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機會是他用混靈秘境的秘密跟雲逸仙子換取過來的。

當日,雲逸仙子為了幫他探查敖丕的事情,花費了不少的力量,原本是要他日後做任務用功勞點數來償還的,但楚陌卻是選擇了用混靈秘境的秘密來抵賬。

混靈秘境涉及到了一代地級強者混老人的傳承,所蘊含的價值無法估量,這般驚天動地的秘密,即便是雲逸仙子都不得不慎重對待,雲淼門的弟子若是能夠去那裡歷練,必定能夠造就出一批新生代的強者,若是遇到五十年一開的混靈古堡出世,又有著驚才絕艷的天才子弟能夠像楚陌一樣得到混老人傳承的話,那日後成長起來又是一位舉足輕重的至強人物。

想想當初九節真意的傳承就知道了。即便是強如柳涵怡與元一衡這樣人王境的絕頂強者遇到此事都要為之趨之若鶩,其中所蘊含的天大好處可見一斑,甚至楚陌這樣一個無名小卒就因為得到了九節真人的傳承就能被雲逸仙子所看中並收為弟子。

當然,單憑一個混靈秘境的秘密也就只夠楚陌抵賬而已,雖然裡面蘊含有天大的機緣,但畢竟其中的混靈古堡內死亡率實在是太高了。

楚陌之所以能夠獲得通往雲修樓那最為神秘的七到九層,除了憑藉他的死皮賴臉和三寸不爛之舌之外,還多虧了他跟混老人的交情。

雖然他明著是混老人的傳承者,但跟當日的方天羅不同,他的脾性很得混老人的喜歡,當日混老人在傳承給他混靈統御圖錄之外,甚至又為他破例講道,在其間兩人之間的關係也是有了質的突變,雖然是相隔萬古,一老一少,一死一活,兩人輩分天差地遠,但這並不妨礙他們成為忘年交。

當日楚陌早就已經有將這個秘密跟雲逸仙子換好處的想法了,所以在跟混老人學法之餘,也經常跟後者軟磨硬泡,最終跟混老人算是達成了一個協議,混老人答應他,只要是帶著他的印記前去混靈古堡尋求機緣的人,即便最後無法通過混老人的考驗,混老人也會大發慈悲留他們一命,這也就為後來者提供了一個生命保障。有了這個承諾,楚陌有足夠的砝碼能夠跟雲逸仙子討價還價。

最終,為了雲淼門的千秋萬代,雲逸仙子最終妥協,答應讓楚陌在雲修樓的七到九層流連三天,至於他在裡面最終能夠得到什麼,就全憑他自己的機緣了。

通過柳涵怡等人的口中得知,楚陌知道這雲修樓最後的三層和底下的六層完全不一樣,要想在裡面得到法門,除了需要足夠的功勞點數之外,自身以及機緣也是十分重要。所以為了不造成這三天的浪費,楚陌硬是忍住一個半月沒有過去,將自身的一切都調整到了最佳的狀態才敢前往。

今日,他悟透了「速」與「力」兩節真意,感覺自身短時間之內已經很難再有什麼進展,又眼看太古戰場在不久的將來即將開啟,他必須要儘快地提升實力,才終於決定登樓。

在那樓梯下深呼吸了一口氣,楚陌終於邁動出了自己的第一步。

「嗡——」

才剛走進那通往第七層的樓梯口,在那普普通通的樓梯上突然傳出一陣莫名的氣機與波動,雖然看起來十分的柔和,卻是硬生生地將楚陌的腳步阻擋在外。

「果然不簡單!」楚陌眼中閃爍著奇異的光芒,漆黑的眼眸之中掩映有奇異的紋路,但當他看向那樓梯口之時,卻只覺眼前一片模模糊糊,迷迷濛蒙如同一片混沌一般,散發著玄奧不可測的力量與波動,阻擋著他進一步地探索與窺看。

那股波動雖然看似無害,只是為了阻擋別人登樓,但楚陌心中卻是能夠感覺到其中蘊含有一股匪夷所思的絕世殺機,若是他膽敢以力破法,強行登樓,一定會被瞬間滅殺於樓梯之下,連一絲灰塵都剩不下。


