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到底是什麼元能呢?

修鍊之餘,蘇長安查過了自己能夠查到的所有資料,還是一無所獲。

她甚至猜想過,這股元能是不是傳說中的時間元能。可是,卻又不像,她感應不到時間的波動。

這次地圖發生異變,蘇長安下意識的就想到了這股陌生元能。

安娜能夠激發地圖,多半是因為她常年把木盒帶在身上,無意中也受到了這陌生元能的影響。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蘇長安瞪著手中看似平常的圓珠,最終還是無奈的收了回去。

既然成為人形尋路器的未來不可避免,蘇長安也沒多在陌生元能上白費心思,她開始熟悉自己新到手的飛刀。

這飛刀被她起名為「瞬閃」,共有九柄,每一柄都是高等元能裝備,和蘇長安自身的契合度足有七成九,而合併之後會組合成一柄長約一尺的匕首,合併之後的契合度更是提升到了八成三——奧德大師果然名不虛傳。

契合度高,蘇長安本身又擅長精細掌控,只用了不到半個月,她就把瞬閃完全掌握了。

不得不說,對於剛進階的掌控者而言,一柄好的武器能夠帶來的實力提升是巨大的,尤其是對蘇長安來說。

這半個月,她和安娜交手過好多次,在不出動獅吼的情況下,安娜居然敗多勝少——這讓安娜極為不服氣,卻也越發重視蘇長安了。

在以前,安娜對蘇長安很好,可她總是把她當成需要照顧的小妹妹,而如今,安娜已經開始漸漸的視她為可以依靠的戰友了。

「小長安,我的眼光自小兒就准!我現在覺得,提前把你拐來血獅子,是一件非常划算的買賣,一本萬利!」再次鬥了個平手之後,安娜哈哈大笑。

安格列看向蘇長安的目光也帶著讚賞與認同:「不錯。」

「長安你太不夠意思了,怎麼可以進步這麼快!我記得剛見到你的時候還能打個平手呢,現在你至少能打我八個……」菲菲一直在旁邊觀戰,見狀也嚷嚷道,「不行不行,我要去加緊修鍊了!長安,我可先跟你說下,一時領先算不得什麼,我很快就追上你了!」

「如果出發前沒有成功進階掌控者,這次的雇傭任務,你和阿加就不用參加了。」安格列看著菲菲,眯眼微笑。

菲菲臉色一苦,一跺腳:「我這就去閉關!」

你說阿加?他先在正處於閉關進行時的狀態中……

看著菲菲離開,安娜眉梢輕挑:「安格列,這趟任務絕對輕鬆不了,你真捨得讓你們尼蘭家族中最優秀的兩個天才跟我們一起去參加?」


這趟雇傭任務,是默林親王發布、指定由新組建的血獅子冒險團接受的。

血獅子需要幫助默林親王探索那地圖所指的雅思那古文明遺址,報酬雖然極為豐厚,可任務也極為艱巨。不說別的,就只說那古文明遺址所在的地方,就危險萬分了。

迷航星域,這在菲茵帝國以及周邊幾個文明當中,可以說是一個讓人聽而變色的名字。

這片星域的直徑大約有三光年,星雲密布。

它之所以被稱為迷航星域,則是因為,不管是幾級文明的飛船,只要進入其中,就會和自己的隊友失去聯繫,而且,所有的星圖以及探索裝置全部失效!

想要從迷航星域中出來,唯一能夠依靠的,就只有運氣了。

在一隊來自九級文明的探索飛船在迷航星域之中徹底失去音訊之後,便再也沒有多少人敢去迷航星域探索了——雖然不怕死的冒險者很多,可明知必死卻還要去,這樣的傻事可沒人肯干。

那項墜中的地圖所指示的地點,恰巧就在迷航星域的正中心。

得出這個結論之後,默林親王和奧德大師面面相覷——迷航星域,那是九級文明都無法探索的地帶!

九級文明已經是人類文明中已知的最高等級,也只有遠古流傳下來的傳說,才偶爾提到過有關十級文明的一鱗半爪——而雅思那古文明,則是發現的、處於遠古階段的一個強大九級文明。

雅思那古文明的覆滅也是一個謎,所有的歷史文獻之中都存在這麼一個斷層,雅思那的興盛與覆滅,中間沒有任何記載,好像是在一夕之間,強大的雅思那帝國就灰飛煙滅,留下的不過是眾多的遺址和古迹。它到底是怎麼覆滅的?至今無人得知。

默林親王猶豫了好久,又分別找了蘇長安和安娜再三確認,地點確是迷航星域無誤——然後,臉色難看的告辭而去,等再度回來的時候,便發布了這份雇傭任務。

安娜沒有遲疑,很乾脆的就接了下來。

蘇長安自然是要跟著一起去的,可出乎她意料的是,身為副團長的安格列不僅要跟著去,還要帶著菲菲和阿加兩個人!

