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游泳池的引道邊,嫋嫋婷婷走來了一名女子,那高挑的身材,凸凹有致的身體,立即吸引了全游泳池人的目光。

這是個金髮碧眼的天書國美女。

那與生俱來的氣質迅速折服了全池的人,即使是最挑剔的女人也無法說出她身上有什麼缺點,可能唯一的缺點就是太完美了。即使是最傳統的男人也要在心裏打上一通鼓,這真是一個尤物啊。

這個女子彷彿習慣了衆人的這種失態的反應,看的出她好像還非常喜歡這種萬衆矚目的感覺。

來到泳池邊,女子把身上的罩袍輕輕褪去。

“哇!”衆人都是一陣驚呼,和東華國人普遍穿連身的泳衣不同,這個女子的泳衣是如此的簡單暴露,只是若有似無的遮擋了傲人的雙峯和下面,反而更給人以無限的遐想。

她朝着衆人莞爾一笑,輕舒蜂腰,一個漂亮的魚躍,身體劃出一道漂亮的弧線,直接投身到泳池中。

和所有人一樣,陳一生他們也興致勃勃的觀看着這個天書國美女在水中游泳。

那個美女遊了一陣,將頭擡起,美麗的秀髮溼漉漉的貼在修長的頸後,一雙碧藍的眼眸多情的朝陳一生他們這邊望來。

忽而,這個美女一陣划水,竟然游到了陳一生他們身邊,那白皙修長的雙腿在水中不住划動,更使人想入非非。

“我叫燕子,你們好!”美女大方的介紹自己。

這個時候,洗晨風開始擔任了翻譯,大家一看,人家主動過來打招呼,又是個大美女,不能表現的拒人千里吧,於是也紛紛招呼。

燕子有着異乎尋常的親和力,很快,她就和陳一生他們打成了一片,如同一家人了。

原來,燕子是個獨身的旅行客,她繼承了父輩很大一筆遺產,因而衣食無憂,她最大的愛好就是揹着一個旅行包,周遊世界。

現在,她就要到鐵爐堡去遊玩,覺得陳一生他們很有眼緣,希望結個夥伴。

洗晨風在天書國呆的日子夠長,他向陳一生他們解釋了天書國普遍存在的一種流行的生活方式,打消了陳一生他們幾個心中的猜疑和顧慮。


而且,洗晨風也隱晦的透露,天書國人都很開放的,她們於貞節之類看得很淡薄,陌生人結伴旅行往往就會是一個豔遇。

陳一生他們基本上都有女朋友,但是嘛,能吸引到如此漂亮的異國女子結伴而行,這幾個大老爺們也是很高興的。

俗話說,男女搭配,幹活不累。

這一路上,有了燕子這個外國大美女的加入,陳一生他們也覺得這個旅程有趣了許多。

不知不覺間,鐵爐堡到了。

鐵爐堡,矮人一族的聖地,修真界金屬冶煉的巔峯。

從飛行舟望去,一片黑黝黝的大山包裹之中,一座散發着滾滾濃煙的城市出現在衆人的眼中。

這裏沒有綠樹,沒有紅花,有的只是火光和濃煙,還有數不清的煙囪和高大的廠房。

這裏的人比修真人類大約矮了一半,長得粗壯結實,他們迷戀大山深處的礦產,以至於一座座富礦的大山被掏空,甚至勾引出地底的炎魔。他們癡迷於鍛造,修真界迄今爲止最堅固的甲冑,最鋒利的寶劍是他們打造,以至於不少修者以擁有一把來自鐵爐堡的利劍爲榮。他們也陶醉於美酒,以至於有人專門用美酒打動矮人的心,來換價值連城的矮人制造。

說道這裏,相信讀者們也明瞭了陳一生他們一行不辭萬里慕名前來的目的。

是的,陳一生他們是來取經來了,他們迫切需要矮人的幫助,迅速提高號角軍的冶煉水平。

矮人們的鐵爐堡和一切的修真城市都不同,和其他城市那種追求環境優美,人們宜居的發展特點不同,矮人們彷彿天然就對什麼人與自然的美沒有興趣,他們最大的愛好就是挖礦,冶煉,以至於人口不過百多萬人,卻擁有了整個修真界最頂級的冶煉實力。

一個人一輩子,專注於一件事,成就這個人。

一個民族自形成起,專注於一件事,成就一個民族。

矮人族就是最好的註腳。

他們沒有太多的靈性,無法在這個靈力充沛的世界,感受靈力,通過修真提升修爲,進入神仙界。

然而他們卻依靠精湛的工藝,衝破了必須是靈力修者才能進入神仙界的桎梏,他們中有的人,只要製作出一件神器,便可以升入神仙界。

他們沒有發達的文化,鐵爐堡無論從哪個方面講,都不是個讓人戀戀不捨的地方。

然而,矮人們依靠他們的精湛的技藝,卻使得鐵爐堡成爲整個修者界數一數二的繁華國際都市,來自世界各地人們,往來穿梭這裏,甚至長期在這裏安家,就是爲了時刻追逐最新最好的武器鍛造。

