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你就不用管了!”靈雲青說道,“而且你難道沒有聽說過一句話嗎?”

“什麼話?”

“出水芙蓉!”

“這,”。此時楓眠憤恨道,“可惡我本來想借着洗澡的機會好好看看她的身材,然後再趁機嘲諷她。可是她這麼做的話,唉!可惡,看來,必須再找時機了!”想到這裏,

等到楓眠也下到池子裏後,靈雲青游到她的面前說道:“楓眠,你這個星池還真不錯啊!我剛進入池子裏時,心情就感覺無比輕鬆。不如我們一整天就泡在池子裏如何?”


“這,”楓眠趕緊找了一個藉口說道,“這個池子雖然是星魂族女王專屬的,但是每天只能洗一個小時,你還是好好享受這一個小時吧!”

“唉!”靈雲青聽到後神情沮喪道,“這麼好的池子,每天只能洗一個小時,真是太可惜了!”說完,靈雲青便潛入水中了。

這時,楓眠心想:“靈雲青,我本來是想借此來嘲笑你的,你竟然,真是可惡!”說完,楓眠也潛入池子中了!

一個小時過去了,二人也都池子裏潛上來了。這時,楓眠第一個從池子裏出來,只見她身上披着一件浴巾對着還在池子裏的靈雲青說道:“靈雲青,你在池子裏潛了那麼久,衣服肯定溼透了吧!要不要我去拿一件新的?”

“謝謝楓眠好意!”靈雲青說道,“但我還是喜歡穿着自己的衣服!”說完,靈雲青便從池子裏走了出來。這時,楓眠看到後心中大喜道:“太好了,她現在全身溼漉漉的,我一會就可以好好觀察她了,嘻嘻!”

可惜,結果卻和她想得完全不一樣。只見靈雲青從池子裏出來時,她身上的衣服竟然沒有沾到一點水。楓眠看到後心中崩潰道:“不可能!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她身上沒有一點溼漉漉的痕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就在楓眠苦思時,靈雲青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偷笑着看着了楓眠。此時,靈雲青心想:“楓眠,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心裏在想什麼。可惜,我會空間技術,對我來說,在水裏換裝簡直就是小菜一碟,楓眠你還是太年輕了!唉”

片刻後,靈雲青故意問道:“楓眠,接下來你要帶我遊玩那個地方啊?”

“遊玩,哼!”楓眠心中罵道,“我呸!臭女人,因爲你姑奶奶白白浪費了一次在星池裏沐浴的機會。你竟然還想要我帶你遊玩,真是可惡!”楓眠心中罵完後沒好氣地回答道:“哼!跟我走!”

二人走過五個房間後來到了一個高數十米的女神像的面前。靈雲青放眼看去,只見有一個供奉用的桌子。靈雲青來一個健步到了桌子面前。只見桌子上放了四樣東西,它們分別是:一塊帶有星辰圖案的五彩石頭、一個被雕刻成山的藝術品、一個水瓶以及一面鏡子。這時,靈雲青又擡頭看了看石像,她發現這座女神像雖然有雕刻的痕跡,但是更多的好像是自然形成的。隨後,靈雲青動用神力感知其結果令靈雲青大吃一驚。此時,她心驚道:“不會吧!桌子上的東西和這座雕像竟然都是神器。而且這座女神像裏好像還有一個神的神魂,但是這個神魂好像有思念愛人的憂傷,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就在這時,楓眠來到她的面前介紹道:“這座女神像就是我們星魂族供奉的神靈,傳聞我們星魂族就是她創造出來的,她是我們星魂族最偉大的女神!這位偉大的女神的名字叫星魂天女!”

“星魂天女!”此時,靈雲青心想:“我記得父親曾經說過這個名字,她好像也是太虛禍亂以後隕落的神,而且她和曾經的帝魂聖女是姐妹,沒想到,她曾經來到過天武世界。看來,天武世界也許很久以前就存在了。”

隨後,楓眠指着桌子上的東西說道:“至於這四樣東西,傳聞是星魂天女所用之物。這塊石頭叫星辰之心、這個像山一樣的東西叫萬星山。那個水瓶叫星海瓶。這面鏡子叫辰星鏡。至於這面鏡子嘛,”說到這裏,楓眠的面上露出了非常有興趣的笑容。靈雲青看到後問道:“楓眠,你笑什麼?”

