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時間大約過去了三分鐘。

因爲葉知秋是倉促佈陣的,所以陣法面積不大,也就這麼半畝地的面積。

老尼姑全力破陣,沒到兩分鐘,便將地面上的障礙物,全部清理出去了。

陣法中霧氣,消失了許多,葉知秋的身影難以躲藏。

“臭小子,時間還來得及吧?”老尼姑哈哈大笑,以日月雙輪護身,揮動拂塵,向葉知秋展開攻擊。

“時間來得及,十分鐘之內,送你出局!”葉知秋一聲冷笑,揮手丟出幾張紙人,隨後腳跺地手指天,一聲大喝:“翻天印,結掌心,弟子有請,師公上身。違道者死,順道者生!”

老尼姑一呆,喝道:“臭小子,你想找我玩命?”

“少廢話,拿命來!”葉知秋的眼神中殺氣大盛,手中的短劍上,三尺長的劍芒吞吐不定,氣勢如虹,縱身而起!

葉知秋這一躍,平地縱起五尺多高,手上的寶劍劈下,恍如天神!

老尼姑駭然變色,急忙後退,右手連招,催動日月雙輪來擋。

鐺鐺!

日月雙輪被葉知秋一起劈落,發出震耳之聲。

老尼姑慌張,後退中揮動拂塵來擋。

嗖地一聲,葉知秋劍光閃過,老尼姑的拂塵又被砍斷在地!

環保從詭秘APP開始 “老厲害!”老尼姑一聲大叫,不再後退,雙掌一合:“金鐘罩體,佛法無邊!”

一道柔和的光芒從老尼姑身上發出,形成了一個透明的氣罩,將老尼姑的全身罩住。

葉知秋一轉身,再一次舉劍劈下,森森劍芒,劈在老尼姑的氣罩上。

鐺……

劍芒劈在氣罩之上,錚地一聲響,葉知秋和老尼姑的身體,都是劇烈一晃!

“違道者死,順道者生!”葉知秋一聲大吼,再次轉身,手中寶劍借勢下批。

這一次,劍芒暴漲到五尺開外,短劍,變成了長刀大刃。

定空老尼姑面如死灰,瞪大眼睛,眼神裏充滿了絕望。

“葉知秋別胡鬧——”

陣法之外,如霧如雨一聲大叫,雙雙撲來。

因爲這時候陣法中霧氣消散了,所以如霧如雨可以看見裏面的情形。眼看師父就要挨刀子了,如霧如雨自然驚駭。

葉知秋一劍劈下,懸停在老尼姑的氣罩之上,終究沒有劈下去。

師公上身,不是完全無意識狀態,還是具有基本的判斷力的。葉知秋也知道,真的殺了老尼姑,自己也會麻煩不斷。

“滾——”葉知秋猶豫了一秒鐘,隨即一個轉身後踹,踢在老尼姑的氣罩上。

這一腳,還是師公上身狀態下的一腳。

老尼姑頂不住葉知秋的一腳神威,整個身體飛起,嗖地飛出了三茅宮假山陣的範圍。

“師父……”如霧如雨大叫一聲,急忙追了出去。

老尼姑也真是佛門高手,身在空中,竟然生生一扭腰,調整了平衡度,緩緩落地,保持了一個站姿。

氣罩消失,老尼姑的臉上全無人色,一片蒼白。

君心戀:紅顏江山 葉知秋剛纔這一腳,已經震得老尼姑五臟移位,經脈大損。只不過在葉知秋和徒弟面前,老尼姑死要面子,否則一口血噴出來,還會好一些。

“師父,你怎麼樣了?”如霧如雨連聲問道。

老尼姑緩緩擡起雙手,合掌運氣,調理內息,壓着胸腔裏即將噴出的一口血,不敢開口說話。

葉知秋也連退幾步,從師公上身的狀態裏解脫,拾起地上的日月雙輪和被自己劈斷的拂塵,冷笑道:“大丈夫寧失千軍不失寸鐵,老師太,你雖然不是大丈夫,但這也是你吃飯的傢伙,拿回去吧。嚇唬嚇唬普通人,這玩意還用得上。”

說罷,葉知秋將日月雙輪和拂塵,一起丟在定空老尼姑的腳下。

“葉知秋,你別欺人太甚!”如霧轉過身來,憤怒地瞪着葉知秋,淚水在眼眶裏打轉。

“小師太放心,我愛你們還來不及,怎麼會欺負你呢?”葉知秋嘻嘻一笑。

“葉知秋,虧得齊素玉還說你是個君子,我看你就是個……人渣!”如霧羞憤難當,從地上拾起了日月雙輪,就要找葉知秋拼命。

如雨知道不是對手,急忙扯住瞭如霧。

葉知秋一聽見齊素玉三個字,這纔想起來,現在的齊素玉也是老尼姑的徒弟,不由得心中一聲嘆息,搖頭無語。

“如霧……”老尼姑也睜開眼來,揮手說道:“我們走!”

