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還是身為「東道主」的徐俊涵率先做出了一個表率:「我是徐俊涵,94年生人,目前就讀於首爾大學語言學院。哦對了,我是華夏魔都人。」

「我是楚天明,94年生人,目前和俊涵一樣就讀於語言學院,華夏吉省人。」

「我是林墨宸,94年生人,和俊涵兩個人是室友,目前是在首爾大學醫學院就讀,華夏台海人。」

「程慕,到你了,介紹一下你自己和你妹妹啊。」這個時候,徐俊涵三個人都已經忍不住催促了起來。

「我是程慕,和他們一樣都是94年生人,程瀟的哥哥,目前就讀於首爾大學金融學院。我妹妹程瀟98年生人,目前在星船做練習生,我們都是華夏SZ人。」

程慕在介紹完之後,就再一次陷入到了拘謹之中,不敢說話了。也不知道這到底是為什麼。

「瀟瀟,這樣叫你可以嗎?」

「啊內,俊涵哥哥,當然可以的,畢竟你們都是我哥哥的朋友啊。」

見到徐俊涵喊自己的名字,程瀟慌忙應了一聲回答道。

「那就麻煩你為我們介紹一下,你的這兩位朋友吧。」

「好的。」

程瀟應了一聲之後,就開始介紹起了自己的好姐妹:「這位是吳宣儀,95年生人,比各位哥哥們小一歲,華夏海市人。」

「你們好,我是吳宣儀。」

吳宣儀很是害羞地打了一個招呼。

「這位是孟美岐,98年生人,和我同歲,華夏南河省人。」

「你們好,我是孟美岐。」

「大家不用那麼拘謹,說起來我們今天也算是來自於華夏五湖四海的老鄉們,在這異國他鄉的一次聚會,大家都放開一些。」

楚天明這個時候也沒有之前那麼放不開了,笑著說道。

「老慕,天明,你們招呼大家坐著,我出去看看這餐為啥還沒有上來。」

徐俊涵說罷之後就站起身來朝著包間的外面走去。

「沒事,不用管他,來吧,各位妹紙,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練習生的生活啊?」

……

「服務員,請問我們就已經點過餐了,可是為什麼到現在都還沒有上呢?」

徐俊涵來到外面,隨便叫住一個服務員,有些不滿地問道。

不得不說的是,服務員的素養與服務態度還是很不錯的。

「您好,請問您坐在哪個包間啊?我幫您查一下並且催一下,讓他們趕快給您上餐。」

「我就在XXX包房。」

「好的,請您耐心等待一下。」

服務員說了一句之後就轉身離開了,只留下徐俊涵一個人百無聊賴地在外面隨手拉開一把椅子坐了下來。

「咦,這不是俊涵嗎?」

就在這個時候,徐俊涵的身後突然傳來了一個語氣很是意外,但是聲音又讓徐俊涵感到很是熟悉的聲音。

徐俊涵扭過頭去,循著聲音的來源便望了過去。當他看到來人是誰的時候,也同樣是感到一陣錯愕與意外。

「振英哥,怎麼會是你啊?你在這裡做什麼啊?」

是的,沒錯,這個出聲喊徐俊涵名字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韓國三大娛樂公司之JYP娛樂公司的掌舵人朴振英是也。

「廢話,你說我來這裡是幹嘛的啊?我當然是約了人在這裡吃飯啊。倒是你小子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啊?」