“哦!這個啊!”楓眠笑着解釋道,“至於這面鏡子有一個傳說,傳說這面鏡子是一個叫聖武星神君的一位神送給星魂天女的,後來,他們……”

就在這時,靈雲青突然神情異常激動,她用手緊緊地抓住楓眠的肩膀大喊道:“聖武星神君!楓眠你們這裏也流傳着聖武星神君的事情!”

此時,楓眠被靈雲青這一反常的舉動嚇壞了。只見他吞吞吐吐地回答道:“當……當然啊!畢竟星魂天女和聖武星神君可是有着非常密切的關係的!”

“是嘛!那就請你快告訴我吧!”

“沒,沒問題!只不過你可不可以把手從我的肩膀上拿下來,我的肩膀好疼啊!”

“哦!沒問題!”。經過楓眠的提醒後,靈雲青趕緊鬆開手對着楓眠露出尷尬的笑容說道:“對不起!我剛纔聽到聖武星神君這五個字就異常地激動。所以一不小心就傷到了你,實在是對不住啊!呵呵!”

楓眠一邊揉着肩膀一邊抱怨道:“真是的!你一個女孩子竟然有這麼大勁,還真是小看你了!哎呦疼死我了!”

靈雲青看到後連忙賠禮道:“楓眠,要不要我幫你揉揉啊!”

“不用!我這小身板可受不起你的大禮!”。 等到楓眠的肩膀舒服了以後楓眠問道:“你是不是想知道關於星魂天女和聖武星神君的事情啊!”

“當然了,”靈雲青說道,“如果你有更多關於聖武星神君的事情那就更好了。”

楓眠嘆了一口氣說道:“唉!我知道的只有星魂天女的事情,至於那個叫聖武星神君的很少,既然你先聽我就簡單地說一下吧!傳說星魂天女有很多的追求者,其中有一個追求者就是聖武星神君。後來聖武星神君終於追求到了星魂天女,二位神也都墜入了愛河,可惜好景不長,聖武星神君是一個花心大蘿蔔。他在太虛禍亂的時候拋棄了星魂天女,於是星魂天女傷心欲絕,後來她便獨自一人來到了這個世界。等到她創造了我們星魂族以後,她也因爲抑鬱而羽化了,唉!”

說到這裏,楓眠突然大罵道:“我要是星魂天女的話,我一定要把那個叫聖武星神君這個負心漢打他個落花流水,連他媽都認不出來!哼!”就在楓眠破口大罵聖武星神君時,靈雲青心想:“確實,帝君說過,聖武星神君這個神確實喜歡沾花惹草,看來這裏的對聖武星神君的傳聞是真的了。可惜,就是不知道更多關於聖武星神君的事情啊!”


等到楓眠罵累後,靈雲青鄭重地說道:“楓眠,今天關於聖武星神君的事情謝謝你了!”


“是嘛!那就好!”這時,楓眠摸着自己的頭心想:“靈雲青竟然會感謝我!不會是又在想什麼壞事吧!”

就在楓眠提防靈雲青時,靈雲青突然說道:“這次遊玩皇宮我很高興,既然我們之間的約定已經完成,那我也該走了!”靈雲青說完轉身便要離開。這時,楓眠突然叫住她說道:“等等!我有一件事情要和你說!”

“什麼事情?”

“這個,”楓眠思量再三後說道,“有一天我夜觀天象的時候遇到了一件怪事,”

“什麼怪事?”

“那天,我突然發現天上的星星竟然自己改變了自己的位置。而且那些星星竟然形成了漩渦狀的軌跡。這個過程持續了很久,等到星星們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後,我的實力竟然到了奪天境二星。然後,當天晚上,我立馬在皇宮裏召集衆臣商議此事,直到第二天天亮依舊沒有結果。後來,我們便派人查訪了整個星魂族可惜都是一無所獲!”

