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已經不是熱了,簡直就是個烤爐,炙烤著大地,修羅血域很多地方的地面都已經乾涸了,一如炎域般,數十年前蕭默便知道修羅血域很熱,而如今,這似乎更熱了。

事實上,有這種體會的不只是蕭默,還有洪鈞、蠻羽乃至很多人,修羅血域很多地方如今都發生了瘟疫,成片的凡俗或是低階修士死去。

什麼?修士不會生病?那就是笑話了,生老病死自古就是永恆的話題,凡俗如此,而修士即使有了強橫的肉身,知天命、通大道,那又如何呢?

三十年來,蕭默日夜靜修,白天以參悟法陣,而晚上便是以源晶修鍊,早在十八年前,蕭默便已經突破至問鼎之境,而陣道?如今《陣道五卷》已然領悟通透,蕭默更多時候是在參悟那朱雀陣圖!

這朱雀陣圖絕對是寶貝,按蕭默猜想最起碼也是六階法陣,這樣的法陣其價值比之青玄戒中的半仙器青皇靴還要超過。

夏,修羅嶺後山竹林。

三十年後的修羅嶺無論是疆域還是勢力,在這黑魔王麾下十萬里疆域中都穩坐前十的位置,如今的山寨堂皇氣派自不必說,就是這竹林也比之原來繁茂了許多。

泱泱十餘里方圓,林密竹高,如今的後山竹林已然成了禁地,出了蕭默洪鈞等少許修羅嶺最核心子弟能進入外,其他人根本不能進,也不敢進入。

誰都知道,這竹林中法陣眾多,若是一不小心陷入陣法,都沒處哭去。

竹林最中央,一片空曠地上,蕭默凝神站著,雙眸微眯,而右手則是反握著兩柄色澤烏黑的匕首。

青龍匕!

乃十餘年前,蕭默遍尋修羅血域異士,終於找到一位煉器宗匠,花了大價錢以青龍鱗片為主材煉製而成!

青龍匕,沒有任何特效振幅,可其鋒利卻堪稱無堅不摧!多刺幾次即使是極品靈器都能摧毀!

「如今這戮魔刺已經大成,可這未央之刃卻是還差些火候……」蕭默挑眉思索著。

進入問鼎中期后,蕭默越來越感覺自己武技缺乏,可孤品武技秘籍太過難尋,而且極為昂貴,至於那靈品秘籍威力卻是小了些,不入蕭默法眼。

當日在那葬仙峽,十一所使的絕招劍盪乾坤對蕭默的啟發便很大,以十一的實力,若是不施展意境領域,四階法陣即使要破怕也是需要不短時間的,可在他使的那絕招之下,法陣瞬間便破,其威力毋庸置疑。

所以這三十年來,蕭默除了參悟朱雀陣圖之外,偶有所得,悟出戮魔刺與未央之刃兩絕招。

「有戮魔刺與未央之刃,無論是單挑還是群攻,都足矣!」蕭默咧嘴一笑,對自己的悟性顯然是頗為滿意。

戮魔刺!單體攻擊絕招,以極度凝練的內息注入,宛若一把尖刀,驟然插入對手的胸膛!驟然爆發的威力比之尋常時候更強盛一倍多!

而未央之刃則是需要配合神形八變施展,如今的神形八變已然練出六個分身,加上本尊共七個,七個幻影持青龍匕同時施展,如仙女散花一般,絕對的群攻絕招。

唯一的缺陷是,這未央之刃施展開來所耗費的內息實在太大,以蕭默如今的實力,再不使用源晶補充的情況下,最多也才能施展半盞茶(五分鐘)時間。

「唰」「唰」「唰」

驀然,蕭默身子動了,身形一晃,六個分身出現,與本尊站成一排,盡皆手持青龍匕!

