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錯覺,一些星體的確是從山脈上誕生的,吸收開天時代的混沌精氣,化作星核,而後逐漸離開地表。

「真龍巢穴!」有人低呼。

一座石碑立於一座巨山前,那裡有一口古洞,上面刻寫著真龍巢穴幾個古字。有龍氣瀰漫而出。

「曾經有真龍棲居,以星核築成巢穴,用混沌氣孵化真龍卵,但是早已被遺棄了。龍氣都稀薄到可以忽略了。」有人解釋道。

隨後,眾人又看到了巨大的金烏屍體,依舊發光,將一片山地化成火焰岩漿海。無邊無盡,伴著混沌。

這就是大赤天的邊疆,有各種奇異的古代遺迹。可見曾經多麼的輝煌。

邊疆,是一界的邊緣,跟混沌毗鄰,不僅有開天闢地的生靈遺骨等,還有各種聞所未聞的物種等。

昔日,這裡也算是修鍊聖地,但是終究被打殘了,價值不復從前。

「準備血戰!」大長老大喝。

因為,真正進入了終極地。

前方的古地,有山脈,有巨谷,也有平原,浩瀚無邊,拼湊在一起,形成邊疆。

此時,它不似往日那麼寧靜與祥和,有陰風在呼嘯,有生物在哭泣。

才剛接近這裡,就聞到了刺鼻的血腥味,這實在太驚人了。

向前望去,一座又一座城廓毀滅,化成瓦礫,斷壁殘垣,徹底破敗,至於地上根本就尋不到一具完整的屍體,都是殘缺的,血漿發黑,骨頭成為碎塊。

太慘了,看不到一個活著的生靈,要知道,這裡可是有很多凡人啊,這是普通的居民之地。

邊疆,也是很多生靈的棲居地,發展到現在人口眾多。

「這是多少人啊,最起碼有數以千萬人口,都慘死了,一個都沒有剩下!」有人悲嘆。

戰船向前,所見到的碎裂城池更多了,被一抓撕開,毀於一旦。

當然,更多的城池是被罡風震碎的,讓諸多高手與普通生靈死於非命。

一路所見,根據這些生靈棲居地來估算,這些部落、城池的人口加起來最起碼有數億!

這太慘烈了!

沒有一個活口,之所以聽到嚎叫聲,那是因為生魂不甘,在嘶吼著,暫時還沒有消散。

影影綽綽,鬼氣滔天,這裡是人間地獄!

最前方,黑氣澎湃,撕裂蒼穹,那裡散發著恐怖波動,大赤天的雄關在那裡,以仙骨築成的城池廢墟在那裡。

所有的罪惡,所有的血腥,所有的戾氣都指向那裡,它是毀滅的源頭。

異域的生靈正是從那裡冒出,展開殺戮。

平原、山地、深淵,所有地形都在抖動,因為裡面傳來低語聲,不是很高,但是驚天動地,要將整個世界崩壞。

「卑微的僕從,你們來了嗎,這個世界馬上就要重歸不朽的懷抱了!」那裡傳來的聲音威嚴無比。

「殺!」聖院的老頭子吼道。

人們都眼睛赤紅,這一路上所見到的殺戮太多了,生靈俱滅,現在他們要復仇。

拆先民之骨築成的城池,戮數以億計的生靈,造成大赤天的邊疆十萬里赤土,生機絕滅,再無活口,這是何等的慘烈?

故此,趕到這裡的修士全都怒髮衝冠,胸腔中有一股血在沸騰,要復仇!

一個殺字,道出了所有人胸中之意,這一刻也不知道有多少古船同時發光,巨大符號一個又一個的騰起。

這是萬族符文,是所有強大種族的奧義,同時復甦,共同攻伐那處廢墟,要斬滅敵手。

哪怕知道。那裡是異域的生靈,他們很有可能涉足無法想象的領域,高高在上,但是此時人們也不想屈服,要抗爭到底!

轟!

熊熊烈焰沸騰,神光滔滔,殺氣直衝霄漢,各族的符號匯聚在一起,產生可怕的共鳴,形成無上經文。

這股力量大的驚世。讓所有人都心中震撼。

在此之前,他們不曾知道,萬族符文融匯在一起後會有如此偉力!

只有大長老、聖院、仙院以及長生世家的一些活化石級人物才有所悟,早先聽聞過,猜測過,在古書中見到過隻言片語,一些線索,現在證實了。

「好,就是如此!」一位老者大喝。

萬族符文共鳴。產生了無法想象的蓋世力量,壓制向廢墟,洶湧澎湃,簡直要開天闢地一般!

喀嚓!

