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所謂的狼多肉少。

樂正宇和謝邂並肩而行,從內院教學大樓里走了出來。走在路上,他們的樣子令不少人為之側目。此時,外院那邊的弟子們還沒有被允許進入內院。所以內院還顯得較為清靜。

樂正宇穿著他習慣性的白色禮服,白色禮服上有羽毛形狀的金色花紋,典雅、神聖、炫麗。高貴、神聖,又沒有半點暴發戶的味道。這是他們神聖天使一脈傳統的花紋,非常有特色。

和他並肩而行的謝邂並不比他遜色多少,一身黑色禮服上面有著銀色花紋,花紋是龍紋模樣。如果說樂正宇是神聖之子,那麼,此時的他,就像是行走在黑夜中的幽靈。

兩人一黑一白,又都是相貌英俊,走在一起,怎能不引人注目呢?

—————————

實在抱歉,今天有點事情耽擱了。 「喂、喂,你們兩個沒人性的等等我。」身材圓滾滾的徐笠智從後面跑了過來。

「胖子,你過來幹嘛?不要降低了我們的逼格。」樂正宇有些嫌棄的說道。

徐笠智依舊是一身校服,只是內院校服和外援校服不同,內院校服是橙色的,製作工藝精良。不過,以徐笠智那圓滾滾的身材,穿什麼都差不多。

徐笠智也不惱,嘿嘿一笑,擠開兩人,走在中間,「你們看,這樣一走,想不想老大帶著兩個保鏢!」

「死胖子!」謝邂和樂正宇異口同聲的說道,然後兩個人又彼此瞪視向對方,再次異口同聲的道:「你能不能別跟我那麼默契。」

「你倆參加相親大會是要相互表白嗎?」徐笠智呵呵一笑,「沒事,理解你們,但我先走了。」一邊說著,胖子風一樣的走了。別看他的體重一直在上漲,但這速度竟然也是越來越快。

樂正宇和謝邂彼此對視一眼,同時哼了一聲。

海神湖湖面上早就已經開始布置了。來到湖邊,雖然謝邂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但他還是有些忐忑。

「你說我這樣真的行嗎?萬一原恩發怒怎麼辦?」謝邂向身邊的樂正宇說道。

樂正宇沒好氣的道:「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畏首畏尾的?要不你回去得了,繼續面壁思過去。真沒見過你這樣的。原恩難道是洪水猛獸不成?」

「你說誰是洪水猛獸?」一個平淡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謝邂和樂正宇猛然回身。只見依舊是一副平凡模樣,一身男裝的原恩夜輝正好站在兩人身後。

「呃……,不是我說的。是謝邂的心聲。你們聊,我先走一步。」樂正宇腳底抹油,轉身就溜了。他自問可不是原恩夜輝的對手。

「呃,原恩。」面對原恩夜輝,不知道為什麼,謝邂先前心中鼓足的勇氣都已經消失了,有些忐忑的搓了搓手。

原恩夜輝上下看了看他這身打扮,面容冷峻,轉身走了。從始至終,一個字都沒跟他說。

目送著原恩夜輝離去,謝邂不禁一臉的頹然。看起來,依舊沒有任何起色啊!她也不可能答應我吧。不然的話,這相親大會都快開始了,她怎麼還是一身男裝的樣子?這可怎麼辦啊?

分明就是沒準備接受我!死了、死了。

海神緣相親大會即將開始,有著忐忑心情的當然不可能只是謝邂一個人,此時此刻,就在這內院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在心跳加速。

對於適齡的史萊克學院內院弟子們來說,今天這個日子實在是太重要了。

從進入史萊克學院的那一天起,他們就一直受到了來自於整個學院的壓力。儘管學院之中從來沒有老師說你一定要如何如何,可是,每一位能夠進入史萊克學院的學員,都是最頂尖的天才。身邊都是這樣的存在,會給人產生一種錯覺,彷彿他們稍微放鬆一點,立刻就會被身邊的同伴所超越。

