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獨行俠一個個心裏變態,壓根就找不到一個正常的,沒有正常人的情緒那麼就很難何其交流,只能直接打死。現在王龍看到一個稍微正常一點的資深輪迴者。覺得這是一個機會。

首先地下世界現在是什麼情況,輪迴者現在的組織是什麼?地下世界目前的軍事實力。戰爭不是快意恩仇,而是抓住一切機會,要時時刻刻的給自己這邊提高籌碼。

演變軍官這裏動了起來,任迪的一個徵召兵,帶着真實之劍,到達了王龍這裏。真實之劍這種道具,只有任迪纔有權限使用,同樣任迪的徵召兵也有權限。不過這種高級存在,交給徵召兵,一方面任迪這地方的安全等級降了下來,而徵召兵萬一被突襲了,真實之劍也可能會不安全。更何況任迪的徵召兵現在都是一個個工業部門的核心骨幹。抽調一個可能會造成一個項目的停滯。

但是現在,演變這麼做了,任迪在工廠中繼續忙工作,徵召兵帶着真實之劍到達了王龍這邊,可見這兩位可以溝通的高級輪迴者的價值。

鏡頭切換。

方澤濤的臉非常陰沉,他放了大招擊中了亞濤。但是卻沒有獲得擊殺提示。方澤濤明白自己費了這麼大的功夫終究是讓兩個輪迴者跑了。演變軍官在一場任務中開動大軍互推撕破臉皮的相互動用斬首戰術,但是在下一場任務中只要利益足夠,還是能在一定範圍內合作的,輪迴者之間公開敵對就相當於不死不休。

看着柏思娜逃跑進入的黑黝黝的洞口,方澤濤臉上的肌肉歪了歪。這時候洞口中傳來的氣流聲,讓方澤濤臉色劇變。立刻下令讓惡魔軍隊遠離。

巨大的火焰在地下空間中爆發,這個洞口,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惡魔軍團是沒那麼容易攻克的。吃了一鼻子灰的方澤濤,只能命令惡魔軍隊在這駐守。自己回去覆命。

鏡頭切換。

亞濤躺在病牀上已經三天了,這三天時間越來越長,亞濤心裏一直沉到了谷底,這三天內體內的能量沒有一絲一毫的回覆。連天雲空間的指令在這三天都完完全全的中斷了。當然是中斷了。現在整個醫院都在真實之劍控場下。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柏思娜從搶救中活了下來,作爲二階基因鎖強者,亞濤感覺是非常敏銳的。現在亞濤手腳上套上的合金鐐銬,甚至整個牀都是結實的金屬塊。對二階基因鎖,演變軍官沒有絲毫放鬆,二階完全是可以用肌肉力量,造成破壞的。

在這樣的配備下,亞濤獲准和柏思娜見了一面,這個女孩已經脫離了危險。亞濤算是鬆了一口氣。同時亞濤心裏也開始飛速的盤算着,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亞濤也確定了自己對敵對空間穿越者是有價值的。現在人在屋檐下,到底能把這些價值怎麼合理的賣出去?亞濤想了很多備案。

很快,亞濤等待的見面就發生了,厚二十釐米的鍛鋼的曲面鋼塊將亞濤的手腳全部固定住,一個個亮晶晶的螺絲扣住了這些鋼套。亞濤感覺到自己就像砧板上的肉一樣被各種金屬束縛構建,牢牢地固定在厚實的鋼甲上。看着給自己套着鋼鐵構建的徵召兵,亞濤笑着說道:“我這一身可以擋住子彈了吧!”

亞濤的調笑沒有得到迴應,一個個工人照樣是一絲不苟的完成對亞濤固定。很快亞濤被定在一個巨大的鋼板上。在刺眼強光的照射下,亞濤看到兩個人走了進來,一女一男。從聽覺的感應來看,應該是男的爲主。雖然視覺被晃的干擾,但是二階的感應就是二階的感應。一點不打折扣的判斷出了很多信息。

王龍說道:“有什麼話說嗎?輪迴者先生。”

在刺眼的強光下,亞濤索性閉上了眼睛,在入眼一片紅光中,亞濤說道:“你們可真小心謹慎。”

面對亞濤略帶諷意的話,王龍說道:“閣下,接下來的問話,我希望你能說實話。相同的問答,我會對你的同伴問一遍。如果有不一致的地方,我們之間就沒什麼話可以說了。”

亞濤說道:“你也在用她來威脅我?”

