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大家都明白了,兩人這是有過節,誰還敢再言語?

司厲霆起身,「我還有事先走了,女主角的人選定好了我會直接通知你的。」

負責人趕緊點頭哈腰送走司厲霆,「好的總裁,您說了算。」

司厲霆看都沒有看華晴一眼,徑直從她身邊擦肩而過。

華晴只感覺到身邊經過了一陣冷風,那人已經離開。

蘇錦溪趕緊跟了上去,房間里只剩下秦宇和華晴兩人。

「小晴,你和這位司總有什麼過節?我怎麼覺得他處處都在針對你?」

華晴強顏歡笑,「沒什麼,恭喜你拿到男主。」

「說起來這個劇本確實寫的不錯,而且還有這麼大的製作,要是錯過了還是有些可惜。」

「你也看到了,不是我想錯過,是別人根本就不給我這個機會。」華晴無奈道。

「你們……」

「我還有個通告先走了。」華晴面色不好的離開。

負責人將司厲霆送到門口,「總裁,公司有幾個新人還不錯,我想在這部電影裡面給他們安排一些小配角。」

「配角你看著辦。」

「好的總裁。」

司厲霆帶著蘇錦溪走向車庫,見四下無人蘇錦溪才開口:「總裁,你認識那位華小姐?」

「以前認識。」

「你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過節?我覺得……」

「蘇蘇,不要在我面前提起這個人可以嗎?」司厲霆的臉色直到現在都沒有緩和過來。

蘇錦溪沒發現他是在開玩笑,只得嚴肅的點了點頭。

兩人準備上車,一道女聲響起:「霆……」

蘇錦溪轉頭就看到華晴朝著兩人走了過來,這裡沒有外人她叫的不是總裁,而是霆!

想到之前司厲霆曾經有一個女朋友,難道就是她?

這一刻蘇錦溪的心中很不好受,每一次有關那女人司厲霆就一個字都不想提起。

她能夠感覺到他恨,沒有愛就沒有恨,他恨的越深也就代表著從前他很愛這個女人。

「愣著幹什麼?上車。」司厲霆直接開口,壓根連看都沒有看華晴一眼。

「啊?」蘇錦溪本以為他會停留,她的身體被司厲霆直接拖上了車。

車子毫不留情的離開,蘇錦溪看到華晴臉上閃過一抹不可置信的神情。

「總裁,那個……我們就這麼走了?」

「怎麼,你想留下來和她吃晚飯?」司厲霆挑眉看著蘇錦溪。

蘇錦溪連連搖頭,「我不是這個意思,那個……她是不是你的前女友?」

後半句她的聲音極小,司厲霆將她帶入懷中,「你覺得呢?」

「我覺得是。」

「為什麼?」

「之前你最不願意提起過去的事情,這個女人一出現你全身上下都流露出你恨她。

我覺得她就是你的前女友,三叔,是不是?」

「是。」司厲霆見懷中的小女人嘟著嘴,「不開心?」

「沒有不開心,我只是沒想到那位著名的女明星是你的前女友,我……有些自卑。」「小笨蛋,有什麼好自卑的,你可比她乾淨多了。」 「三叔,什麼叫我比她乾淨?」蘇錦溪不解的問道。

司厲霆抱著她的身體輕輕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乖,你不用知道這些,也不用覺得有什麼自卑的。