「咻」

七個身影散亂開來,猶如七道幻影,速度快得無法一肉眼捕捉,陽光刺眼,似無數個定格的畫面組成七道影子,模糊的黑色身影如同鬼魅,分別纏上了一根碗口粗綠竹。

匕,出鞘,沒有任何聲音,只有影子和黑色的刀光。

三十年了,如今的蕭默速度有多快?沒人知道,即使是如今的速度已然堪比意境級修士了,可你仔細看蕭默雙腿……卻是未曾穿青皇靴。

十息時間后。

「咻」

七道幻影合一,蕭默依舊持匕而立。

在蕭默身前,七根碗口粗的竹子似乎沒有異樣,可在蕭默轉身之時,卻只聽「噗」一聲輕響,七根竹子盡皆化作齏粉,隨風消散。

十息時間,平均每一個幻影都刺出上千刀,那竹看似無恙實際已化作粉屑,只是蕭默的內息很凝練,沒有絲毫外泄,故而得以短暫佇立。

未央之刃,以快、狠、准、多為要訣,加入了對絕影刀法的感悟,早突破了絕影刀譜中一息十三刀的極致,達到了一個常人無法想象的極致。

而此時,還未曾穿上青皇靴,一旦穿上半仙器青皇靴,威力更增數倍!

「如今……再面對刀疤獨眼龍之流,只需一招吧。」蕭默很自信,在未央之刃下,雖然是群攻絕招,可即使是問鼎初期修士都能抵擋,怕是瞬間就要肉身崩潰。

「唰」

蕭默盤膝坐下,同時手中握著一塊源晶補充。

施展未央之刃的消耗太大了。

蕭默其實是個很單調很寂寞很枯燥的人,單調的重複著一次次自修,演練抑或參悟,不像洪鈞,太貪玩,即使是耗費無數源晶並且有大量奇珍異果輔助,也才在去年才突破只問鼎而已。

至於蠻羽?值得一提的是,一趟清音閣之行居然還真的促成了緣分,如今蠻羽已與柳青結成道侶,羨煞旁人。

「咻~」

絲絲靈氣從源晶中被吸扯而出,經手心經脈在匯入丹田,內息在迅速補充著。

片刻后,恢復到巔峰狀態的蕭默忽然眉頭一皺,側過頭看向竹林西面。

耳朵動了動,清晰可聞見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

「嗯?小白和八寶雞打起來了?」蕭默有些疑惑,旋即起身向西面竹林深處走去。 只見在三里之外的西面竹林深處,一堆腐朽乾燥的雜草堆中,八寶雞低垂著頭,卻是瞪著面前的小白,渾身七彩羽毛直豎,口中還不停地「個個大!個個大!」 孤凰 叫喚。

有凡俗鄉村經歷的就知道,但凡老母雞這麼叫喚,八成便是下蛋了,這是在向主人報喜呢,而八寶雞雖非尋常,可其體內終究流的還是雞的血液。

而小白則是豎著眸子盯著八寶雞,頭顱高高昂起,一副要發威模樣。

這是要造反啊?跟了數十年的小弟兒竟敢瞪大姐!孰能忍?

小白決定給八寶雞一個厲害,以正綱紀,只見它眸子微微轉動,旋即倏地腦袋一伸,猶如彈簧一般,蛇軀驟然伸長,而其腦袋也在眨眼間越過八寶雞,一口咬住了八寶雞身後某物。

八寶雞急了,一跳,準備啄小白的同時,其身後的三枚金光閃閃的蛋便露了出來。

金蛋!三枚,每一枚都和尋常雞蛋一般大小。

「下蛋了?這八寶雞還能下蛋?」蕭默愣住了。

孤陰不長,八寶雞是母雞不假,可蕭默也沒見有哪只騷公雞來『踩背』啊?

難道這八寶雞還能自己下蛋,抑或下的是寡蛋?可也不對啊,寡蛋是孵不出小八寶雞的,如此一來,八寶雞何必這麼在意呢?

想一想,平時八寶雞那傲嬌模樣,有時候可能憋得太久了,撩騷個「雄雞寵」倒也不無可能。

蕭默臉色有些古怪,加快腳步,須臾便趕至八寶雞面前,一把抓住小白,將它那快要完全吞下的金蛋給捋了出來!

小白悻悻地望著蕭默,賴在蕭默腳底,正當蕭默準備好好研究一番這金蛋之時,忽然感覺手背一疼。

只見八寶雞伸長了雞脖子想要將蕭默手中的蛋搶回去,同時惡狠狠瞪著蕭默,沒有絲毫啄了主人這是以下犯上的覺悟。

「娘的!反了!」蕭默罵了一句,轉念一想,人嘛,犯得著和雞鬥氣嗎,旋即又將金蛋放回了窩裡。

「改天得燉雞湯喝了!」蕭默咧嘴笑了笑。

八寶雞能下蛋,若是能孵化出的話,必然也是八寶雞無疑,或許是變異的八寶雞?