那是雲淼仙子親自所布下的力量,在雲淼門之中,沒有一個人能夠強行破除,就是門主雲逸仙子都不行,就只能通過正規的方式才能打開那玄妙的通道。

對此,楚陌可不敢胡亂嘗試。

緩緩抬起右手,在他的掌心之中有著一個奇異的印記閃現,隨著他催動元罡之氣,一道精光激射,在那樓梯口上一閃而逝。

「嗡——」

特殊的波動如同雲霧一般滾滾沸騰,在那樓梯之上似乎有著一道道奇異的紋路閃現,柔和的光芒在其中交相輝映,似乎是經過了某種認證。

最終,蕩漾在樓梯口出的奇異波動散去,康庄大道展現在了楚陌的面前。

「成功了!」楚陌做了一下深呼吸,最終邁動腳步,帶著朝聖的心理,一步一步緩緩地踏上了那雲淼門之中最為神聖的聖地。 那是一個閣樓,有些昏暗,內里有著一股蒼茫的氣息在流轉。

楚陌站在閣樓之中,目光中卻是微微有些納罕,「這就是雲修樓的第七層嗎?」

雲修樓第七層的空間並不大,就類似於一般的卧房大小,楚陌站在其中,一覽無遺,但見裡面一片空曠,除了閣樓中間有著一座古樸的石台之外,什麼東西都沒有。

「法門呢?秘籍呢?」楚陌不禁瞪大了眼睛,不是說雲淼仙子在這裡留下了不少珍貴的法門嗎,當日柳涵怡還說從其中得到過一本九天雲清訣的秘籍以及一門超越九品戰技的劍法,怎麼換做自己,卻連一根毛都沒有看到。

楚陌最終將目光定格在了中間的那座石台上,這是裡面唯一的東西,看來自己想要的東西得著落在上面了。

石台大約一米高度,長十幾米,通體沒有雕琢的痕迹,橫立在地上,有著一股無華的氣息。

楚陌繞著石台走了幾圈,不斷用手摩挲,輕輕敲打,細細打量,卻是沒有發現其中有著什麼異樣,不由得憤憤然,「該死,這東西究竟應該怎麼使用啊,也不跟我說清楚,擺明了是耍我嘛!」

三天的時間說短不短,說長不長,很快就會過去,他如果連這石台的用處都弄不清楚,那待在這裡不純粹是浪費時間嘛,最終時間到了被驅逐,不就白走這一趟了!

楚陌不信邪,體內元罡之氣涌動,手指間有著一縷縷的光華溢出,輸入到石台之中,想要試試能否啟動其中的一些變化,最終他的力量卻全部都如石牛入海一般,被吸收進去,卻是沒能激起一絲的反應。

不由得輕踢了石台一腳,恨不能將其掀翻,卻又是不敢。這畢竟是雲淼仙子留下來的,若是真有什麼過激的舉動,引起反噬的話那可就玩大發了。

「早知道當時就應該先去找涵怡師姐問一問,就不會像現在這樣抓瞎了!」楚陌急得搔耳撓腮,暗暗後悔。當時也沒有想那麼多,尋思著不就是上來找秘籍嘛,誰知道這裡面還有這麼多道道。


他現在倒是想離開,但云逸仙子卻是曾經警告過他,他手上的印記就只有打開一次通道的機會,若是提早離去,樓梯口處的禁制關閉,他就再也上不來了。

「她一定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楚陌懷著悲憤的心理,一遍又一遍地暗罵雲逸仙子不道德,最終也沒有辦法,只能一遍又一遍地測試石台的反應,他花了大半天的時間,一連使用了幾十種方法,最後連九節真意都用上了,可那石台卻依舊是不動如山,讓人有將它給砸了的衝動。

最終,楚陌不管不顧地一屁股坐了上去,忙活了大半天,他需要休息一下。

「嗡——」

就在這時,一直穩如泰山的石台突然一陣劇顫,散發出一股莫名的波動,嚇得楚陌渾身一跳,「有怪莫怪,有怪莫怪,雲淼祖師,我可不是故意對您不敬的!」想著這到底是祖師雲淼仙子留下的東西,這樣一屁股坐上去,似乎是挺沒有禮貌的。

「轟隆隆!」


隨著楚陌的低聲念叨,石台抖動得更加厲害了,在這一剎那,原本古樸無華的石面上似乎有著一道道特殊的紋路浮現,隨即一股炫目的光芒衝天而起。

楚陌心中一動,隨即目光中湧起一抹狂喜之色。難道不是祖師發怒,而是自己誤打誤撞破解了石台的奧妙?

