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信息連起來,『風少』基本已經確定了雲帆的身份,心中驚懼!

這可是能夠擊敗罡境巔峰牧富堂的高手啊,自己竟敢輕視他?還出言譏諷?這不是找死嗎?

『風少』越想越怕,頭上冒出冷汗!

雲帆此刻,卻是根本沒將『風少』放在眼裡,正等著店員收錢,突然心生警兆!

有危險!

雲帆頓時寒毛一立,有極其可怕的強者來襲,向他展開了可怕的一擊! 咄——!

一道破空聲由遠及近!

一根鐵棍從遠處激射而至,速度快如子彈!

待雲帆聽到聲音,那破空而至的鐵棍便已經射至面前,射向他的胸膛。

若是聽到聲音后再進行防備,根本來不及,因為鐵棍爆射而來的速度比聲音更快!

雲帆心生警兆時,便已經做出防備!

他右手成爪,迎著危險來臨的方向一抓,歸元境的真氣爆發!

肉眼可見,雲帆手中蘊含了一團真氣,澎湃的真氣凝聚成一團,壓縮在五指之間,蘊含極其恐怖的力量!

作為相當於先天強者的歸元境高手,雲帆的感應敏銳至極!

右手一抓,便抓中了爆射而來的鐵棍!

那鐵棍以超越聲音的速度爆射而來,哪怕是一塊鋼板,也得瞬間穿透!

但是,撞擊在雲帆掌心那團濃縮的真氣上,卻是瞬間粉碎!

一眨眼,鐵棍便全部都粉碎成了渣!

看著雲帆掌中那團真氣能量,『風少』頓時驚駭得連連退步。

雲帆身邊,尚彤彤也滿臉震撼,感覺難以置信。

兩人作為世家子弟,自然眼界超群,『罡氣』顯形,眨眼間融金化鐵,這是『先天』強者才能做到的事!

罡境的修為再高,罡氣再渾厚,也不可能眨眼間融金化鐵!

只有先天強者,體內罡氣的品質有了飛躍性的突破,變成『先天罡氣』,可於體外顯形,才擁有眨眼間融金化鐵的恐怖威力。

雲帆才多大年紀?

十八歲而已!

如此年輕,竟然是先天強者,真是聞所未聞,令尚彤彤、『風少』都神色震撼,感到不可思議。

『風少』身邊幾個狗腿子,倒是不太清楚先天強者的本事,但也看得目瞪口呆。

連鐵棍都眨眼間化成粉碎,若是雲帆掌心那團『罡氣』轟在他們身上,則不是要將他們打成肉泥?同樣被嚇得神色驚駭,連連退步。

那店員也被嚇了一跳,神色驚恐的逃開。

雲帆虎目一掃,喝道:「哪位先天強者,既然來了竟不現身,堂堂先天強者要做縮頭烏龜么?」

聲音浩蕩,整個艷陽天大商場上下好幾層,都能聽到雲帆的聲音。

言語中的『先天強者』字眼,令整個艷陽天大商場中的人都嚇了一跳,要發生先天強者大戰?

「小子,你竟也是『先天』修為,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一道聲音響起,聲音飄忽不定,似乎在快速移動身體,出手之人並未現身。

眾人都聽到了這則聲音,但卻判斷不出說話之人的位置。

唯獨雲帆例外!

「堂堂先天強者,竟然出手偷襲,你還要不要臉?給我滾出來——!」

雲帆一聲冷喝,剎那間身影如箭,向一個方向爆射而出。

雲帆瞬間爆射出十丈之外,四周真氣激蕩,前方一堵牆壁離雲帆還有一丈遠便被撞開,破出一個大窟窿。

那牆壁之後,一個黑巾蒙面的黑衣人,神色中露出驚訝之色,沒想到雲帆竟能憑聲音找出自己的方位。

先天強者,哪個不是名震岳城的大人物?

來人身穿黑衣,黑巾蒙面,顯然是不想讓人知道身份,否則,堂堂先天強者,在艷陽天大商場中偷襲傷人,傳出去可不好聽!

