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卻並不影響林楓出鼎,施展鼎意。

因爲,鼎乃萬法,存於一心。

這一切的感悟,從未有任何一人教授過林楓。都是他自行感悟而來。也唯有這樣的感悟,更加深刻而清晰,威能也更強。

江如風看向林楓道:“我現在尚有花骨朵未出手。但是此花骨朵不同於其他的花骨朵,而是離火所化。”

江如風此次出行,離火掌教攫取了一縷離火贈予。而今被江如風融入了異象之內,化作了紅芍花的花骨朵。

“所以,此花朵並非簡單的異象,而是攜帶了法寶之威。其威力,不亞於融入了九等法寶一擊。林兄,你還是不祭出本命法寶嗎?”江如風補充道。

林楓的鼎是不能祭出。帝器級別的天材地寶,如果現世,各門派掌教級別的人物都會出來搶奪。

“江兄不妨出手。我以異象會你。”林楓回道。

“好。”

江如風繼續運轉法門,臉上豆大的汗珠落下,承受的壓力達到了極點。然後他奮力扔出了紅芍花骨朵。

隨後。江如風好似虛脫一般向後退了一步。他的臉色慘白,體內元氣耗盡,整個人虛弱到了極點。

離火教長老無比機警地看着四周。此時江如風陷入了最爲虛弱的狀態。若是有人趁機出手,他便有性命之威。

這一戰的勝負,便看林楓是否可以承受得住紅芍花骨朵之威。

林楓靜靜地看着離火幻化的紅芍花骨朵襲來,一股帶着毀滅氣息率先來臨,令林楓感到陣陣寒意。

“這離火。果然很強。”

江如風拿到的只是離火一縷而已。若是整個離火,其威能則具備毀天滅地的威能。

林楓雙手掐訣之下。荒漠異象落在自己身前,形成了一股荒漠城牆。而那鼎形狀的孤煙,籠罩自己的全身。

江如風最後全力一擊,自己若是守下來。便是獲勝。

轟隆隆……

紅芍花骨朵和荒漠異象接觸,發生了劇烈的轟鳴。一股前所未有的威能,如水波一般盪漾開來,撞擊在精鐵擂臺四周之上,立即喚醒了精鐵擂臺的防禦陣法。

精鐵之上刻着的陣紋全部光芒大作,升起了神華之光。這些神華全部縱橫交錯,最後組成了一張巨大的網,蓋住了整個擂臺。

散開的餘波一次次撞擊在擂臺的防禦陣法之上,使得擂臺陣法光芒不停地抖動。接連不斷的傳出轟鳴之聲。

離火幻化的紅芍花骨朵最終撕破了荒漠異象,然後重重地砸在了林楓身上那個鼎的光芒之中。

砰……

最爲強烈的震動,最爲刺耳的轟鳴之聲響起。前所未有的于波威能散開。撞擊在擂臺防禦陣法之上,宛如驚濤拍岸,聲勢浩大驚人。

“離火教異象,加上離火之威。可以說是知命境界修行者的極致威能了。”

“也不知道孤月城林楓是否可以撐得住。”

“除非祭出法寶加持,不然就算他肉身恐怖,也是無法抵擋。”

品紅靜靜地聽着衆人的議論。無比緊張問道:“妙妙姐,公子撐得住嗎?”

林妙妙一臉凝重不答。她也不知道答案。若是換作自己,自然無法防禦。但是自己可以出擊,以最強的攻擊破開,便無需防禦。

然而林楓的修爲是短板,防禦是他的長處。這樣的打鬥,倒是符合林楓的性格,也符合自身特點。

林妙妙心中暗道:“林楓,你一定要撐住啊。”

林楓置身於鼎的光幕之中,看着帶着毀滅性的紅芍花骨朵正在一步步粉碎自己的異象。離火威能太強,若是直接打中自己的肉身,林楓覺得很難承受。就算不死,也可能到底昏迷。那此次比試,便是認輸。

“凝。”

這一次,林楓沒有任何保留,開啓了體內圓滿的金屬性靈根所有威能。

他身上的土色鼎光幕瞬間光芒大亮,宛如實質的黃金液體之色。在太陽照射之下,耀眼奪目,幾乎令人無法直視。

在遠處的看臺之上,冷雨靜靜地觀看所有擂臺之上的戰鬥。此時不由被林楓吸引。她看着林楓,微咦道:“而今這世間,竟然還有人修煉古法。而且在金屬性靈根之上圓滿。林楓從哪裏得到了金靈子這等罕見寶物?”