這種感覺絕對算不上美妙,也沒有人願意在千辛萬苦考入史萊克學院之後被淘汰。所以,進入史萊克之後,他們就只能做一件事,那就是拚命努力。不敢有半分的懈怠。

年復一年,這些極其努力的學員之中,那些最具有天賦的人,才能最終脫穎而出,在二十歲之前,達到一字斗鎧師的水準,從而進入史萊克學院內院。

就像星羅大陸怪物學院八大天王一樣的層次,才有進入史萊克學院內院的資格啊!知道這時候,他們才能略微放鬆一些。

二十歲左右的青春年華,正是荷爾蒙分泌最旺盛的時候,他們又怎能不渴望另一半的出現呢?但直到這個時候,他們才真正有時間和實力來選擇。學院已經為他們準備好了這一切,那就是海神緣相親大會。

並不是所有人都會在學院選擇伴侶,但是,絕大多數史萊克學院內院弟子卻都會如此。原因很簡單,因為兩個人在一起,總要有共同語言,如果兩個人的一切都相差太多,或許一時的激情可以,可長時間的愛情卻很難維持。

事實證明,史萊克學院內院弟子通過海神緣相親大會在一起的,除非是出現了一些極為特殊的情況或者是變故,幾乎都會相守一生。同樣的經歷,同樣努力過,他們才更懂得珍惜彼此,相攜前進,追求魂師的夢想。

這種感情不只是愛情方面的,也有一些雙修的味道。相互扶持、印證,他們能走的更遠。還有什麼比自己愛人更值得信任的呢?

因此,每當海神緣相親大會要召開的時候,都是內院弟子們最為亢奮的時刻,在接近相信大會將要開始之前,他們不只會努力修鍊,更會努力的展現自己,同時也在悄悄的尋找著自己的夢中情人。

還有一種情況,就是已經有了愛人的,他們也願意在這海神緣相親大會上證明自己,同時向愛人示愛,讓自己的愛人能夠在這萬眾矚目之下成為自己的愛人。可以說,海神緣相親大會不只是學院給予內院弟子的一種服務,同時,也是學院給予內院弟子伴侶們的一種榮耀。

傳說中,能夠在海神緣相親大會上找到伴侶的學員,就能獲得初代史萊克七怪中領軍人物,也是最終成神的那位祝福,那位所繼承的神詆,就是海神。海神島、海神湖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紀念他的存在而存在。

夜幕降臨,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平日里十分清凈的內院此時卻已經熱鬧起來。

晚飯過後,所有適齡的外院學員們,尤其是超過十八歲還沒有達到二十歲的學員們,都已經早早地來到了內院之中。只有在今天這樣的日子裡,他們才會被特批進入內院。

他們的眼神都已經變得熱切,恨不能自己今天就是主角。海神緣相親大會將是對他們最好的激勵。讓他們一旦突破到一字斗鎧師就有資格參與其中。

對於高年級那些年齡已經超過二十歲的學員們,也並不是完全沒有機會。畢竟,年齡這個進入內院的限制,有的時候也並不是完全準確。譬如一些大器晚成的弟子,很可能會在二十一歲就突破了一字斗鎧師卻和內院失之交臂。按照史萊克學院的規矩,這樣的弟子也有進入內院的可能,雖然可能性會小一些。那就是,在他們三十歲之前,成為二字斗鎧師。如果成功了,並且還在外院沒有達到畢業年限,那麼,也有一個補考的機會,補考通過,也可以進入內院。

所以,就算已經超過了二十歲的學員,也並不是完全沒有希望,很多人在達到一字斗鎧師之後還不願意從外院畢業,就是希望能夠搏一搏三十歲之前達到二字斗鎧師,從而進入內院的機會。

