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人一擊不中,卻也沒有繼續糾纏陳志凡,冷冷的轉身,向着三清兩儀陣走去。

陳志凡知道,辛茴子雖然得道成仙,但和廣陵子無法比,和自己法力相當,鬼撲滿就更不用說了。

就算是三人出手,也未必能贏得了這人,反而會傷害排雲山上無辜的道士。所以,陳志凡眼看着這人走向了三清兩儀陣,卻爲阻攔。

還有另外一方面的原因,陳志凡想看看這人怎麼救誅天出三清兩儀陣,好了解他的實力。

這人剛到陣前,只是一揮手,困着誅天的三清兩儀陣便煙消雲散,無影無蹤。

陳志凡心中大駭,想着這人只是一揮手的功夫,竟然就能收回陣法,修爲之高,只怕當和廣陵子不差上下了。

誅天得以脫困,急忙跪下來道:“多謝主人搭救!”剛纔對着陳志凡的那股狂傲勁蕩然無存。

這人更不說話,便帶着誅天一同飛到了空中。

與此同時,排雲山周圍圍繞着的那層黑氣,緩緩的開始凝聚在一起,跟着那人和誅天,漸漸的消失在了空中。

本來灰濛濛的排雲山,隨着這些黑氣的消失,漸漸的明亮了起來。

這時陳志凡才感覺到了道門仙山應有的樣子,風清雲淡,仙氣嫋嫋。

陳志凡知道,那人帶走的那團黑氣,便是五鬼絕陽陣中那些屍體的陰氣。至於陰氣的用途,陳志凡更加清楚,肯定與僵王的復活有關。

辛茴子和鬼撲滿方纔回過神來,鬼撲滿驚異的道:“老大,這人是誰啊?”

陳志凡苦笑道:“我也想知道!仙長德高望重,想必識得此妖!”

辛茴子老臉一紅,道:“老道恬居仙位,卻不識得此妖!”

陳志凡看到辛茴子有些下不來臺,急忙打圓場道:“蒼生浮沉,本是妖孽叢生之時。仙長縱然生有千眼,也定然顧不得這衆多妖邪!”

辛茴子默默的不再說話。

陳志凡心中想的,便是這個妖孽的來源。看樣子,剛纔救走誅天的人,只怕是屍方中地位很高的人了。

這些被他們帶走的陰氣,恐怕永遠也找不回來了。

陳志凡又想到,那人的眼神如此熟悉,分明是和自己關係非常密切的人,可是自己爲什麼想不起來呢。

不過,這不是現在應該考慮的事情。排雲山上的妖孽已除,仙山恢復了往日的風采。

排雲山現在也是出於羣龍無首的狀態,如果再有什麼襲擾的話,這些一盤散沙般的道士,只怕會一敗塗地。

但是現在辛茴子在此,他是排雲山以前的主持,陳志凡倒也不便多說。

陳志凡知道,辛茴子看着自己以前的徒子徒孫,心中自然有些感慨,自己和鬼撲滿仍然留在這裏的話,恐怕多有不便。

想到這,陳志凡道:“仙長,此間事已了,小道尚有俗務纏身,就此別過,有緣再見!”說完對着辛茴子鞠了個躬。

辛茴子急忙回鞠了一躬,道:“道友以蒼生爲重,當前途無量,這般大禮,老道實不敢當!既然道友尚有要事,老道亦不敢強留,後會有期!”

陳志凡也恭恭敬敬的作了個揖,道:“後會有期!”說完便帶着鬼撲滿,一起離開了排雲山。

路上,鬼撲滿好奇的問道:“老大,那會我明明看着你倒在了陣中,爲何後面又起來了!說實話,我真怕你困於陣中,單憑我和武威道長,可救不了你!”