實質的金色鼎,防禦增強了太多,直接阻擋了紅芍花骨朵的攻勢。使得紅芍花骨朵第一次停止了前進的腳步。

金鼎和紅芍花骨朵看似僵持,實際上展開了前所未有的相互傾軋攻擊。一股股巨大威能的浪潮飄蕩,撞擊在精鐵擂臺的防禦陣法之上,使得裏面出現了無數金光和火光。

“我看不見了。”

“我也是。”

兩種巨大威能的金光和紅光撞擊之下,威能籠罩了整個擂臺。使得知命境界巔峯的修行者無法看到其內的戰鬥。知命境界巔峯修行者想要看清楚,也需要盡數展開修爲。

最後,最爲猛烈的撞擊持續了一盞茶功夫。一盞茶過後。金光消失,火光消失。唯有林楓和江如風靜靜地站在擂臺之上。

江如風嘴角滿是鮮血,臉色慘白。忍不住一陣陣咳嗽,顯然遭受了嚴重的內傷。而林楓更加不堪,衣裳破敗,頭髮凌亂,身上傷口無數。

“到底誰贏了?”

“看樣子好像是江如風。”

“我覺得也是江如風。孤月城林楓並未展現法寶加持防禦,按道理而言,無法抵禦。”

在衆人的討論之中。青雲門執事長老出現,朗聲宣佈道:“孤月城林楓。晉級。”

“什麼,林楓獲勝?”

“林楓絕對是此次九州薈萃大會最大的黑馬。”

林楓的獲勝,讓那些境界在知命巔峯以下的修行者倍受鼓舞。誰說境界高就是厲害的?林楓就是證明了一切。

隨着下午的比試完畢,順利進入下一輪的只有八名弟子。

孤月城林楓。林妙妙全部晉級。其餘六人分別是青雲門賀容聲,魔徒孟寒,荒火教火靈兒,第一蠻徒屋塔山,神將府郭鐵,太虛道觀張壽。

此次九州薈萃大會,第一次同時出現了兩匹黑馬。孟寒化名‘寒蟬’,天碑無名的弟子,一代散修。成爲了林楓之後,第二匹黑馬。

整個鎬京,關於林楓的討論最爲熱烈。

以知命境界中期修爲。天碑之上無名的弟子,闖入了九州薈萃大會十強之內,這是九州薈萃大會前所未有的事情。

林楓,創造了奇蹟。

林楓這個名字,傳遍了整個鎬京,蓋過了前些日子風頭最盛的林妙妙。

林妙妙笑言:“林楓。你可徹底火了。現在我不需要躲避了,看來你需要躲避了。”

鎬京所有賭坊。林楓這個名次出現的頻率最高,賠率最高。甚至,鎬京開始流傳,林楓這匹黑馬必將一路經驗到底,黑到底,並拿下武試第一。成爲九州薈萃大會歷史之上,第一個知命境界中期的三榜第一修行者。

拜訪林楓的人多起來,麪館的生意跟着火爆。特別是那些知命境界巔峯以下的修行者,將林楓當作了偶像。感覺林楓替他們出口惡氣。誰說九州薈萃大會就是巔峯境界修行者可以玩的?

然後,來到蘭州拉麪館,竟然可以吃到偶像做的面,何其爽快?

由於麪館的生意太火爆,林楓累死累活,成了徹底了拉麪小二。林楓的目標又不是爲了掙錢。他又想過乾脆關掉麪館拉倒。然而林妙妙和品紅不同意。這畢竟是她們經營起來的心血,也寄託這太多的回憶。

塗魚更是建議林楓招來更多的夥計,然後買下隔壁鋪面,做成鎬京第一大第一個面莊,每一碗麪漲價。

最終,林楓和林妙妙商議一番。決定麪館繼續營業,但是每日只賣出五十碗麪,然後停止售面。

可是,吃麪的人絡繹不絕,大家搶着座位,甚至出現了爲了搶奪座位大打出手的現象。

林楓無奈,只能開始發放號碼牌。所有人進入吃麪之前,首先要按照順序在麪館門口排隊,領着號碼牌,按照次序進入吃麪。

安唐進入了麪館之內,看着座無虛席大聲道:“老闆,來碗牛肉麪。”

“你有號碼牌嗎?”

