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處探險的秘地,據說裡面擁有著無盡的機緣,甚至還隱藏著關於登天梯的奧秘,這更是令人無比的嚮往。

登天梯,萬古以來從未有人知曉,這一道登天梯,是登臨到何方?因為所有曾經踏步上其中的修士都不曾返回過。

但凡事也有例外,龍鯨仙帝便是一個唯一。

他是唯一一個踏步上登天梯的仙帝,也是唯一一個還能回來的人,但是他從未提過任何關於登天梯的事情,不曾留下絲毫的記載。

隻字不提!

這便是龍鯨仙帝歸來后的狀態,並且令人意外的是,他自從回歸之後,一生都不曾離開這一片小世界。

最終,便消失不見了,有人說他是再次登臨到了天梯之上離開了這九天十地,也有人說他是隕落在小世界之中。

種種猜測,言論,直到有人在其中發現了龍鯨仙帝的一處遺址,收穫了逆天的造化,從此之後便引起了外界修士的癲狂。

只是,這龍鯨小世界萬年才開一次,很多修士都根本無緣進入其中,算算時間,距離這一次的開啟,不過剩下了數個月而已。

正是因此,各界的修士都朝著此地瘋狂的湧來,因為尚未開啟,便都進入到了個大勢力的範圍之中。

為了防止混亂的產生,保持在這巨鯨島的平穩發展,巨鯨島上的諸位強大的宗門勢力都紛紛聯合在一起,開辦了一場武鬥盛會,邀請各界年輕修士的參與。

這個武鬥盛會,獎品無比的豐厚,令人眼紅。

哪怕是沒有資格參與,但是見證這雲海界年輕一輩修士的風采,也算是一種莫大的收穫了。

黑衝天等人隨著巫馬一起來到了此地,他們當然是想要參觀這一次盛會,但是更為重要的是想要幫助寧晚筠找到妹妹寧玉蝶。

之前,在龍虎宗的時候,那雙頭蛇人死亡之前曾經留言了,雲嵐神國。在黑雲古國的時候耽誤的時間比較長,寧晚筠早已心急如焚,便提前一步來到了此地。

當牧雲返回之後,自然是不曾見到他們,因此牧雲也不曾有耽誤,直接便藉助黑雲古國的傳送法陣來到了巨鯨島,出現在這藍雲城中。

根據時間來計算,寧晚筠她們應該已經提前十幾天到來了,從黑雲古國穿梭而來的傳送陣目的地便是此地。

因此,牧雲也不清楚他們現在在哪裡。

他離開了傳送陣之後,便進入到了小鎮之中,尋找了一家拍賣場,打聽了不少關於此地的消息。

拍賣場有專門出售消息的地方,只要是有足夠的金錢,那麼任何消息都可以購買到。不過令牧雲有些失望的是,並未打聽到他們的消息。

因此,拍賣場在收取了牧雲的費用之後,約定了一有時間便立即通知給他。隨後,牧雲還打聽了不少關於這一次武鬥盛會和龍鯨小世界的消息。

特別是關於雲嵐神國的勢力範圍,都大致有了一個簡單的了解,這些是極為重要的事情,對於後面的行動會有幫助。

這一座小城很是安靜,顯得無比的靜謐,行走在其中,有一種心靈的放飛感。他慢慢的踱步,不知不覺便來到了一座酒樓。

這是小城之中最好的酒樓,人滿為患,牧雲也並不著急,等候了足足兩個時辰,方才得到了一個空位。

這一座酒樓,位於城郊,牧雲所在的位置在窗口,可以一邊品酒,一邊觀賞窗外的草原美景。

無比愜意!

他叫了幾個小菜,並且要了一壇烈酒,品嘗了幾口牧雲緩緩的搖搖頭,他從體內世界中取出了一壇清酒。

這是從蟲血大世界中所購買的酒水,味道自然很是不錯,牧雲在離開的時候,購買了不少小東西。

這美酒,便是其中之一!

「這蟲血酒的味道果然不一般,都堪比靈丹妙藥了,不過這價格,當真是挺貴的,就算是在上界都不是一般人都享受得了。」牧雲感慨道。

難得休閑時光,牧雲品酒賞景,怡然自得。

他已經許久都不曾這般放鬆了,每一次都面臨著各種危機,都需要謹慎的對待處理。不管是重生前還是如今,都是如此。

這一次前往蟲血大世界回歸之後,他還有一個很大的收穫,那便是道之領悟,不在於綳的太緊。

好比是一根弦,綳的太緊了便容易斷裂,適當的放鬆,會有更好的收穫。

自斟自飲!