朴振英聽到這個問題之後有些沒好氣地說道,同時也忍不住反問了一句道。

「我也是和幾個同學還有同學的妹妹在這裡吃飯啊。」徐俊涵的回答也是有些無奈的感覺。

「同學?這麼說的話,你今天是通過了首爾大學的入學考試了嗎?」

朴振英仔細揣摩了一下徐俊涵的話之後,有些意外地說道。

「那是自然的。」

徐俊涵的語氣中不免多了些淡淡的傲氣。

「好了,那我就不打擾你和你同學聚餐了。不過你一會兒完事之後先別著急走,來XXY包間找我,我給你引薦一個大人物認識一下。」

朴振英撂下這句話之後就扭身離開了,完全沒有看到身後腦袋上一頭黑線的徐俊涵同學。(未完待續) 「振英哥這個人還真是……我都不知道應該說他什麼好了。」

徐俊涵搖了搖頭,一臉無奈的表情。

正當他還在迷的時候,一位服務員突然走了過來:「這位客人,您好。」

「哦哦,你好,請問你叫我是有什麼事情嗎?」徐俊涵抬起頭來看了這個服務員一眼,有些奇怪地問道。

「您好,是這樣的,我們領班讓我告訴您一聲,您點的餐已經送到您所在的包間,您現在可以回去用餐了。」

這位服務員回答道。

「哦哦,是這樣啊。」徐俊涵聞言之後輕輕點了點自己的頭,示意自己已經知道了。同時還擺了擺手示意這位服務員去忙吧。

服務員走後,徐俊涵就從椅子上站起身來,他微微搖了搖自己的頭之後,就朝著包間的方向走了回去。

走進包間之後,徐俊涵這才驚奇的發現,原來包間里的這幾個人早就已經在烤肉準備開始吃了。

「哇,你們這幾個騷豬簡直是究極不當人啊,我人都還沒回來呢你們就吃上了。」

徐俊涵一邊落座坐下,一邊忍不住笑著數落了起來。這幾個傢伙實在是有點兒太不夠意思了,烤肉上來了也沒人出去叫他。

「真是的,這種時候你就不要在意這種細節了好嗎?你要知道,認真你就輸了。」

楚天明一邊拿著架子烤著烤盤上的肉,一邊頭也不抬地說著。

「算你小子狠。」

徐俊涵愣是被他憋的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好不容易最後才終於從牙縫裡崩出這五個字來。

「好了,你就不要再那麼多話了,趕緊過來吃吧,肉都已經烤好了。」

楚天明一邊說著,一邊把已經烤好的肉夾出烤盤,放在了桌子另外一邊的一個早就已經準備好了的空盤子里。

緊接著,程慕眼疾手快,趕緊給他們四個人的杯子里倒滿了燒酒,給三個女孩子的杯子里則是倒上了橙汁。

「來吧,讓我們為我們大家能夠有緣分共同聚集在這異國他鄉,還能有緣分認識並且能夠共同坐在這同一張桌子上吃飯的緣分來一起干一杯吧。」

徐俊涵率先端起了自己的酒杯,示意大家一起來干一杯。

「來,乾杯!」

見此情景,眾人連忙端起自己面前放著的飲料和酒,碰了一下就喝了起來。

「好了,可以開始吃了。大家都不要客氣,盡情的吃吧。」

喝罷之後,徐俊涵放下酒杯就開始招呼大家開始吃了。

「你們這三個丫頭,平時當練習生那麼辛苦,估計平時也很難能吃點兒好的吧?

今天哥哥我請客,你們三個就放開肚皮好好吃就行了。」

徐俊涵一邊說著話,一邊一筷子一筷子夾了烤肉放進程瀟三個人的盤子里。

「好了好了,大家都趕緊吃吧。不夠的話我們再要就行了,今天別的什麼都可以不夠,但是這個烤肉是絕對管夠的。」

徐俊涵一邊說著話,一邊也夾起一塊烤肉來送入到了自己的口中,慢慢咀嚼著。

「啊,不用了,俊涵哥哥你實在是太客氣了,這些對於我們來說就已經是足夠了。這樣讓你破費我們已經是很過意不去了。」

在聽到徐俊涵剛才所說的話之後,程瀟三個人也是一瞬間就被嚇了一跳。連忙推辭了起來。

本來她們自己就是自作主張要過來「蹭飯」的,如果還是那麼不知所謂的讓人家繼續破費的話,那也未免有些太過於失禮了點兒吧?

更何況,她們現在還是在做練習生的階段,縱然是吃肉但是也不敢吃得太多了。畢竟,現在的她們還是需要嚴格去控制自己的形體的。

「真的夠了嗎?可問題是我們現在在座的可是七個人呢。我只點了十五人份的肉而已,平均一個人吃兩人份的肉能吃飽嗎?」

徐俊涵的語氣之中顯得有些奇怪的意思。看起來這些女孩子們都是正在長身體的時候啊,難道她們的飯量真的就那麼小嗎?

「好了俊涵,你就不用管她們了。」

這個時候,程慕咽下了嘴裡的一塊烤肉之後緩緩說道。

「哦?這又是為什麼啊?」

徐俊涵由於剛到韓國的時間還不算是太久,所以對於韓國的愛豆行業尚且不是太了解,更何況是比愛豆們競爭更激烈、也更殘酷的練習生的圈子呢?

他又怎麼會知道練習生們不但需要刻苦練習,連自己的形體都要嚴格控制呢?

而這一點,對於女練習生們來說的話就顯得更加重要了。畢竟,誰不喜歡顏值高,身材又好的女愛豆呢?

