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的李泉就這麼看了一下,發現還真的就是李瑞也太不要臉了吧,沒想到在這個時候還能夠找上門來想一想,都覺得有一些無語了。

如果要是以前的話也就算了,現在這個時候竟然破壞了自己的努力成果,李泉這次必須要跟他一較高下。

「好了,這個人要不然就交給長官,馬上長官他們好好的去看一下到底應該如何解決,現在你就先不要管這件事情了,等下午的時候你再過來,我就已經將這事情處理好了。」

老闆看到李泉這麼堅定的說著的時候,其實也都沒有去想什麼,直接自己一個人就去旁邊收拾了,收拾了一下之後也都直接離開了。

畢竟身為老闆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呢,李泉在這裡也開始要給他們進行一些修整了。

「系統,你倒是趕緊出來啊,現在這個時候你怎麼也不出來了呢?」

遇到了這樣的一些情況,李泉整個人一個大無語,為什麼系統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樣呢?

系統雖然是有一些累的,自己能夠表示理解,但是待太懶了吧,不就是被弄壞了嗎?緩一會不就行了嗎?

怎麼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樣,直接這個時候的系統支支吾吾半天才緩過勁來,畢竟系統其實最忌諱這個自己都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

如果要是還要再繼續面對這些的話,那肯定是不行的,而且系統以前都根本不會在同一個地方修建兩次。

如果不想好好保護的話,可能系統也不會再去給他修建,如果不是看在李泉的面子上的話,可能也都不會去想別的東西。

之間這個時候的李泉沒有再去想這件事情,而是默默的把系統再一次啟動,然後開始去主動的修建了,然後系統修建了一半,因為想要給李泉一些挑戰。

系統定義其實就是讓他們能夠變得非常厲害的同時也讓這裡的持有系統的主人變得厲害一些,總不能一直都依靠系統吧。

緊接著李泉在系統改編完了之後,又再一次用自己的一些藝術天賦,在整個設計上多添了幾筆,沒想到更加的靈動了,看到這裡的時候,他整個人非常的滿意。

「真的以為你能把我給弄住嗎?現在這樣的一個時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好嗎?」

這個時候的李泉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應該如何去解決他們心中的問題,反正現在這個時候的李瑞一直都想通過這樣的一個方式來對自己進行一些攻擊。

可是也沒有辦法,自己從來都不會因為他這樣的一些事情就默默的被攻擊到,李泉又不是紙老虎。

李泉將這所有的東西都弄好了之後,開始在房間裡面安裝了不少的攝像頭,畢竟要想抓住他們,肯定是要通過一些方式的,只是單純的在這裡,自己一個人弄這些又算得了什麼呢?

這個時候下午老闆來了之後,發現這裡已經變了一個模樣,他整整個人都被驚嘆到,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去誇讚李泉了。

「你怎麼能夠這麼厲害呢?怎麼現在就能將所有的東西弄成這個樣子呢?剛才我走的時候還不是這樣的呀。」

遇到了這樣的一些情況的時候,他整個人都有點無奈了,可能是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好吧,剛才並沒有看出來到底怎麼一回事。

「那剛才你走的時候是什麼樣子啊?快別想以前了,趕緊看一看這裡有沒有什麼比較好的吧,還有什麼瑕疵你儘快告訴我,我儘快去解決。」

剛才那些事情就由長官去做吧,現在他們只負責在這裡好好的做自己的事情就好了,沒有必要在這裡一直去影響到別人了。

而且他們這個是有一定的期限的,現在弄不好的話更別提以後了。

「天吶,不得不說你可真牛,比我想象的牛多了,而且真的做的這些事情我都非常的驚艷。」

有時候的他覺得自己真的是幸運極了,老在做這樣的一些事情的時候,還能夠碰到像李泉這麼厲害的人。

以前的時候他並沒有去遇到這麼好的人,現在遇到了那肯定是要抓著他不放了。

而且對於李泉來說很多的人可能都想要巴結他吧,如果不巴結他的話,怎麼可能迎來一個比較好的結果呢?畢竟李泉這麼厲害,現在必須要好好的抱大腿才行。

「沒有了,我覺得你這個環境弄的實在是非常的棒,弄完了之後我感覺以後都可以去弄一些酒吧,KTV的什麼的,整個是一個非常適合的狀態。」

等到他在這裡一直誇獎自己的時候,李泉都有一些不好意思了,畢竟自己也不知到底怎麼樣的一個情況,突然這麼一誇,當時讓人覺得不好意思起來。

不過李泉角覺得自己確實是一個比較厲害的人,動來了這些之後李泉的心情也會好一些,就看什麼時候李薇他們能投案自首了。

。 在獅王殿下的示意下,烏龜麗和鯉魚西緩緩的靠了過去。裝神弄鬼的塔麗拉仔細的將獅王殿下的身體從上到下『檢查』了個遍。西婭則在一旁看得真切,那瘦弱的身體風一吹便會倒,泛青的臉和深深的黑眼圈都著示著,他命不久已。

