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我也明白了,原來之前陽族老祖口中輸給的那個人不是陰族的王,而是孟老。這又是怎麼回事?千年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

陰族的王不屑的撇了撇嘴:“到現在你還不死心?輸了就輸了,任何藉口都是虛妄。”

孟老沒有跟陽族老祖有任何口舌之爭,淡淡開口:“三魂七魄,歸位!”

王的臉上露出虔誠的表情,陽族老祖卻是面色猙獰,似乎在跟什麼抗爭。但他們兩個的結局都是一樣,化作一黑一白兩道影子,飛進了孟老的身體中。

我看的目瞪口呆,孟老佝僂的身軀逐漸挺拔了起來,臉上的皺紋也漸漸消失,滿頭白髮更是瞬間變色。一個身材魁梧,發黑如墨,面容剛毅的中年男人屹立在我和秦晴的上方。

“秦晴見過孟老!”身旁的秦晴很恭敬的打招呼。

我真的看傻了,根本沒反應過來,等到秦晴推了我一把,我纔有些慌亂的問道:“孟老?你真的是孟老?”

他咧開嘴笑了笑,微微頷首:“普天之下,誰敢冒充我孟輕塵?”

雖然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但我還是難以接受眼前的現實,這個霸氣無比的男人,真的是當初那個看起來瘦小佝僂的孟老? 第3991章

「那就讓他們四個留下好了,反正他們四個也已經不怎麼管理宗門的事情了,其餘人都回去吧,這裡是我們驚天宗內部,不用擔心!」驚天老祖聞言想了想,指著四位驚天宗的太上長老說道。

「老祖宗說的對,宗門我們幾個不在沒事,你們幾個不在確實不行,我們幾個留下陪著老祖宗,在這裡守著,你們回去吧!」其中一位太上長老說道。

「好吧,那我們就先回去了!」夏小群幾人聞言說道。

幾個人跟驚天老祖告辭后,轉身回去了!

驚天老祖看了眼陣法內的宮本千夏和千落離,再次閉上眼睛打坐!

四位驚天宗的太上長老見狀,也紛紛嘆了口氣,只能在陣法邊打坐修鍊!

四個人嘆息的是,分明是他們驚天宗的聚靈陣法,但是他們這些驚天宗的高層,卻只能坐在陣法外面修鍊,反而是在陣法裡面的兩個人,竟然在享受著他們驚天宗的陣法,真的是鬱悶啊!

而陣法內的宮本千夏和千落離兩個人,只有宮本千夏此刻屬於沉睡中修鍊,千落離早就醒了過來,對外面的情況和驚天宗眾人的對話也都聽的一清二楚!

但是他卻沒有露出絲毫馬腳來,千落離打算等著師妹宮本千夏醒來再說,至於那些人進不來陣法,也是千落離弄的,畢竟現在對於宮本千夏來說十分重要,不能被打擾!

千落離清楚,宮本千夏在恢復記憶,這個期間是不能被人打擾的,而兩人的氣息提升,也是因為這個聚靈陣內的靈力太過濃郁,他們的身體吸收的快,因此才會修為不斷突破……

想到師父墨九狸在神界的情況,千落離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只能一邊等著宮本千夏,一邊提升實力,這樣他們才能有更強的實力,去找墨九狸!

所以,兩個人在陣法內才會一動不動,饒是見多識廣的驚天老祖,也是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所以才會好奇的守在外面,等待千落離和宮本千夏醒來……

時間轉瞬即逝,又是一年多的時間過去了,聚靈陣法內的宮本千夏終於微微皺了皺眉頭,千落離雖然一直沒睜開眼睛,但是神識一直留意著宮本千夏的動靜!

此刻的宮本千夏識海中被無數的畫面撐得都要爆炸了,本來她覺得之前在雲中界,自己恢復記憶,就已經是全部了,沒有想到還有很多記憶她沒有的!