艷陽天大商場,是一處高端購物場所,裡面出入的無不是世家子弟,社會名流。

不少人都看到了雲帆反擊的一幕,看到那僅是憑『罡氣』便撞出的大窟窿,一個個神色震撼。

艷陽天大商場,建築穩固,牆壁非常堅硬,哪怕是一般的子彈都沒法穿透,需要破罡子彈才能擊穿。

而雲帆,僅是憑體外的『罡氣』,遠隔一丈,便將牆壁撞出一個大窟窿,這是何等的力量?

只有『先天罡氣』,才能如此威猛!

一個十八歲左右的先天強者,想想都覺得可怕,令人震撼,匪夷所思。

先天強者,一個個威名赫赫,站在岳城頂尖,在岳城地位非凡!

到了這等身份地位,他們很少出手,一出手必石破天驚。

眾人神色震撼的同時,也透露著興奮之意,先天強者的對決,可不容易見到,今日有幸可一飽眼福,自然是全神貫注,目不轉睛。

「堂堂先天,大日昭昭,卻藏頭縮尾,見不得人么?」

雲帆看到那黑巾蒙面的先天強者,一聲大喝:「接我一拳!」

撞開牆壁后,雲帆速度不減,右手握拳,一拳轟出!

澎湃的歸元真氣凝聚於一點,從拳峰轟出,拳未至,拳罡已爆射而出。

這道拳罡,肉眼可見,大如人頭,力量驚人!

「哼——!」

黑衣先天強者一聲冷哼,聲音中帶著憤怒。

他在岳城中,身居高位,威名赫赫,卻被雲帆數落,心中大怒。

冷哼間,黑衣先天強者氣勢狂暴,先天罡氣激昂澎湃,翻手一掌。

這一掌拍下,威勢強盛,先天罡氣凝聚於手掌之中,瞬間拍在雲帆轟出的拳罡之上。

砰——

一聲爆響,雲帆轟出的拳罡被轟成了粉碎。

下一瞬間,雲帆的拳頭也擊在黑衣先天強者的掌中,兩人拳掌相對,各自向後一退。

雲帆只後退了一步,黑衣先天強者,後退了三步!

歸元境的優勢,在這一瞬間顯露無疑!

雲帆是歸元境初期,黑衣先天強者是先天初期,並且,雲帆剛突破歸元境不久,而黑衣先天強者卻是已經突破先天上十年!

但論『內勁』之強,雲帆卻是更勝一籌!

正面對拼一擊,雲帆佔據上風。

黑衣先天強者眼中,露出驚訝之色,萬萬沒有料到,雲帆的內力,竟然比自己還渾厚!

「先天強者,也不過如此!」

雲帆一聲大喝,一步向前,繼續一拳,真氣激蕩,拳風衝擊,方圓數丈氣流劇烈,有如風暴。

「小子,你究竟獲得了怎樣的奇遇,竟能將修為突破至先天?」

黑衣先天強者,神色震撼,見雲帆又攻了過來,神色一冷,喝道:「你憑奇遇,強入先天,怎知世家之強大,修為能憑奇遇突飛猛進,但武技,你懂么?」

說話間,黑衣先天強者兩手划動,施展武技,先天罡氣在他雙手間來回,凝聚成一道掌印。

這掌印人頭大小,五指並列,猛擊而出,虛空炸響,有裂石開碑之勢,力量恐怖。

雲帆轟出的真氣拳罡,被這先天罡氣掌印瞬間擊潰。

那先天罡氣掌印,去勢不減,繼續向雲帆爆射而來。

面對如此可怕的一掌,雲帆卻絲毫無懼,反而哈哈一笑:「武技? 逍遙神醫 你粗糙得很啦!」

大笑間,雲帆歸元真氣運轉,還在體內便凝聚成一點,一拳擊出。

前方空氣炸裂,一聲爆響,夾雜著虎嘯之音。

武技——虎嘯拳法!