品紅問道,忙碌之中,連頭也沒有空擡起。

“沒有。”

“去外面排隊領取號碼牌,然後按照次序等候。若是有急事要走,留下聯絡方式,輪到你的時候,我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品紅無比熟練回答,仍舊沒有擡頭。

安唐沒有說話,直接走入了後廚之內,看着忙碌的林楓道:“老闆,你現在倒是火了。我吃碗麪還要排隊。不排隊,不讓吃了。”

林楓擡頭一看竟然是安唐,立即停下來道:“前輩大駕光臨,稍等片刻,這就給你安排。”

“可是這裏也沒有座位啊?”安唐道。

林楓出去一看,果然沒有空位。一人走,另外一人立即補上。林楓苦笑道:“看來需要單獨成立一間貴賓室了。”

“什麼是貴賓室?”安唐不解問道。

“就是專門招待前輩你這種人物的單獨房間。”

“好主意。今日的面不吃了,下次來,希望你的貴什麼室可以設好。”

“前輩放心,今日辦妥。明日來就有。”

林楓承諾道,然後親自送安唐離去。 看到江如風紅芍花骨朵襲來的時候,面對這毀滅性威能,林楓心裏有過擔憂。擔心自己的異象撐開不夠強大,無法抵禦。

雖然最終還是支撐過去,然後獲勝。但是遇到的對手是賀容聲這樣的強者,結果便必然相反。

期間,林楓不是沒有想過祭出法寶加持。他的法寶,唯有相思淚可以施展。問題是,這一滴相思淚在手,他無法令它發揮出它的威能。

林楓思考了許久,最後去了藥王軒,拜見關大家。

大廳之內,關大家靜坐,竹翁站在她身側。

竹翁率先開口道:“恭喜林公子,武試入了前十。”

林楓笑笑回道:“運氣,全靠運氣。”

關大家道:“聽完竹翁講述一番,你的實力仍有不足,想要拿下武試第一,從目前所表現來看,沒有希望。”

林楓聽到此話,心中微微吃驚。想不到關大家如此關注自己的比試。都說九州薈萃大會,會引來鎬京權貴的注意,現在看來,果然不假。

由於鎬京都知道,林楓算是投靠了關大家。由此真正的權貴登門拜訪的不多。

林楓道:“前輩所言甚是。我今日來便是請前輩指導一二。”

“但說無妨。”關大家道。

“我需要看劍訣。各門各派最強的劍訣。”林楓開口道。

關大家聽完,沉默了片刻之後道:“這個時候,貪多嚼不爛。你怎麼想要看劍訣?”

林楓沒有多說。將體內元氣排出體外,形成了一股不屈劍意。然後他伸出右手,攤開掌心,相思淚出現在掌心之上。

關大家看到這兩種東西,露出了讚許之色道:“竹翁,你帶着他去內室,將各門派劍訣給他看。”

“是。”

關大家是鎬京乃至九州鉅富。藥王軒是修行界最大的商貿行。由此,關大家手裏除了有各種法寶。各種靈丹妙藥之外,當然也不缺少玄妙的功法。

林楓進入一間雅閣,裏面擺放着諸多卷軸。

竹翁道:“這些都是世間各門各派鎮山劍訣,你慢慢看。”

“好的。”

時間緊迫。林楓沒有囉嗦。他挑選了一個卷軸打開一看,竟然是青雲門《青雲劍訣》。林楓萬萬沒有想到,青雲門這等強大的門派,其劍訣也外傳了。

竹翁看到了林楓眼裏的驚訝,道:“青雲門劍訣,流傳於世的極少。可以說,也只有我們手裏纔有。”

“你們如何得到的?”林楓忍不住問道。

“這個是百年之前的事情,一位青雲門長老修煉遇到了問題,想要我們手裏的祕寶血玉蟾蜍。關老爺子讓他拿《青雲劍訣》交換。如此得來。”