「她們現在都還是練習生,公司要求她們這些女練習生們都需要好好保持住自己的體型。如果身材一直不達標的話是很容易被淘汰掉的。」

不知道為什麼,程慕的語氣有些淡淡哀傷的感覺。

「哥哥,你這是幹嘛啊?」

看到自己的哥哥隱隱有些不太開心的樣子,程瀟連忙勸解了起來。

「這可是我自己選擇的人生道路啊,我喜歡舞台渴望舞台,我也喜歡唱歌跳舞,所以,我選擇成為練習生去努力實現我的夢想,為此,我可以付出一切努力。」

「夢想夢想,你的腦海里難道就只有這種夢想嗎?」

突然,程慕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發怒了起來。他的語氣很冰冷,讓程瀟都是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畢竟,在她從小到大的記憶里,她的哥哥可是從小就疼她愛她,從來也不捨得和她發一次脾氣。可是,今天他這是怎麼了啊?

「你看看你選的這到底是一條什麼樣的夢想道路啊?每天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啊?

當這個什麼所謂的練習生每天吃不好休息不好的,而且還有可能是白白浪費時間而已。你說你這樣做真的值得嗎?

你想過這個問題沒有?如果到時候你出不了道的話你又該何去何從啊?」

「哥哥,你不用再說了,也不需要再繼續勸我了。我程瀟自己選擇的人生道路,哪怕就是跪著,我也得把它走完才行。」

程瀟咬了咬牙,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來。

「你怎麼就不聽勸呢?」

程慕也是突然就變得有些火大了起來,自己的這個妹妹可是從小就乖巧懂事的。

平時的話也很聽他的話的,怎麼現在長大了以後就突然變得這麼倔強了呢?

「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要來韓國啊?除了在首爾大學留學以外,也是兼顧了爸爸媽媽交給我的任務啊。那就是,在必要的時候,不惜一切代價把你帶回國。」

程慕咬著牙,最終還是把這句話給說了出來。

「你別想,我是絕對不會跟你回去的。我認定的夢想,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止。」

程瀟仰起臉來,看著程慕的雙眼,眼神中充滿著不服輸的光芒。

「說得好。」

這個時候,突然一陣掌聲響了起來。

兩兄妹循著聲音看了過去,只看見徐俊涵一邊拍著手,一邊笑了笑。

「夢想,無論在什麼時候,都是應該被尊重的呢。」

微笑的少年,緩緩地從嘴裡說出了這句,語速很慢,但是語氣卻是顯得異常斬釘截鐵的話來。(未完待續) 「不管到了什麼時候,夢想,都是值得被尊重的。」

突然,徐俊涵語氣很堅定地說出了這句話來。頓時就把在場的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都吸引了過來。

「我給你們講一下我的故事吧。」

緊接著,徐俊涵就把他自己的經歷給說了出來,包括他是怎麼樣為了追求自己那個成為製作人的夢想,從而從哈佛大學退學,來到韓國繼續追求自己夢想的所有經歷。

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反應可能還好一些,但是像程瀟她們第一次聽到徐俊涵故事的人很明顯就驚呆了。

「俊涵哥,你的勇氣真的很大。反正如果換做是我的話,我也不知道自己敢不敢為了追求自己的夢想犧牲那麼多。」

程瀟也是實打實地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來。

「但是,你為了能夠實現自己的夢想,孤身來到韓國去做練習生,忍受那常人所無法忍受的枯燥的練習生時光,這一點也是很值得人去尊敬的。」

徐俊涵也是輕輕笑了笑,對著程瀟贊同地說道。

「不,和俊涵哥哥你比起來的話,我可真的就差得太遠了。」

程瀟聞言之後也只是輕輕搖了搖自己的頭,對於這一點來說,她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我不管怎麼說,也還有哥哥陪在我的身邊照顧著我。可你卻真的是孤身一人。」

在聽到程瀟的話之後,程慕倒是極為難得的臉紅了一下。他是有些臉紅加慚愧啊。

畢竟,從頭到尾,他都一直覺得自己的妹妹來韓國當這個什麼練習生是浪費自己的青春而已,而自己也是因為此還得跟著一起來韓國。

所以,他一直以來其實就沒有斷過想要帶程瀟回國的這個想法。

然而,就從今天這個時刻開始,他突然發現,他好像有點兒迷茫了,不太認識他自己的妹妹了。

可是,又好像,他從始至終,也沒有認識過?

自己的這個妹妹,什麼時候變成現在這樣堅強的模樣了呢?

敢於為了自己的夢想去不懈努力了,而自己除了想要打擊她,阻止她,竟然沒有給過她一絲一毫的鼓勵與支持。

但是,他卻沒有想到,自己的妹妹在這樣的情況下,竟然也還是堅持認為自己留在這裡就能帶給她鼓勵與希望。

他,是真的應該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了。

「瀟瀟,就從今天起,你就努力去追尋自己的夢想就好了。其他的事情你就不用擔心了,爸媽那邊我來說,從今往後,哥哥一定會不遺餘力地支持你走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