王龍說道:“不是用她威脅你,而是我們在威脅你們,如果問不到實話,我們不會單獨處罰一個人來威脅另一個人,而是直接對你們二人一起處理。”

亞濤沉默了一會笑着說道:“好吧那麼你問吧。”

王龍問道:“地下世界現在有多少輪迴者。”

亞濤說道:“連帶我一共四十三位。”

王龍說道:“誰是領頭。”

亞濤:“我們是站在一位荊棘寶石公主的麾下。”

王龍和亞濤一問一答的開始說起來。在這個過程中愛麗絲不斷的按動鍵盤,對王龍在電腦屏幕上說出自己想要問的話。問話這個事情,只需要一個人說就行了,愛麗絲沒有讓亞濤聽到自己的聲音。

王龍沒有重複的詢問,因爲王龍知道,這種超人,編織謊話不可能出現頭痛腦脹說錯的情況。對待常人有效的重複詢問,對輪迴者無效。

王龍問完了,亞濤問道:“喂,這位,你我都是這個世界降臨者。你我交流一下在這個世界目的吧。”

王龍說道:“不用交流,你們的任務我明白,差不多就是摧毀黎明共和國,然後對我們進行斬首。你我的任務絕不會有任何共同之處。”

亞濤頓了頓說道:“你怎麼知道?”

王龍說道:“因爲我們的任務就是徹底狙擊你們的空間,在這個任務世界的一切行動。”

亞濤嘆了一口氣說道:“這就是我不明白地方,這場任務我們的空間佈置的一直非常奇怪。”

王龍有些詫異並笑着地問道:“難道你沒意識到這是一場戰爭嗎?”

亞濤重複了一遍:“戰爭?”

隨後問道:“空間與空間之間的戰爭?”

王龍說道:“沒錯,你我分屬不同的空間陣營,所以敵對是肯定的。要麼我們完成任務,要麼你們任務失敗。”王龍仔細的爲亞濤講解了一遍演變空間此次作戰的目的,亞廢墟,文明區的概念告知了這個經歷過多場任務的輪迴者。

聽完了王龍的闡述,亞濤沉默了,作爲一個縱橫了一次次任務的輪迴者,王龍闡述的事情,是非常有可能的。如果這個可能是真的,那麼這個世界兩組分屬不同陣營的輪迴者註定不死不休。絕無任何妥協的空間。亞濤明白了爲什麼這個天雲發佈了SSS任務。

但是從王龍的語氣中,亞濤也聽到了一絲別樣的意味。這場談判的進程絕不是王龍在把握。王龍很多話沒有說,但是也多話都留下的選擇的餘地。

亞濤冷靜地說道:“我需要付出什麼?”聽到亞濤主動問出這個問題,王龍一愣,原本王龍是準備循循善誘的,但是現在看來這個輪迴者,已經將自己的目的看的很明白。不過王龍並沒有,愣多久,因爲就算被看穿了目的又如何,現在這個情況,對面不可能有多餘的選擇了。

王龍拿出了一個黃金枷鎖說道:“陣營是可以轉換的。我們這裏沒有抹殺。”

黃金枷鎖,繁榮絲結,在現在戰爭任務中也是可以運用的。 黃金枷鎖,演習任務中能將低軍銜的演變正式軍官代入自己的任務中,繁榮絲結,演習任務中能將低於或等於自己軍銜的預備役弄到自己的任務世界中。但是到達演變規定的作戰任務中,這兩大道具是可以在任務世界中,直接賦予交戰空間輪迴者正式軍官或預備役身份的。演變的策反工作,也是體系化的。

黃金枷鎖直接賦予正式軍官身份,繁榮絲結直接賦予預備役身份。至於軍官等級,取決於兩個條件,第一條件就是作爲接應者演變軍官的軍銜,黃金枷鎖是,絕對不能超過甚至不能等於演變軍官的軍銜的。也就是說現在王龍在這個任務世界中對這個世界的穿越者動用黃金枷鎖,只能給他們中校軍銜。

至於第二個條件,就是這個世界穿越者的能力,普通穿越者只能賦予尉官軍銜,一階穿越者是可以賦予校官軍銜的,至於二階穿越者是可以賦予將級別軍銜的。按道理像亞濤和柏思娜,也就只有將官才能俘獲。至於現在犯到了王龍手上,純屬罕見。

任迪在這個世界其實上已經影響了演變很多評判。這些變化,演變正在不違反規則的情況下,準備技術處理。不過現在,亞濤和柏思娜的將官身份是沒有了。至於劉彪那一波新手穿越者,天子盟這邊是動用繁榮絲結綁住這一羣小兵。

現在是亞濤和柏思娜,最後一場擁有天雲異能的任務世界。當黃金枷鎖的光籠罩在這二人身上的時候。演變的光幕出現在這二人的視角中,同樣這個視角對王龍也是可見的,黃金枷鎖,這個道具帶上一個枷鎖,在這個任務中就有上下級的關係。在這個任務世界中兩人的演變任務光罩是可以隨時被王龍所在陣營上校查詢的。當然只能是天子盟的上校,任迪這個軍銜還是有點低。

