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事情其實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這是因爲在送貨的時候,被買家發現,一下子東窗事發,霍蕊佳治好無奈的賠錢了事,弄得事情更加的尷尬。

也正是因爲這樣,霍蕊佳的心中才有了這樣的警覺,時刻盯着霍東思送過來的古董。

但是因爲霍東思的身份實在是過於特殊,霍蕊佳還沒有辦法阻攔,也只能眼睜睜看着聽古軒不斷的賠錢,心中的鬱悶也越發的嚴重。

這一次霍東思又送來這麼多古董,直覺告訴霍蕊佳,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什麼生坑貨,弄不好就是個玩笑!

“來來來,大侄女,快點過來看看,這可是我精挑細選,經過專業掌眼鑑定的,這一次絕對全部都是真貨,不可能有贗品!”霍東思拉着霍蕊佳,擡步向着門外走去。

走到外面,霍蕊佳看了一眼裏面的情況,也不由皺了皺眉頭。

確實,車上放着很多的古董,大略的看去,上面至少也有幾十件。

一看到這麼多古董,霍蕊佳的頭都疼了起來,不用想,這裏面指定會有多少是贗品。

“大侄女,我和你說,這些可都是寶貝,是你大伯我和別人哀求了很長時間,才終於弄到手的,要不是看在你大伯的面子上,還弄不到呢,而且我花的都是低價,這麼多古董才五百萬,怎樣,是不是很合算!?” 龍武戰帝 ,笑眯眯的拍了拍胸脯。

霍蕊佳點了點頭,看着面前的古董,有些爲難的上前一步:“大伯,現在咱們店裏的掌眼都下班了,不如這批古董還是明天再說吧,不然的話,沒有辦法鑑定,萬一裏面有贗品的話,咱們聽古軒不是又要損失了嗎?”

“大侄女,你這叫什麼話?大伯還能坑害你嗎?這可是咱們家自己的企業,難道我還不知道要保護嗎?你這話說的,我怎麼可能會害我了我自己家的企業,你說是不是?”霍東思臉色一變,一臉嚴肅的看着霍蕊佳說道。

霍蕊佳也急忙揮了揮手:“大伯,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想要保證咱們的古董能夠……”

“哼,我明白了,大侄女,你就是不想掏錢是不是?沒關係,這筆錢除了,爲了自己家族還有什麼不能的?不就是一筆錢嘛,我認了!”霍東思冷哼一聲,伸手打斷霍蕊佳的話。

霍蕊佳急得額頭上滿是香汗,看着霍東思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總之她心中根本就不是這個意思。

反倒是霍東思一臉的淡定,雙眼看着霍蕊佳,臉色陰沉如水,擡步轉身就向着車上走。

“我去,一共加起來不到三百塊錢的東西,還爲了家族做貢獻,你們霍家的人還真是小氣,這就算是做貢獻了?”

突然,一道笑眯眯的聲音從旁邊傳出來,霍蕊佳和霍東思的身體都顫抖了一下,紛紛看向了旁邊。

蘇逸笑眯眯的大步走過來,看了看車裏面的東西,歪頭看着霍蕊佳,伸出手來:“你好,我是蘇逸,之前去霍老那邊做客的學生,你還記得我嗎?”

霍蕊佳看着蘇逸,仔細看了幾眼,這才急忙點點頭,伸手握住蘇逸的手:“你好,你怎麼來古玩城了?現在古玩城都已經下班了!”