因為他們都太喜歡這裡了,喜歡史萊克的一切,以史萊克的一切為榮。

———————————

求推薦票支持。 「好期待,終於十八歲了,終於可以來看海神緣相親大會了。每次都聽學長們說的神乎其神,不知道我們這次海神緣相親大會上能夠看到什麼樣的精彩情景啊!」

「當然精彩了,聽說這次龍槍女神都要前來參與呢。雖然可能不會選擇伴侶,但是,她要是來了,在這海神湖上海神緣的襯托下,簡直就和真正的女神沒什麼區別。」

「說的跟你見過龍槍女神似的。」

「我當然見過了,我曾經遠遠地看到過一些側臉,太美了,美到極致哦。」

「真的?那待會兒可要看看,據說,所有內院弟子心目中的女神都是她。而且,龍槍女神不只是長得美,而且實力也特彆強呢。」

「哦,對了,你們聽說沒有,有兩名來自於星羅大陸的交流生,也被特批進入我們內院學習了呢,他們好像也要來參加今天的相親大會。不知真假。」

「好像是真的,我也聽說了。可不要讓我們的內院學長跟他們好了啊!」

「聽說這次來的兩個人之中,那個男學員特別厲害,才二十三歲,就已經是二字斗鎧師了。」

「這麼強?」

「嗯,還不止呢,好像說有一部分斗鎧都已經到了三字的程度。」

「這個……」

外院學員們都在竊竊私語著,討論著和本屆海神緣相親大會有關的學員們。

他們最多的話題就是來自於龍槍女神,龍躍、戴雲兒以及史萊克七怪的眾位。這一屆的海神緣相親大會明顯要比之前幾屆更吸引人,就是因為有這些人的參與。

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了。這也意味著,海神緣相親大會即將開始。

遠處,海神湖上,一艘樓船緩緩駛來,樓船上燈火通明,看到那艘樓船,眾多外院弟子們都不約而同的躬身行禮。

能夠坐上樓船的,無不適史萊克學院最頂級的存在,他們就是真正掌控著史萊克城,連聯邦都要為之尊敬的史萊克學院海神閣的諸位長老們。

樓船之上,坐在最中央的,是一名青年,他一身白衣,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一頭黑髮披散在腦後。整個人都有種雲淡風輕的感覺。

坐在他身邊的,正是史萊克學院不久前剛剛任命的內院院長聖靈斗羅,聖靈斗羅身邊是外院院長銀月斗羅蔡老,蔡老身邊是雙聖龍,赤龍斗羅濁世、熾龍斗羅楓無羽。楓無羽的臉色明顯有些和平時不一樣,這被成為老瘋子的傢伙,此時眉頭緊蹙,低著頭,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

除了他們之外,還有數位年長的封號斗羅在船上其他位置坐著。也就是說,能夠登上這艘樓船的,無不是九十級以上的封號斗羅層次強者,至少也是三級斗鎧師的實力。

「咦,大家看,樓船正中那位是誰啊?那麼年輕怎麼也能上樓船。」

「天啊!別亂說,小點聲。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位應該就是咱們學院真正的第一人,甚至也是全大陸的第一人,早在百年前就已經威震大陸的當代海神閣閣主,真正的最強者。極限斗羅、四字斗鎧師。我們史萊克的精神領袖。」

「啊?你是說,是那位?這麼年輕?不可能吧?天啊!原來他老人家看上去這麼年輕。」

「是啊!聽說聖靈斗羅是他老人家的妻子。」

「別老人家、老人家的。閣主看上去這麼年輕,怎麼能說老呢?對了,你們誰知道閣主的斗羅封號是什麼?一定霸氣側漏吧?」

「那必須的。閣主的封號是擎天,擎天斗羅。武魂應該是一桿擎天槍,據說曾一槍破天,威震群倫。是全大陸公認的第一強者。他老人家在百年前,那可是那一代的史萊克七怪領軍人物。被譽為史萊克學院最有可能觸摸神級的存在。真正的半神強者啊!不是感受不到神界的氣息,恐怕早就已經超越極限,達到那個層次了呢。」