亞濤和柏思娜仔細查詢着演變的光幕,嗯演變的光幕上還有亞濤和柏思娜熟悉的畫面,那就是在一個單元格內點開可以看到天雲的任務列表。演變現在將天雲任務發佈系統兼容了。

輪迴者直接叛變天雲與演變合作,對天雲的後果絕對是慘重的,以前天雲是完全控制了輪迴者的生死後,然後對輪迴者發佈信息。現在亞濤和柏思娜掛靠在演變這裏,在天雲的編制還沒有消除。現在天雲對整個輪迴者佈置所有任務,亞濤和柏思娜都能收到一份。只要是對穿越者佈置集團任務,那就無法對演變保密了。

當然天雲也可以對一個個輪迴者單獨佈置任務,單獨佈置任務並沒有什麼。但是這個世界,幾十個節點現在被演變握在手裏,每一次單獨佈置任務,演變就能通過衆多以控制的節點反推天雲。天雲佈置的任務越頻繁。在高維度上演變攻略天雲的速度就越快。

至於將亞濤和柏思娜與現有的輪迴者重新劃分陣營,在這個任務世界也是不可能的,重新劃分陣營,就需要斷開兩方輪迴者者身上的權限。現在是演變的大優勢,天雲已經被壓的不敢冒頭。各種動作都不敢大張旗鼓了,只要天雲重畫陣營。那麼凡是和柏思娜和亞濤斷開聯繫,突然不屬於一個陣營的輪迴者,全部都要在這個位面暴露位置,被演變標記。

天雲派輪迴者入場時,那一場戰役的後果已經體現出來,這麼長時間看起來是天雲的輪迴者照樣可以潛伏在地下世界,演變軍官還需要費神。但是實際上,在這個位面被演變拽住要害的天雲,在各方面行動都被限制。

現在柏思娜和亞濤相當於什麼關係呢,一個國籍上是外國人,在一個國家中要害部門中,具有編制。這個國家必須養着這個外國人,但是這個外國人負責的最高對象卻不是這個國家。至於是多要害的部門呢,比如說韓國軍隊的美國指揮官。

當黃金枷鎖完成的時候,高維度上的天雲如同吃了狗屎一樣。柏思娜和亞濤這兩個輪迴者已經失控了,無法抹殺,無法清除道具,無法將獎勵點刪成負數。尤其是還不能從此次完成SSS任務的序列中踢出去。

亞濤和柏思娜臉色古怪的看着,自己演變光幕中天雲任務選項上跳出了一個新S級別任務——誅殺變節者亞濤柏思娜。完成任務後四個傳說劇情寶石,並且享有兩位變節者一切屬性點。道具天賦血統。後面外加了一大串豪華的獎勵。每一項獎勵都透露出,天雲要想將兩個變節者置於死地,同時想震懾其他輪迴者的意圖。

當然天雲這樣的佈置是有點失態了,在高維度上的演變很快做出了佈置。

亞濤看着這個任務玩味地說道:“對我們佈置了這個任務,那麼我們自殺也能拿到獎勵點?”

一旁的王龍黑色幽默地說道:“不推薦你們嘗試,但是也不介意你們嘗試。”

現在王龍也是站在了兩位變節輪迴者身邊,現在這兩位輪迴者已經沒有任何束縛了,換上了黎民共和國的軍服。至於他們身爲天雲輪迴者的那些奇異能力,在任何演變軍官五公里範圍內,他們的能力是無效的,但是到其他地方沒有效能。他們只是凡人,而且沒有任何演變賜予的天賦。

在這個任務世界加入演變,享受了演變給予的權利同樣要完成任務,演變從來不是慈善家,兩位輪迴者現在的任務就是在演變軍官和徵召兵不在的地方利用天雲的異能在演變軍官控制不到天雲輪迴者控制的範圍作戰。

這個世界亞濤和柏思娜是應該是最後一次擁有天雲的異能,下一場任務他們在天雲異能將會被清除,將根據這場任務的表現配備初始基地。 第一寵婚:顧先生,別上癮 着最後一次用天雲動異能就是和天雲作對。這種諷刺只有空間對戰中才會出現。

正在對演變光幕上天雲任務專欄平頭論着,這時候演變開始對了天雲任務專欄進行了讓穿越者們出乎意料的註解。演變空間說道:“你們的遊蕩者佈置任務目標,如果周圍出現其他遊蕩者屬下穿越者,該任務目標將會轉移。”

亞濤和柏思娜相互望了一下,眼睛像對方露出的眼神都是一個意思,這也太那個了?

亞濤柏思娜對現在加入的這個空間的實力有了新的認識。這種在別的空間內部插入外掛,歪曲任務的能力,簡直太瘋了。對付空間,同級別的存在纔是最兇殘的。

柏思娜對光幕問道:“我們在這個世界如果遭遇別的輪迴者,殺死他們相當於我們完成了這個任務?”