若是能孵出一窩雞也不錯,蕭默舉頭望向竹林最北面的一個一里方圓的池塘。

池塘內水很清,周圍是拳頭大鵝卵石,尤其是在池塘最中央有一塊十丈方圓的露水大石頭,在石頭之上,此時清晰可見兩隻臉盤大的碧波蟹正在慵懶的曬太陽……

兩隻碧波蟹蛋,早在七年前便自然破殼而出了,如今,這竹林中出了小白太攀與八寶雞外,又添了幾位新客。

……

北冥山,位於修羅嶺山寨以北,相距七千里,同樣屬於修羅嶺勢力外圍。

這是一座大山,同時也是一座禿山,山只有千餘丈高,平平無奇,然而在山腳下卻是有一列列修羅嶺的黑甲軍士把手戒備。

修羅血域,盛產須靈石,這些年來蕭默費儘力氣欲要尋找須靈石乃至須靈石礦脈,卻是收效甚微。

須靈石,在其它域那是極為罕見的,即使是在修羅血域也很少,在黑魔拍賣行中,一方尺的須靈石居然拍出了三千萬高價,由此可見其珍貴。

須靈石如同源石一樣,一般都是大地自然生成,多是摻雜在石頭中,經過研磨原石,再提煉後方可得真正的須靈石。

蕭默曾有過研究,知道這須靈石啊,一般是在一些石頭山中心,越是不起眼山峰越可能挖掘出須靈原石,是以才在這北冥山腳下派人駐守。

現如今,修羅嶺的黑甲軍士修為最低的也是祭骨之境,在這北冥山腳下足有上百名,盡皆相距百丈散開,牢牢包圍北冥山,為首的數名黑甲軍首領其實力更是達到了祭骨巔峰。

山東面,已經挖了過百丈深的山腳,兩名只有強血境實力的修士正扛著鋤頭挖掘著。

需要說明的是,這須靈石像源石卻不同於源石,源石質地多堅硬,碎裂抑或形狀不一都沒事,所謂的一塊源石也只是統一以千分之一方尺源石作標準而已。

而須靈石則不然,這大山中即使有須靈石也是須靈石原礦,原礦摻雜在尋常石頭中,需要細心挖掘,而後將其剝離,頗有點沙裡淘金的意味。

有人說,既然這樣為何不找問鼎這等強橫修士來挖掘?一問鼎修士的威能只怕用不了十天半月便能將這北冥山轟成碎石吧?

問題就在這裡了,須靈石原石若是被轟碎,或是成粉屑了,那就壞了!損失大了,你問鼎修士是厲害,有源識,可你能將一粒粒呈粉屑狀態的小原石一粒粒撿起么?那樣一來反而將問題複雜化了。

所以,此時在這北冥山中挖掘的,實力盡皆只有強血境,足有上百名!

必須一鋤一鋤挖掘,是個細緻活兒。

「丁老蠻,你前些天去的那怡紅樓,感覺怎麼樣?也帶帶老弟我唄?」一名挽著褲管穿著大黑背心青年擠眉弄眼說道。

被喚作丁老蠻的看起來年紀要大十來歲,眼角已經有了些許皺紋,塌鼻樑,面色黝黑,只見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黃板牙,「嘿,那肯定快活啊,俺跟你說啊,牛勇你都二十五了,都還是個雛,唉!」