安格列本人就是尼蘭家族之中的精英人物,菲菲和阿加也是下一代中最為出色的天才,可這樣堪稱十死無生的任務,他們為什麼想要加入?’,情況沒那麼差。」在知道蘇長安的疑問之後,安娜給了一個不算答案的答案,」默林親王既然敢帶我們去,就說明他有一定成功的把握。再說了,迷航星域是可怕,可總有人能從裡面成功逃脫,我們自然也能一一再說了,我們不是有地圖么?” 有地圖?想到那至今無法記憶的地圖,蘇長安無語,不過,這勉強也能算得上是一種依仗吧。

自從確定了要前往迷航星域之後,蘇長安平素里的修鍊越發努力了。

而菲菲和阿加也不負他們天才的名頭,分別進階成功。

不僅如此,因為他們也是血獅子的一員,不知道默林親王是怎麼說的,奧德大師竟然也分別為他們量身打造了兩套鎧甲——當然,蘇長安也有。

材料和酬金自然是由默林親王全權負責。

等一切準備工作都做好之後,默林親王和血獅子團的所有人乘坐血獅號,悄無聲息的離開了尼蘭星。

經過兩個秘密的空間跳躍點之後,血獅號前方,出現了一個龐大的戰艦群。

近百艘戰艦排成一個三角陣型,艦身外側猙獰的炮口都顯露了出來,最外側的戰艦上,那炮口出的能量光芒隱約可見:這些艦炮都是已經充能完畢、隨時可以發射的!

這是一個全副武裝、隨時準備開戰的艦隊!

血獅號從空間點跳躍出來時,正好處在這戰艦群的正中心。

一艘處於血獅號正上方的戰艦腹部滑開一個口子,血獅號便輕巧的飛了進去。

如今的血獅號由默林親王身邊的一個黑衣中年人操控——據安娜說,那是一位真正的大師級人物。

「好了,在這裡可以放鬆一些。」進入戰艦之中后,默林親王明顯露出鬆了一口氣的模樣,他笑著拍了拍手,「安娜小姐,這血獅號就暫且留在這裡,我們出去吧。」

「如果能夠成功回來,殿下能夠贈送一艘戰艦給我?看到這麼龐大的戰艦群,我還真是有點眼熱啊!」安娜哈哈一笑,道。

「自然沒有問題。」默林親王輕笑。

「那就多謝殿下了。」安娜帶著蘇長安她們幾個人跟在默林親王身後,向戰艦的主控中心走去。

「殿下,掌握了地圖的就是這麼個小冒險團?」剛離開血獅號,一個白髮老人便快步迎了上來,冷冰冰的目光在安娜等人身上一掠而過,語氣也硬邦邦的,「事關雅思那古文明遺址,殿下行事未免太不謹慎!至少也得在她們精神海中留下印記!」

默林親王聞言,有點尷尬的看了看安娜:「傅燃大師,這未免有些欠妥吧?」

「欠妥?」傅燃大師冷哼一聲,沒有多說話,繼續用冰冷的目光在安娜和蘇長安之間來回打量。

安娜笑容斂去,眼睛也微微眯了起來:「想在我的精神海中留下印記?不怕魚死網破的話,盡可以試一試!」

被安娜頂撞,傅燃大師的臉色越發不好看,他帶著幾分嘲諷之意看著安娜:「你以為,你有拒絕的餘地?若非殿下不同意,我早就強行破開你的精神海了!不過是邊緣地帶的土著,有了幾分運道而已,膽敢頂撞尊貴的皇族?」

安娜抬眼,滿是挑釁:「我說過,不怕魚死網破,你盡可以動手!」

「你自己或許是不怕死,可尼蘭星上的那些人,你放得下?」傅燃古怪一笑,道。

「我們是血獅子。」聽他提起尼蘭星上的人,安娜的神情平和了下來,可那沉靜的語氣卻越發的堅定了,「我們可以接受不太平衡的合作,但是,我們有自己的底限。與其被人奴役,我們更願意擁抱死亡!他們會支持我的。」

如今依舊留在血獅子中的人,都是赤蛇的追殺下依然不肯妥協的,安娜說的話,蘇長安相信。

在傅燃的目光投注到自己身上時,蘇長安挑眉一笑,上前和安娜站在一起,那神情相似極了。

定定的看了她們許久,傅燃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殿下果然慧眼識人!這兩個小妮子,都不是軟骨頭!」