“什麼!”此時靈雲青心想,“楓眠並不是神,可是她竟然可以看出天上的星星改變自己位置。而且按照她的描述天也剛好是曉天受傷。難道,”想到這裏靈雲青故意問道:“楓眠爲什麼你們從你們族裏人查起啊!”

“很簡單啊!”楓眠說道,“因爲我們星魂族人有可以改變星辰位置的能力。我不從族裏查起,我從哪裏查起啊?”

“這個,”靈雲青想了想說道,“我也許知道那天是誰幹的!”

“快說!”。隨後,靈雲青便將譚曉天受傷以後天上的星星居然爲譚曉天療傷的事情告訴了楓眠。楓眠聽到後沉思不語。許久後,楓眠表示不可思議:“靈雲青,如果不是我親眼所見,我實在是不敢相信,畢竟這個能力只有我們星魂族人才有。”

“曉天會不會是你們星魂族的人?”

“不是!”楓眠非常肯定地回答道,“他絕不是我們星魂族的人!”

“你能肯定!”

“非常肯定!”楓眠再一次強調道,“如果他真的是我們星魂族的人的話,我一眼就能看出來!”

“對了,”靈雲青又想到了什麼,她馬上對楓眠說道,“我記得曉天是孤兒,他從小是被他師父、師兄們收養長大的,會不會是他們爲了曉天的安全,對他施加了什麼障眼法?”

“不可能!”楓眠說道,“我是星魂族的女王,對於族人的感應我比誰都清楚。我是不會看錯的。況且他如果真是我星魂族的族人,我送他的手串會發出一道光,可惜那日手串並沒有放出光芒。所以,他不是我們星魂族的人。”

“這樣啊!”靈雲青聽到後略感失望地說道,“看來是我想錯了!既然如此,我也該走了!”

“等等,”。這時,楓眠說道:“我和你說了那麼多關於我的事情,你是不是該告訴我,關於你和另外兩個人的事情了!”

“我有什麼好說的!”靈雲青反問道。

“你騙的了別人騙不了我!”楓眠說道,“我可以看出來你和另外那個女孩非常不一般,至少你們不是這裏的人。”

“哇!”靈雲青聽到後大驚道,“沒想到你竟然看出來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坦白了吧!”隨後她便將她、神樂兒和張曉亮的事情告訴了楓眠。楓眠聽到後說道:“沒想到你竟然還是神!真是讓我意外啊!至於譚曉天的事情,我日後會查閱族裏的書籍,應該能找到關於和譚曉天類似的例子的!”

“既然如此,那就多謝了!”說完,二人也就各自離開了。

另一邊,譚曉天自從昨晚開始他便一直擔心靈雲青和楓眠,生怕她們會鬧出什麼事來。就在這時,靈雲青突然出現在譚曉天的面前。譚曉天感到心裏無比激動,只見他立馬來到靈雲青的面前,握着她的手親切地問道:“雲青,你沒事吧!楓眠她沒有刁難你吧!”

“沒有,”靈雲青揮了揮手調侃道,“曉天,沒想到你如此關心我啊!”

“呃,不是,”譚曉天說道,“我對你倒是很放心,我是擔心你會不會對楓眠做什麼,畢竟楓眠比你老實啊!”

“你說什麼!”靈雲青聽到後大怒道,“好你個譚曉天!身爲我的男人竟然關心別的女人,看來,我必須樹立一些家規了!看打!”

“啊!”。在接下來的半個小時裏,整個皇宮裏的各個角落瀰漫着譚曉天的慘叫。半個小時後,譚曉天躺在牀上,而靈雲青正在爲譚曉天療傷,靈雲青一邊爲譚曉天療傷一邊抱歉道:“對不起啊!曉天,這次下手重了些,下回我下手會輕一點的!”

“什麼!”譚曉天聽到後大叫道,“靈雲青你還想要有下回,你是不是想要打死我啊!我要是死了,你可成寡婦了!”

“切!無所謂!”靈雲青說道,“反正我現在年輕,到時再找一個就是,反正沒人看出來我是有夫之婦。嘻嘻!”