陳志凡聽的出來,對於辛茴子,他有些不滿。

可這也怨不得辛茴子,他既然已位列仙班,卻也是仙位中的細枝末節,自然要遵守法規。

且不說辛茴子,就算是廣陵子這樣的大仙,也不能輕易的現身幫助陳志凡。

同時,他也很好奇,爲何自己明明感覺到暈了過去,何以會又重新起身,這讓他實在琢磨不透。

陳志凡不知道,在他昏過去的這段時間裏,他的七魄自然的進入了地府之中。

好在馬面識得陳志凡,急忙叫秦廣王前來,才幫助陳志凡,讓他的七魄歸了位。

不然的話,只怕陳志凡也早已經喪命於反五行陣中了。這份人情,又算到了廣陵子的頭上。

陳志凡本性灑脫,也不困擾於尋找搭救自己之人。目前,他還有更加重要的事要去辦。

排雲山上的事已了,和誅天一同離開的那個妖孽,只怕不會再返回排雲山了。

想到這,讓陳志凡多少有些欣慰。

但是,僵王復活的這件事,還是一直困擾在陳志凡的心頭。這件事,對於陳志凡來說,纔是頭等大事。 然後就把男人手中的匕首給踢掉,又把男人給踹飛了出去好遠。

「哎呦!我的娘啊!」

男人痛苦的趴在地上,哎喲了一聲,隨後便恨恨的咬牙吐出一口血沫,從地上爬起來便朝著夜雲澈再次衝過去。

「該死的你個混蛋小子,居然敢打我,你去死吧。」男人是真的憤怒了,再加上他本來就是一個成年人,這一拳頭獵獵作響,朝著夜雲澈飛過來,威力十足,要給他一個教訓。

然而——

不多時,巷子里便傳來男子的痛苦上,哎喲我錯了小公子,你大人有大量饒了我吧,男子被揍得鼻青臉腫,趴在地上痛苦的求饒。

夜雲澈聞言,這才停下了腳,挺直腰板站在男人的跟前,「你知道錯了嗎?」

「知道了知道了,都是小的錯了,小的再也不敢了。」男人的面目全非,痛苦的求饒。

看到少年朝著他走過來,他嚇得連忙抱住腦袋。

夜雲澈低頭看了男人一會兒,眼中的精光閃爍,突然朝他勾了勾手,「你趕緊起來跟著我離開,幫我好好辦成一件事情,我就徹底饒你了。」

「啊,小公子,你要帶我去幹什麼?」男子疑惑的問道。

「廢什麼話,跟我走就是了。」夜雲澈單手拎著男人的后領,便把他給拎了起來。

兩人離開了不久之後,一個男子從他們的背後出現。

男子渾身的氣度非凡,看起來很是神秘,他臉上露出和善的笑容,盯著少年欣慰的道:「終於跟上你了,不錯。」

男子正是來自彩翼學院跟著夜雲澈一路而來的南宮院長大人。

他追尋了夜雲澈好久,現在才跟到他。

畢竟少年和雪羽老龍們的速度不是他的仙鶴可以比的。

之前他跟著他們出來沒多久就與夜雲澈失去了聯繫,但還好終於讓他給找到了。

不過半路上發生了什麼,他不知道,也不知道少年怎麼會來到這裡。

盯著少年離開的背影,院長大人暗暗思忖了一會兒,或許讓少年自己歷練,也是一件好事。

所以他不打算現身了,他就在暗中跟著他,保護著,不到有危險的時刻他不會出來。

「五少爺,你趕緊去看看七小姐吧,她再這麼鬧下去,等會兒飯店的老闆,還有這些客人都會投訴我們的。」說話的是一名身穿著黑色袍子的丁統領,丁統領對著眼前一身富貴的公子說道。

男子是一個比較年輕的男子,長著一雙丹鳳眼,容貌分為上等,聽到丁統領的苦訴,他翻了個白眼,揮手讓他退下。

「她這個樣子跟我有什麼關係,不就是你們把她給慣出來的么?我還有事要忙,這種小事情,以後你不要來打擾我,我還要準備去接受煉造門的考試呢,你們要有什麼事情,去找四長老就好了。

婚不可欺 如果他連這些小事都處理不好,也沒資格成為我帝家長老了。」

說完,五少爺便把丁統領給攆了出去。

丁統領頭疼不已,他們一家人的脾氣都不好,四爺的脾氣又能好到哪裡去?