這一次飛升到神界,當時她就記得腳下一空似乎是大半夜的,師兄抓著她往下墜.落,空間戒指都打不開,最後似乎落在一個靈力濃郁的地方,然後她就啥也不知道了……

等到她再次有意識的時候,察覺到周圍濃郁的靈力鑽入自己體內,來不及多想就開始吸收和疏導體內的靈力,終於把體內的靈力疏導的差不多,想睜開眼睛看看師兄千落離的時候,識海中就炸開了無數的畫面……

也是這股忽然炸開的畫面,讓宮本千夏好不容易清醒過來,再次失去意識了,此刻宮本千夏終於算是從識海中的畫面中醒過來了! 孟老的身形和樣貌如今看起來已經跟陽族老祖和陰族的王沒有什麼區別,仔細端詳,應該是比王成熟了一些,比老祖又年輕幾分。

但他的氣質和那二位迥然不同,雖然沒感受到他身上散發的氣勢,我站在他面前還是不由的膽戰心驚。

“陰陽陣已經不是以前的陰陽陣,恐怕維持不了太久,時間緊迫啊。羅漢,不要怪我拔苗助長,你的時間不多。”孟老收起笑容,語氣嚴肅。

面對眼前這個身材魁梧的中年人,我有些無言以對,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叫他“孟老”。但轉念一想,他都是活了上千年的老妖怪了,不叫孟老難道叫孟叔?

他也看出我的窘迫和不安,擺了擺手道:“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跟我來吧!”

我根本沒看到他用了什麼手段,但下一個瞬間,我發現自己已經到了孟老的房間內。還是熟悉的佈置,簡略而不寒酸,依然有“依依呀呀”的戲曲聲傳入耳中。

而孟老,也變成了之前的衰老模樣,身材佝僂,滿臉皺紋。過去的一切,都像是做了一場夢,再次回到這個地方,我有些恍惚。不過,不得不說,到了熟悉的環境內,見到孟老這幅摸樣,我心裏踏實了很多。

失落喚響 “陰陽陣內的那兩位,分別是我的一魂兩魄。如今陰陽陣毀,他們倆也沒必要繼續留在那裏了,你必須快速成長起來,否則真的會天下大亂。”孟老一臉嚴肅的解釋道。

我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怪不得他們兩個跟孟老長的那麼像,原來是這麼回事。但魂魄還能分裂出去?我很難理解。

我依稀記得陽族老祖說過,千年前他好像跟孟老有什麼過節,彼此之間還發生過戰鬥。但最後輸的人是陽族老祖,所以他纔會一直被困在陰陽陣,難道孟老的魂魄在一千年前就已經分裂了出去?

心中的疑惑還沒說出口,孟老好像已經提前猜到,嘆了口氣,臉上浮現追憶之色:“那是一千多年前,當年我也跟你一樣,一直以爲自己和普通人一樣,過着平淡的生活。我沒什麼大追求,一心想着娶妻生子,過平凡的生活。”

我心中一緊,孟老明顯話中有話,什麼叫跟我一樣以爲自己是普通人?我的身上到底隱藏着什麼樣的祕密?

“直到那一天,我的生活徹底毀了。有個跟我一模一樣的人,闖入我的生活中,奪走了本該屬於我的一切,讓我如同喪家之犬,無處可歸。那種刻骨銘心的仇恨,旁人很難理解。”孟老說着很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

我覺得嗓子有些幹,想張嘴說些什麼,但最後沒能說出口。跟他一模一樣的人,闖入他的生活,奪走一切。自從直到陰間理髮店那個神祕的傢伙和我有着一樣的面孔之後,這些場景一直都是我揮之不去的噩夢。

孟老苦笑了一聲:“那個人,就是陰陽陣內的陽族老祖。當年的他是那麼強大,我在他眼裏只是螻蟻般的存在,他可以對我爲所欲爲。奪走我的一切之後,他還不甘心,因爲他還覬覦我的靈魂!”

講到這裏的時候,孟老的表情有些痛苦,可能是想到了什麼傷心事。但我真的很想知道接下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覺得他的過去跟我有關,因爲我也曾經遇到這種情況。

只不過奪走我一切的並不是那個跟我一模一樣的傢伙,而是金頂寺的和尚寂寞。他直接取代了我,成爲另一個“羅漢”,和我的親人朋友生活在一起,而且他也很想奪走我的靈魂!

