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要如何努力?

但蕭琦雪心中,卻偏偏就有著這種感應,她偏生就知道要如何長翅膀,這種事情對她來說,就好像是自己後背有著一根線,這線被埋在了衣服里,只剩下一個線頭,她只要扯住線頭,將整根線拽出來,翅膀就長出來了。

當然,翅膀不是這麼長的,但是如何長翅膀,對蕭琦雪來說,絲毫不比拔線頭難多少。


咔!

咔!

蕭琦雪的後背,不知何時已經變得瓷器一樣,這瓷器的表層在慢慢的龜裂,裂縫越來越大,最終脫落而下。

這些瓷器完全脫落之後,露出了一對美麗的翅膀。

蕭琦雪,真的長出了翅膀!

「飛咯!」

蕭琦雪雙翅一展,登時扇出兩道狂猛無比的氣流,這氣流產生巨大的反衝之力,使得蕭琦雪一下就衝出了颶風。

呼!

呼!

熾熱的風迎面吹來,蕭琦雪翅膀不停的扇動,的遠離著火山,這火山對一切活物都有著致命的蠱惑作用,但是這作用卻好像對蕭琦雪沒用,她半點不想靠近火山,只想逃離。

「她已經完成!」

而畫軸世界之外,曾教習幾人,卻是齊聲驚叫起來,臉上再次露出狂喜之色蕭琦雪用的時間之短,已經超出了她們的想象。

!! 被這樣的主子嚇得,雷風撲騰一聲就跪了下去。

「屬下該死。主子這一頭銀髮是。。。是因為主母的死。。。。一夜白頭。。。。」

雷風有些結巴,不知道說出這些主子會有什麼反應,真怕他會大發雷霆,卻又希望他能想到什麼。

正這時,諸葛止和春蘭,還有其他人也沖了過來。

諸葛止這幾日一直都沒離開,正好和沐遲恭等人在院子里,春蘭叫了一聲,就立馬一起進來。

算算時間,沐北冥也的確該醒了。

一進屋,就看到滿是冷氣的沐北冥,雖然是一頭的銀髮,但是看得出,沐北冥跟前些日子的沐北冥有些不同了。

尤其是沐遲恭等人,他們只見過跟七七一起的沐北冥,那是有了人間煙火氣的沐北冥,並沒有見過以前的沐北冥。

他們被嚇了一大跳。

為什麼感覺這個沐北冥忽然變得好陌生,渾身的氣息透著生人勿進,讓人難以靠近,彷彿隨時都能變身修羅一般。

諸葛止也是心中一個咯噔,這沐北冥又變了回去嗎?

「北冥,你這是怎麼了?還認識我嗎?」

諸葛止走了過去,還真是害怕沐北冥會什麼都忘記了。

當初的上官家老太爺,他想盡了辦法,也耗費了很大的精力,也沒有讓他完全治好。

沐北冥這雖然很輕微,但是也難不保會有什麼問題。

「師傅,是我該問你怎麼回事。。」

沐北冥摸了摸太陽穴,好像那裡更是隱隱作痛了,這些人的表情怎麼這麼奇怪。

「你記得我!你記得我!太好了,那他們呢,你可知道他們都是誰!」

諸葛止一個高興,總算鬆了一口氣。

沐北冥眼睛掃了過去,愈發有些不解。

「斯諾,上官嵐他們都解決了嗎?現在你很閑嗎?」


沐北冥一開口,竟是質問起斯諾來了。

這時候不是沐斯諾最該忙的時候嗎?

琉玄島剛平息,葉家和上官家發生巨變,諸葛家家主的死。。。。。

一切的一切,沐斯諾作為未來島主,這時候不是該去處理爛攤子嗎?

怎麼還會出現在這裡?

沐斯諾嘴巴張了張,隨即勾了起來。

看來表哥沒事啊,還記得他,也記得琉玄島的事情。

聽諸葛老祖宗說的那麼嚴重,可是嚇死他了。

「那我呢那我呢?我是誰咳咳。。。。」

說話的是沐遲恭,看到沐北冥還記得一切,也總算放心了一些,但是還是急於確認。

「祖父,你身體不好,就好好休息。」

沐北冥更是奇怪了,怎麼一個個的都好像自己不認識他們了?


他的記性有這麼差嗎?

不對,他是不是好像漏掉了什麼?

沐北冥斜眼看向了搭在自己身上的銀髮,總感覺自己的確像是忘掉了什麼。

還有,他的頭髮如何會變成白的?

還有雷風剛剛說誰來著?

沐北冥忽然感覺腦海一個劇痛傳來,立馬捂住了自己的腦袋,腦袋中似乎有一個人影,甜甜的對他笑,可是他無論如何卻看不清她的臉。

本來還在高興的沐遲恭看到沐北冥這樣,笑容嘎在了臉上。 諸葛止更是迅速的奔過去,在沐北冥的後背點了幾下。

「七七。。。七七!」

沐北冥忽然喊出了這個名字,聲音幾乎穿透雲霄。

「北冥,清醒一下,不要想了!」

諸葛止吆喝一聲,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沐北冥給弄得平順下來。

「七七是誰?為什麼我的腦海里一直在提醒著我一個七七的人,她是誰?」

沐北冥的清冷已經不在,現在的他宛如一個可憐病人,滿目的茫然。

他這人最討厭這種感覺,好似不弄明白不罷休,一直都在念著那個名字,想要快點知道那是誰。

「姑爺,七七是我的小姐,是您的妻子啊,您不記得了嗎?」

春蘭幾乎要哭了,怎麼可以這樣?

