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句話不亞於晴天霹靂,李學浩被說呆住了,雖然現在還無法完全理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他剛剛拔出來的劍叫什麼「千葉丸」的是千葉家族世代相傳的寶物,而拔出它的人,要和住持的孫女結婚!

難怪之前哪怕在最關鍵的時刻,她都沒有把劍拔出來,不是因為不想拔,而是根本就拔不出來。

以千葉丸劍刃那充盈的靈氣,普通人確實無法拔出,哪怕住持祖孫兩人身上有靈氣存在,但對於千葉丸來說實在少得可憐,所以也拔不出來。

「我是千葉神社的住持千葉界人,這是我孫女千葉小百合,以後就拜託你照顧了。」住持一臉欣慰地說道,同時拍了拍他的肩膀。

「等一下,我現在還是個高一學生,而且已經在和人交往了……」李學浩有些手足無措,這下誤會大了,同時臉上也有些熱,不敢去看旁邊的千葉小百合。突然有個陌生女人說要做他妻子,哪怕對方非常漂亮,這種事也不是一時能接受的吧。

「只是在交往而已,這並沒有關係,我想小百合也不會介意的。」千葉界人住持卻不認為李學浩說的是個大問題,在他看來,只要還沒結婚,那就行了。

千葉小百合神色冷然,也像沒有聽到這句話似的。

「我很喜歡現在正在交往的女生,而且我和千葉小姐今天才初次見面,怎麼也不可能……那樣也太兒戲了。」李學浩儘可能地解釋著。

「這麼說,你是不願意娶小百合了?」千葉界人忽然眉頭一皺,雙目有神地盯著他,高大的身材顯得威風凜凜,哪怕是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嚴肅起來的時候也仍然讓人覺得心虛。

「這個……」李學浩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說不願意娶,好像看不起人家千葉小百合小姐,說願意的話,那更加不合適了,只能重複先前的理由,「我已經有交往的人了。」

「那麼好吧。」千葉界人無奈地嘆了口氣,轉頭看向一旁的孫女道,「小百合,你知道怎麼做了吧?」

「是的,爺爺!」千葉小百合冷著臉,鬆開扶持著的祖父,直接將李學浩手裡並沒抓緊的劍搶過來,「鏗鏘」一聲,把劍刃拔出,因為劍刃的靈氣不再像之前那樣充盈,倒是可以拔出來了,然後用劍刃對準自己修長雪白的脖子。

「你幹什麼!」李學浩大吃一驚,連忙一把拍掉她手上的劍。

「既然你不能娶她,那麼她只能向千葉家的世代先人自裁謝罪!」千葉界人神色平靜地解釋道,似乎根本沒有把他孫女的性命當一回事。

「……這種事,不需要那麼認真吧。」李學浩也是咋舌不已,現在都什麼時代了,還自裁謝罪?看來事情往最不好的那方向發展了。

「那你就錯了!」千葉界人神色一正,聲音說得很大聲,中氣十足,臉上的表現也非常狂熱,看起來就像個被什麼邪教迷惑的神經病,「千葉家世代先人的榮光,後世子孫一定不能辱沒了,就算你現在阻止了小百合,你最終也會離開的,你離開之後,小百合一樣可以自裁謝罪!」