演變光幕跳躍着文字解釋道:“你們依然擁有輪迴者的身份,殺死任何一個靠近你們的輪迴者。因爲你們任務目標都被偏轉到這個位面最靠近你的目標上。對於所有的輪迴者來說,這個任務就相當於玩成了。”

替罪羊,什麼叫做替罪羊。只要柏思娜和亞濤任意殺死兩個靠近他們的輪迴者,這兩個S級別支線任務就算完成了。除非天雲再次佈置任務分發獎勵。

亞濤則關心另一點,說道:“完成任務後,天雲會對我們照發獎勵?”

演變答道:“是的,按照他的系統會對你們照發獎勵,你們可以在這個任務世界中兌換遊蕩者頒發的戰時物資。請記住,遊蕩者頒發的戰時物資只限於在這個任務世界中使用。你們無法帶出位面。”

亞濤猛然問道:“要是天雲不給怎麼辦?”

演變光幕上露出了一個滑稽笑容表情。王龍敢打包票,這是他第一次看到演變如此人性化的表露。演變光幕說道:“如果遊蕩者對你們同樣修改標準。你們的戰功評算將會大大的提高。”

兩位輪迴者感到有點不解,但是王龍聽到了一點別樣的意味,這個滑稽的符號,以及所謂的戰功評判提高,完全是演變希望這麼發展,王龍感覺到,如果對面的穿越怪只要敢這麼做,演變會非常開心。

事實就是如此,不給獎勵?天雲不敢。空間交戰,投放的輪迴者都是棋子,棋手只能應對棋手。演變和天雲就是棋手。天雲現在已經一敗塗地。在高維度上面對這演變兇殘的信息破譯,不顧招架演變打過來的拳頭,還發泄甩棋子的話,暴露空檔。絕對會被演變一招打翻在地。

現在是天雲的節點掌握在演變的手中,天雲穿梭位面的規則體系全部已經在演變面前透徹分明。只要天雲暴露改動規則的能力。那麼天雲的要害就完全暴露在同等級的對手面前了。

對於穿越怪來說,握住棋子的只是手,但是決定手的是大腦,腦袋纔是要害。演變現在在打頭。

王龍笑着對兩位新加入的輪迴者說道:“好了,演變空間具體規則有什麼不理解可以詢問我。現在你們需要做的就是,在這場地下世界戰爭中干擾穿越怪輪迴者所做的事情。”

王龍笑着搖了搖頭說道:“畢竟我們相對於輪迴者,個人戰力太過脆弱的了。現在有你們,我們的狀況好多了,至少能把握動向了。”

亞濤點了點頭說道:“也就是說現在我們最主要的敵人就是這個世界的天雲空間。”

王龍說道:“演變是想要變革,擋住世界多元化的存在都是敵人。” “寶寶心裏苦,寶寶不能說……”現在就是天雲的真實寫照,雖然在高維度層上被揍的一塌糊塗。但是在一個個位面層面上,天雲尚未在諸多輪迴者面前表現的日薄西山。輪迴者多精明啊,在這種養蠱環境下成長的輪迴者,一個個用智謀相鬥。多強大的對手都要在任務世界鬥一鬥。

至於天雲空間,輪迴者不想鬥嗎?想是當然想的,但是在一切劇情固定的世界,沒有那個輪迴者鬥得過穿越怪,整個世界一切變化都在穿越怪掌控中,這就像一個剛上手一個劇情遊戲的玩家,遭遇到了一個早已玩了幾萬遍,把所有的劇情彩蛋全部探索過的對手。這是不可能戰勝的。多少輪迴者用血淚證明和穿越怪斗的悲慘下場。

不過現在,是天雲對輪迴者最虛弱的時候,只不過輪迴者不知道而已。甚至有的知道,但是心裏有所顧忌,畢竟天雲的餘威尚存。在輪迴者的心中,挑戰天雲的未知的代價,現在還不值得去冒險。

王龍走到任迪所在的工廠中,這個工廠的風格已經非常先進了,全部電子化操作,看到王龍回來,任迪問道:“那兩個輪迴者搞定了?”

王龍點了點頭說道:“基本上確定,現在他們願意加入我們的陣營了,不過……”

任迪說道:“不過什麼?”

王龍說道:“他們想要適應演變空間,還需要徹底的拋棄在穿越怪系統中一場場短暫任務中養成的慣性思維。”

任迪笑了笑說道:“等到他們有基地了,經歷了幾場屬於自己的戰爭,應當會明白在演變中需要收集什麼?”

