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趙家子弟大多是破碎境五六階的實力,可是卻全部被兩人交手的餘波震傷,沒有一個人吃得了好果子,

「你……你竟然打傷了趙少,你惹了大麻煩了,」

一名趙家子弟大吼道,

趙陽一拳轟出,拳風直接把那名趙家子弟轟飛出去,然後冷眼一掃,剩下的趙家子弟頓時沒人敢嘰嘰歪歪了,

趙陽冷冷的道:「都滾吧,別讓本少再看到你們,」

這些趙家子弟紛紛用怨毒的眼神瞪著趙陽,卻不敢有任何反抗,因為趙陽的實力已經超出他們的上限,

他們抱起趙無敵,灰溜溜的走了,

一場鬧劇就這樣告終,

墨青青從遠處走過來,皺眉說道:「臭流氓,你打了趙無敵,那傢伙可是趙乾的獨子啊,會不會有什麼麻煩,」

「是啊,」

趙天擎不禁說道:「咱們才剛一來,就打了趙家家主的兒子,這不太好吧,」

趙陽看著墨青青,傲嬌道:「那頭賤驢當著本少的面打你的主意,本少要是不揍他一頓,本少就不叫趙陽了,」

剛才那一拳,趙陽把趙無敵轟成了內傷,沒有十天半個月趙無敵絕對下不了床,

「至於報復,」

趙陽自信說道:「放心吧,別說趙無敵,就是趙乾來了,也不能把本少怎麼樣,」

就憑趙陽和平天聖帝的良好關係,跟趙川說一聲,撤了趙乾的家主之位都不算什麼事兒,

見趙陽如此有自信,眾人也都不再說什麼了,

趙無敵前來找趙陽一行人的麻煩,最後鎩羽而歸的事情很快傳遍整個趙家大院,

趙家大院,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平常有個什麼風吹草動的,各方人馬很快便能知曉,

更何況,趙無敵來找趙陽麻煩的時候,大張旗鼓地,不帶絲毫的掩飾,帶著一大幫趙家子弟興沖沖的趕來,

而走的時候,卻是一群人抬著趙無敵出去,

這樣一來,想不讓別人知道都難,

第二天,趙斗狗來了,

趙斗狗一來,便笑著說道:「趙陽,你小子可真行,剛一來就把趙無敵那頭賤驢給打了,」

「哈哈,原來是斗狗老祖,好說好說,那頭賤驢太囂張了,竟然要搶本少的女人,本少豈能容他,」

趙陽不屑的笑道,

趙天擎仍舊一臉的擔心,道:「斗狗老祖,聽說趙無敵是趙乾的獨子,陽兒打了他,令他顏面盡失,會不會有什麼麻煩啊,」

「麻煩,」

趙斗狗大笑道:「能有什麼麻煩,那小子再來找麻煩,那就再揍他一頓,揍他沒商量,趙乾不敢動的,如果趙乾出手敢對付趙陽,估計老祖不會不管的,」

趙斗狗如此一說,眾人才放下心來,

趙斗狗冷哼道:「趙無敵那頭賤驢,賊囂張,以前老祖我不得勢的時候,也經常被他踩在頭上,隨意欺凌,如今趙陽揍了他一頓,也算幫老祖我出了一口惡氣,」

趙無敵與趙斗狗在趙家,雖然算是小輩,但也都有幾萬歲的壽元了,放在下位面一個個都是老祖宗級別的大BOSS,但是相對於永恆存在,歷經無數歲月的神界來說,只能算是小一輩,