言談間,叫牛勇的青年一臉羨慕,反觀那丁老蠻這老鳥卻是自得的很。

「咣!」

丁老蠻挖了一鋤頭,旋即拄著鋤頭笑道:「現如今啊,有了這挖礦的活兒,上面是吃飽了,可下面也得開開葷啊!」

「嘿嘿!」牛勇訕訕撓撓頭,臉有些紅了。

在這個年代,尤其是對自認為是修士的牛勇來說,二十五歲的「雛鳥」是件難以啟齒的事兒。

「得多掙點源石,怎麼著也得破了這童子身啊!」牛勇喃喃道,挖得更起勁了。

「咣!」

一陣火星濺射,牛勇低頭一看,上品凡器鋤頭都出現了一個缺口。

「娘的!還不到十天,看來又得換鋤頭了!」這鋤頭一把需要用一個月,否則壞了是需要自己掏腰包的,一念及此,牛勇就有些肉疼。

可隨即牛勇忽然怔住了,目光直勾勾地盯著缺了口的鋤頭邊上,只見那一塊青色的宛若金屬的不規則石頭在炙熱太陽下,格外晃人眼。 那是一塊約莫有巴掌大的青色石頭,質地堅硬,最關鍵的是,牛勇一眼就認了出來,這石頭便是須靈石粗礦!

從須靈石粗礦,到須靈石原礦,再經多道工序提煉,方可得上品須靈石。

「須靈石粗礦?」牛勇一瞪眼,眼中泛起炙熱的興奮光芒。

像這種須靈石粗礦,在修羅血域中很多地方都有,尤其那些石頭山中,只不過,數量很稀少而已。

這也造就了很多挖山移岳的現象,一般來說,一座石頭山中能蘊含有一億分之一的須靈石粗礦那都算正常,假如這個比例能達到百萬分之一,那便能稱之為須靈石礦脈了。

而像牛二丁老蠻這等挖礦工,能挖到粗礦那都是有獎勵的。

「當真是粗礦!」丁老蠻也是一臉羨慕地望著牛勇,十天半月下來,一個人能挖到巴掌這麼大一塊粗礦運氣算不錯了。

而這牛勇呢,與自己說話間便挖到一塊,這運氣著實讓人眼熱。

「好像還有!」牛勇心彷彿漏掉了一拍,緊緊盯著腳下,旋即再度舉起鋤頭。

「咣!」「咣!」

片刻后,才挖不到三鋤頭,又是一塊巴掌大的青色須靈石粗礦顯露出來。

「唰」

牛勇趕忙將兩塊粗礦收入專用須彌戒指,挖得更起勁了。

這挖礦工每月的工錢著實不低,若是運氣好,每個月能多挖那麼兩三塊粗礦,收入已經很可觀了。

丁老蠻也反應過來,當即舉著鋤頭往牛勇腳下挖!

果然,沒多久,第三塊粗礦出現了!

「這是……」丁老蠻震驚了。

第一塊可以是偶然,第二塊算是狗屎運,第三塊呢?

這才多久,不過一柱香時間而已,這一片土地中粗礦的含量就這麼高?

「嘿嘿!」牛勇咧嘴直笑,單調而苦悶的挖礦活兒此時卻是變了味道,倍兒有勁了。

「你們在笑什麼?還不趕緊幹活!」驀然,數里之外,一黑甲軍冷厲的聲音傳來。

「唰」丁老蠻下意識便將粗礦踩在腳下,神情緊張,片刻后,待用餘光看見那黑甲軍走遠了后,這才鬆了口氣。

「丁老蠻,你這是?」牛勇一愣,小聲說道。

丁老蠻舔舔有些乾裂的嘴皮,神情凝重地望著他。

「你傻了?咱們發財了,這麼多粗礦,顯然是礦脈啊,而如今就只有你我知曉,難道你想讓大夥都知道?」

牛勇臉色大變,遲疑道:「可是萬一……」

「沒有可是!你我都清楚,這石頭山之大,足有數百里方圓,而僅有上百名黑甲軍警戒,源識根本不可能覆蓋所有角落,越是往山腰走,死角越多,所以,咱們不是沒機會!」

「可修羅嶺待我們不薄,一旦被發現了,這結果……」牛勇還是有些遲疑,握鋤頭的雙手手心都浸滿了汗水。

「不薄?哼!」丁老蠻嗤笑一聲,道:「是啊,一個月五塊下品源石再加上挖到粗礦的獎勵,一年拿個百八十塊下品源石不難,對我等強血境修士來說卻是算是豐厚了,可你想過沒有,咱拿著這點源石,十年能掙多少?你又有多少個十年?以你強血境的實力,等你六十歲了還能幹的動嗎?」

牛勇沉默,緊緊抿著唇,一聲不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