他原本是想要跳下石台的,現在反而是不著急了。他就那麼靜靜地盤膝坐在那裡,想要看看石台最終會有什麼反應。

「轟!」

光芒越來越亮,涌動之間,使得原本有些昏暗的房間亮如白晝,照耀著周圍的一切纖毫畢現。隨著一聲轟鳴,那炫目的光芒最終倒卷,猶如銀河倒掛一般垂落在楚陌的身上,楚陌只覺得自己眼前一陣恍惚迷茫,接著身子不由得一輕。

等到他恢復清醒的時候,發現他已經脫離了原本的閣樓,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那是一片黑暗而且廣袤的空間,無邊無際,置身於其中,只覺四野茫茫,有著一種古老而又蒼茫的氣息涌動,抬頭望去,星星點點,無數的光團猶如一顆顆鑽石鑲嵌在黑幕之中,散發著一股超乎尋常的氣機。

「那難道就是雲淼仙子所遺留下的法門秘訣?」楚陌心中一動,身形縱起,伸手朝著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光團抓去。

「嗡——」

他的手才剛觸碰到光團,還沒能夠抓住,那個光團卻是一陣抖動,一股劇烈的波動反震而來,讓他的手一陣酸麻。

也就在這一瞬間,光團猶如一道流星,托著長長的光焰,劃破黑暗的空間遠遠遁去。

不止如此,那光團的舉動猶如引起了一陣連鎖反應一般,剎那間,斗轉星移,原本固定在虛空中猶如繁星一般的光團全部開始跳動,好似一個個舞動的精靈一般,蹦蹦跳跳之間,竟然四散而去。

「我靠,有沒有搞錯,竟然還會跑!」楚陌微微一怔,隨即氣急敗壞,眼看法門唾手可得,一個個竟然又全都跑了。

恨恨地一咬牙,身形快速變幻,頻頻閃爍之間,當即狂追而去,速節真意流淌全身,渾身猶如打了雞血一般,速度暴漲,猶如奔雷閃電一般,瞬間就追上了其中一個光團。

沒有絲毫猶豫,五指箕張,在掌心中有著一股強勁的力量流轉,一下就將那個光團拘禁在其中。

光團抖動,一陣劇烈的波動傳來,想要掙脫而去,但這回楚陌有了準備,雄渾的力量在掌指間凝聚,手掌之下不過方寸的空間頓時變得如同鋼鐵囚牢一般,任那光團左衝右突,始終都無法衝破楚陌的掌控。

「嘿嘿!」楚陌得意的一笑,隨即一縷精神力溢出,鑽入到光團之中,其中當即有著大量的信息湧出。

「元水訣!」

楚陌眉頭微微一皺,那光團裡面所記載的竟然只是一門中階元訣而已。 秦正等人當即被嚇得雙膝一軟,也不顧什麼尊嚴形象,「噗通」一聲跪下就沒命價的磕頭求饒。

跟性命相比,區區尊嚴又算得了什麼!

幾人中,秦正的頭尤其磕得最響,那番求饒的話更是說得入骨入肉,朗朗上口,好像經常說一般。

那些話其實都是以前向他求饒的人所說,他聽得多了,自然也會說上一些。只不過他怎麼也想不到,竟然有一天他也會淪落到要向別人搖尾乞憐的地步,這其間身份的轉換,讓得他的心底很不是滋味。

「真是一副軟骨頭!」想起秦正之前的陰險狡猾和趾高氣揚,楚陌更是鄙夷。

「能不能饒你們一命不是我說的算,起來抬上裘蛇的屍體跟我來吧!」對於這種人渣,楚陌懶得動手,隨意的說了一聲,從須彌戒中拿出一件衣服換上身上襤褸的衣衫,整了整略為狼狽的臉龐,朝著先前所來的方向走去。