「大師……」默林親王要開口打斷傅燃的話,卻被他揮手阻止。

「你叫安娜?如你所說,如今我們的合作的確不太平衡。不過,你們的實力太弱,本來也沒資格要求平等的合作。」傅燃收斂了那股冷意,「我是個有一說一的人,既然合作了,醜話就說在前頭。如今的尼蘭星已經在我們的嚴密保護之下,只要你們不背棄與我們的合作,你們的家人和朋友就不會受到任何傷害,哪怕你們死去也是如此。但是,如果你們把地圖泄露出去,我就會把那些人全部殺光,一個不留!」

說完,他轉身便離開了。

「傅燃大師的脾氣向來古怪,安娜小姐還請不要放在心上。」眼看傅燃離開,默林親王忙走過來打圓場。

「唔……這麼說來,地圖的消息一經泄露出去了?而且只怕是有人已經盯上我們了?」安娜沒理會默林親王的話,沉吟道。

「顯而易見。」蘇長安介面笑道,「安娜,現在我們兩個可成了香餑餑了。」

「這些問題不是咱們要考慮的事情。」安娜伸了個懶腰,只當沒看到默林親王,「飛了這麼久,好累呢!長安,咱們先去休息吧。」

「好。」蘇長安當即跟上。

異界無敵神寵

「大師,您怎麼忽然來了這麼一出?」等安娜她們走了,默林親王才帶著苦笑之意開口。

「防患於未然。」空間輕微的波動了一下,傅燃大師憑空出現在默林親王面前,「不過話又說回來,你這回的眼光真的很不錯。這個叫安娜的小姑娘,我很喜歡!對了,我記得你還沒有王妃?努努力爭取一下,把她娶回來吧!」

「大師,怎麼說起這個來了?」默林親王一愣。

「她今年才多大?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人家都已經摸到大師的邊了!雖然家世差了點,可卻正好是你的良配!」傅燃越想越覺得是這麼回事,「大殿下一直對你很是忌憚,真要娶了世家之女,到時候牽扯太多也不見得是什麼好事。這小姑娘長的漂亮、性子剛強、潛力又高,如今還掌握著至關重要的地圖——趕緊給我去把人娶回來!」

這話題跳躍的略有點大啊……默林親王表示接受不能。

眼看著傅燃大師越說越起勁,他連忙換了個話題:」大師,您說這次的消息真的是我大哥泄露出去的嗎?他到底是怎麼想的?就算是再怎麼忌憚我,也不該把這樣的秘密透露出去啊!這可是關係到整個帝國的大事!他平素也不是這樣目光短淺的人啊!”」他膽子太小!一點魄力都沒有!」傅燃大師冷笑,」說什麼『以帝國的底蘊,壓根兒吞不下這樣的好處,不如換來更實在的利益』一一說來說去就是不敢!” 「居然是菲茵帝國的人自己泄露出去的?」蘇長安有些驚訝。

阿萌如今化作一個實體的小白貓,在蘇長安膝蓋上打了一個滾:「而且還是那個默林親王的哥哥呢。」

突然出現、貌似還對血獅子懷有惡意的傅燃大師,蘇長安是帶著幾分戒備的,所以,在離開之前,她讓阿萌留了下來,聽聽這個傅燃大師到底是個什麼來頭。

結果,卻讓她聽到這麼一個出乎意料的消息。

地圖的消息會泄露,這本來就在安娜和蘇長安的預料之中,可卻沒料想到,居然會是菲茵帝國的人自己泄露出去的。

不過話又說回來,從另外一個方面來考慮,還真不能說他做的錯了。

對於坦布林來說,菲茵帝國的確是無可匹敵的龐然大物,可在八級乃至九級的文明面前,剛剛晉陞為七級文明的菲茵帝國也算不得什麼,只怕是一隻艦隊就足以橫掃。

雅思那古文明遺址、迷航星域,這兩個名詞,哪一個都足以讓八級文明動心,更別提如今二者合一了,這樣的消息,對九級文明來說,同樣具有莫大的誘惑力!