見左右不過兩個隨從,西婭試探的問道:「獅王殿下可否知道刺殺陛下的刺客要被處決了?」

「怎麼可能?」殿下咳了幾聲:「雖然我還沒有正式成為陛下,但獸人王國的事還需要我才能做主。所以,我必須儘快好起來,龜婆婆,你看我的病怎麼樣?」

塔麗拉哪裏看得出什麼,答起話便張冠李戴:「殿下不知道嗎?現在邊界的城池裏,是虎人將軍說了算,就連各大族長也奈何不了他。」塔麗拉的一隻手打算朝殿下的胸口襲去。

說時遲,那時快,突然一隻厲箭從門外射入,西婭連忙將塔麗拉踢開,將獅王殿下拉到自己這邊。好險!只差那麼一點點,塔麗拉的手就要廢了,但更重要的是,箭的力道能直接穿透王座上的獅王殿下。什麼人敢如此囂張?

一股熱浪,一個威風凜凜的虎人將軍從外面走進來,乍一看和亞瑟有幾分像,這就是亞瑟手裏的另一張王牌——亞吉。他用自己的親弟弟牢牢控制住了王宮。他是真打算自立為王了!

獅王殿下身後的隨從憤然往前一步:「大膽,居然敢對殿下無理!」

亞吉嘴角一翹,眼睛裏充滿譏諷,揚言:「獅王殿下貪戀美色,勾結刺客同黨,啟圖向人類帝國投降。現在,我代表獸人王國新的獸王——亞瑟,將你除死,以保全獸人王國的安危。」

被發現了!當西婭意識到不對勁時,為時已晚,一陣天旋地轉,整個王座連着周圍的一塊空地整個翻轉過來,將西婭、塔麗拉和殿下三人拋向地底,最後的光線里,只留下亞吉不懷好意的笑臉和一臉驚恐的洛安妮。

黑暗中,西婭掙扎著坐起來,慶幸他們還沒死,但很快,西婭便否認了幸運這個想法,一雙雙幽綠的眼睛在黑暗中不停的閃動,可恨的亞吉,竟然想讓她們三人,變成『野鬼』們的美餐。

「西婭,你沒事吧!」塔麗拉清醒過來后,第一個關心的便是西婭,手中法棒一動,點起螢螢星光。噁心,各種的噁心,只一眼便不想再看第二次。

「把光滅掉,屏住呼吸!」瘦弱的殿下飛快的撲倒塔麗拉,將她魔法棒上的星光熄滅。這哪裏是剛才病到快死的獅王殿下,如果不是處境堅難,西婭會懷疑他被人換掉了。他可真能忍!

星光、呼吸和講話聲足以引起一群怪物爭相競奪,原本還安安靜靜的黑暗,立刻便得糟糕起來,嘶咬聲、尖叫聲、血液的噴濺讓人如至身地獄。

三人艱難的移動步伐,西婭兩人緊跟在殿下身後,相互拉扯著對方的手,看來他對這裏很熟悉,對『野鬼』們也很熟悉。難熬的片刻后,終於走出來那鬼地方,身邊又回歸安靜。

塔麗拉重新點起螢螢星光:「這倒底是怎麼回事?」問殿下本人,也是問那些驚恐人心的東西。

還是那幅瘦弱的身體,但看起來有了幾分硬氣;還是那泛青的臉和深深的黑眼圈,但眼裏多了幾絲精光:「整個王宮都被亞瑟兩兄弟控制了,我除了裝死,還能怎麼辦?」

「裝死!」他這是順亞吉的意,故意跳下來的嗎?

西婭很驚訝於他對野鬼的鎮定:「你是怎麼知道野鬼計劃的?」

說到野鬼計劃,獅王殿下眼裏閃過一絲悲涼:「都怪我,是我不該告訴亞瑟,王宮的地底里藏着不能說的秘密。」

故事尾尾道來:「我和亞瑟從小一起長大,是十分要好的朋友。無意中,我將王宮地底有秘密的事告訴了他,沒想到,他為了一已私慾,居然將這個禁忌給打開了。」

「獸人天生都是沒有魔法的,即使是獸人和人類生的孩子,也會跟隨獸人,繼承不了魔法力。於是,百年前便有一個聰明異常的獸人想到一個方法,讓獸人和魔**合,也許他們之間的孩子能傳承到魔法力。這樣的事,根本沒有獸人會願意做,於是他便將不知情的獸人綁起來,強行使之和魔**合。」