以前,趙斗狗在趙家鬱郁不得志,趙無敵是趙家小一輩中的第一人,又仗著自己的父親是趙家家主,經常欺負趙斗狗,

對於趙無敵,趙斗狗也是苦不堪言,怨恨在心,如今馬上就要突破天帝境,趙斗狗本想突破天帝境之後,好好教訓趙無敵一頓,沒想到趙陽先他一步,揍了那頭賤驢一頓,

簡直大快人心, 趙斗狗哈哈大笑道:「好了,不說了,本來我要煉化那枚天帝命格的,聽說了這件事兒之後,馬上高興的跑了過來,」

高興之後,趙斗狗便離開了,回去煉化那一枚天帝命格,

對於趙陽,他倒是一點也不擔心,就憑趙陽跟平天聖帝的良好關係,別說區區一個趙無敵,就是他爹趙乾也動不了趙陽,

趙川絕對會堅定無比地站在趙陽這一邊,

收拾了趙無敵一頓,趙陽的大名也是在趙家大院傳了出去,

一群從下位面過來的鄉巴佬,來到趙家大院的第一天,竟然就打了趙無敵,牛叉啊,

牛叉,真心牛叉,

不過,大部分趙家族人都認為,趙陽等人一定會死得非常慘,

這件事情,趙川和趙乾也都聽說了,

趙乾生氣的說道:「老祖,那群下位面的鄉巴佬竟然如此囂張,剛一到咱們趙家大院,就打了無敵,這也太不把咱們趙家放在眼裡了吧,」

趙無敵的天賦、智謀、風度在趙家年輕一輩中,都是第一人,

趙川也是挺喜歡這個後輩的,

見趙川默然不語,趙乾彷彿來了勁兒似的,繼續說道:「就算他們之中有一個天之靈體又如何,如果不能為咱們趙家所用,將來會是一個禍患啊,」

趙川看了趙乾一眼,心中想道:「給趙陽那個臭小子一些磨鍊也好,不能總讓他生長在溫室之中,」

趙川沉吟道:「教訓他們可以,但是家族老一輩強者不準動手,他們年輕一代的糾紛,就讓他們年輕一代去解決,免得旁人說咱們趙家處事不公允,以大欺小,」

「是,」

趙乾大喜過望,連忙說道,

就知道那群鄉巴佬,在老祖心中沒什麼地位,

離開這裡之後,趙乾便開始布置人馬去找趙陽的麻煩,

這一次,趙陽打了趙無敵,趙無敵是他的親兒子,也相當於間接打了他的臉,他當然不會輕易放過趙陽,

趙川成就聖帝境歸來之後,趙家成為天風城唯一的主宰,趙乾身為趙家家主,也隨之水漲船高,成為天風城的城主,自信心膨脹起來,認為趙家之內唯我獨尊,

「哼,區區一群鄉巴佬,也敢在趙家大院撒野,看老子怎麼玩死你們,」

趙乾冷笑不已,

趙乾找到趙無敵,

趙無敵被趙陽揍了一頓之後,傷勢雖然很快復原,但是心理上的陰影卻一直無法抹除,

趙無敵面色陰沉似水,咬牙道:「爹,那個小崽子實在太猖狂了,一個鄉巴佬而已,不知道為何有如此大的底氣,竟然敢打我,你一定要幫我弄死他,我要他死,」

趙乾冷哼道:「不怕,無敵,老祖還是很疼你的,老祖說了,教訓他們完全可以,只不過不讓家族老一輩出手,未免顯得欺人太甚,」

「嗯,」

趙無敵眉頭微微一挑,說道:「爹,那個小崽子雖然囂張了點,但是實力還是有的,起碼有天帝二、三階的實力,我不是他的對手啊,恐怕家族年輕一代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趙無敵突然意識到一個致命的問題,那便是趙陽的實力,

一個從下位面過來的鄉巴佬,竟然有天帝境的實力,這可如何是好啊,

趙乾愕然,道:「為父倒是忘了這件事兒,那個小狗崽的實力如此強大,年輕一代的確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趙無敵,已經是年輕一代的第一人,尚且並非趙陽的對手,何況其他人了,

趙家的年輕一代,倒也有煉化天帝命格成為天帝的子弟,不過那些天帝境的戰力比較低下,恐怕也並非趙陽的對手,

趙無敵不爽道:「爹,我不管,反正我一定要那個小崽子死,他的女人我一定要好好糟蹋一番,」

趙乾點頭,道:「雖然那個小崽子的實力很強,不過只要老祖不偏袒他,我有一萬種玩死他的方法,至於那個天之靈體,給那個小崽子當媳婦兒,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

一萬種玩死趙陽的方法,

的確,趙陽等人是下位面的鄉巴佬,剛剛來到神界,人生地不熟,而趙乾乃是趙家家主,在趙家經營多年,根深蒂固,要弄死一群鄉巴佬那的確是手到擒來,

趙乾拍了拍趙無敵的肩膀,道:「你就瞧好吧,看為父為你出這一口惡氣,」

隨即,趙乾便開始了緊張的布置,欲要一舉弄死趙陽,

轉眼之間,距離趙陽那一天暴揍趙無敵,已經過去了三天,

趙家大院一片平靜,彷彿沒有發生過那件事兒一樣,但是所有人都認為,這一切表面上的平靜,實則暗地裡波濤暗涌,這一切只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而已,




趙無敵絕對不會放過趙陽,

按照趙無敵的脾氣,趙陽大大羞辱了他,他肯定會弄死趙陽,

這一天,果然出事兒了,

一大早,趙陽所處的庭院便迎來了一群不速之客,熱鬧了起來,


領頭的是趙府的管家趙小飛,趙小飛的面色很不好看,好像死了爹媽一樣,

看到趙小飛,趙天擎不由問道:「趙總管,你怎麼來了,」

趙小飛苦笑道:「我也不想來啊,但是……唉,你們不該得罪趙少啊,」

趙小飛身為管家,一向八面玲瓏、長袖善舞,根本不想捲入任何紛爭,但是今天這事兒他也沒辦法,在趙家大院,沒有人能夠跟趙無敵作對,

「嗯,」

趙天擎一愣,旋即明白過來,估計是趙無敵要來搞事情了,

趙天擎連忙喊道:「臭小子,快點出來,你自己惹出的麻煩,你自己解決,」

「哦,來了,」

一道懶洋洋的聲音傳了出來,

旋即,趙陽挽著墨青青纖細的腰身,囂張的走了出來,大言不慚的問道:「怎麼了,趙無敵那頭賤驢又來找打了,」

定睛一看,趙陽發現趙無敵並沒有來,來的反倒是趙小飛,

「喲呵,小飛總管,什麼香風把你吹過來了,」

對於趙小飛,趙陽的印象還是不錯的,花花轎子人抬人,趙小飛之前對於他們一行人,一直很客氣,並沒有表現出什麼優越之感,

「唉,」

趙小飛輕嘆了口氣,苦笑道:「趙陽少爺,我只是一個帶路的,你們自己的事兒自己解決吧,」

趙小飛真懷疑,趙陽的腦袋是不是被驢踢了,連趙無敵都敢得罪,真是嫌命太長了,

「嗯,」

趙陽聞言一愣,

旋即,趙小飛身後,一名長相很垃圾的侍女排眾而出,指著趙陽,尖叫道:「執法大人,就是這位少爺貪圖我的美色,強行霸佔了我,」

我勒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