李學浩聽得苦笑不已,看千葉界人的這副狂熱表情,哪怕千葉小百合本身沒有自裁的念頭,這老頭也會強行讓她自裁吧。

本來他的目的是救人,現在不是成了殺人了嗎?苦笑了笑道:「有別的辦法可以解決嗎?」

「沒有!」千葉界人堅決地搖了搖頭,又說了一句,「除非你娶了小百合!」

千葉小百合就在一旁冷著臉看著,沒說話,表情根本沒有任何變化,似乎一切都與她無關。

「能讓我考慮一下嗎?畢竟這個可不是小事,而且也要經過我家裡雙親的同意吧?」李學浩無奈說道,現在也只能採取拖延戰術了,希望過後能想出什麼辦法解決。

「可以,我會讓小百合給你三天時間考慮,所以三天之內,你必須到這裡來給我們答案,如果三天之後沒來,那麼第四天希望你能來帶一枝荷花過來。」千葉界人一臉肅穆說道。

「……三天之內,我一定會來。」李學浩苦笑中也是神色一凜,荷花,那可是日本人最忌諱的不祥之花,一般只有喪葬活動的時候才會出現,那麼說,意思已經相當明顯了。

早知道剛剛就不手癢去玩劍了,現在玩出火來了吧。

「現在請你告知姓名和住址,畢竟你有可能是小百合未來的夫婿,我們不能連你一點消息都不了解。」千葉界人說得很直白,對他那麼大年紀的人來說,已經沒有什麼可失禮的了。

「我叫真中浩二,是櫻野高中的一年級新生……」李學浩當然不可能說假話,那樣可是會害了一條人命。

「櫻野高中?」千葉界人和千葉小百合同時一怔,看了看不遠處仍昏倒在地的那二十多個巫女中身材最為嬌小的千葉美佳。

「你是美佳的後輩?」千葉界人問道。

「她確實是我的前輩沒錯,我們還在一個社團里,其實剛剛我們就是抱著上門拜訪她的目的……」李學浩解釋道,當然不會說是因為自己察覺到了這邊的煞氣,所以才特意過來的,畢竟兩邊相差那麼遠的距離,他都能察覺到,那也太聳人聽聞了一些。

「原來如此,那就更能證明你和小百合的緣分是天作之合了。」千葉界人很欣慰地笑了笑,不過見到現場一片狼藉,他又皺了皺道,「現在這裡有點亂,我還要找人收拾一下,並不適合招待客人,恕我們無法招待你了。」

「……沒關係,正好我也有事情,要馬上離開這裡。」李學浩也不想久留,他還要回去想辦法,「那麼我就告辭了。」

轉身離開之際,又傳來了千葉界人的肅穆聲音:「三天之內,希望你能遵守自己的諾言!」

「我會的。」李學浩回頭答道,又匆匆下了階梯。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神武覺醒最新章節!