看孟老那副痛苦的樣子,我忍心催促,耐心的等着。他說的這些秦晴或許也不知道,她也跟我一樣聽的很認真,滿臉震驚之色。

良久之後,孟老終於再次開口:“整個世界上,只有我心愛的人還願意信任我。但是爲了救我,她慘遭毒手,差點魂飛魄散。機緣巧合之下,我也開始修行,踏上覆仇之路。”

儘管時隔千年,說到這些的時候,孟老的眼神中依然流露出仇恨的光芒。不過我能理解他,這事放到哪個男人身上,都淡定不了,報仇也是肯定的。

我下意識的看了秦晴一眼,我想如果要有人敢對秦晴下毒手,我也肯定會瘋狂。不過秦晴的表情有些怪異,若有所思。

她也扭頭看了我一眼,從她的眼神中我讀懂了很多東西。孟婆,沒錯,她想到了孟婆,莫非孟老口中那個心愛之人,說的就是孟婆?但他們兩個卻像是有了誤會一般,誰都不肯開口提起對方。

接下來孟老一直在回憶他的過去,按照他所說,他的心愛之人最後非但沒有魂飛魄散,而且還以鬼魂狀態陪他經歷了很多磨難,就像我和秦晴一般。

不過他的磨難可遠比我要艱辛,九死一生這種詞來形容他的遭遇,都算是輕描淡寫。他沒有什麼貴人相助,一切都是靠他自身的努力,一步步變強。

“當初的我什麼都不懂,天真的以爲只要殺了那個傢伙,我就能重新奪回屬於自己的一切。但真正擊敗了他之後,我才發現自己的想法真的太簡單。他根本無法殺死,因爲他就是我!”孟老聲音低沉,聽的我渾身一顫。

原來他一直想要滅掉的對手,就是他自己。陽族老祖只是他的一魂二魄而已,從他出生之後就跟他分離,被高人指點,實力強悍。而當時的孟老根本不知道修行爲何物,就是個普通人,他命中註定要被陽族老祖吞噬。

孟老的崛起,讓陽族老祖背後的勢力很忌憚,在這種時候,又突然冒出一個人,陰族的王!他跟陽族老祖有着一樣的心思,也想吞噬孟老的靈魂。一時間,毫無背景的孟老舉世皆敵!

我越聽越心驚,開始懷疑自己的人生。孟老在出生不久,他的三魂七魄就被分爲三部分,其中一魂二魄成長爲陽族老祖,霸道暴戾,實力強悍。另外一魂二魄就是陰族的王,雖然看起來與世無爭,但同樣實力不凡,不甘居於人下,想吞噬了另外兩部分的殘魂。

陽族老祖和陰族的王身後都有着極爲強大的勢力,只有孟老毫無背景,沒人想到三人之間的宿命之戰,最不被看好的孟老會贏,成功的吞噬自己的另外兩魂四魄。

他們三個本來就同爲一個靈魂,但誰能吞噬另外兩部分殘魂,就能掌握主動。如現在的孟老,靈魂歸位之後,身上早已經沒有了陽族老祖和王的影子。

“爲什麼? 雲起風散,在梧溪 爲什麼會這樣?難道我也……”我不敢往下想。

孟老嘆息不已:“不爲什麼,這是我的命運,也同樣是你的命運。因爲我們同爲千年一遇的逆命者,命中註定與衆不同。”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孟老,他的話我已經相信了大半,這段時間經歷的種種,讓我無法不相信他的話。陰間理髮店的神祕傢伙,金頂寺的寂寞,原來都是我!

一切都水落石出,我曾經看過的幻境,也有了合理的解釋。在我不滿月的時候,金頂寺的一眼大師就帶走了我的一魂二魄,那是寂寞,不過不知道爲何,寂寞性格偏執,很反感擁有跟我一樣的容貌,所以改換了自己的相貌。

那個帶走我另外一魂二魄的道士,就是陰間理髮店的葉老。他也和一眼大師一樣,培養我的那一魂二魄,讓他成爲一個極爲可怕的傢伙。

我只是一個可憐蟲,如果不是遇見孟老,我可能稀裏糊塗的就被另外兩人吞噬,達到讓他們靈魂圓滿的作用。所謂的宿命之戰,是陰間理髮店那個傢伙和寂寞的戰鬥,我只是陪襯而已。

“佛道之爭綿延了無數年,以這種方式對逆命者的歸屬進行爭奪,也是雙方妥協之後的協定。我本無心參與,但沒想到你我有緣,爲了讓你不至於慘敗,我也只能拔苗助長。”孟老解釋道。