林楓接着看下去。更是吃驚不已。孤月城的《劍心訣》,甚至齊劍閣的《浩然正氣訣》都有,只是略有殘缺。

林楓來之前。有想過關大家手裏不缺少劍訣,但是想不到關大家手裏的劍訣不僅多的看不過來,而且全部都是各州一等門派的鎮山劍訣。這簡直難以置信。

這一日,林楓沉浸在劍訣的海洋之中。並非全部觀看感悟,而是有所挑選,符合身上的祕寶相思淚。

一直到了子時。林楓才停止觀看。此時,由於太長時間觀看感悟劍訣。林楓的雙眼滿是血絲,整個人也疲憊不堪。

竹翁遞上一杯茶道:“林公子,這是一種靈草泡製的茶,可以養神醒目,請。”

林楓接過道:“謝謝劉前輩。”

竹翁看着林楓,露出讚許之色道:“公子果然非常人。竟然可以觀看世間至強的六大劍訣,並且感悟所得。”

林楓笑道:“這都是前輩們教導有方。”

竹翁認爲這是一句謙虛之話,而在林楓心裏,這是一句實話。沒有劍聖,沒有祖師前輩,沒有齊四前輩,沒有關大家,就沒有自己的今日。

林楓將這些名字默默記在心裏。大恩不言謝,心中有天地。

回到麪館的時候,已經是夜深人靜的時候。然後品紅仍舊站在門口,等着林楓。

林楓走近道:“品紅,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有休息?”

品紅猶豫了再三道:“公子,有一句話,我想問問你。”

林楓一邊揉着太陽穴,讓自己舒服一些,一邊道:“你說。”

品紅開口道:“公子,你其實知道我留在你身邊的原因的。我想知道,在公子心裏,我的事情有希望嗎?”

“什麼事情?”林楓佯裝不解問道。

“雙修。”品紅說着不好意思地低下頭,臉色紅撲撲。

“這……”林楓不知道怎麼回答,想了想道:“品紅,難道就沒有其他人讓你上心嗎?”

“公子……”

品紅擡起頭看着林楓,眼裏有淚,楚楚可憐。她道:“難道品紅就一點希望也沒有嗎?”

林楓轉過身看向他處道:“品紅,我們是好朋友,也只是好朋友。”

“我明白了,謝謝公子。”

品紅說完掩嘴哭泣而去。林楓看着品紅嬌弱的背影,心裏有些愧疚和難受。但是這種事情,又怎麼好答應,又如何答應呢?

林楓無奈嘆氣,走入麪館之內。林妙妙點着燈火等待自己歸來。

“林楓,你回來了,今日進展如何?”林妙妙立即問道。

“還不錯。”林楓將今日的感悟講述了一遍。

林妙妙聽着面露喜色。林楓的實力無疑又增強了許多。即便是自己,也不敢說可以一定能擊斃林楓。想到林楓這一次真正強大起來,林妙妙感到非常開心。

“對了。品紅怎麼了?她剛纔哭着回來的。我問她。她也沒有說。”林妙妙問道。

林楓嘆口氣,將剛纔和品紅的對話說給林妙妙聽。

林妙妙一陣沉默之後,道:“我上去看看她。”

“林楓,你快上來……”

林妙妙上去沒有多久,一聲喊叫響起。林楓立即上樓,去了品紅的房間。 長成計:養女有毒 看到裏面空空如也,沒有品紅的身影。甚至品紅的一些衣裳也被收拾起來帶走。

“她走了……”林妙妙喃喃道。

“是啊。”林楓蒼然道。

這一晚。林楓輾轉反側,無心入眠。心裏想着品紅。也不知道她去了哪裏。原來剛纔那一番對話,是一種訣別。

這樣也好,興許她可以找到自己的雙修伴侶。林楓只是希望品紅這樣一個善良的小女孩,可以碰到一個好男人。

咚咚咚……

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個時辰。樓下忽然響起了強烈急促的敲門聲。

“誰呀?”

林楓起身下樓,開門一看。一個貌美魅惑女子抱着品紅。這個女子,林楓有些印象,是品紅的師姐,紅花宮的紀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