“你,”譚曉天聽到後差點氣暈過去。這時他語氣緩慢地說道:“算——你——狠!”

“嘻嘻!謝謝誇獎!”靈雲青說道,“好了,不逗你了!“對了,兩日後幻池就要開啓,雖然到時楓眠會保護我們,爲了以防萬一,我們還是要做一些準備。”

“嗯!我明白了!” 兩日後,按照之前的約定楓眠將會打開幻池的封印。此時的幻池就像是一個熟睡的孩子。靜靜地睡着。


而在幻池的上空則有一片星空籠罩着,這就是楓眠對幻池施加的封印。幻池的附近有數百名星魂族的士兵把守着,而在士兵們的周圍則是密密麻麻的前來觀看幻池解封的人羣,這些人雖然心裏非常明白知道自己不能進入幻池中,但是他們希望能夠看到幻池開啓的場景,畢竟幻池開啓時,會釋放大量的自然力。他們可以藉此機會來提升自己的實力。

隨着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這時,原本安靜的人羣開始變得躁動不安了起來。甚至有的人和星魂族的士兵產生了衝突。就在這時,聽到一個帶有強大威壓的聲音:“女王陛下到!”

霎時間,兩邊的人都安靜了下來。隨後,楓眠便帶着譚曉天等四人出現在衆人的面前。而緊隨他們五人身後則是八個實力幾乎爲小聖境的星魂族將軍。星魂族的士兵看到後都紛紛跪下說道:“見過女王陛下!”

“都起來吧!”楓眠說道。

“是!”。這時,衆士兵起來後都爲楓眠讓出了一條路。楓眠隨着路來到了幻池的面前。這時,那羣路人看到楓眠的容貌後都大呼了起來:“天啊!這就是星魂族的女王啊!好年輕!好漂亮啊!”

“是啊!沒想到星魂族的女王皮膚看起來如此白淨,實在是想不出來”

就在大家讚歎楓眠的容貌時,只見楓眠將手往天空一指。幻池上方的星空瞬間消失,隨後,本來還是平靜的湖面突然翻滾了起來。

翻滾許久後,湖的中央開始沸騰了起來。沸騰產生的水蒸氣瀰漫了整個湖面。霎時間,天空烏雲密佈、雷雨交加。在場的人看到後心驚膽戰。大家紛紛找地方避雨、等到雨停了以後,幻池的中心出現了一個漩渦。等到漩渦消失後,只見湖的中央出現了一個通往湖底的通道。在場觀看的人都紛紛說道:“看啊!看啊!湖的中央竟然出現了一個通道!這真是太神奇了!”

“沒想到星魂族的女王竟然可以在湖的中央造出一個通往湖底的通道,這個就算是小聖鏡的高手也不一定做到啊!看來星魂族的女王實力極其不凡啊!”

“是啊!還好我們之前沒有想着硬闖幻池。不然的話,星魂族女王一出手,我們都已成白骨了!唉!”想到這裏,觀看幻池的人羣衆大部分都已經打消了趁着人多眼雜,偷偷潛入幻池的念頭了。

進入湖底前,楓眠對身後的將軍們說道:“我們下去以後,如果有其他人想要偷偷潛入幻池的話,格殺勿論!”

“是!”。隨後,楓眠轉過身用手中的權杖對着譚曉天和張曉亮的額頭各點了一下後說道:“這是避水咒,有了它,你們就可以在水裏呼吸了!”

二人聽到後說道:“謝謝女王陛下關心!”

“好了,”楓眠說道,“準備下去吧!”話音剛落,楓眠便率先進入了湖的通道里,譚曉天等人看到後也緊隨其後,等到五個人都下去後,那個通道也就自動消失了。

五個人潛入湖的底部時,他們看到了一個建築物。等到他們游過去一看,竟然是一座宮殿。楓眠看到後用手指了指下面,四個人看到後都點了點頭。等到五個人都落到宮殿的面前時,靈雲青問道:“楓眠,這座宮殿你認識嗎?”