當年支持陽族老祖的,是道教。而支持陰族之王的,是佛教。不過最後他們兩個都被孟老吞噬,兩大勢力的計劃都毀於一旦。

怪不得每個人都跟我說,就算別人會害我,孟老也不會害我。原來我和他竟然還有這種淵源,或許是看到我之後,讓他想起了千年前的自己,纔有了收徒之心。

不過孟老告訴我,雖然千年前贏的是他,但他也只是道家的一枚棋子而已。他的成功並不是偶然,只是因爲道家內部有分歧,所以有人暗中相助,讓孟老踏上了修行之路,有了參加宿命之戰的資格。

也就是說,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千年前佛道兩家最終勝利者,是道家。而這次一言大師之所以會提前在我的頭頂留下戒疤,也是有着跟千年前的道家有着一樣的心思。

不過他沒想到的是,我竟然會得到孟老的支持,破壞了他的計劃。這才讓他不得不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寂寞的身上,還差點幫助寂寞吞噬了我。

知道這一切的內幕之後,我心情複雜,沉默了很久。爲什麼是我,這該死的命運! 第3992章

也終於明白了師父隕落後,自己經歷的不僅是一次轉世重生了,為了尋找師父,她轉世了兩次,而且如果不是師父,她和師兄早就死了!

但是最後師父隕落的時候,她和師兄卻都去晚了,不僅沒有幫到師父,連師父的仇人都沒找到!

想到這裡,宮本千夏心裡對當初害墨九狸隕落的人,就恨之入骨!

如今她想起了所有的記憶,自己三世的記憶全部都一絲不查的想起來了!

原來當初自己的家族宮本家族和師兄的家族千家,都是神界的神族後裔家族,但是宮本家族卻在一.夜之間被滅族,那個時候宮本千夏才八歲,是爹娘用靈魂力,把她藏在密室內,封閉了家中的密室!

小小的自己感覺到發生了不好的事情,無奈卻因為被關在密室內出不去,她現在才想起來那晚的情況,哪怕小小的自己被關在密室內,她也能夠清楚聽到外面的打鬥聲音,和熟悉的哭喊聲……

等到外面徹底沒有聲音后,她用自己的血,打開了密室的門,看到的就是一片狼藉,宮本家族從上到下近千餘口族人,沒有一個活口,那一幕直接讓八歲的宮本千夏嚇的昏死了過去!

醒來后,一個人的宮本千夏不知道去哪裡,又不敢待在滿地屍體的地方,她只能躲在屋子裡面!

最後因為長時間沒吃東西而昏迷,醒來后她就看到了美如天仙的師父墨九狸,是師父救了自己,教會自己道理,幫助她埋葬了族人,帶著她離開了傷心的地方!

她從開始的不愛說話,到後來慢慢長大,慢慢的學會了本事,慢慢的變強,慢慢的開朗起來,最後師父帶著師兄和自己,去殺了那些滅她家族的人……

她的心結徹底打開,在師父和師兄身邊生活的一直很開心,一直到有一天,忽然間師父讓她和師兄去歷練,並且要求他們不突破不準回來!

什麼都不了解的自己和師兄,聽話的離開了,可是等到他們心緒不寧,偷著回來的時候,已經晚了,師父隕落了!

那些黑衣人還沒離開,宮本千夏和千落離為了給師父報仇,跟那些黑衣人打起來,最後也隕落了,但是在他們隕落的那一刻才發現自己的靈魂中,存在墨九狸的保護,讓他們不至於被人打的魂飛魄散……

「師父,師父……」宮本千夏輕聲呢喃道,臉上已經滿是淚水了。

因為想到墨九狸隕落的事情,情不自禁難受的哭了起來!

「師妹,你要晉級了,先突破再說!」這時千落離的聲音在宮本千夏的識海響起。

宮本千夏聞言這才回神,發現自己果然要晉級了,宮本千夏不再想其餘的事情,開始認真突破起來,宮本千夏和千落離幾乎是差不多同時晉級到界神的!