這一家人,真是跟別人欠了他們似的。 想到這,陳志凡不禁有些想久未見面的葉詩瑜: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普濟道長他們有沒有遇到什麼麻煩。

可想歸想,陳志凡現在這邊的事情未了,還不是回去的時候。

想到葉詩瑜,陳志凡也非常的掛記乾元鏡,這可是重新僵王最主要的法寶。

突然間,陳志凡心中一凜,想到了一件事。

帶誅天走的那人的眼睛,根本就可葉詩瑜的一模一樣。

怪不得陳志凡覺得這人的眼睛很熟悉,卻一直想不起來是誰。

想到這,陳志凡又迷茫了。葉詩瑜陳志凡再清楚不過了,家世顯赫,根正苗紅,不管怎麼說,葉家都不會出現屍方的人。

陳志凡有自己安慰自己道:“或許是自己看錯了也不一定!”

鬼撲滿聽到陳志凡自己嘟囔了一句,問道:“老大,你說什麼?”

“沒什麼!”

“是不是又想那個酒店裏的小姐姐了?”鬼撲滿嬉皮笑臉的說道。

陳志凡回頭,白了鬼撲滿一眼。

如果鬼撲滿不提醒,陳志凡倒也忘了。現在鬼撲滿這麼一說,陳志凡倒還真有些記掛那個調皮的小姑娘。

一路上,陳志凡和鬼撲滿打打鬧鬧,鬼撲滿時不時調戲一下陳志凡,雖然趕路無趣,兩人倒也不是特別無聊。

陳志凡給鬼撲滿教會了御風術,鬼撲滿在閒暇的時候,勤加練習,現在已經能跟的住陳志凡了。

陳志凡淡淡的笑着道:“小鬼頭,看來你這段時間還是很用功的啊,腳裏進步不小!”

鬼撲滿得意的道:“那是!我可是菩薩的弟子,悟性自然不是尋常人可比的!”

陳志凡沒好氣的道:“我說你啊,給點陽光就燦爛,給點洪水就氾濫,誇你是爲了鼓勵你,你倒好,還蹬鼻子上臉了!”

“哈哈,我這都是跟老大學的!”

“你再說一句?”說完陳志凡就向着鬼撲滿的方向追了過去。

陳志凡本意就是想考考這小鬼頭的腳力到什麼地步了,如果一下子抓住,就沒意思了。

所以陳志凡只使用了七分的力道,速度並不是很快,卻也追的鬼撲滿有些慌亂。

修爲這個事情,是實打實的,一點也做不得假。以鬼撲滿的修爲,能到現在這個程度,缺是用了功的。

就這樣,沒多久便到了崑崙山腳下。

崑崙山是道家仙山,山口地勢高聳,氣候寒冷潮溼,空氣稀薄,生態環境獨特,自然景色壯觀。

這裏羣山連綿起伏,雪峯突兀林立,草原草甸廣袤。

尤其令人感到奇特的是,這裏到處是突兀嶙峋的冰丘和變幻莫測的冰錐,以及終年不化的高原凍土層。

這裏的海拔明顯比下面要高的多了,從空氣的稀薄程度便能判斷的出來。

不過陳志凡和鬼撲滿都不是人,自然不會受這些自然現象的困擾。

在道門中,有一個傳說,崑崙山,是華夏的龍脈之祖。

這傳說,究竟從什麼時候開始,又從何人之口傳出,現在已無法考證了。

陳志凡從來沒有到過崑崙山,只是在樹上零星的瞭解到–崑崙山最高的山峯,一共有三個。

最低的那一座喚作赤馬,中間的叫黃鶴,最高的那個山峯喚作太虛。

這三座高峯,代表着道家法門的最高修爲。

惡劣的自然條件決定了,如果修爲達不到一定程度,強行去這三座山峯修煉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不過這也真是道門法術的其妙之處。其他旁門的法術,剛開始的時候進展非常迅速,甚至於普通修煉不到十年的人,就可和道門修煉十幾年的人匹敵。