你很好,真的很好,我和她早就是過去式了,我現在的心裡只有你一個人。」

「嗯,我相信三叔。」蘇錦溪反手回抱著他。

誰沒有過去呢,自己過去暗戀過簡昀,還差點對他表白了呢。

「乖。」司厲霆身上的寒意這才消失,眼中仍舊有著一絲難以覺察的傷痛。

兩人回到公司又忙活了半天,一直到晚上八點才下班。

蘇錦溪放下手中最後一份資料,「三叔,以前你每天都這麼辛苦?」

「習慣了就不覺得辛苦了,你累了嗎?」司厲霆忙起來的時候也沒有來得及照顧蘇錦溪。

反倒是蘇錦溪一會兒給他煮咖啡,一會兒給他揉揉肩膀讓他放鬆一下。

「不累,我覺得很充實,對了三叔,明晚我和朋友有個約會,我就不和你吃飯了。」

「什麼約會?」司厲霆已經習慣了蘇錦溪的存在,哪怕是只分開一下他都會有所不舍。

「之前我不是玩了一個遊戲,咱們門主組織了一次見面會,就定在明天。」

最近事情太多,司厲霆都快忘記了遊戲的事情。

上一次在遊戲之中有一個叫做滄海的人曾經對蘇錦溪表白,他自然是不想蘇錦溪去的。

但他要限制蘇錦溪的去留豈不是和唐茗一樣?自己說過給她自由。

「都是一些不認識的人,萬一有壞人怎麼辦?」

「應該不會,我們都聊了兩年多,就算是壞人的話也不會潛伏這麼久。」

「這樣吧,飯可以吃,但不許喝酒,我會早點來接你。」

這已經是司厲霆最大的限度,雖然他想要時時刻刻將蘇錦溪抱在懷裡,但也知道什麼叫尊重。

她明顯是不願意成為男人附屬品的那種女人,自己越是強迫她做什麼就會引來她的反感。

「好的三叔。」

兩人配合越來越好,私下他是溫柔體貼的情人,平時又是一個嚴肅的上司。

正是因為他知道蘇錦溪要什麼,才會都給她,才第一天上班蘇錦溪就已經進入了狀態。

司厲霆沒有刻意包庇她,像是之前她在唐茗身邊,唐茗為了心疼她,很少會讓她做事。

然而司厲霆卻是對她很嚴厲,給她安排了很多事情,蘇錦溪獲益匪淺。

第二天下班,蘇錦溪提前去了約定的餐廳。

司厲霆前一秒微笑著送別她:「好好去玩,多吃點。」

「嗯,那我先下班了。」

蘇錦溪離開的后一秒,司厲霆臉上的笑容已經收起。

司厲霆咬牙切齒道:「林助理,你去給我好好盯著蘇蘇,要是有任何異性敢靠近她半步,殺無赦!」

林均抹了抹頭上的汗水,「是……爺,你要是這麼擔心的話為什麼不自己過去?」

「廢話,那樣不是顯得我忒小氣?」

「額……」林均竟然無言以對,只好出門去追蘇錦溪。

今天的同城聚會一共有十個人,都是門裡平時比較活躍的。

大家也都是頭一回出來面基,眼角眉梢都帶著喜氣。

小B拉著小A道:「小A,你就是小A,怎麼和我想象中不同?」

小A撫了撫黑色鏡框,「哪裡不同?」

「你明明就是一副學霸的樣子,我還以為是個小痞子呢。」

「嘖嘖,你還不是不同,沒想到你這麼高,都快190了吧?」

大家都很熱鬧的聚在一起談論。

「其實我最期待的還是咱們的門主大大和副門主,我覺得咱們門主肯定是高富帥。」

「富是肯定的,一個遊戲而已,門主大大砸了多少錢了,帥不帥就不知道,說不定是滿臉橫肉的大叔呢。」

「誰是大叔?」顧南滄充滿磁性的聲音響起。

大家循聲看去,門口的男人西裝革履,一看就是總裁的標準裝扮。

「你,你是門主?」大家都不敢相信這樣裝扮的人會玩遊戲!

「我是滄海。」顧南滄的視線在眾人身上掃去,場中有一個女人,那女人臉上化著濃妝,穿著超短裙。

這樣惡俗的裝扮要是小鎚子的話,他有點無法接受。

「天啊!門主大大,你比我想象中還要帥,你該不會是哪個明星吧?」小A誇張的朝著顧南滄撲來。

顧南滄順勢一躲,「人都到齊了?」

「小鎚子還沒來呢,剛給她發信息,她說快了,門主大大,咱們群裡面除了你之外我最好奇小鎚子。

她的空間一張照片都沒有,也從來不發動態,連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萬一進來的人五大三粗怎麼辦?」

顧南滄最期待的就是小鎚子,其實他心裡也沒有底,要是網戀對象突然變成了大男人他接受不了。

還好不是那個化著濃妝的女人,他暗自鬆了口氣。

「應該不會的。」他只能自我安慰。

「說不定小鎚子真的很漂亮呢,小A,咱們要不要打個賭。」

「賭什麼?」

「就賭小鎚子長得漂亮還是丑,我直覺應該是個大美女。」小B倒是充滿了信心。

「哼,要是美女早就露面了,我看她肯定又丑又矮,所以一直才不好意思露面的。」

開口的正是那個大濃妝,她在群里叫紅玲。

紅玲本來就不滿每天在群里他們都圍著那個鐵鎚轉,自己都勾搭門主好幾次了,門主都沒有理會。

沒想到門主居然這麼帥,她更是想要進一步發展一下。

「紅玲,你又沒見過小鎚子,怎麼知道她又丑又矮的?」

「我只是按照常規猜測,你要是大美女會不昭告天下么?」

「那可未必,你可別忘記了,咱們門主也一直都很低調呀,總之我對小鎚子很有信心。」

「那我們就走著瞧,霸道的鐵鎚一定又丑又……」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一道好聽的聲音傳來:「請問,這裡是見面會嗎?」