千落離比宮本千夏的實力高一點,他是晉級到界神中階停下來的,沒過多久,宮本千夏也成功突破到了界神初階,然後穩固了下自己的實力,才睜開眼睛! 該死的命運給我開了個大玩笑,我也像曾經的孟老一樣,渴望過着平凡的

子,娶妻生子,安然度

,沒想到這麼簡單的願望卻如此艱難。

就算我什麼都不想爭奪,最後也只能被別人吞噬,成爲別人的附庸。我難以想象那種後果,到時候我無法支配自己的意識,無法掌控自己的感



千年一遇的逆命者,說起來多麼風光。每隔千年,會出現這麼一位沒有前生和來世的人物,擁有巨大的潛力,踏上修行之路簡直是如魚得水,強大到像孟老這般擁有長久的壽命。但說起來,逆命者也只會淪爲別人相互爭奪利益的工具而已。

該死的,我想知道到底是誰先開了這個頭,讓佛道兩家用這麼殘忍的方法爭奪逆命者。哪怕是逆命者的

份再特殊也好,外人也沒有資格

控我們的命運。

“羅漢,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是覺得這個世界對你充滿了不公平吧?世間本沒有絕對公平的事

,或許對你來說是公平,卻恰恰是對別人的不公平。這是我們的宿命,無法改變,只能面對。”孟老嘆息道。

我苦笑着搖了搖頭:“這何止是不公平?這根本就是殘酷,本來是同一個靈魂,卻被人爲的分裂成三個不同的個體。最終不管誰輸誰贏,都會犧牲另外兩個。爲什麼偏偏是逆命者有這樣的遭遇?我不甘心!”

孟老陷入了沉默,過了好久才緩緩說道:“想要改變逆命者的命運,就必須變的強大起來。弱者,沒有資格談條件。”

他的話讓我心中燃起了一絲希望,沒錯,只要足夠強大,管他什麼佛家道家,都無法

控我。本該輕易被吞噬的孟老當年不也是闖出了赫赫威名,沒人敢與其爭鋒。

“逆命者,顧名思義,擁有逆天改命的強大潛力。但說起來慚愧,包括我在內的歷代逆命者,都無法真正的改變自己的命運,最終只能落得悲慘下場。我希望,奇蹟能在你

上出現。”孟老鄭重其事的說道。

我的心猛地一沉,強大的孟老竟然也沒能改變自己的命運?千年前他可是當之無愧的世間第一高手,不管佛家還是道家,都只能避其鋒芒。他竟然也會失敗?

想想也對,如果他真的能改變什麼,千年之後的我,也不用面對跟他一樣的命運。不過我很好奇,孟老口中的悲慘下場,到底是怎麼回事?

孟老並不想跟我細說,直接岔開話題。但他已經在我心底種下了一顆種子,就算曆代的逆命者都失敗又怎麼樣?這不代表我也會失敗,我要真正的逆天改命!

當然,屬於我的宿命之戰,我也不會認慫。我不能接受自己的意識被別人吞噬,不能接受自己的一切被別人搶走。既然他們想要吞噬我,就必須做好被我吞噬的準備!

“羅漢,可願拜我爲師?” 精靈之黑暗蟲師 孟老突然說道。

當初孟老說等我解決了戒疤的問題之後就正式的收我爲徒,但沒想到他卻暗下做了那麼多的準備,讓我逐漸變強。現在一切結束,我也確實到了改拜師的時候。

遇到孟老絕對是我的幸運,如果不是他,我可能已經被

間理店那傢伙吞噬了靈魂。當年的孟老可沒有我的運氣,說起來我的起點比他還要高。 報告少將,夫人要離婚 既然他都能成功的戰勝當年的陽族老祖和

族之王,我又有什麼理由失敗?

我很鄭重的點了點頭:“孟老,我願意拜你爲師!”

一直沉默的秦晴突然踢了一下我的腿關節處,我毫無防備的跪倒在孟老面前,笑道:“既然都拜師了,還不趕緊叫師傅?”

我很氣憤的瞪了秦晴一樣,丫的下腳還真重,這樣毫無防備跪倒下去,膝蓋都快碎了。不過她說得對,以後確實改改口了。

“師傅……咱們還用不用燒香敬茶什麼的?”我弱弱的問道。

突然間改口叫師傅,還真有些不習慣。我看電視裏面,不管是什麼武林人士還是世外高人,好像都有很鄭重的拜師禮。

孟老笑着搖了搖頭:“我憑藉自己的努力達到了今天的成就,此生也只收了你一個徒弟,可能是世間最簡單的門派。我門下沒有那些繁文縟節,起來吧,以後你就是我孟輕塵的弟子!”