姑爺竟然不記得小姐了。。。

若是小姐知道可怎麼辦?

妻子。。。。

沐北冥抬起頭來,看向了春蘭。

「妻子?你是。。。春蘭?你家小姐呢?」

沐北冥竟然叫出了春蘭的名字,而且竟然問小姐在哪兒?

這不是能記得嗎?

那麼他到底是記不記得七七啊?

眾人有些疑惑不解,就連諸葛止也是十分迷惑。

看沐北冥這樣子,似乎一切都記得,可是卻又不知道七七去了哪裡?

怕是選擇性遺忘吧。

受不了那個打擊,所以忘記了七七被手鐲給帶走,而且還有鮫魚淚的事情。。。。

「北冥,你告訴我,關於你的妻子,你記得多少?」

諸葛止也想要搞清楚,於是就開始詢問。

大家自然也比較關心這個問題,紛紛豎起了耳朵。

「七七。。。。」

沐北冥又喊了一下這個名字。


「她是我的妻子,我沐北冥唯一的妻子。」

沐北冥突然站了起來,他十分肯定這個答案,他清楚的記得他的妻子叫七七。

「七七呢?」

可是他好像不記得七七的模樣了。

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七七的樣子。

眾人更加的懵了。

原來沐北冥記得七七,十分清楚七七的身份,只是好似忘記了七七消失的事情。

這是個什麼失憶?

「北冥,那你還記得你和七七是如何相遇的嗎?」

諸葛止繼續問道。

沐北冥再次陷入思索,皺了皺眉毛,似乎在因惹著腦海中的痛感。

想了許久,卻是輕輕搖了搖頭。。。。

他好像真的不記得了。。。。

他只記得他成婚了,妻子叫七七,而且他更清楚的記得自己非常非常的愛那個妻子。

所以,現在體內也有一股子的情緒,想要看看妻子,想要抱妻子入懷。

「我只記得七七是我的妻子,而我非常的愛她,可是,我卻有些想不起她的樣子,她在哪裡?我想見見她。。。。」

沐北冥的記憶就算出了一點小問題,可是還是非常冷靜的。

現在他已經知道自己的記憶有問題了,不然大家不會這麼緊張。

他也仔細回想了一下,他可以想到一切,甚至知道春蘭是妻子的丫鬟。

可是,關於妻子,還是想不太多。

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哦,對了,好像是上官嵐那一次讓他喝的茶有問題。 天衍學院共有三大院,一為武道分院,二為煉藥分院,三為煉器分院,他們在測試的時候,也是按照這三個分院的標準進行的。

有煉藥師天賦的,入煉藥分院;有煉器師天賦的,入煉器分院;如果根本不具有任何一種天賦,那麼在武道上是天才的話,入武道分院。

第一次測試用的那個圓盤,名喚屬性羅盤,乃是測試武修的真元屬性所用。

天武大陸,真元屬性通常有五種,金、木、水、火、土,在屬性羅盤上分別激發出金、綠、青、紅、黃五色光芒,所以只要看在羅盤上激發的光柱顏色,就可以分辨出真元屬性。

煉藥師,其真元必須有火、木兩種屬性。

煉器師,其真元必須有火、金兩種屬性。

羅盤正中央的那幾個凹槽,則是測試屬性真元的純度,所激發的刻度越多,則說明屬性真元越純,則相對應的天賦也越強大。

通常來說,具有兩大鍊師天賦的學員,每種屬性的純度,都不會超過十,在十以上的,均可稱為天才,而在十五以上,那簡直就是百年一遇了,這種人不論是煉藥師還是煉器師,都會取得震古爍今的成就。

至於第二項用來測試的畫軸,名喚神演小世界,則是測試武修的神魂之力,畢竟不管是煉藥還是煉器,都離不開神魂之力的控制。

在神演小世界內,越快逃離火山,則靈魂方面越強大,這種強大不單單是神魂之力的厚薄,還包括了對神魂之力的掌控程度。

通過這兩項測試,學員要入哪個分院,基本上也就清楚了。

「火屬性十八,木屬性十九,在神演小世界內只呆了七息,其時間之短,更是破了紀錄,這女娃,當真是上天賜予我天衍學院的禮物!」

一眾教習,就好像是看稀世珍寶一樣,一眨不眨的看著蕭琦雪。

蕭琦雪在飛離火山的那一刻,就再次被一個漩渦吸進去,熟悉的天旋地轉之後,她意識就離開了小世界。

她慢慢睜開眼睛,卻發現所有教習都在死死盯著自己,那神情,就跟餓狼盯著一隻小綿羊一樣,蕭琦雪嚇了一跳,「這麼看著我幹什麼?」

「雪兒,恭喜,你現在已經是我天衍學院的新入學員了。」

曾教習笑得極為開心。

「雪兒妹妹,姐姐就知道你厲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