蘇逸握着霍蕊佳的小手,心中說不出來的舒坦,沒有辦法,霍蕊佳的小手實在是太柔滑,太細嫩了,只要是握一下,根本就不願意放開。

“我過來就是看看聽古軒是什麼樣子,沒有想到,你們聽古軒就是小商品市場啊,既然這樣的話,那就不要放在古玩城了嘛,人家買的是古玩,你們買的是逗小孩的贗品,這要是傳出去,不是給霍老丟臉?我看你們還不如直接關門好了,這樣省的丟人!”蘇逸笑眯眯的咧開嘴,指了指偌大的聽古軒,臉上滿是不屑之色。

霍東思大步走過來,指着蘇逸的方向,面紅耳赤的大聲喊起來:“你小子胡說什麼?你什麼地方來的?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了?給我滾蛋!” 蘇逸歪頭看了一眼霍東思,笑眯眯的咧開嘴:“哎,大叔,你這麼激動幹什麼?實話實說,是不是心虛了?被我說中了?估計你這一車加上油錢都不到三百塊錢吧?竟然還說是五百萬,你說完了,不覺得臉紅啊?自己的侄女你都騙,你還要臉不?”

霍東思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汗水順着腦門上淌了下來。

蘇逸說的一點錯誤都沒有,其實這些古董都是霍東思買來的,究竟花多少錢,霍東思的心中非常清楚。

這些不過就是找了一羣懂得會做贗品的人,批量做出來的,至於價錢,當然是低到近乎可以忽略不計,但是因爲對方做出了鑑定證書,反倒是讓這些古董看起來確實像模像樣,就好像是真的一樣。

霍東思買了這麼多,其實就花了兩百塊錢而已,加上一路上過來的油錢,最多也就五十塊錢,還真的不到三百塊錢。

蘇逸一句話就能說的這麼準,霍東思的心中也非常驚訝,心中更加決定,一定要將這小子弄走,不然的話,以後霍東思還怎麼回到聽古軒來。

霍東思雙眼看着蘇逸,冷哼一聲,不屑的搖了搖頭:“小子,你在這裏說什麼?你知道什麼叫做古董嗎?你知道古董是什麼意思嗎?連古董都不知道,你還好意思在這裏胡說八道,還贗品,你怎麼知道我這些是贗品?”

蘇逸笑眯眯的上前一步,看着車裏面的古董,伸手隨便拿出來一個花瓶。

“哎,你這是幹什麼?我告訴你,這可是宋代官窯出土的瓷器,要是弄壞了的話,就算是加上你的小命都賠不起,聽到了沒有?快點放下!”霍東思眼珠一轉,急忙上前一步,指着蘇逸大聲喊起來。

蘇逸笑眯眯的看着霍東思,伸手將古董隨意的扔在了地上。

“啪嚓!”一道清脆的聲音傳出來,別說霍東思,就連霍蕊佳都愣住了,難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古董,臉上盡是震驚之色。

這個蘇逸還真是敢想敢做啊,如果霍東思說的是真的的話,那這一件宋代官窯出土的瓷器,至少也在幾百萬上下。

如果是真品的話,蘇逸應該怎麼賠,就一個學生而已,拿出幾百萬,這不是開玩笑的事情嗎。

“小子,你,你竟然敢把古董摔了,我看你這是不想活了,賠錢,快點賠錢,不然的話,我現在就報警,讓警察把你抓起來你信不信?”霍東思指着地上的花瓶,伸手將手機拿出來。

蘇逸撇了撇嘴,完全不理會霍東思的話,伸手將地上的碎片撿起來,低頭看了一眼,嘴角出現一抹玩味之色,轉頭看着旁邊的霍蕊佳。

“霍小姐,你在古董行業做了多少年了?”蘇逸笑眯眯的問道。

霍蕊佳領了一下,下意識的低着頭想了想:“至少有五年時間了,不過我從小就和我爺爺學習關於古董的知識,到現在已經有二十三年了,怎麼了?”

蘇逸笑着點了點頭,伸手將碎片拿起來:“二十三年,那霍小姐你也應該知道宋代官窯出土的瓷器應該是什麼樣子吧? 終不忘(神話與過去) ,我還真是第一次見到!”

“玻璃!?”霍蕊佳急忙上前一步,伸手將蘇逸手中的碎片拿過來,低頭看了一下,也不由詫異的睜大眼睛,擡頭看向霍東思的方向。

霍東思身體狠狠顫抖了一下,額頭上瞬間冒出冷汗來,看了一眼霍蕊佳手中的碎片,眼珠子滴溜溜的轉:“啊,這個,這個可能是個誤會,應該,應該就這一件是贗品,可能,可能是大師看走眼了而已!”