“不送了,師太。”葉知秋抱拳。

老尼姑轉身就走,一言不發。如霧如雨知道師父已經受了傷,也不敢再問,跟着師父就走。

看着老尼姑師徒三人的身影漸漸走遠,葉知秋也鬆了一口氣,撲通一聲跌坐在地。

幸好最近道行大漲,要不剛纔的師公上身,也會要了葉知秋的命。上次在柳家,大戰飛天夜叉的時候,葉知秋師公上身,直接昏迷了幾天,還是得益於柳雪身上散發的靈氣,才漸漸恢復。

這次的情況已經好了許多,只是有暫時的虛脫現象。

譚思梅和許兆麟一起撲出,叫道:“老大你怎麼樣,要不要緊?”

“我沒事,你們遠遠地跟着老尼姑,看着老東西到底吐血不吐血……”葉知秋揮手說道。

兩個鬼童子聽令,鬼影飄起,追着老尼姑而去。

葉知秋盤腿打坐,調理內息。

不多久,譚思梅和許兆麟一起歸來,低聲說道:“老尼姑剛剛走到村頭,就一大口血噴了出來,然後暈了過去。她的兩個小徒弟,哭得稀里嘩啦,還發誓要找你報仇……”「第五更」 葉知秋微微一笑,揮手道:

“老尼姑受傷沒有那麼嚴重,吐血,主要是輸給了我,急怒攻心所致。畢竟她是術派前輩,栽在我手裏,太丟人了。而且老尼姑性格強硬,又是個死要面子的人,所以受不了這個打擊。”

譚思梅和許兆麟一起點頭。

葉知秋又道:“這裏沒事了,你們回雙樓裏吧,讓柳煙放心。”

“老大多保重,我們告退。”兩個鬼童子一起飄走。

葉知秋這才站起來,關上王家的大門,上樓去看王晗。

王猛看見葉知秋上來,急忙問道:“葉大師,那個老尼姑有沒有被打跑?”

“放心吧,被我打吐血了,以後不會再來的。”葉知秋笑了笑,對王猛和他父母說道:“你們也可以休息了,王晗這裏,我照看着。”

“我們不困,不用休息……”王晗父母急忙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推門進入王晗的臥室,發現王晗穿戴整齊,正在牀上打坐。

王晗也擔心老尼姑打上來,所以不敢繼續泡在浴桶裏,穿戴整齊,打算必要的時候迎戰老尼姑。

“已經沒事了王晗,安心修養吧。你現在感覺怎麼樣,有沒有受到打擾?”葉知秋說道。

王晗搖搖頭,說道:“沒什麼大問題,秋哥,多謝你了。”

“不用客氣,安心養病吧。”葉知秋揮揮手,退出房間。

既然王晗父母願意值班守夜,葉知秋也就偷懶了,去客房休息。

剛纔師公上身,大戰定空老尼姑,葉知秋也覺得睏乏無力,能休息一下最好。

躺在牀上,葉知秋心想,要不要打個電話給柳煙呢?這時候都快凌晨一點了,會不會吵到柳煙睡覺?

正在糾結的時候,柳煙的電話卻打了過來。

柳煙還是在意自己的呀,葉知秋心中一暖,接通了電話。

“知秋,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柳煙首先關心了一下。

“沒有……我現在人器合一,今天又是有備而戰,有三茅宮假山陣的加持,老尼姑能奈我何?放心,我已經把老尼姑打吐血了,量她不敢再來。”葉知秋說道。

其實葉知秋也有一點小受傷,但是報了峨眉山的一箭之仇,心情愉快,這點傷就微不足道了。如果今晚再輸給老尼姑,那麼葉知秋也得吐血。

“老尼姑被你打吐血,真的假的?”柳煙吃了一驚。

“當然是真的了,怎麼,譚思梅她們回去,沒跟你說起?我讓他們回去跟你說一聲的,好讓你放心。”葉知秋問道。

“他們回來了嗎?我沒看到啊。”柳煙說道。

葉知秋皺眉,嘀咕道:“不對呀,按照時間推測,他們應該早到家了……難道在路上,遇上了什麼事?”

“可能是路上耽誤了吧,我再等等……”柳煙安慰着葉知秋,又說道:

“你今天打敗了老尼姑,真的是可喜可賀,我覺得,等到越女……不,是王晗,等到王晗徹底康復以後,我們真的可以去崑崙山了。你修爲大增,王晗又願意幫着我們,我們帶着姐姐一起去崑崙山,正是時候。”

此一時彼一時,現在葉知秋本事大了,柳煙的信心也足了。再有越女的加盟,就形成了一個非常有力量的團隊。

“我也是這麼想的,不過也不急於一時,等王晗康復了,瞭解瞭解再說。”葉知秋說道。

兩人絮絮叨叨地說着閒話,一邊等待兩個鬼童子的消息。

可是電話聊了十幾分鍾,葉知秋再問,柳煙還是說沒見到譚思梅和許兆麟。

“糟了,難道兩個鬼童子,在路上被老尼姑抓去了?”葉知秋有些頭大。

“不會吧,老尼姑不是已經重傷了嗎?”柳煙也吃驚。

“老尼姑雖然受傷,但是她帶着兩個徒弟,對付兩個鬼童子,還是綽綽有餘……”葉知秋思索着,說道:“你先睡吧柳煙,如果是老尼姑抓了他們,一定會聯繫我的,跟我做一些交換。”

“好吧,天亮以後,我就去會合你,隨時保持聯繫。”柳煙掛了電話。

掛了電話,葉知秋卻睡不着了,擔心兩個鬼童子的安危。

既然是自己的鬼童子,自己就該對他們負責。

窗外陰風一閃,譚思梅的鬼影飄了進來,緊張而又低聲說道:“老大,不好了,許兆麟被人抓了!”