凡是認出那位身份的人,無不興奮的血脈噴張。別說是外人了,就算是身為史萊克學院弟子的他們,能夠見到這位的機會都是少之又少。

「冥哥,學生們都因為你的到來而興奮呢。」聖靈斗羅雅莉低聲向身邊的白衣青年說道。

白衣青年微微一笑,拍了拍她的手,「還不是因為娜兒那丫頭。她本來跟我說是不打算參加的,畢竟她還不到十八歲,十六歲雖然已經成年,但按照學院規定,要十八歲才能參加。但剛才不知道為什麼,她又跟我說她一定要參加了。我懷疑這丫頭有了心儀的對象,我倒是想看看,是誰能夠配得上我的寶貝弟子。」

雅莉微微一笑,「你啊!就是太過寵愛這丫頭了,你現在簡直就像一個發現了寶貝女兒要跟小夥子私奔的父親。」

白衣青年呵呵一笑,「是有點。我承認。」

雅莉柔聲道:「都是我不好,沒能給你生個孩子。」

白衣青年摸摸她的手,「我們不是說好了嗎?不說這個。」

雅莉眼圈微微一紅,握緊了他的手,這個男人給了她所有的愛,也是她這一生最大的幸福。

坐在雅莉另一側的蔡老不時將目光瞥過來,心中暗嘆。如果當年能和她對調,就算是讓自己少活幾十年,自己也願意啊!

可是,當年的他,那麼多人愛戀,最終卻只選了她一人。哪怕是明知道她身體有缺陷,他也義無反顧。自己也好,天鳳斗羅冷遙茱也罷,都只能是一廂情願。

但是,他卻從來都沒有傷害過她們,他是一個非常有決斷的人,他會在第一時間拒絕,甚至沒有半點猶豫。而以他的身份地位,就算是多幾個女人又算什麼呢?蔡老有次甚至聽到,冷遙茱當著他的面說過,哪怕只是做他暗中的女人也願意。

冷遙茱那是什麼身份?傳靈塔副塔主,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在魂師界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就算是見到聯邦議長也依舊是高高在上的模樣。那是個驕傲的女人。

可就是為了他,天鳳斗羅一生未嫁,而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冷遙茱應該和自己的念頭是一樣的吧。見過了最好的,哪怕是稍微有些瑕疵也接受不了。是啊!認識他之後,在自己眼中、心中,又怎麼可能再容納得下另一個男人呢?

這就是擎天斗羅雲冥,上撐雲天,下探幽冥的一代天驕。在她心中,甚至願意拿他和萬年前的靈冰斗羅霍雨浩,兩萬年前的唐門創始人,千手斗羅唐三相比。

想必,他也是毫不遜色吧。

正在這時,蔡老突然感到手上一熱,抬頭看時,看到了聖靈斗羅雅莉關切的目光。

蔡老勉強一笑,輕輕的向她搖了搖頭。

對於聖靈斗羅,她有嫉妒,但更多的卻只是羨慕。甚至對她心悅誠服。她是這個世界上最善良的女人。她之所以失去了生育能力,是因為一次貧困地區的大瘟疫,她不惜燃燒自己的生命來擴大整體的救援範圍。

那一次,她救活了原本應該因為瘟疫死亡的上萬人。但自己也因為生命透支瀕臨死亡。擎天斗羅雖然救回了她的生命,但卻無法完全治療好她,她本來就是最頂級的治療系魂師,卻無法治好自己的身體。

她很洒脫的說,這就是上天的譴責吧。原本上天應該收走上萬生命的,卻被自己阻止。上天只是要了自己的生育能力,這已經是法外施恩了。

當她好了之後,他就宣布了她是她的妻子。儘管在那之前,他們甚至連男女朋友都還不是。可他就是那麼霸道無比的宣布了。

那時候他有無數情敵,她也是。可是,他不在乎。他只是告訴她,他暗戀了她很久、很久。當他終於鼓足勇氣的時候,她卻身受重創。

————————————————-

新的一周,拜求推薦票支持。大家期待的情節,馬上就要展開啦!你們猜猜會發生什麼呢! 雅莉的生命,是雲冥共享給她的。他有著當今之世最強大的天賦,強大的實力帶來更加悠久的生命,但他卻將自己生命的一半共享給她。