「他要帶我們去哪?」秦正等人抬起頭遙望著那徑自漸行漸遠不再理會他們的楚陌,不禁面露狐疑之色,「難道是要讓顧輕舞來處置我們?他該不是顧輕舞那小娘皮的情郎吧!」秦正等人皆是暗暗思忖。

見識過楚陌那強大的實力和他手上那連秦南林都沒有的珍稀須彌戒,秦正等人已經不再認為如此人物會是顧輕舞的手下了。

「如果真讓顧輕舞處置我們,下場估計會很慘吧!」想到顧輕舞一向對自己的厭惡,以及自己之前的暗算,秦正不禁感到一陣不安,他心底下意識的就想要逃,「他現在自己走了,此時不逃,更待何時!」

秦正的手下也是一般心思。

「你們若是敢逃,我保證,你們會死得比裘蛇那老鬼更凄慘一百倍!」一道輕飄飄的聲音突然從楚陌離去的方向傳來,一下子就打斷了秦正等人的美好幻想。

想到之前他們已經先行逃出了這麼遠,楚陌都能這麼快追上來,秦正他們絲毫不懷疑楚陌這句話的真實性。

「現在如果逃跑的話那就立即得死,但若是見了顧輕舞,或許可以許她一些利益,讓她放過我,畢竟我是冀城城主的兒子,顧輕舞應該也不敢真把我怎麼樣,頂多是利用我的身份當作談判的籌碼獲取好處??????」秦正望了一眼裘蛇那凄慘的死相,心底懦弱的因子又在作祟,抱著僥倖的心理左右權衡,最後不甘的咬了咬牙,吩咐著手下過去抬起裘蛇的屍體,快步往楚陌追去??????

滄源古林之中靠近奇鳴區的一片空曠之地重新燃起了篝火,以顧輕舞為首的雍城人馬圍坐一圈,臉上神色各異。在他們的四周圍,則是蹲坐著一群身軀壯碩的金陵雕,金陵雕同樣是圍成一圈,雕目始終不離顧輕舞等人,面龐上一片小心與警惕之色,似乎是在監視著他們。

「唧!唧??????」

一棵通天的參天古樹之上,則是匍匐著身軀雄壯綿延數十丈,氣態威嚴的金陵雕王,金陵雕王看似閑適的趴在茂密的枝葉上,一雙如同燈籠般的大眼卻是始終凝視著楚陌之前離去的方向,眼眸深處跳動著夾雜緊張、不安以及擔憂的複雜光芒。

它雖然選擇相信楚陌,將希望放在楚陌身上,但畢竟關乎自己弟弟的安危,在沒有見到後者平安將他的弟弟給完全地帶回來之前,它是無法徹底放下心來的。

「小姐,那楚陌該不會一去不返,就把我們留給這群金陵雕當做替死鬼了吧!」顧輕舞身旁一名面目粗獷的年輕男子望了望四周雖然跟他們保持著一定距離但卻始終一副如臨大敵的監視他們的金陵雕群,臉上有著一絲疑慮與不安。

也難怪他擔憂,自楚陌走後,這群金陵雕就將他們圍了起來,雖然一直沒有動手,但臉上的敵意卻是絲毫不減,隱隱有著把他們當做人質的意思。

「不會的!」炫目的火花襯著明月皎潔的光華,灑落在顧輕舞秀麗的臉上,隱隱散發著一絲清冷的聖潔氣息,「楚陌實力強大,就是跟金陵雕王都有得一拼,他若真要不管我們,在之前就大可以長驅直去,根本沒有人能攔得住他,大沒有必要跟我們兩面三刀。他既然說要幫金陵雕王去救弟弟,那就一定會去做,沒有必要騙我們!」群雕環伺,心底雖然也有著一絲惶恐,但顧輕舞卻是不能輕易地表現出來,若是連她都亂了,那大家就更是難以保持鎮定了。

「可是都過去這麼長時間了,卻是始終沒見他傳訊息回來!」另有一二十來歲的女子提出質疑。

「或許他是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傳訊息回來吧!」顧輕舞似是有些百無聊賴的撥弄著火花,淡然道,「他或許是想要自己去對付裘蛇等人吧,以他的實力,就算是沒有金陵雕王的幫助,也足以應付一切事情!」這些話似是對別人說的,但其實也是用來安慰自己的。