可是他們在十年之後,速度會越來越慢。大多數修煉者到了這個瓶頸期之後,再難有所突破。所以,雖然修煉者衆,大成者卻屈指可數。

道門的修煉正好與他們相反,前期並不是十分明顯,但是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後,便可以上着三座神峯修煉。

越高的地方,離塵世越遠。離塵世越遠,則天地間的靈氣越足。

所以,道門的法術,在修煉到了一定程度,便會上升到另一層境界,修煉速度越來越快,堪稱進境神速。

這也正是修煉者門派衆多,爲何只有道家的大成者居多。

陳志凡的境界早已突破到了妖仙的行列,鬼撲滿因爲本身的原因,加上又有菩薩賜予的金“卍”,卻也並不會有什麼大的危險。

縱然這樣,陳志凡和鬼撲滿兩人也是小心翼翼,緩緩的向山上走去。

陳志凡感受着崑崙山瑰麗的自然風光,心中不免有些感慨。

縱然是天界的神仙,也不能造出如此秀麗的奇山美景。陳志凡心中暗暗的佩服起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來。

崑崙山綿延幾千裏,如果是旁人,想要找一個小小的東西,無異於癡人說夢。

好在陳志凡知道,崑崙山雖大,但丹靈引是封印僵王時的一件法寶,自身本就有強大的法力。陳志凡作爲道門的奇才,自然可以感應到他的存在。

有了這個做鋪墊,想找丹靈引,可就簡單的多了。

婚戀新妻 早在山下的時候,陳志凡就感覺到,赤馬峯上,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散發出一陣又一陣的強大法力。

現在對於陳志凡來說,只要有一絲一毫的線索,他都不會輕易放過。

既然赤馬峯上有異常,就只好去看看了。

陳志凡催促着鬼撲滿,向着赤馬峯進發。

陳志凡盤算了一下,當世的修道者中,還沒有可以在赤馬峯上修煉的人。所以,大可放心的上去。

他和鬼撲滿的腳力本就不俗,加上又吸收了崑崙山上大量的靈氣,修爲自然又增加了一層,所以沒費什麼勁,就到了赤馬峯。

陳志凡明顯的感覺到,越畢竟赤馬峯,那股法力就越強大。這樣的感覺,從側面也印證了,陳志凡的判斷也許是正確的。

剛登上赤馬峯,陳志凡就明顯的感覺到了這座山峯和其他山峯不一樣的地方。

相比剛纔路過的那些山峯,赤馬峯的溫度更低,空氣更稀薄,靈氣卻也更多。 轉過頭,丁統領看向正在洗馬的小福子,「四長老讓你們找的丫鬟呢?你們找來了沒有? 表小姐 我看不多會兒,七小姐又該換丫鬟了,你們趕緊再多找幾個人準備著。」

小福子連忙上前笑了笑,「各位尊敬的貴客,你們放心吧,很多的事我們早就準備好了,就等著七小姐親自過來挑選了。」

「如此甚好。」了統領點了點頭,嘆了口氣,他在帝家多年了,這麼這些場面,他看得很多了。

這位七小姐是帝家最為驕縱的一位小姐,最難伺候,脾氣最大一個,但凡什麼事讓她不開心的,她就亂髮脾氣,對著下人們亂打亂罵。

她一向看不慣別人,幾乎每天都要換幾遍新的丫鬟。

總裁的蜜寵戀人 如今她自己身邊的丫鬟,她自己估計都叫不出名字了。

天天折騰的,連他都要看不下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