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都是我的!你在一旁休息就好,我還沒有盡顯呢。”

向羽聽到馮陽光的話,點了點頭,回到剛剛的位置上。

趙子武見向羽被攔住,直指馮陽光問道“你是誰,爲什麼攔着他?”

“我是他大哥,你要跟他打必須先過我這關。”馮陽光解釋道。

“好!那我先收拾你!然後再去收拾他!”

趙子武說着立刻擡腳,準備朝馮陽光奔來。

“等等!”馮陽光打斷了趙子武的動作。

“怎麼了?你怕了?怕就叫向羽上來。”

“我想解決掉你旁邊那個人,他打了我師弟我肯定得找回場子來。”馮陽光說着指了指水妖廖勇。

“哼哼!想報仇我奉陪,但是到時候你可別輸了,那樣很丟臉的!”廖勇嘲諷道,絲毫不怕馮陽光。

在對面五個人裏,他最多對向羽有些忌憚,其他在他眼裏跟臭魚爛蝦差不多。

馮陽光並沒有說話,此刻已經多說無益。

他也懶得行口舌之爭,直接用實力說話就好。

馮陽光擡腳走到廖勇的對面。



廖勇望着馮陽光赤手空拳,什麼東西都不拿,忍不住開口道“你就不用個武器?我可不想被人說成勝之不武。”

他雖然很想贏但也不想被人家詬病,所以還是說清楚比較好。

馮陽光搖了搖頭,道“對付你,還不需要用武器。”

“呵呵!希望等下你還能這麼嘴硬!”至於他自己不能把手中的棒球棒給扔下,因爲他知道什麼叫獅子搏兔亦用全力,可不能放下手中有利的東西。

馮陽光按照慣例,站在原地朝對方勾了勾手指,示意對方先來。


廖勇也不客氣,拎着手中的棒球棍就朝着馮陽光奔去,同時他擡起手中的棒球棍開始蓄力,。

在兩人距離只有兩米左右的時候,廖勇直接把手中的棒球棍揮了出去,目標就是馮陽光的腦袋。

他並沒有留手,出手就是殺招。 唰!

力量之大,周圍所有人耳邊都響起一陣破空聲。

如果馮陽光擋不住那麼很有可能當場說拜拜,就算擋住打在身上也會很疼,唯一有用的就是瞬間閃開,躲避這一下傷害。

但場內馮陽光看着越來越近的棒球棍絲毫不慌,依舊站在原地,沒有半點躲避的意思。

廖勇看着棒球棍離馮陽光腦袋越來越近,臉上也露出猙獰的笑容。

他以爲馮陽光是被嚇傻了,沒有能力反抗。

旁邊的趙子武看到馮陽光的反應 忍不住搖了搖頭,他還以爲這個攔住向羽的人有多厲害,沒想到不過如此。

突然馮陽光動了,握拳擡手衝拳瞬間打出來,迎上即將到來的棒球棍。

場內廖勇臉上的笑容更勝,“這人怕不是傻子!用肉體來迎接木棍!”

很快兩者撞在一起。

嘭!

場內棒球棍直接在空中爆開,散落一地。

廖勇的笑容瞬間凝固,如變臉似的變成驚恐。

周圍其他人看到這一幕,也都長大嘴巴,一副見了鬼的樣子。

要知道這棒球棍可是特殊木頭製成的,就算是用大錘敲打也要費力費時,不可能瞬間砸破。

馮陽光可沒有呆,這不過是用上混元勁的原因,他左手握拳繼續朝廖勇揮去,直指廖勇的腦袋。

廖勇望着如閃電般打來的拳頭,已經來不及躲避了,所以自然反應擡起手臂來擋住這一下。

咔嚓!

一聲骨裂聲傳遍所有人的耳朵。

“啊!”

廖勇大叫一聲,他感覺自己的手臂像被車撞了一下,疼痛難忍,應該是直接從中間斷開了。

廖勇連忙往後退,想要拉開距離。

但馮陽光依舊沒有停手,暴步衝了上去,在接上一記八極拳的絕招貼身靠,把廖勇撞飛出去。



廖勇倒在地上,爬不起來,他感覺自己被牛給撞了一樣,渾身都疼,最後嘴裏還噴出一口血。

他心中也產生了對馮陽光的恐懼,感覺馮陽光不是人是怪物,人哪能做到這樣。

蔣小魚他們看到馮陽光秒殺廖勇,臉上的表情一點都沒有變,這對他們來說習以爲常了。

至於在一旁休息的蘇衛和雷霆,兩人苦笑着對視了一眼。

他們明白剛剛馮陽光跟他們兩個打,完全留手了,要不然趴在地上哀嚎的就是他們兩個了。

要知道馮陽光絕招可不是吃素的,他曾經做過實驗,對着一顆比他腰還粗的樹,全力撞了上去,樹隨沒有斷,但也搖晃得厲害。

馮陽光並沒有管趴在地上的廖勇,而是繼續轉身,面無表情的看向趙子武。

馮陽光說道做到,廖勇既然把張衝手臂弄斷,他也把廖勇的手臂打斷,很合理。

趙子武一臉警慎的看着馮陽光,這個人解決廖勇就像殺只雞一樣簡單,根本沒有造成半點困擾。

他不得不重新審視了一下眼前這個人,看來得全力以赴了。

馮陽光臉色淡然道“輪到你了!快點結束吧,我還等着回去吃東西呢!”