黑衣先天強者,施展武技先天罡氣在體外運轉,雲帆,施展武技歸元真氣在體內運轉,兩人對於內力的控制,不在一個檔次,雲帆要遠勝一籌。

一拳擊出,先天罡氣掌印被瞬間轟爆,黑衣先天強者身體一震,神色大驚。

他已施展家族絕學,竟然也被雲帆破解,並且,還只是用了一隻手!

雲帆右手出拳,破開黑衣先天強者的罡氣掌印時,左手同時閃電般擊出,五指一抓,歸元真氣於掌心凝聚成一團真氣能量。

又有一根鐵棍從遠處激射而來,從雲帆撞出的牆壁窟窿中一閃而過,殺向雲帆!

那鐵棍速如子彈,力量驚人,又是先天強者出手!

不過,雲帆的反應敏銳,這根鐵棍同樣被他掌心的歸元真氣擊成了粉碎。

同一時間,兩位先天強才出手,圍攻雲帆。

雲帆雙手出擊,單手撼先天,同時抵擋住了兩位先天強者進攻!

嘶——

這一瞬間,不知多少人倒吸了一口冷氣! 第一次從乾元大陸回來,雲帆心中還有些唯唯諾諾,前怕狼,后怕虎。

生怕自己的秘密曝光而惹來強大的敵人,給家人帶去危險!

但隨著修為的提升,實力漸強,雲帆的心境有了大轉變。

他逐漸的明白到,怕……是沒有用的!

要想別人不來侵犯,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變強自己!

誰敢侵犯,那就打到他不敢侵犯為止!

雲帆的崛起,已經勢不可擋,有如一柄出鞘的利劍,世人必將見識到他的鋒芒。

一個普通人,修為突飛猛進,實力飛速爆漲,雲帆必將萬眾矚目,成為焦點。

任誰都知道,雲帆這天翻地覆的變化,是經歷了天大奇遇,學到了高級武功!

到那時,定會有大量的人眼紅!

無論是世家,還是普通人,都會對這種奇遇羨慕嫉妒,心中免不了對雲帆進行圖謀。

因此,雲帆這把劍既已出鞘,就必須閃亮,令人不敢逼視,望而生畏,把他們心中的念頭斬滅。

在雲帆看來,他這柄劍亮不亮,不在於穿著有多光彩,而在於實力夠不夠強,名聲夠不夠響亮。

今日沒有先天強者來襲,雲帆近期也會前往崔家,以崔家為目標,立威岳城。

只有踩下一個世家,在岳城的名聲才算是夠響亮,才能夠讓人畏懼,提不起圖謀的念頭。

今天遭遇先天強者襲擊,雲帆絲毫不懼,神色間反而有些興奮!

現在雲帆正是要揚名立萬的時候,遭遇先天強者襲擊,正好是個揚名的機會。

艷陽天大商場,往來都是世家子弟,社會名流,當眾與先天強者一戰,消息很快就會傳遍岳城,令那些心中蠢蠢欲動者,收斂心念。

雲帆將第二個先天強者的偷襲擋下,大聲喝道:「莫非先天強者,都是藏頭縮尾之輩么?是誰出手,給我滾出來……!」

洛小姐獨步天下 滾出來……

滾出來……

最後三個字雲帆以真氣吼出,聲音洪亮,在艷陽天大商場中產生了好幾道迴音。

「小子,敢輕視先天強者,找死——!」

一道冷喝聲響起,一道灰色的人影,突然出現,速度如飛,眨眼間劃過十丈,沖向雲帆。

速度太快了,商場中的人都只看到一道人影一閃,眼花繚亂。

雲帆虎目如電,卻是看得清楚,來人身穿灰色的武士服,頭上帶著灰色的頭套,只有兩隻眼睛露在外面,也故意隱藏了身份。

灰衣先天強者,罡氣澎湃,一拳擊出!

人未至,一道拳罡先一步爆射至雲帆面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