“不認識!”靈雲青一邊仔細地看着面前的宮殿一邊說道,“這座宮殿雖然有我們星魂族的標誌,但是這座宮殿上不封頂整體就像是一個盆地。尤其說是宮殿還不如說是一個祭壇!”

“這樣啊!”靈雲青接着說道,“既然我們對這座一無所知,我們還是進去一看究竟吧!”

“好,”

就在五個人要進去時,譚曉天和張曉亮突然感到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將他們死死地壓在地上。霎時,二人便感覺自己的體內的自然力竟然加速地流失。僅僅一分鐘,二人的面色發紫、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靈雲青和神樂兒看到二人的異常後,正要想辦法幫他們時,只見楓眠從衣服裏拿出兩個珠子給他們二人戴着脖子上。

片刻後,二人便感覺全身舒服了許多,體內的自然力也逐漸穩定了下來。這時,楓眠解釋道:“沒事的!他們脖子上的是星珠。剛剛落地的時候,我就感覺到這裏有我們星魂族的禁制,只要不是星魂族的人,這裏的禁制就會對入侵者發動攻擊。還好我事先帶了兩個星珠,不然的話,三分鐘內,你們必死無疑。”

“這樣啊!”譚曉天感激道,“謝謝女王陛下的關心!”

“嗯!我們也該進去了!”。就在這時,張曉亮突然大叫道:“這,這是怎麼回事!我的實力爲什麼變成日月境一星了?曉天,你看看你有沒有這個出現情況!”

譚曉天聽到後趕緊運轉了自己體內的自然力,片刻後,譚曉天也大驚道:“我的實力怎麼變成日月境二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在二人因爲實力突然下降而煩惱時,楓眠彎下身子將手放到地方感應了一會後說道:“沒事,曉天,你們的實力大幅度降低也是因爲這個禁制的緣故。”

“什麼意思?”譚曉天問道。

“這個禁制除了防禦外,還用一個作用。”楓眠說道,“那就是可以將入侵者的實力全部轉化爲自己的力量,而且實力越強者,轉化的強度就越狠。還好你們實力稍弱,這樣的話,以後恢復起來也很快。”

“那女王陛下有沒有辦法解除啊!”譚曉天問道。

“並沒有!”楓眠說道,“這個禁制是很久很久以前設下的,而且我們星魂族使用的禁制和它比起來相差甚遠。我想設置這個禁制的方法也肯定是失傳了。一會兒進去的時候,爲了以防萬一,你們還是不要運轉自身的自然力。”。話音剛落,靈雲青便陪着譚曉天而神樂兒則是陪着張曉亮,此時,楓眠看到靈雲青陪在譚曉天的身邊時,內心裏突然感到一股淒涼。分配完畢後,五個人便進去了。


進入宮殿後,他們就遇到了第一個難題。因爲他們面前竟然出現了十個岔路口。五個人看到後頓時失去了方向。這時,楓眠走到一個岔路口前擡頭看了看入口的上方後,她發現上面有一個星星的標誌,這時她的嘴角揚起了笑容。然後她走到四個人的面前說道:“沒事,別看這裏有十個岔路口,但是我卻有辦法。”

“什麼辦法?”

“這裏的入口上方有一個星星,說明這裏曾是我們星魂族打造的通道,我一會兒只要動用星辰歸一大法就能找到正確的出路。”

“是嘛!”譚曉天聽到後大喜道,“那請問需要多長時間?”

“不長不長!”楓眠揮了揮說道,“也就五分鐘!”說完,楓眠便開始施法了。這時,張曉亮拿出了一個羅盤。神樂兒看到後問道:“曉亮,這是什麼啊!”

“這個,”張曉亮說道,“這是我臨行前師父給我的一個法器。叫做千機羅盤。它不僅可以識別方向外,還能夠讓衆多幻象中找到實像。一會兒,我就用它試試,看看能不能找出那個岔路口是真的。”

“可是,”神樂兒擔心道,“發動這個難道不需要自然力嗎?你現在實力大減,這麼做的話對你來說可是很危險的!”

“沒事,”張曉亮說道,“這個羅盤不需要任何外力,只要設定完成,它就能自己發動。根本就不用往裏面注入自然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