矮人們也沒有足夠的人口,無法組織起足夠強大的軍隊,然而他們憑藉着精湛的工藝,爲世人們提供着最好的武器,成爲各國爭相保護的地方。

等等,還有很多,比如一個從來不產酒的鋼鐵都市,卻有着各色各樣的美酒。

這一切,都是矮人族專注於冶煉的收穫。

再沒有人比他們更懂得金屬的特性,更會利用這種特性。


下了珍妮公主號飛行舟,陳一生他們沒有直接去拜會鐵爐堡的統治者——山丘之王***。而是先找了一個不起眼的所在住下,開始四處溜達,熟悉這個鋼鐵城市的一切。

很快,陳一生就發現,這裏的人幾乎和酒有着解不開的緣分,每個人腰間都掛着一個酒葫蘆,即使是乞丐,身邊也會擺着一個酒器,希望有好心人施捨酒喝。 矮人們大都是紅棕色的頭髮,粗胳膊粗腿,宛如一個虎頭虎腦沒有半大的人類修者。紅紅的鼻子頭預示着他們喝酒是多麼的頻繁和大量。

有的矮人,工作之餘,能連續喝上好幾天,而下酒菜僅僅是幾隻辣椒。有的矮人,常常是領到工錢的第一時間就跑到酒館喝酒,只喝到身無分文再出來。

陳一生他們也很好奇,想知道爲什麼矮人們這樣愛酒,他們得到了矮人們善意的迴避,這些熱情淳樸的矮人聽到陳一生他們問這個問題,都會不約而同的把滿滿的酒杯舉到他們面前:“來,乾了這杯酒,然後再回答遠方客人的問題!”

起初,陳一生他們不知道這是矮人勸酒的一種方式,老老實實的喝了酒,等着矮人們說出答案,誰知道,矮人們笑呵呵的再斟滿一杯酒,又遞了過來:“遠方的客人,乾了這杯酒,今夜不醉不歸!”

陳一生他們這才知道敢情這都是人家這裏的風俗了。

沒辦法,誰讓自己多嘴愛問呢,爲了不影響和矮人的關係,加上矮人們確實好客,陳一生他們也就一杯接一杯,喝的自己感覺飄飄然,全然忘卻了旅途的勞頓,全然忘卻了生活中的各種苦惱。

這一刻,至少醉酒後的陳一生他們是幸福快樂的。

朦朧中,一個矮人老歌者蒼涼的歌聲傳來。

與君歌一曲,

請君爲我傾耳聽,

高堂明鏡悲白髮,

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

莫使金樽空對月,

修山飛昇不足貴,

但願長醉不願醒,

古來聖賢皆寂寞,

惟有飲者留其名,

會須一飲三百杯,

與君同銷萬古愁。

……

歌聲飄渺曠遠,陳一生他們邊聽邊酣睡在這個不知名的酒肆裏。

“哎呦,貴客們醒來啦?快請洗漱吃飯吧!”店小二熱情的招呼剛剛在醉夢中醒來的陳一生他們。

原來,熱情的矮人們把喝的酕醄大醉的陳一生他們給送到了居住的地方。

原本,陳一生以爲自己的腦袋肯定要狠狠的疼上幾天,沒想到,矮人們的東西實在,酒也是醇香無比,貨真價實,喝了沒有一點身體不舒適的感覺,反而覺得身體得到了很大的放鬆,精神了不少。

陳一生他們這才知道原來這個世界上的真美酒喝了是這個感覺啊,怪不得有數不清的文人騷客沉浸在酒中,還能創作諸多動人的詩篇,如果要是都喝像東華國現在一些不法分子弄出來的假冒美酒,估計別說創作了,小命能不能保住都是問題。


陳一生這下也理解了矮人族人人愛酒的原因了,現在,陳一生他們幾個也養成了沒事的時候喝幾杯的習慣。

而不用說,一點不見外的燕子也是陪着喝,甚至喝的比陳一生他們還上癮。

這麼呆了半個月,陳一生他們對矮人族的情況也瞭解的差不多了,然後身上的氣息也漸漸融入了這個鐵與火交織的城市。

看情況差不多了,陳一生他們開始了下一步工作,那就是,拜會鐵爐堡的實際統治者,山丘之王***。

作爲一個城市的統治者,山丘之王***並沒有因爲陳一生他們籍籍無名而拒絕接見,當然,也沒有很有待遇的單獨召見,只是負責接待的官員給陳一生他們作了登記,讓他們3天后到鐵爐堡鐵錘博物館,到時候山丘之王統一接見他們。