葉知秋忽地坐起來,問道:“怎麼回事?彆着急,慢慢說,誰抓的許兆麟,是不是定空老尼姑?”

譚思梅定住鬼影,臉上帶着驚恐,搖頭道:“不是老尼姑,是一個黑衣蒙面人……他把我和許兆麟一起抓了,然後放了我,讓我轉告你幾句話。”

葉知秋皺眉:“從頭說,仔細說。”

譚思梅點頭,一字一頓地說道:“我和許兆麟離開這裏,向西飄行,沒走多遠,就被幾個小鬼攔下……我們跟小鬼交手,忽然冒出來一個黑衣人,用法術將我們定住……”

“是什麼法術?”

“三茅追魂印……”譚思梅說道。

“茅山弟子?”葉知秋吃了一驚,皺眉說道:“能用一招三茅追魂印,將你們兩個一起定住的,那是茅山五老的功力啊!難道是茅山五老中的哪一個,來到了這裏?”

話一出口,葉知秋又覺得不對,搖頭道:“不是茅山五老,如果是他們,絕對不會蒙面的……那人放你回來,要你轉告什麼?”

譚思梅點頭:“那人說,他不會傷害許兆麟的,請你明天晚上,前往港州之北錦屏山的獨腳峯下,見面一談。到時候,他會把許兆麟還給你。”

“獨腳峯?那人有沒有說自己是誰?”葉知秋問道。

“我問了,他說跟你是同門,見面就知道。”

“難道真的是我師兄孫靈聰?他有沒有說,見面談什麼事情?”葉知秋皺眉,又詳細盤問各個細節。

譚思梅也不知道對方的目的,只是將對方的話,反覆敘述。

“行了,你就留在這裏吧,別回去了。”葉知秋點點頭,讓譚思梅先歇着,自己又給柳煙打電話,將這件事告知。

一直到凌晨兩點,葉知秋這才睡去。「第一更」 知道許兆麟被抓了,葉知秋心裏反倒踏實了。

反正對方也說了,不會傷害許兆麟的。

至於對方是不是孫靈聰,明天夜裏就知道,多想也沒用。

次日,葉知秋睡到七點才起牀,打坐結束以後,吃了早飯,柳煙恰好開車趕到。

兩人一見面,立刻躲進了車裏,開始密謀。

柳煙問道:“抓了許兆麟的人,確認是你師兄孫靈聰嗎?”

“憑着一個三茅追魂印,就可以定住我的兩個鬼童子,這份功力,只有茅山五老……但是茅山五老,不可能幹這事,沒必要這麼找我。所以我想,只能是孫靈聰了。”葉知秋分析道。

“這麼說,孫靈聰的功力,趕上你師父他們了?”柳煙問道。

“不好說,師父說他天分極高,出山的時候,功力就遠勝於我。再經過這十五年的修煉,青勝於藍也不是不可能。”葉知秋說道。

“那你要不要通知你師父,前來圍剿他?現在就通知,茅山五老還能來得及,可以在天黑之前趕到。”柳煙說道。

葉知秋卻搖頭,說道:“師父年紀大了,雖然功力還在,但是腿腳畢竟不比年輕人。所以,我不打算通知師父。對方是誰,有何目的,目前都還不知道,我想先看看再說……”

“假如孫靈聰對你下手呢?”柳煙皺眉。

“我跟他並無仇恨,他對我下手的可能性不大。真的動手,他也未必就能秒殺我,怕什麼?”葉知秋一笑。

“好吧,到時候我陪你一起去。”柳煙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和柳煙一起去看王晗。

王晗經過一天的閉關,氣色好了許多,白天的時候,繼續泡在浴桶裏,恢復已經損壞的身體機能,使元神融合。

葉知秋和柳煙無所事事,看過王晗,便在村前村後散步閒聊。

柳煙問道:“越女的元神,和我們魂魄有什麼區別?”

“元神,是魂魄的高級狀態。人有三魂七魄,死後大多會散去,或者進入輪迴,轉世託生。但是將魂魄修煉成元神,就可以躲避輪迴了。像越女這樣,在身體受損無法飛昇的情況下,就會舍掉身體,元神出竅,找個地方躲起來……”葉知秋解釋着,又說道:

“泛泛地說,蘭國雄的魂出金身,其實也快要修煉成元神了。還有周隋文,其實也是如此。”

柳煙吃驚:“這麼說,蘭國雄豈不是長生不死?”

“不會的,以蘭國雄目前的道行,元神還遠遠沒有達到越女的堅固狀態。如果蘭國雄失去了身體,他的元神,撐不過三五年,就會消失耗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