顧輕舞心裡其實也是有些不安的,畢竟她並不了解楚陌,雖然大家相處也有幾天時間,但真正跟楚陌親近的也就只有顧靈琳一人。不過此時眾人深處險境,身為眾人的主心骨,她不能夠先自亂陣腳,她若是亂了,其餘人也就會跟著亂,那大家的處境就更加危險了。

「你們瞎操心什麼!」眾人中只有顧靈琳一個人一臉安然,如同粉雕玉琢般的可愛小臉上始終笑盈盈的,似是完全沒有感受到周圍那劍拔弩張的危險局勢,「楚陌哥哥才不是反覆無常的小人呢,他一定很快就會回來的。他那麼厲害,秦正那個壞人還有裘蛇那個老妖怪一定不是他的對手,三兩下就會被楚陌哥哥給收拾掉的!」小臉一副傲然之色,就像是在誇獎自己一般。不知道為什麼,她每次看到大家看不起楚陌的時候,心裡就會很不舒服,就好像她之前一直都是在說大話一般,這讓她很不爽。< 「怎麼搞的,這不是雲淼仙子留下來的嗎?怎麼還會有中階元訣這種下等貨!」楚陌納罕,隨手將光團拋出,身形一展,又沖向另一個光團,將其一把抓到手中。

沒有絲毫的停頓,一縷精神力鑽入到其中,頓時又搜索出大量的信息。

結果又再次失望。

「金光三玄變!又是中階元訣!」楚陌將其拋開,心中卻是漸漸明了。這些法門的確是雲淼仙子留下的不假,但其中除了少部分是她的真傳之外,大多數應該是她隨手扔在這裡的,雖然有一些也算極其罕見,但並不比雲修樓其它六樓的收藏強。

「難怪師尊說一切要憑機緣,這裡面所蘊含的光團如同浩瀚煙海,論數量比起其它六樓的總數加起來也是只多不少,要在其中尋找到那最為珍貴的有數法門,就只能靠個人的運氣,這就叫緣法!」楚陌瞭然之餘,卻又是感到一陣頭大,三天,準確的說是還有兩天半的時間實在是太緊迫了,除非運氣逆天,否則要想在這裡面得到好處,當真是比登天還難。

他原本還以為自己很聰明,拿混靈秘境的秘密,不費吹灰之力地就換到了這個機緣,沒想到最後還是被雲逸仙子給擺了一道。照這樣看來,自己真的有可能竹籃打水一場空,白白浪費掉這個機會,早知道是這樣還不如拿秘密換點實質性的好處呢,就是用來換靈丹靈藥也總比空手而回好啊!

「我就不信了,涵怡師姐都能從其中找到九天雲清訣,難道我的運氣就那麼差勁?」楚陌靈機一動,身形如同離弦之箭一般爆射而出,沖入到一個光團較為密集的地方,元罡之氣配合著小法長鯨吸水暴涌而出,將周遭的所有光團一下牽引過來,拘禁在自己的身側,密密麻麻足有數十個之多。同時,精神探測施展開來,如絲如縷的精神力擴散,一下就粗略地將所有光團的信息給過了一遍。

「這些不行,最好的也就只有高階元訣而已!」楚陌將其放開,身形再展,馬不停蹄地沖向了另一邊。

高階元訣雖然也是十分珍貴,但他有元罡之體的玄妙法門,對此卻是不屑一顧,他完全是沖著類似於九天雲清訣這樣超越高階的法門而來,只有這等層次的秘訣,才能讓他動心。

「沒有!沒有??????不行!不行??????」楚陌快速遊走在這黑暗的空間中,不斷地追逐著那類似繁星閃爍的一個個光團,小法長鯨吸水和精神探測一齊施展,猶如裝上了一個作弊器一般,篩選的速度超乎尋常,可即便是這樣,他依舊是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這裡面的光團實在是太多了,而且全部都時刻處於高速移動中,即便是像楚陌這樣大片大片的大範圍搜索,也難以將這裡面的所有光團搜遍,因為搜索的多了,很多時候他所拘禁到的都是曾經探查過的。他這等於是在重複地做著無用功,眼看著又是大半天的時間浪費掉。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還是先去第八層和第九層看看!」楚陌望著這漫天的光團不禁一聲低嘆,最終停了下來,他的時間有限,不能老是停留在這裡,至少也得先將這三層給逛遍,在這裡失意,也許在那上兩層之中有意想不到的收穫也說不定。