“哦?是嘛?”蘇逸笑眯眯上前一步,伸手抓起旁邊的一幅畫來。


這一次霍東思是真的害怕了,急忙上前一步,剛想要說話,就看到蘇逸刺啦一聲將畫直接撕成了兩半。

畫裏面,滿是粗糙的執掌顯而易見,就臉上面留下來的激光打印的痕跡都清清楚楚,只不過是因爲加了特殊的做舊手法,纔會讓這畫看起來好像是真品一樣。

霍東思額頭上滿是大喊,看着面前的情況,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咬牙切齒的看着蘇逸。

這小子明顯是來找茬的!

蘇逸笑眯眯的看着霍蕊佳,玩味的笑了笑:“霍小姐,剩下的用不用我給你檢查一下?我可以告訴你,這裏面的古董全部都是贗品,沒有一件是真的,你要是收下的話,一定會賠死你,最主要的是,霍老的聲譽都會被你毀掉!”

霍蕊佳有些憤怒的看向霍東思,緊緊咬着下脣:“大伯,你是咱們霍家的人,這種事情你怎麼能做得出來?現在古董都已經被證明是贗品了,你還有什麼要說的?”

霍東思額頭上滿是冷汗,急忙上前一步:“我被騙了,我肯定是被騙了,大侄女,多虧了你這位好朋友了,要不是他的話,我還真不知道我已經被騙了,你等着我,現在就去找那些人去,媽的,竟然敢騙我,我肯定不會放過他們!”

說完,霍東思擡步就向着車上走去。

“站住!”突然,一道蒼老的喝聲從前方傳出來,霍老大步流星的奔着聽古軒的方向走過來。


看到霍老,霍東思嚇得雙腿一軟,差點跪在地上,額頭上的冷汗更加不受控制的流出來。

“你個敗家的東西,這種事情你都能做得出來,這可是你侄女,你連你侄女都坑是不是?”霍老伸手指着霍東思,臉上的請進都要鼓起來:“我們霍家怎麼會出了你這麼個廢物!?”

霍東思嚇得身體一哆嗦,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驚恐的看着霍老,用力的揮了揮手:“不是,爸,這都是誤會,我也是被人騙了,我哪裏知道這些是贗品?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不知道?”霍老重重哼了一聲:“你之前送過來的古董裏面大多數都是贗品,你以爲我不知道這些事情?” 霍東思身體哆嗦了一下,看着霍老,也不知道應該如何解釋,只能驚慌的伸手擦着額頭上的汗。

霍老冷哼一聲,揮了揮手:“要不是你是我的兒子的話,我現在就報警,直接把你抓起來,你這樣算是詐騙,你清不清楚?還想要在我面前來這套,既然你說你不懂古董,以後就不要再來聽古軒,聽古軒我已經交給了小佳,有什麼問題,小佳自己能夠解決不要仗着你這個什麼大伯的身份來壓小佳,還輪不到你!”

霍東思在一旁急忙點了點頭,根本就不敢反駁一句,雙眼卻陰毒的看向蘇逸。

要不是蘇逸突然出現的話,這件事情根本就不可能發生,都是這個小子出來混屎攪尿,如果不把這個小子處理了,霍東思的心中怎麼能善罷甘休。

“快點給我滾,我現在不想看見你,滾蛋!”霍老揮了揮手,不屑的看了霍東思一眼,轉身向着聽古軒裏面走去。

霍東思如獲大敕,急忙起身開車向着外面快速跑去。

蘇逸看着霍東思離開,這才笑眯眯的拍了拍手,轉身走進了聽古軒裏面。

聽古軒面積倒是不小,樓上樓下至少有上千平,這種規模,對於一個古玩店來說已經算是不小,裏面擺放着各種各樣的櫃檯,上面陳設許多徑直古董,在燈光的照耀下顯得非常漂亮。

大廳兩側擺放着幾排實木沙發,上面還有巨大的茶海,看起來非常有格調。

“哈哈,小友,這一次真是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話,恐怕這事情可沒有這麼簡單能搞定!”霍老坐在椅子上,笑眯眯的看着蘇逸說道。