輪迴者和演變軍官有着兩種不同的生活方式,輪迴者受到穿越怪的壓制非常強,一場任務完成不了,動輒就給你抹殺的掉,死扣獎勵。至於演變空間,演變空間對演變軍官的壓制和穿越怪對輪迴者相比,太少了,演變沒有抹殺,只會不斷的把你往科技較高戰亂世界丟。在高級科技的戰亂世界,能活下來,能在其他演變軍官的允許下活下來算你本事。至於其他的演變不管。

和演變軍官相比,輪迴者是深受穿越系統壓迫的。但是和一個位面的土着相比,輪迴者遠比演變軍官要爲所欲爲。對於一個位面的土着來說,從其他世界獲取力量和道具,在這個位面是不可複製的,這就意味着在本位面輪迴者擁有的力量是獨一無二的。

輪迴者在任務世界中都是爲了幫助穿越怪接觸那些高等的東西,看起來非常華麗的高級貨。但是對於普通基本的東西,穿越怪明白必須要讓輪迴者收集,輪迴者的眼光往往就忽略了。

比如說工業體系。整套工業技術,放在演變空間中,是能收買演變軍官的。沒哪個演變軍官不重視這玩意。但是輪迴者呢?他們恐怕只會重視可以明顯改善自己個人戰鬥力的東西。

至於科技,輪迴者也有專門的科技,不過材料是可以直接兌換的,固定數據的圖紙也是可以兌換的,加工機器,是可以直接兌換工業機器人。看似一些高科技都搞出來的,但是材料,設計,加工方面,最難的部分都是由空間提供的。輪迴者認爲的自己有的科技,在演變軍官眼中卻是殘缺的,他們所弄的科技只不過是整個工業知識金字塔頂端的知識體系,從星球開採的最原始礦物到強大的機器。這其中涉及到的基礎知識,遠不是幾張設計圖紙就能囊括的。缺少了基礎在強大的科技不過是站在輔助上的空中樓閣。

嗯,演變軍官知道這一點,因爲演變軍官全部都是從底層爬着弄出來的,哪一場任務不是自己積累核心科技。最後工業樹上開出了一個個大殺器。哪能比得過輪迴者用工業機器人,和兌換材料,照着圖紙玩的東西。

亞濤和柏思娜眼光不錯看到了天雲在位面戰中的頹勢。但是在科技方面還是眼高手低了。王龍對這兩位輪迴者開放了採礦冶金,機械製造等基礎工業工廠可以隨意參觀的權限。但是,這兩位很顯然沒怎麼在乎。犯了演變尉官的錯誤,過分的重視了演變給予的基地和徵召兵權限。至於技術,兩位剛剛加入演變的輪迴者還沒有意識到難度。他們正在錯過某些重要的東西,因爲在下一場任務的時候,他們就沒有天雲的異能了。想要完善自己的知識體系。恐怕只能出高價了。

王龍說道:“這兩位中校,已經去北方軍隊了。能徒手拆機甲的存在,在地下世界能起到很大作用。”

王麗看着實驗室中八族蜘蛛心態,八足支撐的戰鬥平臺等同於重型坦克的巨大戰鬥載具。說道:“你這裏準備怎麼樣了?”

任迪說道:“他們給的科技是要塞防禦模式,具體弄成體型較小的進攻形態,也只能做到這個樣子了。”

任迪頓了頓說道:“這武器,概念性很強。校官任務世界有紅色警戒這個位面嗎?”

王龍說道:“紅色警戒?我沒去過這個位面,這是你們世界的遊戲劇情世界嗎?”

任迪點了點頭。王龍說道:“這種概念性武器,在一個位面可能很有特色。但是隻要有理論基礎,幾乎每一個位面都會想到這種概念性武器。”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五個月後,我可以交出原型武器。”

王龍點頭說道:“我很期待。”

鏡頭切換。

在北方獸人宮殿中,各種各樣種族的獸人,匯聚在獸人城市中朝拜,獸族的真神。這是獸人一年最盛大的節日,不過在今天這座城市宮殿中,一位人類和獸人的神選英雄,相互舉杯,一大碗一大碗的灌這烈酒。相互用酒敬佩這雙方的豪情。

三天前,神聖元素的神選英雄,與獸人的神選英雄在北方相遇。獸人敬佩強者,而獸人和人類的關係本來不好,人類認爲獸人野蠻粗魯,獸人認爲人類奸詐。不值得打交道。

於是這兩位神選英雄就戰鬥了起來,堪比火箭彈的攻擊隨着拳頭和武器的揮動,在交戰空間中交錯的,兩位神選英雄不止一次的被對方打在了地面上形成了一個個凹坑,巨石在他們的拳頭下,如同豆腐一樣脆弱,在承受不住巨大的動能下,直接炸裂開來。

兩位直接從中午豔陽高照,戰到夜幕降臨,在未動用神器下,雙方不分勝負。然而這場讓這兩位神選英雄在心中承認了對方。所以按照獸人的好客,獸人英雄查得曼拉着傑瑞到達了獸人的城市。

至少外表看起來是這樣,但是實際上就在雙方戰鬥的時候,泰坦星球上光神奧菲,和戰神進行了長達四秒鐘的交流。地面上的英雄是由神控制的。

查得曼,獸人神選英雄,其實自他接受戰神的神器時,查得曼就不是查得曼了,而是神器攜帶戰神分神格思維的載體。所以和傑瑞戰鬥到黑夜惺惺相惜,根本就是碳基生命所能看到的表面現象。