離開的想法剛一產生,周圍的黑暗空間頓時一陣變幻,楚陌立身其中只覺得星河倒轉,眼前一黑,他又重新回到了那第七層的閣樓之中。

石台高一米,長十幾米,通體古樸無華,猶如最為普通的石刻,楚陌欣長的身軀盤坐在那裡,就好像是從來都沒有動過一般。

「這就是地級強者的手段嗎?當真是匪夷所思!」楚陌有些失望之餘,又是不禁驚嘆雲淼仙子的通天之能。

暗暗感慨,翻身一躍而起,沒有絲毫的耽擱,登上樓梯,直奔第八層而去。

「呃??????」

站在第八層的閣樓之中,楚陌不禁感到一陣無語。

這裡空間不大,有些昏暗,除了中間有著一座古樸的石台之外,依舊是什麼都沒有,就跟第七層一模一樣。

「我的運氣應該不會真的那麼背吧!」楚陌一陣念念叨叨,隨即一躍而上石台,照著之前在第七層時候的樣子,直接一屁股坐了下來。

「嗡——」

石台震顫抖動,一陣炫目的光華涌動。沒有意外的,楚陌又再次來到了一個黑暗而且廣袤的空間。

這片無邊無際的地方猶如被一塊巨大的黑幕所包裹,黑幕之上,無數的光團猶如繁星一般鑲嵌在其中,閃閃發光,看起來跟之前在第七層進入的那個空間沒有什麼兩樣,就好似是進入到了同一個地方一般。

「轟!」

隨著楚陌身形的展動,無數的光團跳躍,以極快的速度四散飛射,激射之間,給人以一種眼花繚亂的感覺。

「全都給我過來吧!」楚陌長嘯一聲,立馬動手,學著之前在第七層時候的樣子,小法長鯨吸水吸攝光團,精神探測搜索其中的內容,飛快地篩選著其中的法門。

「山呼海嘯!七品戰技!」

「驚天一線斬!七品戰技!」

「馭神則!九品戰技!」

「長虹驚天!六品戰技!」

「神通秘法!神元九變!」

??????

「看來第七層的都是元訣,而這第八層則是戰技與神通秘法!」通過大量的搜索和篩選,楚陌心中大致有了一個輪廓,「可惜,還是沒有看到涵怡師姐所說的超脫九品戰技的法門!」

雖然楚陌修戰劍訣,走自創的道路,用不著去學別人的戰技,但他還是想要看看傳說中超脫九品戰技的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現在在他的心中有著一個局限性,以他的見識,當一門戰技到達九品之後,路也就到達了盡頭,不知道最終該往何處去,故此,他需要有一盞明燈在前方指引自己,告訴他今後的道路應該怎麼走。 視野打開了,他今後的道路才會更寬廣。

「沒有!沒有!還是沒有!」楚陌發了瘋似的吸攝光團,精神與大腦以超乎尋常的速度運轉,到最後感覺腦仁都開始疼了,還是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不由得有些落寞和沮喪。

「難道我的好運氣真的都用光了?」在這第八層足足逗留了一整天,最終楚陌欣長的身影再次回到了那座石台上,跟剛踏入第七層時候的信心滿滿不同,此時的他看上去竟然有些失神,顯然打擊不小。眼看兩天的時間白白浪費,卻依舊是一無所得,心情能夠好得起來才怪。

「去第九層吧!」楚陌伸手拍了拍自己的面龐,頑強的心志讓得他很快從沮喪中回復過來。

在這石台上稍稍打坐了一會兒,恢復了一點精神之後,身形一躍而起,往第九層奔去。。

第九層依舊是一個昏暗的房間,比起第七層和第八層的空間還要狹小,而讓楚陌驚詫莫名的是,這裡面竟然是空空如也。

下面兩層至少還有一座石台,但這裡卻是真正的連一根毛都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