蘇逸揮了揮手,走到霍老面前,笑嘻嘻的咧開嘴:“霍老,其實這些事情你應該都知道吧?以你的眼裏,想要看出這些古董是贗品還不是輕鬆加愉快的事情?爲什麼非要我來說呢?”

霍老大笑一聲,伸手到了一杯茶水:“沒有辦法,這可是我的親兒子,我又能怎麼樣?如果不是他做得越來越過分的話,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蘇逸倒是瞭然的點點頭,確實,對於一個大家族來說,這個問題是最難的,霍老就算是想要中和這種局面,恐怕也不是簡單的事情。

“爺爺!”霍蕊佳走到蘇逸身邊,臉上盡是好奇之色:“爺爺,不知道這位是?”

“哈哈,蘇逸你已經見過了,名字你也知道,但是你可能還不知道,其實蘇逸小友可是一位非常厲害的掌眼,這一雙眼睛就連我都自嘆不如,之前在拍賣會上的魚腸劍是贗品的事情就是蘇逸發現的,小友年紀輕輕,就有這樣的本事,確實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啊!”霍老大笑一聲,伸手拍了拍蘇逸的肩膀。

“僥倖,僥倖而已,沒有什麼值得誇讚的!”蘇逸笑眯眯的咧開嘴,眼珠轉了轉:“對了,霍老,你看你的事情我都已經解決了,不知道你能不能……”

“哦,沒問題,這件事情很簡單,小佳啊,明天會有個學生過來咱們這裏打工,是蘇逸小友的朋友,你就留下吧,至於工作,你隨便安排,一個月就給個三千塊錢就行了。”霍老揮了揮手,轉頭看向霍蕊佳。


霍蕊佳皺了皺眉頭,剛纔還對蘇逸產生的一點好感此時蕩然無存。

本來霍蕊佳還以爲蘇逸就是存心過來幫忙而已,沒有想到,這事情竟然還有後話,鬧了半天,蘇逸是想要讓人來他們這裏工作,纔會這樣安排的。

不過霍蕊佳並沒有表現在臉上,只是笑着點點頭:“我知道了,放心吧,爺爺,我會安排好的!”

霍老滿意的點點頭,歪頭看向蘇逸,眼珠轉了轉:“蘇逸啊,你看啊,今天你幫了我們這麼大的忙,但是我們以後的古董,其實也都是問題啊,這個要是能夠得到你的幫助的話,事情絕對就不一樣了是不是?況且你在學校除了上課也沒有什麼事情,老夫倒是有一個想法,你看看怎麼樣?”

蘇逸挑了挑眉毛,心中一動,嘴角不由出現一抹玩味的笑容來。

不用想,蘇逸都想到對方的想法,霍老一定是想要讓蘇逸成爲聽古軒的掌眼,幫助聽古軒發展壯大。

蘇逸自己都覺得有點可笑,開什麼玩笑,他是誰?他可是蘇家的大少爺,真正的超級富二代,聽古軒這樣的古董店在整個國家可能蘇家至少也有上百個,還有很多的是連聽古軒都只能仰望的古董店。

這些店全部都是蘇家的產業,自然也就是蘇家的產業,蘇逸都沒有想過要去那邊繼承這些產業,現在卻要在這個小小的聽古軒做什麼掌眼,這不是開玩笑的事情嗎。


霍蕊佳在一旁也皺了皺眉頭,開什麼玩笑,自己的爺爺是怎麼想的,竟然會想到這樣的安排,蘇逸不過就是一個學生而已,先不說日常上不上課的,就是蘇逸這樣的狂妄的樣子都讓霍蕊佳沒有辦法忍受。