他一直守護在她身邊,他甚至在後來曾經取笑著說,她是他搶來的新娘。

那是一場盛大的婚禮,沒有多少祝福,但卻震驚整個聯邦。

雅莉本來並不屬於史萊克學院,她甚至是聯邦議會培養起來的神秘組織的接班人。可雲冥就是將她搶了回來。因此也和那神秘組織交惡,雙方大戰十幾場,雲冥就是憑藉一己之力,擊敗了那個神秘組織所有強者。就是憑藉著霸道無比的強大實力,將雅莉留在了自己身邊。

為了不讓他受到傷害,雅莉甚至告訴過他自己並不喜歡他,但是,雲冥卻只是說,時間會改變一切。

最終,沒有任何人能夠從他身邊搶走他的雅莉,而雅莉的心,卻被他搶走了。

這是魂師界百年前震驚大陸的一段歷史,擎天斗羅也是通過那一戰而成名。才讓所有人知道,在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如此強大的存在。

為了針對他,那個議會控制的神秘組織派出了三台紅色機甲,在神級機甲的圍攻下,他只用了不到十分鐘,就將它們全部擊潰。並且一槍破天。巨大的空間波動險些撕碎了整個議會所在地明都。

當時他只留下一句話,天阻止破天,地阻止裂地。人擋殺人,神擋殺神!

就是這麼一句霸氣側漏的話,令史萊克城穩如泰山。他也是聯邦經過仔細研究過之後,公認的,在這個世界上目前為止,沒有任何魂導科技能夠威脅到的存在。

那天之後,他就真正成為了史萊克學院的擎天博玉柱架海紫金梁,以一己之力,令史萊克城、史萊克學院成為了萬眾矚目卻連聯邦也要為之避讓的存在。

這就是擎天斗羅和聖靈斗羅的愛情,愛的轟轟烈烈。卻又在之後百年平平靜靜。

轟轟烈烈的在一起,溫溫馨馨的一路走來。

所以,無論銀月斗羅也好,天鳳斗羅也罷。無論她們多麼愛這個男人,卻都無法從雅莉手中把他搶走。

雅莉甚至很多年前就曾經對雲冥說過,希望他再有一位甚至是幾位妻子,他那麼頂級的基因,怎能不有所傳承?

但云冥卻拒絕了。他只是告訴她,自己的心很小,只裝的下一個她。而沒有愛情的慾望,那不是他的追求。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只是每當提起這件事的時候,雅莉總會很難過。難過自己沒能給如此愛自己,也是自己如此愛著的男人生個孩子。

「咳咳。這日字口,老大你就別虐狗了行不行?不知道我們幾個都單身啊?」濁世咳嗽一聲。

雲冥瞥了他們一眼,濁世嘿嘿一笑,旁邊的楓無羽也是認真的點了點頭,「就是,老大,你這樣不好。你要知道,當初我們都是雅莉的追求者。」

雲冥微微一笑,「最近的日子過的有些太清閑了,人生總需要一些刺激。不如,我們找個時間……」

「當我剛才什麼都沒說。」濁世和楓無羽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道。開什麼玩笑,讓他再說下去,接下來肯定就是要拿他們兩個試槍了,別開玩笑了,和他打?那不是一般的找虐了。

眾位封號斗羅都不禁笑了起來,蔡老撇了撇嘴,「你們兩個那麼有默契,才是不找伴侶的最終原因吧。」

「……」

樓船一直劃到海神湖一側,在一個最好的位置停了下來,能夠清楚的看到湖面正中。

海神湖湖水清澈,當一片燈光宛如鮮花盛開一般綻放的時候,湖水被映照的藍幽幽的,宛如一塊巨大的藍寶石一般,還有光暈閃爍,光怪陸離,極為的炫麗動人。

燈光分散在四周,仔細看會發現,這些燈光都是在水下的,它們的光芒通過水波的過濾均勻的散開在湖面,就像是湖水本身就在發光似的。帶著溫馨浪漫,還有更多的生命氣息。

緊接著,兩道光柱在遠處響起,在那兩道金色光柱之中站著兩個人。

他們都是面帶微笑,一男一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