「好濃烈的酒香啊,小兄弟竟然擁有如此好酒,不如結識一番如何?」就在這時,遠處一道聲音響起。

牧雲緩緩的扭頭一看,是幾名年輕的修士,有男有女,有說有笑的走了進來,從他們的服裝來看,應該是來自同一個宗門勢力。

顯然,是年輕一輩的修士,不過看起來年輕比較小一點,不經常在世間行走,還帶著一絲稚氣。

這讓牧雲有些好奇,這種歷練的一般情況下都會有師門的長輩暗中跟蹤,但是他仔細的查看了一番竟然沒有發現任何強者的存在。

想來,這只是一群普普通通的修士吧。

隨後,他抬起頭,淡淡的說道:「隨便坐吧。」

「多謝兄台!」剛才開口的那名年輕修士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開口說道,隨後他便招呼著同門的幾人一起坐下。

「好香的酒啊,我能嘗一口么?」一名女修士開口,滿眼都是期待的神色。

「我也想要!」

「能不能給我也來一口,真的好香啊,感覺呼吸一口酒氣都渾身舒暢了許多。」

幾名年輕弟子先後開口喊道。

「停停停!」

為首的那名男子面色一沉,大聲說道:「你們幾個,吵吵鬧鬧,成何體統?這位兄台邀請我們坐下,已經很不錯了,別不知好歹。」

「可是,金帆師兄,那酒好香啊……」那名女修士怯生生的說道。

金帆搖搖頭,隨後轉身抱拳對著牧雲說道:「讓兄台見笑了,我這些師兄妹們很少外出,不知禮數,還請見諒。」

遲疑了一下,他還是說道:「不知兄台,你這酒水從何而來,我也想要購買一壇來?」

「無妨,年輕人,都這樣。以後見識的多了,自然也就明白了。至於這酒吧,買不到。今天我心情不錯,大家放開喝,我請客。」牧雲淡淡的說道。

此話一出,在場的眾人不由得愣住了。

在他們看來,牧雲也不過就是一個年輕人,怎麼能夠說話這麼的老氣,似乎就是歷經了歲月滄桑的修士一般。

「還尚未自我介紹下,我叫金帆,來自雲嵐神國雲嵐學院,這幾位分別是白寶兒、楊柳……」

金帆說著便將幾人朝著牧雲介紹了一番,說道雲嵐學院的時候,他的臉上還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神色。

顯然,這雲嵐學院乃是雲嵐神國最好的學院之一,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想要進入其中而不得,他們能夠竟然其中自然也是天資不凡。

然而對於此,牧雲並未在意。

別說是區區的雲嵐學院,就算是其雲海仙宗他都不在乎。他今日心情舒暢,也無妨一起喝酒。

「喝吧!」

牧雲隨意的一揮手,從體內世界取出了六個酒杯,出現在石桌之上,倒滿了酒水,而後再次出現在幾人的面前。

看到這酒杯的一瞬間,金帆等人更是目瞪口呆了,險些驚呼出聲,一個個面露駭然的神色。

「師兄,我要是沒有看錯的話,這好像是龍血木打造而成的酒杯,那龍血木可是藥王啊,價格驚人。」白寶兒輕聲說道。

金帆聞言,不由得苦笑一聲,他當然是看出來了這酒杯的珍貴,能夠利用龍血木打造成為酒杯,眼前之人絕對不凡。

當即,他便抱拳說道:「不知兄台尊姓大名,來自何方?」

「牧雲,四海為家。」牧雲平靜的說道。

「四海為家,兄台莫非是散修?」金帆好奇的問道,不過他搖搖頭又否定了自己的話說道:「牧兄出手便是如此豪綽,想來師門必定大有來頭吧。」 「珈藍劍宗!」牧雲微微一笑,平靜的說道。

金帆的眼中露出了一絲詫異的神色,這個宗門勢力他還真的是沒有聽過,但很快他便恢復了平靜。

雲海界何等浩瀚,宗門勢力林林種種,不計其數。隱世宗門更是不在少數,一個不曾聽聞過的宗門也實屬正常。

因此,他並未掉以輕心。

能夠隨意的拿出龍血木打造而成的酒杯,顯然不是平凡人,畢竟這種東西太過珍稀罕見了,就連他們都沒有資格得到。

「珈藍劍宗,我還真是沒有聽聞過,不知道是不是隱世宗門呢?」一名年輕的修士開口問道。

牧雲只是微微一笑,說道:「酒不錯,你們不要嘗嘗?」

金帆拱手施禮,端起酒杯,輕品了一口,頓時面色通紅,頭頂大汗淋漓,騰起了一陣陣白霧。

「嘩!」

幾名雲嵐學院的學生霍然起身,一個個面色無比冰冷,抽出了刀劍,釋放出冰冷的殺意,大有一言不合便要開戰的節奏。

他們是學員,入世的經驗很少,剛才金帆冒然的品嘗了酒水,看這樣子應該是中毒了,他們如何能不惱呢?

「說,你給酒中下了什麼毒藥?」一名學生大聲的喊道。

「快點交出解藥!」

幾名學員直接慌了,大聲的開口喊道。

然而,牧雲卻依舊是無動於衷,他端著酒杯,輕酌一口,看這窗外的風景,沒有絲毫的理會。

這一幕,頓時便讓幾名學員氣炸了。

太目中無人了!