「堂堂一名武尊境的陷阱大師,居然屈尊在這小小的沙寨,做一名沙匪首領,真是太可惜。他要是願意效力夏陽郡的郡主大人,恐怕也是一名統兵上千人的將領。」

秦雨兒深感可惜。

眾武尊和馬隊護衛們畏懼沙匪二首領流沙的「陷阱大師」的名頭,都勒住戰馬止步不前,不敢往近在數十丈的山寨上沖。

好在,有馮如豐手中赤焰弓威脅之下,木寨牆頭上的數十名弓手沙匪也不敢輕易抬頭露面,沙匪們也難以威脅到他們的安全。

沙寨門口,雙方陷入僵持,戰事一時停了下來。

只有燃燒陷阱內的洶洶火焰還在燃燒,寒冰陷阱內的大量寒冰利錐在散發著森嚴的寒氣。

這短短的數十丈距離,成了一道恐怖的陷阱死亡地帶。

沙寨內,眾沙匪們躲在木牆下,也同樣神情緊張。

要是被外面的這些武尊和馬隊護衛們衝進來,他們這群沙匪也就全完了。

沙匪二首領流沙有些焦急,他剛才一口氣引爆了三個大威力的陷阱術,這才把那群強攻沙寨的馬隊給驚嚇住。+¤,

如果他們再次發動攻擊,他所剩的陷阱不多,一個人撐不了多久。馬隊內的武尊人數實在是太多了。

「大爺呢?怎麼半天還沒從營寨里下來?」

「小的已經派人去找大爺了,但是大爺說他的寵獸此刻並不在身邊,早上的時候放出去覓食,還未回來。

大爺得知有人攻打山寨的消息之後,他立刻去綠洲上找馭獸,讓小的跟二爺說一聲,再堅持一炷香功夫。他一會兒就趕回來!」

「唉.偏偏這個節骨眼上,老大的馭獸沒在身邊!」

沙匪二首領流沙十分無奈。

沙匪大首領「鬼面」是一名馭獸師,有一頭非常厲害的寵獸,在這片大沙漠中難逢敵手。但鬼面一半戰鬥力都在寵獸身上,少了這頭寵獸,便削弱了一半實力。

沙寨內的食物不夠。鬼面便經常讓寵獸自己去綠洲上四處覓食。

現在鬼面去了綠洲找他的那頭外出覓食的寵獸,一時半會只怕也趕不回來,最快起碼要一柱香的功夫。

只要堅持到鬼面趕回來,以鬼面和他寵獸的實力,肯定能全滅這支馬隊。

也就是說,他必須拖延時間,堅持到大首領「鬼面」返回山寨。

流沙想到這裡,在木牆上露出一個頭來,沉聲朝外面的馬隊眾人大喊道:「馬隊的諸位兄弟。這次是我們的不對,不該冒犯你們。山貓已經死了,也算是給你們賠罪。你們立刻離開,我們日後井水不犯河水。這次你們攻打我沙寨,我就不追究你們了!」

「呸!誰信啊!」

「你們這股沙匪最不講信義!我們要是一撤走,你們這些沙匪必定會找機會報復。」

「騙我們離開,肯定是想在大沙漠里襲擊我們!」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在沙寨外面的眾人紛紛憤怒的大嚷道。哪裡肯信。

不要說秦雨兒、趙中這些武尊們不肯,就連那些普通的武者護衛和商人們也不肯。

數千里的大沙漠。這裡可是沙匪的地盤,最擅長在沙漠里戰鬥。這股沙匪不除,後患無窮。仗打到這個節骨眼上,必須殺入沙寨內剿滅這股沙匪才行。

這時候,葉凡騎馬出現在沙寨門前四五十丈遠處,勒馬停下。

他打量著前方不遠的沙寨。還有沙寨門口三個已經引爆的陷阱,對著陷阱的威力有些震驚。

「殤,這陷阱術,有這麼厲害?」

葉凡暗自震驚,他以前也聽過冒險系的陷阱術。但比較輕視,不由向殤問道。

殤有些不屑道:「談不上厲害,會者不難,難者不會。這種陷阱跟普通獵人陷阱沒什麼區別,只能嚇唬那些不懂的人。

這是二階元氣陷阱,陷阱的材料比一階厲害些,靠高級一點的屬性材料來提升陷阱的威力。

布置這種級別的陷阱,需要消耗不少材料物資,少說也得消耗數十多塊元石的物資,才能布置出這麼一個陷阱。這沙寨是偏僻的沙漠之地,物資肯定不多。沙匪手裡肯定沒多少錢財,來大量造陷阱。」

葉凡心中終於有底,點頭。

殤分析的有道理,否則沙匪二首領「流沙」不會僅僅只在離山寨數十丈的地方,做那麼少數幾個陷阱。

肯定會在整個山頭數里範圍內,都布滿大量的陷阱,早就把他們打的灰飛煙滅了。

既然陷阱不多。

很可能,前面的路上,就剩下幾個陷阱未被引爆。

葉凡很快估量出沙匪二首領流沙的實力。

秦雨兒回頭看到葉凡到來,不由道:「公子,這沙匪二首領流沙的陷阱術太霸道,前面很難衝過去!我們怎麼辦?」

「他們老大鬼面,怎麼沒有出現?」

葉凡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反而問道。

趙中等人搖頭,表示沒看到沙匪大首領『鬼面』露面。

幾名馬隊護衛首領們也是搖頭道,「這個鬼面一向是很少露面,神秘莫測。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坐上這沙匪的大首領之位的。但他既然是大首領,肯定比二首領『流沙』更厲害。」