我尷尬的撓了撓頭,站起

來之後,之前那本書又浮現在我的面前。這是孟老藉着

族之王的手傳給我的,現在我只學到了“乾”字訣和“坤”字訣。不過還真

有用,我現在已經不用像以前一樣,只靠蠻力來戰鬥。

“乾坤八卦訣是道門最高深的法訣,雖然我是靠着自己摸索逐漸變強,但我學到的也都是道門法訣。”

孟老簡單的介紹了幾句,緊接着深入淺出的給我講解了“乾”字訣和“坤”字訣的精髓,我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

“對了,這打魂鞭,是跟隨我千年的法器,今天也正式傳給你。不過你最好還是使用一件你更加得心應手的法器,爲師可以幫你煉製,你需要什麼類型的法器?”孟老把那根雞毛撣子又遞給了我,然後很體貼的問道。

我仔細想了一下,我用的順手的法器?我以前打架只用棍子鋼管之類的東西,在高中混跡的時候也不敢用砍刀。後來踏入社會,安定了很多,打架幾乎之用拳頭,急了隨手拎起什麼東西都能用。

剛把這些想法說出來,孟老就瞪了我一眼:“成何體統,我孟輕塵的弟子,難道要使用狼牙棒那種粗俗的法器?”

仔細想想,也確實不是那麼回事,陽族老祖那羣弟子都是用飛劍,再不濟也是把大刀。我嗷嗷叫的拎着狼牙棒出去戰鬥,似乎不太雅觀。

咦?不對,我好像忽略了什麼。孟老的兵器也只是一把雞毛撣子而已,還有臉說狼牙棒粗俗?用雞毛撣子明明更跌份兒好吧?

“這樣吧,爲師替你做主了。你的本職工作是理師,我就爲你煉製一件剪刀形狀的法器。”孟老想了一下說道。

也好,剪刀至少比雞毛撣子強。按照孟老的觀點,我的本職工作是理師,所以用剪刀。那他當年的工作是什麼?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現在的孟老靈魂已經齊全,他似乎不再像之前那麼冷冰冰,看起來更像是一個正常的人,有時候我甚至會覺得

逗。

在確定了幫我煉製什麼法器之後,孟老下了逐客令,讓我先離開,不知道又跟秦晴說了些什麼。等我走出他的房間之後,纔想起在自己忽略了一些重要的問題。

等了大概十幾分鍾,秦晴也走出了他的房間,我趁着這個機會問道:“師傅,你還沒告訴我,逆命者到底肩負着什麼樣的重大責任。”

孟老躺在他的椅子上,看起來昏昏

睡,嘟囔道:“你太弱了,知道那麼多有什麼用?等你什麼時候進階煉神還虛境界,再來問我。”

雖然不不甘心,但這個問題也只能先放下,我又趕緊問道:“我現在能不能先回一趟老家?我不放心我爸媽!”

孟老這次沒有回答我,門突然關上,要不是我反應快,鼻子都撞扁了。秦晴還不厚道的在一旁嘲笑我,讓我深感面上無光。

之前孟老告訴我,寂寞只是我的一魂二魄,我父母也就是他父母,他絕對不會對他們怎麼樣。但我還是有些不放心,想回去看看,就算他不對我父母怎麼樣,誰知道蘇陽和亞楠會不會有危險?

“笑什麼笑?我現在必須回老家一趟,我還是不放心。”我懶得跟秦晴一般見識,急匆匆的往外走。

此時

落西山,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可我一刻都不想等下去。我害怕寂寞對蘇陽他們不利,我不能容忍他對我的朋友下手。

秦晴很無奈的搖了搖頭:“放心吧,這些事孟老早就有了安排,你現在回去也沒用。我先帶你去見個人,見到他,你就什麼都知道了。”

我半信半疑的看着秦晴,她不像是在騙我,可能剛剛孟老真的跟她交代了什麼。我跟着她離開了醫院,走在外面的街道上,我唏噓不已。

以前我哪有機會跟秦晴一塊逛街,真沒想到我們兩個也能有這麼一天,公然走在大街上,像別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