戰神在考察,奧菲在元淼上的實力,如果傑瑞不能展現代表神佑教半神強大的戰鬥力。那麼戰神與奧菲的合作就有待商議。事實如此殘酷這個激盪的時代,所有的半神不過是諸神在元淼的利劍。他們爲神聖作戰,但是神聖永遠都不是他們自己的。傑瑞並不知道此時他真心想交往的這個獸人朋友,其實臉上一切淳樸的笑容都是,遠超他的強大思維體故意展現給他看的。就像地球人玩遊戲,自主選擇某些選項耍友好度而已。

奉奧菲女神的旨意,傑瑞從海洋奔走到大陸,爲的就是除去自魔法帝國以來,大陸上有史以來最龐大的邪惡。酒過三巡,傑瑞對着爽朗的查得曼商討聯合獸人對抗黎明共和國的事宜。

傑瑞在獸人面前列舉了,無信者國度黎明共和國的罪惡,然後和其他獸人激辯,神聖元素與獸人合作的共贏性。強大的口才,讓獸人找不到反對的理由。最後查得曼“爽朗”笑了笑大手往腿上一拍,就這麼決定了。

達成了自己的想要的目的,傑瑞心裏舒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高興的笑容,按照獸人的規矩拔出刀子,在手腕上一劃,一抹熱血滴入酒中,以血爲盟。

傑瑞在諸神的推動下完成了他自己以爲自己完成的事情。這就是神眷。

獸人的祭壇開始大規模的向太空接受信息。黎明共和國日益完善漂浮在太空上的衛星,檢測到了的獸人地盤上大量發射到太空的訊號波動。

衛星數據鏈聯繫到了地面,衆多信息化作戰部門直接將信息傳到了最高指揮部這裏。

鏡頭切換。

雲辰和看了看巨大投影地圖上,幾個散發出能量訊號的,金字塔建築。面前的投影地圖可以隨着雲辰和的手拉大拉小,一副上帝視角的模樣。

“打不打?”雲辰和向着其他演變軍官問道。 時空切換到一千年前,天空之城,這個魔法托起的巨大的城市,在從地面上升起的時候,是何等的榮耀,龍族羽族獸人以及地下世界種族,都不得不仰望星空,看着元淼上魔法師與諸神對視的場面。而在魔法帝國最後的時刻,這座星光照耀的城市周圍匯聚着大量的軍團,一個個騎着巨龍的騎士,連人帶龍外圍是一層發光如同氣泡的薄膜。龍騎士在太空中飛行沿着天空之城周圍飛翔。

這個時代的龍騎士不僅僅是戰士,更是半神,一個個被神術力場束縛的火焰,或者電流或者寒霜一樣晶體光芒,在太空中劃過的一條條尾痕。撞擊在天空之城上。

龍騎士集羣有素的集結,用密集的高威力魔法對天空之城持續的轟炸。天空之城上的能量罩越來越暗淡,每次遭到轟擊都劇烈的搖晃。大魔導師柏明閣看着黑色繁星天幕下翔天的龍騎士,已經是一臉死灰。巨大的天空之城是一個十二芒星平面,每一個明面上如同投影儀的光芒一樣一個個英俊人形態的光影正在揮手,一道道反擊的光朝着太空中打過去,不少龍騎士命隕在天空之城的反擊系統下。

這是魔法帝國後期最偉大的發明,智能能量傀儡,魔法帝國研究這個純能量的智能系統,最初始的目的就是爲了造神。可惜神沒有造出來。現在已經被龍騎士的打擊摧毀了能量軀體,消失在天空之城防禦平臺陣位上。這些智能系統如果摧毀了能量軀體,也不會死,他們的智能數據記憶將會在天空之城內部保存。等到能量足夠的時候,可以在能量平臺上重生。只是現在,元素低潮下,在持續不斷的打擊下,天空之城能量已經不足了。

在這個能量橫飛的太空戰場上,柏明閣看着最後一個元素戰士被摧毀,四十個龍騎士已經突破了天空之城的防禦,兇橫的降落在天空之城的金屬走道上,對這天空之城的角落噴射這高溫離子化的火焰,火焰舔食金屬建築物後,大量的一片片赤紅的液體在高溫的灼烤留在了天空之城上,變成一攤一攤的金屬液體。

各個種族的半神戰士,在天空之城的建築中飛躍這,如同切瓜砍菜一樣舞動的這兵器,一道道能量從手中的兵器中散發出來,有時候隔着數百米反手一件就將躲在城市中抵抗的魔法戰士擊潰,巨龍爲火力炮臺,龍騎士組成的半神軍團爲突擊隊。迅速的肅清了直徑十五公里一共十三層的天空之城。