「沒有露面,那意味著沙匪大首領『鬼面』很可能不在!只有二首領『流沙』在這山寨內,正是破寨的最佳時機!我們抓緊時間破寨,殺進去!」

葉凡騎在馬上看向山寨淡聲道。

「可是,沙寨前的大威力陷阱怎麼破?要是不破,那就只能拿性命去填。恐怕得再死數十,甚至上百號人啊!你有辦法,破這陷阱之術?」

趙中十分疑惑道。

其餘人也都望向葉凡。

武尊們都惜命,他們這群馬隊護衛總共也才三四百而已,只怕沒這麼多人願意當肉盾去填這條兇險無比的陷阱之路。

如果沙匪二首領流沙再厲害一點的話。恐怕他們全部都要喪命在木寨牆之下。

「你們等一下。我去探路.打開寨門!等下你們沿著我走過的路,衝過來就行。」

葉凡沉吟一下,隨後下馬,大步朝沙寨走去。

殤已經告訴了他,探查這種「低級」陷阱術的訣竅,那就是仔細觀察地上的痕迹。

這峽谷是綠洲和沙漠的邊緣地帶。地面已經長有少量的青草。

看看地上是否長有青草,青草是否枯萎!

如果地面下面布置有陷阱,地上肯定無法長出青草。而且他們這次是對沙匪進行突襲,沙匪肯定不可能事先知道,臨時挖些青草來覆蓋陷阱上。

流沙在山寨前布置下的元氣陷阱,是可以通過細微的蛛絲馬跡,看出來的。

他只需要從陷阱邊緣,走過去就行了。

沐冰、秦雨兒和曹幼雯,趙中、馮如豐和黑色等武尊。以及馬隊的所有護衛人都震驚的看著葉凡,看著他就這麼朝沙寨直接走過去,絲毫沒有畏懼那恐怖無比的陷阱。

「葉大哥,不要啊。前面的陷阱危險!」

「小心危險!」

「別過去!」

沐冰、秦雨兒曹幼雯等人頓時驚大叫。

趙中、馮如豐等人都是張了張嘴,眼睜睜的看著。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甚至連沙寨木牆上的沙匪,露出半個頭朝下方張望,看到葉凡孤身一人慢步走在山寨前的地面上,都呆住了。

「有一個武尊走過來了!」

「他這是要一個人打我們的寨子?」

「.」

流沙呆住了。他伸出手想要引爆剩下的陷阱,但卻忍住。並未釋放山寨門口僅剩的三個陷阱。

他的陷阱術是大威力的群攻術,衝過來的人越多,他越是喜歡。他恨不得所有人都衝過來。

但如果只過來一人,他卻捨不得發動。

馬隊剩下還有不少武尊,如果為了這一人,用掉了剩下的陷阱。他拿什麼來守這沙寨?!

而且,那個過來的人,居然看出了他布置的陷阱位置,並未走到陷阱中央。哪怕引爆陷阱,只怕也無法傷到一名武尊。

這讓流沙更不願意引爆僅剩下的三個大威力陷阱。

就在沙匪二首領流沙猶豫之間。葉凡已經獨自一人到了沙寨木牆大門附近。

這沙寨牆高十丈,是用整棵的巨木所造,非常厚實。

但再結實,也是普通的木頭所造,不會比石頭更堅硬。對武者來說,或許無可奈何。但對武尊而言,也就是裝樣子的貨色。

「破——!」

葉凡猛然一揮鐵拳,將這座沙寨的木牆大門,轟出一個人形大洞,整個沙寨的大門倒塌了下去。

沙寨被正面攻破大門!

馬隊數百名騎兵都愣住,葉凡居然就這樣破寨而入!

在沙寨木牆上,所有的沙匪們傻眼了。沙寨大門,就這麼被一名武尊給暴力攻破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