“我承認你確實比向羽厲害,但我並不怕!”趙子武看着馮陽光,臉上沒有半點慌張的神色,他知道每個人都有弱點,只要找到就能擊破。

“而且你值得我全力出手!”趙子武說着把外衣給脫了!

場外的吃瓜羣衆蔣小魚又開始整活了,看到趙子武的動作滿臉嫌棄,吐槽道“你脫衣服幹嘛?誘惑我師兄嗎?我師兄可有女朋友…”

趙子武才聽到蔣小魚的聲音,立刻就轉頭瞪着蔣小魚。

蔣小魚看到趙子武充滿殺氣的眼神,往魯炎身後縮了縮,一副老鼠見了貓的樣子。

趙子武回過頭看向馮陽光,把手中的外衣往地上一扔,從腰間抽出一塊兩釐米黑色長方形的東西,開口道“敗給項羽的這些年來,我無時無刻不想着報仇,爲了能贏項羽這東西我已經隨身攜帶兩年了,你有資格讓我拿下來。”

說着把手上的東西往地上一扔,落在地上發出鐵的聲音。

隨後趙子武不斷地從腰間,手臂上,腿上拿出負重裝備丟在地上,看樣子重量還不輕,差不多有20多千克吧。

不過馮陽光沒有在意,這些負重裝備對他來說太小兒科,他都是四十五十千克起步。

馮陽光打了個哈欠,無奈道“到底打不打?打的話快點,時間都快到了。”

趙子武看到馮陽光精神狀態不好,瞬間朝馮陽光奔來,全身也進入狀態。

他知道馮陽光能力很強,所以一直在拖延時間,等馮陽光露出破綻他才上的,這叫計謀。

“我擦!這小子玩陰的啊!真不要臉!”場外蔣小魚望着趙子武的動作吐槽道,嘴上說這話心裏卻沒有當心馮陽光,對他很有信心。

“嗬!”

趙子武在距離馮陽光兩米的時候,大喝一聲,接着衝力騰空而起,想要接近馮陽光。

就算不能造成傷害那也可以拉進距離,最不濟也可以逼着馮陽光躲避露出更多的破綻。

但他再次失算了。

馮陽光看到踢過來的腳沒有躲避,反而是往前走了一步。

如閃電般的出手,左手一手擋住這一下踢腿,順勢抓住對方的腳,右手鉗住趙子武的小腿,雙手同時用力把對方給往地上按。

趙子武看到自己的腿被抓住,連忙變招,把自己的手放在身下,當做緩衝器,要不然身子撞到地上基本就結束了。

趙子武根本就沒有想到馮陽光居然能夠硬抗下他的鞭腿。

要知道趙子武曾經試過自己的鞭腿踢碎石板完全沒問題,這下他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變弱了。

馮陽光當然看透了對方的意圖,突然如毒蛇出洞一樣踢出右腳,直接踢在趙子武肚子上,手上也鉗住的腿也放開。

嘭!

趙子武就那麼橫飛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灰塵滿天飛。

在趙子武爬起來的一瞬間,馮陽光重踏地面衝了出去,速度太快激起身後的灰塵。

趙子武剛剛站穩,這時馮陽光的攻擊又到了。這次他直接使出八極拳的另一個絕招頂心肘,用自身的力量加上衝擊力,一肘頂在趙子武胸口上。

剛剛站穩的趙子武只看到眼前出現一道人影,感受胸口一陣疼痛伴隨着悶,眼前一黑,再次飛了出去。 嘭!

趙子武再次砸到地上,身上滿是灰塵,這次沒有再爬起來,跟旁邊的廖勇一樣。

啪啪啪!

“哈哈哈,師兄威武,師兄一出手就知有沒有!”蔣小魚又開始了吹彩虹屁。


“那必須的嘛,這還要你說!”張衝也附和道。

“呼!”馮陽光長出了一口氣,連續的搏鬥還是廢了他一番精力。

“臭魚,把他們的信號槍全都打響。”

“好嘞!”蔣小魚跑幾步發現了不對勁,他們獸營只有六個人,只需要打響兩個信號槍就行了啊。

他回頭望向馮陽光開口道“打響誰的?全都打響的話,我們去馬爾斯的人數不夠啊!”

在一旁的蘇衛跟雷霆聽到這頓時激動了起來,心中又升起了希望。

對啊,他們那邊只有六個人,六個人可去不了馬爾斯,他們跟眼前這些人也無仇無怨,很有希望能留下他們。

但馮陽光的話讓他們倆從天堂掉回了地獄。

“四個全部都打響。”馮陽光開口道。

“好嘞!”蔣小魚也不管那麼多,照着做就好。

這一刻可是他的高光時刻,能一瞬間打響四把信號槍,想想就爽。

“等等”


此刻蘇衛站了出來,制止了手拿四把信號槍的蔣小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