大家朝著說話的人看來,入眼的首先就是兩條修長又筆直的大長腿。

黑色高跟鞋勾勒出小腿優美的線條,一套得體又優雅的OL套服。

視線移到臉上,精緻的五官,上面只化了淡淡的妝容,清新又靚麗。

要是可以打分的話,她一定是滿分。

從長相到身材,從膚色到氣質,完美。

小A驚訝到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你,你是……」

也許是她的網名太過於粗曠,以至於本人和網名有著巨大的差別,大家都沒有反應過來。

蘇錦溪大方的自我介紹:「你們好,我就是霸道的鐵鎚。」

這個樣子怎麼都和鐵鎚聯繫不上來啊!

顧南滄此刻心情複雜,更是不知道怎麼來形容他的心情。

「蘇……小姐。」

「顧總,你怎麼在這?」

兩人都愣在了當場。

「啊?原來你們都認識?」 重生種田生活 小B也在一旁煽風點火。

此刻顧南滄的眼中只有蘇錦溪一人,他對蘇錦溪有過一些好感,但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她就是自己網戀了兩年多的人。

「我是滄海。」

蘇錦溪想到上一次在美國的時候,兩人在餐廳裡面擦肩而過,那時候就該聯想到了。

後來在晚宴上面顧南滄的介紹就是滄海桑田,那時候她還曾經想到過滄海,但她都沒有將他和滄海聯繫起來。

「顧總,我們還真是有緣。」蘇錦溪無奈的笑了笑。

小A一臉羨慕:「小鎚子,你果然沒騙人,你長得何止是不醜,簡直美爆了!」

「你就是小A?」蘇錦溪試探性的問道。

「你怎麼知道?」

「口氣,你和在網上的口氣一模一樣。」蘇錦溪和顧南滄一來,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她們兩人身上。 像是顧南滄和蘇錦溪這樣外貌的人不管出現在哪裡都會引起大家的注意。

從他們的穿著到談吐都不像是和自己一個世界的人,紅玲氣得冷哼一聲。

在網上的時候其他人就喜歡關注霸道的鐵鎚,同樣都是女性角色,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家為什麼就喜歡這個人。

倒是她每天在群里爆照,又接語音,沒有一個人理睬她的,今天的見面會也是她主動要求來的。

她在家精心打扮了一番,來了以後仍舊沒有人關注她,反倒是蘇錦溪簡簡單單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小A看到紅玲那張生氣的臉,「哈哈,紅玲你輸了吧,我就說小鎚子肯定是個大美女,比我想象中還要更美呢。」

「不知道你們的眼睛都長到哪了,她這種綠茶有什麼美的。」紅玲憤憤不平。

顧南滄視線落到她身上,「你就是紅玲?」

非主流的紅玲趕緊撫了撫自己粉紅色的頭髮,用足矣讓所有人雞皮疙瘩都掉下來的聲音道:「門主大大,我就是紅玲。」

「你可以走了。」顧南滄毫不留情,現在這個社會綠茶可不是什麼形容詞。

紅玲怔住,「門主大大,你,你說什麼?」

「小A,你告訴她。」顧南滄連看都不想看一眼,生怕刺傷了自己的眼睛,居然還有人打扮得如此殺馬特。

「咳咳,紅玲,這次的見面會是門主大大舉辦的,他讓你離開你就離開吧。」

小A最不喜歡的就是紅玲這種女生,長得一般不說還要作怪,平時在群里勾搭這個勾搭那個。

紅玲從來沒有來過這麼高級的餐廳,一聽說要趕自己離開,臉色都變了。

她都給自己的小姐妹說了好幾遍自己要來高級餐廳吃飯,這飯都還沒有來得及吃上呢。

「紅玲,別讓我們為難,你走吧。」

紅玲拿起Dior的地攤貨包包氣勢洶洶的離開,臨走之時還罵了蘇錦溪一句。

「不要臉的賤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