就在他們即將動手的瞬間,一道微弱的聲音忽然響起:「都給我坐下,快感謝前輩的賜酒!」

「什麼?!」

聽到此話,幾名學員直接便愣住了,滿臉都是不知所措。

這個時候,金帆方才長舒一口氣,緩緩站起身來,拱手朝著牧雲說道:「是我等有眼無珠,唐突了前輩,金帆再次感激不盡了。」

「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過來謝恩啊!」

「金帆師兄,你這是……」白寶兒詫異的問道,俏臉之上滿是疑惑的神色。

看到眾人的模樣,金帆不由得氣憤的說道:「這可不是一般的酒,乃是神酒啊,我剛才只是喝了一口,困擾我多年的王者巔峰境界瞬間突破了!」

「什麼?金帆師兄你入聖了?」在場的諸位學員一個個都驚呆了,滿臉都是不可思議的神色。

他們可是非常的清楚,金帆師兄困鎖在王者巔峰境界已經足足三年了,無論如何都難以突破。

但是此刻,居然因為一杯酒突破了。

不,是一口!

「千真萬確,這酒不亞於任何靈丹妙藥啊,我突破到了聖賢境界了,再無困擾了。哈哈哈……」

聽到金帆狂喜的大笑聲,諸位學員這才露出了無比尷尬的神色,他們剛才還以為是牧雲在酒中下毒了。

直到此刻,方才反應過來,牧雲賜給他們的可是一個大機緣!

「前輩,我等知錯了,還請前輩不要見諒……」

眾人開口,不知不覺間便將對於牧雲的稱呼從兄台提升到了前輩。畢竟,這對於他們的震撼太大了。

一口酒便有如此妙用,那麼一杯呢?

不敢想象,這種機緣帶來的好處。在場的眾人一個個貪婪的盯著面前的酒水,但是卻沒有任何一個人敢輕舉妄動。

「前輩,你看這……」

金帆剛剛開口,便被牧雲打斷,說道:「無妨,出門在外,理應小心謹慎一些,這是正常的反應。不過,你們還真是要小心了,不是所有人都如同我一般心善。」

「前輩指教的是,我等受教了。」金帆連忙說道,身邊的眾人也先後開口附和道。

「坐吧,這杯酒送給你們了。」牧雲平靜的說道。

「啊……」

白寶兒頓時驚呼一聲,不由得說道:「前輩你的意思是,這酒杯也送給我們么?」

「白寶兒,你怎麼能如此貪心!」聽到此話,金帆頓時便生氣了。他的這一群師兄妹還真是一無所知。

「前輩能夠不計前嫌,便已經很好了,你怎敢如此貪心。」

然而,牧雲卻擺擺手說道:「無妨,一個酒杯而已,想要就拿走吧。」

「前輩,這可是龍血木打造的酒杯啊,這太過珍貴了,我們萬萬不敢要啊。前輩,你千萬不要計較白寶兒的話啊。」金帆滿臉的惶恐。

在這一群人中,他可是年齡最大的存在,也最為穩重一些。

見到他小心翼翼的模樣,牧雲笑著說道:「我送出去的東西,還沒有回收過。不就是幾隻酒杯而已,對我來說,不值一提。」

眾人相顧無言!

這太霸氣了,隨手便送出了龍血木酒杯,他們還從未見到過如此大方豪氣的人。這種級別的酒杯妙用無窮啊。

若是常年用此酒杯飲酒,哪怕是喝水,沾染了龍血木的藥性,對於他們來說,都能夠有很大的提升。

「看來,珈藍劍宗真的是一個強大無敵的宗門啊。」有學員感慨道。

然而,牧雲卻只是微微一笑,說道:「現在,你們可能還不曾聽聞過珈藍劍宗的名字,但是遲早有一天,將會響徹整個九天十地。」

「我相信,這一天不到太久遠。」

說出這一句話的時候,牧雲看起來很是隨意,但是眼眸之中卻釋放出極為強大的信心。他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卻清晰的傳入到在場每一個修士的耳中,回蕩在他們的心間,不由得一個個渾身顫抖起來。

這是無敵的自信!

金帆面色難以平靜了,牧雲的口氣可是相當的大,想要名聲響徹整個九天十地,除非是無上的帝統仙門。

聽牧雲的話語,似乎現如今的珈藍劍宗還不是帝統仙門,那麼就是說,牧雲想要成為仙帝了?

這是何等大的決心和志氣,幸好遠處喝酒的眾人不曾留意,否則一定會開口嘲諷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

畢竟,仙帝那是什麼級別的存在?萬古以來,仙帝的數量都是屈指可數的。哪一個仙帝不是驚艷萬古,縱橫八荒的?

每一個時代,也唯有一個仙帝而已,鎮壓諸天大道,睥睨四海八荒,何等的風姿動人,光耀古今。

金帆心中暗道:一個雲嵐學院便已經是天才濟濟了,年輕一輩強大的修士不在少數,想要出人頭地是何等的艱難?

而雲嵐學院,在這巨鯨島上也不過是排名中間而已,還有更多的強大無敵的宗門,天才知道還有多少強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