虛空炸開。混沌翻湧,黑色閃電一道又一道,邊疆在擴展,在逐漸變大。彷彿真在重塑此界,再次開天!

這種景象太可怕了,最後甚至出現了輪迴虛影。讓人難以置信!

「原來我們的符文這麼強。萬族的奧義可以彼此共鳴,這樣合在一起,神威蓋世!」有人欣喜,大叫了起來。

「太可怕了,太好了,鎮殺異域敵!」一些人大吼,激動而又興奮。

天地震動,諸多大星在此地簌簌抖動。

在所有人懷著希冀,充滿期待時,那倒塌的雄關下。一條黑色的通道內傳出無情而冷漠的聲音。

「卑微就是卑微,無論如何努力,無論怎樣掙扎,都改變不了現實,太弱了。」

這聲音很冷,不是很高,顯得並不在意,對於所有人來說,這是一種輕蔑。根本就看不起。

在人們驚悚的目光中,廢墟下的黑色深淵中騰起一隻大手,漆黑如墨,帶著些許鱗片。向著壓落而來的符文迎去。

「噗!」

只是一抓而已,就讓鋪天蓋地正在共鳴的上萬種符號崩開了,化成山海,如同洪流般。狂暴噴涌。

這太可怕了,各族合力,諸多戰船發光。祭出殺陣,都沒有傷到它!

最為關鍵的是,這樣的合力被一隻大手擊穿了,這是怎樣的一股力量,深深震撼了所有人的神魂!

這還如何去打?

怎麼去抗爭?

黑色的大手崩開乾坤,擊散雲朵,撕裂萬族的符文,並將天穹上的幾輪玄月全部震碎,簌簌墜落在地!

這是怎樣一種可怕的畫面?

這一刻,所有人都懵了,根本不能接受這個事實,無法相信。

一時間,許多人臉色蒼白,缺少血色,不久前的豪情,剛剛湧起來的戰意,被這一爪徹底的擊碎掉了。

這種存在,如何去打?根本不是一個數量級的!

儘管來的人很多,萬族諸多高手齊至,但是哪怕人再多也無用,絕對無法抗衡。

這讓人苦澀,更讓人絕望!

興師動眾而來,結果卻發現,一切都是徒勞的,在面對異域時他們的力量顯得太孱弱了,不足以一爭!

沒有比這更嚴重的打擊了,讓一些人簡直萬念俱灰。

一時間很多人都動搖了,還有繼續反抗嗎,還要選擇戰鬥嗎?如果這樣發展下去,只能是枉死,會被單方面的大屠殺!

這裡安靜了,竟無人說話。

這種場景很詭異,原本萬族人數眾多,喊殺震天,可是那黑色的巨爪一抓之下,讓天地間死寂了。

氣氛可怕!

「真是讓人失望,一代不如一代,你們太弱了,不堪一擊,還不如仙古的生靈。」廢墟中,傳來這樣的話語。

它不是很高亢,也不是很激昂,有的只是平淡,冷漠,可也正是因為如此,才越發讓人覺得差距太大了,無法追趕。

現場,沒有人反擊,感覺無比悲哀,他們心中有大恨,有仇怨,可是卻無力對抗,遠不是對手。

「上一紀元的人,那些所謂的先民應該是你們先人吧,自認為很強,不肯屈服,要跟我們血戰到底,結果如何?全部被殺了個乾淨!所謂的真仙,所謂的無敵高手,還不是匍匐在我們的腳下,橫屍眼前,敬酒不吃吃罰酒,正是如此!而你們,作為他們的後裔,有血脈流傳下來,還真是一脈相傳啊,不見棺材不落淚,得悉我們再次駕臨,竟敢迎戰。你們,不知死活嗎?!」

這些話語是一種折辱,且帶著真言之力,震動了大赤天,傳遍四海,讓這界的生靈全部簌簌發抖,心神皆顫。

而且,最後幾句話是吼出來的,呵斥此界生靈不知天高地厚,不知死活,完全是一種俯視,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看不起這一界所有人。

一個敵手而已,便要摧毀群雄的信念!

這太可怕了,他以一己之力威懾,用事實道明,世界另一岸的生靈是不可擋的,這一界的人相差太遠。

如何回應,怎麼對抗?

許多人怒火填膺,想大吼,想詛咒,想喝斥,但是最後徒然發現,一切都是無意義的。

因為,如果真的爭鬥不過,這樣叫囂,只是一個笑話!