懷璧其罪,對菲茵帝國來說同樣如此。

有人認為,這是一個機遇,得到雅思那遺留的科技,從而發展本國實力,爭取早日進階成為更高等的文明帝國,比如默林親王和傅燃大師;也有人認為,這是一把雙刃劍,只怕是還沒得到好處便被聞風而來的高級文明覆滅,所以,還不如把消息賣出去,換一些沒有隱患的好處,就比如默林親王的兄長,菲茵帝國的王儲。

不過,他們是怎麼想的和蘇長安無關,現在需要考慮的是,消息已經泄漏出去了,唯一能夠看到地圖的兩個人,安娜和蘇長安,已經成為了眾矢之的,好在安全總是有保障的。

蘇長安帶著幾分苦中作樂想。

迷航星域所在的位置比較偏遠,是一片三不管的地帶。

經過了七次空間跳躍,又在宇宙中以亞光速飛行了大半個月,菲茵帝國的艦隊終於抵達了迷航星域。

出乎蘇長安的意料,一路非常的平靜,沒有任何意外發生。

消息不是泄漏出去了嗎?難道那些人就一點想法都沒有?

蘇長安是好奇,而默林親王則是在慶幸:「大師,幸好咱們動作迅速,只怕那些得到消息的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呢。」

傅燃則沒他這麼樂觀:「也說不定是有人想摘果子……算了,現在說什麼都沒用,還是先進去看一看再說吧!」

默林親王點了點頭:「好。」

迷航星域之中是沒辦法聯絡的,所有準備進入的人都集中在主艦上,其餘的人和戰艦則留在迷航星域外圍,等候他們出來。

蘇長安和安娜這會兒在主控中心,畢竟她們兩個還要負責指路。


項墜一直是在默林親王手中的,她們在查探地圖的時候,必須在默林親王和傅燃大師的注視下行動。

現在負責探路的是安娜,蘇長安便走到舷窗前觀看虛擬實景,大名鼎鼎的迷航星域,她也很好奇啊。


飛船已經進入了迷航星域,周圍的一切看上去和方才沒什麼不同,依然是漆黑而廣袤的太空,蘇長安看了一會兒,便覺得沒趣。

「蘇小姐,您怎麼一個人在這兒?」肯帶著溫和的笑容走了過來。

在戰艦上見到肯的時候,蘇長安還嚇了一跳,後來才知道,他在離校之前就已經被默林親王招攬,成了他的門客。

角斗結束之後,肯就沒有再繼續壓制,而是直接晉陞。武鬥和掌控雙系同修,讓他的實力要比同階的人超出太多。蘇長安也和他切磋過幾次,以平手居多。

「很無聊啊。」蘇長安說。

「現在不過是迷航星域的外圍,危險要小的多,等再飛行兩三天,我們就會徹底迷失方向,到時候,就要指望你和安娜小姐了。」肯笑道。

「儘力而為吧,我們也不想在永遠留在這裡啊。」蘇長安笑道。

「長安,你過來。」這時候,安娜忽然叫道。

蘇長安連忙走過去:「怎麼了?」

「你來。」她把項墜拋給蘇長安,「這地圖怎麼古古怪怪的!」

接過項墜,把精神力探進去,蘇長安吃了一驚:「怎麼會這樣?」

原本的地圖複雜而迷亂,她們好不容易才推斷出,地點就在迷航星域之中;可現在出現在蘇長安眼中的地圖,卻極為簡明清晰。

這地圖由兩個龐大的星系組成,在稍小的那個星系外圍,一個綠色的小點正在閃閃發光。

這小點就應該是她們所在的戰艦了吧?

蘇長安正想說什麼,卻忽然聽到安娜的抱怨:「原本是多大的一個地圖來著?怎麼忽然就縮小成那麼一點了?我估計,顯示出來的部分連一光年都沒有!」

蘇長安默默的把話給咽了回去:她看到的,和安娜看到的完全不一樣!她看到的地圖,範圍至少有十光年,除去整個迷航星域之外,還有另外一個更大的星系!

蘇長安沒開口,拿著項墜做繼續觀察狀,一股信息流忽然從地圖裡湧出來,直接傳入她的精神海——猝不及防之下,蘇長安只覺得眼前一痛又一黑,險些暈了過去!

還好,這股信息流不帶任何攻擊性,只是一段記憶體。而且,彷彿害怕撐爆了蘇長安的精神海似的,它在進入之後就自動找了個角落待了起來。

蘇長安的異常自然是被周圍的人發現了,默林親王當下追問道:「怎麼回事?你的臉色太差了。」

「沒事,一時精神力損耗過度……」隨便找了個借口,蘇長安把項墜還給默林親王,「地圖的範圍縮小了很多,我想把它擴大一些看看,結果就這樣了。」

「你實力還低,不得輕舉妄動。」傅燃板著臉開口。

蘇長安虛弱的點了點頭。

「長安,你先去旁邊休息一下,我把記下來的地圖趕緊畫出來,不然一會兒就忘光了。」安娜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