陳一生他們這才明白,原來這個世界上想見見山丘之王這個20歲就當上一城之主的傳奇帝王的人多了去了,沒辦法,好客的矮人們已經把這個當作了一個旅遊項目,定期組織陳一生這些“散客”們在恰當的時候“圍觀”一下了。

弄懂了這些,陳一生他們也不由得一陣哭笑不得,不過,陳一生他們也不是特別着急,知道有些事情也是憑藉機緣,反正有機會見到山丘之王就已經是個不錯的開端了。

要知道,任何一個統治者都不是那麼說見就能見到的。作爲東華國來的人,陳一生他們比誰都清楚這個規則,別說人家山丘之王是一城之主了,就是東華國一個小小的玄天鎮鎮長,都不是陳一生這些平頭百姓說見就能見的。

第三天,在鐵爐堡最大的博物館,鐵錘博物館的廣場前,已經聚集了許許多多來自各地的遊客,大都是外國的。在耐心等待着山丘之王的出現。

大概九點多,廣場的一側忽然一陣騷動,有人忽然就喊了出來:“山丘之王來啦!山丘之王來啦!”

人羣一下子全涌了過去,希望一睹山丘之王的風采。

由於山丘之王也是矮人,矮人嘛,就是比較矮小,爲了讓衆人看清他,也爲了自己的**。

山丘之王是站在一輛馬拉的小車上來的。

剛好是達到普通人手臂舉起的最高處。

陳一生他們沒有擠過去,只是遠遠的看着,反而比那些一個勁擁擠的人們看得清楚,畢竟修者的視力都是極好的,離得近了遠了,沒什麼關係。

只見山丘之王穿着代表鐵爐堡最高科技成就的祕銀盔甲,腰間佩了一把裝飾精美的劍鞘,想來裏面的武器不是凡品。

山丘之王是個濃眉方臉的剛毅男子,他現在揮手向着周圍人致敬。

就在山丘之王以及他的隨從們想要衝開人羣的阻擋,讓山丘之王去發表講演的時候。一個女遊客忽然揚起了手中的絲巾,就在大家以爲她也是要和山丘之王打招呼的時候,沒想到,絲巾下突然爆發魔法的閃光。

山丘之王詫異的望着這個向自己開槍的人,不可思議的看着胸口出現的大洞和大股冒出的鮮血,倒在了馬車上。

在場的人都驚呆了,誰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大約集體靜止了那麼幾秒鐘,隨後,伴隨着一位反應過來的女遊客的尖叫,整個廣場陷入了末日般的混亂,護衛山丘之王人矮人警衛顧不得維持廣場的秩序,慌忙將受了重傷的山丘之王護送去搶救,同時將趁亂想要逃走的刺客當場捉拿。 和混亂的遊客不一樣,陳一生他們雖然對突然發生的一幕十分震驚,但是長期出生入死的考驗,使得他們面對眼前的混亂時多了一份難得的冷靜。

陳一生他們看清了,即使她披上了紗巾,穿上了長裙,陳一生他們還是認出了這個刺客。

這個刺客不是別人,正是和他們攜手同行的那個天書國美女燕子。

由於有過和天書國殺手47號互相生死搏鬥的經驗,陳一生還是從燕子爲數不多的肢體動作中看出她和這個殺手47號的一些動作十分類似,可以看出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只是水平比47號要差了好多。

既然燕子和天書國的殺手組織有聯繫,那麼刺殺山丘之王也是天書國的刻意的安排了,只是還不知道天書國爲什麼要對山丘之王下手。

正當陳一生他們要返回住處,好好商量一下的時候,他們這才發現,廣場外圍突然出現了一隊隊的矮人火槍手,黑洞洞的槍管指向了廣場上的每個人。

“都不許動,請你們配合我們矮人國特別部隊工作!”爲首的矮人頭領不容分說,命令一隊人馬過來,挨個把廣場上的遊客全部綁縛了起來,要開始甄別。

鐵爐堡的一處監獄裏。

“陳一生,你和燕子什麼關係?”負責審問的矮人威嚴的問道。

“路上遇到的,結伴來旅遊的!”陳一生如實回答到。

“哼,路上遇到?結伴旅遊?當我們傻子嗎?希望你老實交代,我們爲給你人道待遇的。”矮人提審官根本就不相信。

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趙一楓他們幾個那裏。

經過矮人的一番偵察,他們基本上已經知道了,只有陳一生這幾個人和燕子同住一起,而且關係似乎還不錯,即使不是同夥,應該也有着密切關係。

在這種先入爲主的前提下,陳一生他們老老實實的回答反而得不到矮人的相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