。

「你為什麼這麼虛弱?」墨九狸擔心的問道。

對方喊自己主人,不管因為什麼都是跟自己有關係的吧!

「主人,當初我被震碎后,才會變的如此虛弱,等到集齊碎片后,我就能恢復了!」碎片繼續說道。

墨九狸本來還想問一些黑暗世界的事情,但是聽到對方如此虛弱,便沒有開口,手一松,碎片又飛回原地安靜的歇息去了……

墨九狸這才起身離開,外面一夜,墨九狸和寶寶在空間裡面待了差不多十天的時間!寶寶已經徹底恢復了,又變成已經活潑可愛的模樣了……

一大早,鄭雪嫻和墨辰雨一家,還有帝琛等人就急忙過來看寶寶了,看到寶寶安然無恙也算是徹底放心了……

墨辰雨已經將墨族的族長之位,轉交給了墨族的七位長老,那七位長老倒不是不願意修鍊飛升, “道長你看到沒有,剛纔有一道黑影划過去了!”白無常顯然也看到了那道黑影,於是急忙湊到我耳邊低聲說道。

我冷笑了一聲,覺得那道黑影似曾相識,正是我第一次來這裏的時候,見到過的。

原來我還在懷疑自己的想法,現在看來,自己的猜測都是真的,那個所謂的靈,果然就是上面那個被不滅道長封印住的惡鬼。

這傢伙爲了讓我幫他毀了封印,也真是煞費苦心了,只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如果他這個計謀設計的簡單一點,或許我還有可能上當,就是因爲他設計的太複雜了,反而多出了很多漏洞。

“你不是一直都想讓我幫你破了封印嗎,既然來了,幹嘛不進來呢!”

我沒有回答白無常的話,而是轉過頭看着門口的位置,淡淡的說道。

因爲我很清楚此刻那隻惡鬼肯定就在門口不遠的位置,而黑無常也肯定落在他的手裏,顯然他是想等我沉不住氣的時候,在和我談條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