每一層天空之城中接二連三的發生爆炸。一層層電能系統被摧毀。天空之城中大量的氣體散到太空中。

天空之城這個魔法師托起的城市,每一個建築風格確實科幻風格,一個個建築棱角分明。空氣中一塵不染。全金屬風格。現在卻在無重力環境下飄滿了垃圾和屍體。三天的戰爭當天空之城外圍的魔法攻擊系統被龍騎士摧毀,半神的龍騎士完成了登陸後,地面的宏偉的祭壇托起了一個個神戰士,進入太空傳送倒了天空之城上,在這座魔法到科幻的城市中劈砍殺戮。

看着大步走來的巨龍,柏明閣胸前已經凹陷,咳血的吐出了卡在喉嚨中液體。看着周圍圍過來的龍騎士,搖搖晃晃的用法杖支起了自己的身軀。看着這支殲滅自己天空軍團的龍騎士部隊。面對着周圍爲首半神看着罪人的眼神,以及斥責自己懺悔的語言。

柏明閣臉上慘笑說道:“你們摧毀一個偉大,雖然這個偉大看起來沒有你們的神光芒萬丈,但是以後會有人爲我們惋惜的。”魔法大潮的落幕,爲第十八次魔法低谷到來畫上了句號。

鏡頭切換到今天。

現在這個時間段魔法元素已經開始恢復。魔法大潮正在洶涌澎湃的爆發,如果是過去,大魔法師擁有足夠的資源,是可以晉級魔導師的。不過現在呢?魔法界沒有出現上一次魔法大潮到來時,魔法師相繼突破,魔法界走向輝煌的場面。但是現在這個場面沒有。

現在的傳統大魔法師,已經不走掌控能量數量的道路了。現在的大魔法師均已達成共識,這麼做沒有前途。已經安安心心開公司進行技術試驗。貿然的晉級大魔導師,不是戰力提升,然後可以裝逼,而是純屬樹立靶子,無論是吸取大量的魔法元素還是使用放射性礦物,剛剛晉級高等魔法師,必然會造成身體能量突然增加導致的不穩定。首先就是一個明顯的輻射源,會引起全城魔法探針二十四小時的警報。會被國家部門請出城市。現在的魔法師基本上都是靠技術吃飯。獲取強大那麼就以爲着魔法感應會很長實現由於自己身上不能完全控制的魔法波動,而產生干擾。對於人體來說有的東西不是功率越大越好。比如說甲亢就是病。

至於年輕的魔法師現在也少有準備在魔法大潮晉級大魔法師了。在黎民共和國晉級大魔法師,要遞交繁複的申請報告表,進行深入的思想考察。晉級大魔法師後,如果控制不住的話,還需要遠離人煙的地方掌控,達標後才能到城市工作。尤其重要的是,晉級了這東西你還不一定能在城市裏面炙手可熱,相反還要隨時面臨國家軍隊的徵召。至於偷偷晉級?魔法探針出現後,任何魔法師的大動作就不存在偷偷這個詞了。不說晉級大魔導師,就是晉級大魔法師,都無需地面上的雷達探查輻射,衛星都能看到可觀的波動。

現在沒有那個魔法師準備幹這種低技術的賣體力的活,相比自己用魔法幹技術化的活,單純提升力量爲國家盡義務就是低端的體力活。這是一個新魔法的時代,高能魔法師已經不去想用力量碾壓世界了,而是用魔法優勢在新魔法時代的國家規則中爬升。

現在黎民共和國在十年之內攀升的科技都有魔法遺蹟中獲取的技術參數。每一項高科技都有原來是高能魔法師的參與的影子。這幫魔法師不是沒有科學素養和實驗能力,而是在過去的時間段無法組織起來發動研究,這就是民國甚至清朝時代的科學家在共和國時代才展露頭角的原因。

而這幫轉行新魔發師的高能魔法師,也第一次發現原來合作能引發這麼輝煌燦爛的技術進步。先不提殺人了,殺人過去用手動釋放魔法能量殺人,和現在機械發射的大功率殺人能量相比,簡直就是猴子面對全副武裝的騎士。現在的科技學技術,應用在各個手段上,過去不敢想的超遠通訊大約是超過五百公里的通訊,需要魔法石刻畫巨大的魔法陣,現在只需要一個小小的手機盒子在衛星系統的輔助下就能實現全大陸的通訊。過去馱獸運輸,變成了在鐵軌上奔馳的鋼鐵長龍。過去高端的飛行魔獸,在越來越大的飛行機器,螺旋槳轟鳴下,黯然失色。所有的魔法師相信,這個時代必然是魔法帝國滅亡時候,最後魔法師悲歌詠歎期望的時代。衆神嘖嘖驚歎,卻不得不讓人類主導的魔法時代。

黎民共和國現在是朝氣蓬勃,因爲政權最高位置上有着大量的年輕人。這些新魔法師。黎民共和國現在已經進入了高科技戰爭時代。面對作戰實驗室投影地圖上,祭壇目標這些年輕人,很快按照最佳進攻方案,完成了進攻計劃設計。