「一開始,並沒有明顯的效果。後來,那個異常聰明的獸人,又想到用各種不同種類的魔獸與獸人交叉交合,再配以特別的藥劑,生下了非獸人,雖然還是沒有魔法力,但身軀高過余普通獸人,不僅如此,他們還天生神力,能同時擁有身體上任何一個部位所擁有的獸人族能力。比如說,他身上有牛的身子,那就能使用牛族的鐵皮甲。」

「當然,這還不是最重要的。他們出生后,異常聰明的獸人繼續給他們餵食藥劑,使他們成為不死獸人,並且唯主人之命是從!」

「不死獸人?」塔麗拉不敢相信這世界還有除了神之外,不死的東西。

西婭點點頭:「這就是馬利安在研究的東西,怎麼樣才能這些不死獸人,死掉!像他們這種既非人又非獸,更不似獸人的物種,就被稱之為野鬼。」

「對,」獅王殿下從兩人的言行中猜到了她們的大概身份:「異常聰明的獸人為自己制定了一個『野鬼』計劃,打算用它們來統治獸人王國,繼而向邊界擴張,乃至整個大陸。幸好,獸神保佑!在他行動之前,有人將他的事告訴了當時的獸王陛下,獸王秘秘將他處死,將未啟動的『野鬼』統統封在地底。由於野鬼們皆不死,為了世代守護這個秘密,當時的獸王陛下還特意將王宮建在了上面,以免被別人發現。」

「只是我真的想不到,亞瑟倒底是從哪裏找到地底的入口,從哪裏掌握操縱『野鬼』的方法。」獅王殿下滿臉遺憾的感慨。

西婭看出他臉上的希冀和無奈,乘勢說道:「殿下,你也知道你父親的死,應該是遭亞瑟陷害,和奧特米傑無關吧。我希望你能幫他洗脫罪名,條件是,我把你從這裏安全的帶出去,帶到七大族長面前!」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其實最主要的還是千夜雲川的實力過於強大,幸村還沒有意識到問題的真正所在。

但是他的球技原因不止於此,他還有其他的密球!

看到千夜雲川破解了自己的第一個密球,幸村精市並沒有慌亂。

他有避免被領域干擾的密球,這是他特地開發出來的!

「千夜雲川,不得不承認你的領域是很強,但是我已經找到了剋制你領域的方法!」

幸村的臉上再一次露出凝重的神色。

雖然是這麼說,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的密球百分百能避免被領域之力干擾。

一切都還要在實戰當中試一試。

聽到幸村的話,千夜雲川就知道幸村精市可能已經開發出了六個密球了!

於是千夜雲川輕聲笑道

「幸村,來吧,看看你所謂的密球能在我的手上拿到多少分。

跟你對戰果然比和跡部或者亞久津有意思多了,他們就只會那麼一兩招,我都要打吐了。

你總是能給我驚喜呢,可惜我不能給你驚喜,我就只能給你失敗。

來吧,讓我看看你的第二個密球,這可不是我一個人想看,其他人我想也很期待呢!」

千夜雲川的話語直接刺激了一下幸村精市,他此時的心裏非常氣憤!

於是他直接把網球向上一拋

直接揮動球拍,但是他的姿勢卻很是詭異,他的身體開始傾斜,手中的球拍平斜地向著下落的網球拍去。

「唰!」

一道刺耳的擊球聲響起,幸村精市直接把網球削擊了出去!

密球黃麟!

網球在離開幸村的球拍了以後,自身開始劇烈起旋轉起來,整個網球周圍開始出現微小的氣旋。

這些氣旋開始包裹住網球,網球周圍的氣旋開始增大。

當飛過球網的時候,氣旋就已經成規模了。

這就是幸村精市的密球黃麟!

看着幸村精市的這一球,千夜雲川嘴角一笑,並沒有做出什麼動作。

他就是要看看幸村精市的密球都有什麼效果。

此時千夜雲川的領域之力開始向著氣旋圍繞的網球拉扯。

但是無往不利的領域之力這一次居然沒有任何效果,領域之力直接被網球外面圍繞的氣旋給化解了!

雖然在領域之力的作用下,齊玄宗在不斷減小,可是減小量卻很少。

足夠網球落地,然後飛出球場了!

幸村的這一球只愛一次引發了現場的震動,沒想到幸村的球技居然一個接着一個。

而且看起來都不是好接的。

至少有很多人認為自己接不到幸村的發球!

「幸村部長到底是什麼時候創造的這些球技啊,太厲害了吧!」

胡狼桑原看着密球黃麟,面露驚色!

「居然沒有受到千夜雲川的領域之力影響?這不可能啊,幸村的這一球是怎麼回事?」

真田弦一郎的臉上露出凝重之色,但是他馬上就得意地說道

「不愧是幸村,我就知道你可以應對的!」

而旁邊的柳蓮二看着幸村的這一球,也是緩緩說道

「幸村這一個月都是在一個人單獨訓練,我想他的收穫肯定不低,這兩個密球就是其中之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