這明顯是蘇逸仗着剛纔做的事,現在過來討要條件來了,這樣霍蕊佳絕對不能接受,這樣的掌眼霍蕊佳也根本就不需要。

霍蕊佳的心中堅定一件想法,霍老這樣老謀深算的人,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情來,估計就是和蘇逸客套客套罷了。

“蘇逸小友,我知道,這樣確實有點委屈你了,你這樣的人,確實不能在我們這種小店裏面委身,但是現在聽古軒的情況你也看到了,確實需要有個高手相助,只要小友願意幫忙,條件隨便說,我絕對不會有絲毫遲疑!”霍老看着蘇逸,笑眯眯咧開嘴,伸手端起一杯茶水遞給蘇逸。

蘇逸眼珠轉了轉,剛想要拒絕,心中突然一動,想起之前霍老說的話來。

霍老之前可清楚的和蘇逸確認過身份,而且還說出了蘇錦程三個字,就衝這一點,蘇逸就可以斷定,霍老一定和自己的父親認。 蘇逸心中一動,既然老管家當初考大學的時候就極力讓蘇逸靠到天海大學來,而且還讓蘇逸選擇考古系,一定有老管家的原因。

而老管家這樣安排, 第一寵婚,蜜戀小甜妻

天海市既然對於自己的父母有這樣深的淵源,蘇逸或許從各個方面都有可能會打聽到自己父母的情況。

一旦要是機會成熟的話,或許蘇逸就能夠知道父母的下落也說不定。

想到這裏,蘇逸的心中也有些淡然下來,看着霍老眼珠子轉了轉,爲難的靠在沙發上:“哎呀,霍老,你這樣讓我非常爲難啊,你說我朋友都過來上班了,我要是再過來的話,是不是就有點說不過去了?這樣會不會被人認爲我好像是在這裏…….”

“哎,小友,你千萬不要有這樣的想法,別人不清楚,但是我的心中非常清楚,你絕對不是一般人物,若是你能夠來到聽古軒的話,聽古軒以後想要發揚光大,絕對是非常輕鬆的事情,小友,我這個請求,你可不能拒絕啊!”霍老急忙打斷蘇逸的話,笑眯眯的咧開嘴說道。


蘇逸眼珠轉了轉,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才一臉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行吧,既然霍老都這麼說了,我就答應吧,不然的話,就有點是不識擡舉了!”

“哈哈,好,好,好,實在是太好了,小友,多謝多謝你的理解,聽古軒可是我一輩子的心血,我確實不想讓聽古軒出現任何的問題,希望你能夠理解啊!”霍老仰頭大笑一聲,伸手拍了拍蘇逸的肩膀。

“爺爺!”霍蕊佳急忙上前一步,一臉詫異的看着霍老:“爺爺,你真的想好了?”

霍老皺了皺眉頭,歪頭看了霍蕊佳一眼:“小佳啊,以後蘇逸小友就來咱們這裏上班,你一定要記住了,千萬不要有任何的怠慢,一定要好好對待知不知道?”

“爺爺…….”

“行了,不用說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以後你就會知道我的決定有多正確了。”霍老笑呵呵的咧開嘴,起身向着外面走去。

霍蕊佳看着霍老離開,轉頭看向了蘇逸:“剛纔的事情謝謝你,但是你也不能利用這個成爲你驕傲的資本,我不知道我爺爺爲什麼要你來到聽古軒,但是我先說好,你要是有坐的不好的地方,我一定會開除你!”霍蕊佳認真的看着蘇逸說道。

蘇逸臉上滿是玩味之色,笑眯眯的看着霍蕊佳,眼珠轉了轉,低頭看着地上的古董:“咦,這些古董是什麼意思?難道是剛剛挑出來的贗品啊?”

霍蕊佳不滿的皺了皺眉頭,看了看地上的古董:“這些都是我明天要送給客戶的古董,但是因爲都是贗品,我現在不知道應該怎麼送過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