高科技作戰,不僅僅是靠着先進武器威力上去砸,而是要有步驟,並且將每一個進攻步驟之間消耗的時間減少,在最短的時間內給予最狠的打擊。所以進攻計劃也是一個需要短時間內將所有軍隊作用發揮的複雜規劃。

在信息化作戰大廳中,雲辰和正在和本位面的黎民共和國本土軍官討論目前的戰鬥情況。

演變軍官之間內部已經討論過了,無論如何元淼決不能容忍泰坦諸神進一步插手了。元淼星球上,任何祭壇只要被發現以大功率對太空輸送能量,現在天空衛星都能檢測到了。海陸之戰結束後黎民共和國在三年內共發射了的五十多顆遙感衛星,基本上覆蓋了元淼上的重點位置。

這些祭壇散發大功率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泰坦在深入干擾元淼。也就是神降臨神蹟。所謂的神蹟讓碳基生命突破碳基生命的種族值,也就是人類半神化,以及野獸魔幻化。

對於這種干擾,黎民共和國的意見非常統一,那就是打,這場人類與神的戰爭,不可能弒神,但是與神作戰的目的就是將神插手元淼的能力全部消退掉。目標如此明確,那就不用猶豫打不打的問題了。

雲辰和指着投影地圖上,四十個金字塔目標說道:“這個時代,舊時代傳說的那些戰力還沒有出現,我們的戰機那怕俯衝四百米之內轟炸,也是安全的。也就是說我們現在對元淼的決定權還是第一。這個泰坦的神太不識時務了。”

雲辰和看着周圍坐着的將軍們說道:“給這些不識好歹東西一巴掌,能做到嗎?”

這些年輕的將軍們聽到了雲辰和的話,用軍人的回答給予肯定地答道:“堅決完成任務。” “我們一貫堅持元淼的生命自主決定命運,反對外星勢力插手元淼,挑動教唆,元淼智慧生命的戰爭。很遺憾北方獸人民族,越過的我們的底線,我們將採取行動,對這種錯誤行爲進行修正!”

冠冕堂皇的話從黎民共和國的報紙新聞上發佈,作爲超級大國,對其他國家是要天然不講理的。但是超級大國雖然流氓要講師出有名這個規則。打仗是需要花錢的,是需要利益來推動的。當戰爭付出的代價超過了戰爭所得,那麼再怎麼好戰的國家都會猶豫。通俗一點說,超級大國每次打你都要強調一下打你的原因。雖然這種原因不講理,但是超級大國重複幾次,小國丫沒能力反抗這就是真理。別的國家爲了生存也不會幫這個小國,反而認爲這個小國犯了超級大國的忌諱。

這麼一來超級大國根本就不會面對國際上有組織的抵抗。現在的黎民共和國就是在這麼做,對元淼的所有智慧生命勢力強調,你們敢裏通外星,就是和我敵對,不把黎明的警告放在眼裏,光明正大的從泰坦上借力量,老子就要打你。不過你們只要不這麼做,我就不打你。放棄泰坦,我就給你甜棗吃。元淼星球上已經陣營化了。對外大棒恐嚇敵對陣營同時也警醒己方陣營的勢力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對內甜棗,告訴己方陣營,和我混的好處,同時向外陣營宣傳。你們那個陣營沒有前途。

這就是超級大國嚴守的外交規則,蠻橫卻給對方苟延殘喘的希望,堅持有利於自己的規則,反抗規則才消滅你的原則。超級大國這麼做會獲得很多好處,如果不這麼做。就會出現很多麻煩。以地球上的美國爲例,九十年代與之對抗的蘇俄徹底崩塌後美國可謂是橫行霸道,各種手段制裁壓制一切反美國家,所有的反美國家在國際上都非常孤立,但是爲了生存,同樣不知道其他反美國家在自己遭受打擊後會做到什麼?所以全部都低頭在忍受。

直到布什上臺,滅拉登是沒什麼問題的,師出有名。塔利班被打,國際上雖然都在偷笑美國栽跟頭但是沒那個嘰嘰歪歪說美國打的不對,而滅薩達姆,就是師出無名。至於後果,美國越線了,這個越線的後果在當時看不出來,因爲美軍強大。但是美國對伊拉克的戰爭沒有任何有力的理由。似乎打了就打了。然後大搖大擺的開採石油,吃相非常難看。美國沒有解釋,但是其他反美國家看到伊拉克的慘狀,就自己給自己解釋,沒理由不自己分析。這個世界不止美國一個玩家,所有的國家都不是NPC,美國定的規則就是國際環境。大家都想生存,自然要分析環境。

這些小國家以前分析怎麼做纔不會滅國的結論全部被推翻,新的分析是,美國就是爲了石油而打仗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