此時,沮喪、挫敗感在蔓延,每一個人都沉默,信念不再堅定了。

「靜心!」

就在這時,一道驚雷聲炸開,響在所有人的耳畔,讓每一個人都蘇醒,回過神來。

正是大長老發出的,他神色嚴肅,站在虛空中,寬大的道袍抖動,發出呼呼的風聲,高喝道:「有什麼可沮喪的,才交手而已,何需灰心?你們若是知道剛才在跟誰交手,在跟什麼人對決,就不會難過了。他是不朽的生靈,是上一紀元活下來的強者,參與過上一世的戰鬥!」

大長老的話語像是驚濤駭浪般,席捲天地,震醒了眾人。

「剛一開始而已,就有不朽出手,打擊我等,這說明了什麼?他們心虛,並無把握,所以才會如此!」大長老吼道。

聖院、仙院、長生世家的一些老頭子紛紛出列,跟著附和,同時有人也開口。

「正如我們早先所猜測的那樣,界壁豈是那麼好破的,如果真能輕易掃平我界,身為不朽的人還會跟我等廢話嗎,早已出手,大開殺戒。」

「不錯,剛才我等一同出手,施展萬族符文,可以跟上一紀元的人交手而不落敗,平局收場!」

接連有幾位老人補充,大聲高呼道。

眾人都是一呆,有所警醒,像是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事。

「卑微者,這是在自我鼓舞嗎,有些意思。」廢墟下的深淵中傳來冷淡的聲音。(未完待續。) 「其實,你真的很心虛,因為你們暫時過不來,所以才一開始就出動了一位無上高手,想威懾我們。」大長老說道。

「而且,你只能跨越過來有限的距離,並被這片天地的規則排斥、壓制,隨著時間的推移等,你受到的影響越來越大,故此即便為不朽,也不能真正橫推我界!」大長老進一步說道。

「笑話,如果你是這樣認為,那就從你開始,抹殺!」廢墟下的深淵中,那聲音更冷了,而後突然爆發,巨大的波動,天地顫慄,讓所有戰船抖動,要爆碎了。

那隻黑色的大手再次衝出,徑直向著大長老抓來,遮天蔽日,恐怖無邊。

「諸位,你們看好了,所謂的不死者,所謂的上一紀元的至強者,不過如此!」大長老吼道,他竟然沒有躲避,不曾逃走,而是要迎敵,以身為表率,鼓舞士氣!

「大長老」

許多人驚叫,放聲大呼。

因為,這太危險了,簡直就是上去送死啊

剛才有目共睹,那個生靈的凶威不可挑戰,各族聯手都奈何不了他,何其的恐怖,絕對算是神威蓋世

大長老很強,眾所周知,可是跟這種不朽的生靈比起來,一定還有所不如,不會是對手,這是要送命啊。

「大長老,不要啊!」王明大喝,他憂心如焚,握緊了拳頭,恨不得立刻衝過去。

天神學院眾人的臉色當即就白了,怕大戰老當場殞落,那將是巨大的損失,無法承受之重。

此時,黑色的大手從廢墟的深淵下探出,如一片烏雲般,鋪天蓋地,向著前方壓去。所過之處,萬物皆滅。

那虛空崩斷,山峰倒塌,大地龜裂,轉動的星辰墜落,懸挂的月亮炸開,地上的大河更是早已蒸干。

景象太過恐怖,沒有什麼可以阻其前路

原本天空中原本有十八輪血月,可現在只剩下了兩輪,其餘不是被大手抓下的。而是被最剛猛的波動席捲下來的。

這是滅世,天翻地覆,星斗崩壞,沒有比這更恐怖的事情了。

這長空下,萬物俱滅,生機盡斂,混沌氣如汪洋一般洶湧而來,要洗掉這個世界曾經存在的痕迹。

可怖到極致,令人目眥欲裂。

大長老猶如飛蛾撲火。在那裡顯得很渺小。

他的身軀雖然發出了絢爛的光。有法則交織,有秩序構建。但是跟大手比起來卻如同一隻螢火蟲,微不足道。

「卑微者,永遠這麼可憐。殺你真的微不足道,如同撣去身上的灰塵般。」那聲音淡漠、平緩,不將世間一切放在心上,有種惟我**諸天上的氣勢。

大手發光。黑浪滔滔。一下子就將大長老覆蓋。而後猛力一攥,就要徹底合攏,將大長老滅殺。

「大長老」王明大吼。眼睛都紅了。滿頭髮絲倒豎,真的心痛欲死,怎麼才能阻止

其他人也都顫慄,哪怕跟大長老不睦的家族也默然,有種很失落的感覺,一代奇人就要這麼殞落了嗎

「嗚嗚」

突然,震天的聲響傳來,其音震蕩蒼穹,大赤天都抖動了起來。這個世界彷彿瓦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