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聽,白虎也高興了,立馬變成大白虎樣子,抖抖毛:“對!快來!我們氣死他!”

所以說大部分的男人,有些時候特別像小孩子。

我跳白虎後背,那些過去坐在他身與他一同冒險戰鬥的回憶紛紛了心頭,熟悉的感覺讓人熱淚盈眶,我擦過眼角眼淚,故意對着冷陌方向大聲說:“白虎,走,我們私奔去!”

白虎吼了一大聲,配合着我,故意從冷陌身邊跑過。

跑了一段路我回頭去看,冷陌站在原地冷着臉,沒有追來,但是我卻心虛了。

我又開始作了,晚估計又要被冷陌弄死……

白虎纔不管這些,帶着我衝出了王殿,衝了街頭。

冰城的人對白虎這龐然大物的出現並不懼怕,反而紛紛鞠躬行禮,只是在看到我的時候,不少人露出了詫異神色。

從街道路過的時候,我聽到一個小孩子問他媽媽:“媽,那女孩怎麼能騎神獸大人啊?”

“她當然能騎神獸大人了!她和四大神獸特別是神獸白虎大人,是很親密的同伴。”

“與四大神獸做朋友的人?她是誰啊?”

“是你小時候媽媽與你講的那個女孩,現任冥王大人唯一的妻子,也是拯救了冥界的救世主。”

……

“我竟然變成救世主了?”我低語。

“豈止是救世主,冥界的報社還專門爲你出了專題報道,還有作者專門爲你寫了書,這書在冥界暢銷的很,你現在可是冥界的名人了。”白虎哼哼着說。

“名人嗎……”我笑着搖搖頭:“無所謂名人還是普通人,只要能回來,能與你們團聚,足夠了。”

說話間我們已經到了冰城城門,白虎一躍跳了城牆,城牆的士兵對我們行禮並且讓開了路,白虎帶着我走到城牆邊:“看,這是你老公的江山。”

我順着白虎視線眺望出去。

冥界與以前洛柔在位的時候大不相同了,以冰城爲心,其他城市相互關聯,冷陌學習了我們人界的技術,在冥界架起了橋樑,高速公路,建立了現代化的房子,白虎說現在冥界的人用的都是智能手機,還有電腦,各種智能化產品,但是因爲冥界的特殊性,沒有製造汽車,火車,飛機,每座城市都有傳送陣,每座城市都有馬或者其他溫順獸類當作坐騎。

我驚異的發現,那些與人生活在一起的野獸當,有些特別眼熟。

“你猜的沒錯。”白虎回答我:“這些野獸是十九層地獄裏面被封印的野獸。”

“第十九層的野獸被釋放了?”

“被釋放了一部分沒有威脅,威脅係數小的野獸,這是冷陌經過與鍾染商量的結果,以前洛柔在位的時候是把但凡反對她支持惡魔之王的野獸全封印在了第十九層,導致一些野獸生存環境較差,現在好了,改善了。”

“那第十九層呢?惡魔之王呢?”

“本來冷陌出於惡魔之王是功臣的緣由,讓惡魔之王搬進冥界小島居住,但惡魔之王還是選擇回到了第十九層地獄,第十九層地獄的封印不僅封印了他,其實也是保護他,有了那封印,很多時候能省去很多麻煩,大概,惡魔之王也是不想受到打擾吧。”

原來是這樣,這倒也符合惡魔之王雲淡風輕遊戲人間的性格。

“哦對了。”白虎有說:“現在百鬼一部分也搬到了地獄十九層,不良山畢竟容納不下那麼多的妖怪和百鬼,改天你還是抽個時間去不良山看看,滑頭鬼一族還是很關心的。”

“嗯,我會的,反正現在時間有很多了,除了不良山,我還要去藥師族,去矮人族,還要去看流月呢。”我說。

白虎點點頭:“走,我帶你去看看以前的冥王城,還有雪山。”

“好。”

白虎躍下城牆。

我們先去了雷城,雷城現在發展也很繁榮了,之後去了雪山,那次大戰把雪山毀的一塌糊塗,現在雪山也重新長回高山來了,雪山腳下立着墓碑,是在雪山一戰犧牲的士兵,還有雪怪。

我從白虎身跳下去,在墓碑前鞠了三個躬。

重回雪山,腳踩着厚厚的積血,那些畫面歷歷在目,回憶清晰的不得了,彷彿昨天才發生了這些事,彷彿我還手握超神劍在空與冷軒交戰,拼個你死我活,彷彿千軍萬馬還在雪山腳下,彷彿我們一羣人還背靠着背,並肩作戰。

可是這一切,已經過去了百年。

百年了……

這真是讓人感慨萬千。

“時間過的真快啊。”我喃喃唸到。

“對於我們來說,時間過的很慢,因爲,少了你。”白虎在我身後說。

我眼眶再次紅了,哽咽道:“從今往後,我不會再離開,不會再讓你們等我了。” 再後來白虎帶我去了冥王城,昔日的冥王主城現在是做普通城市,發展也還不錯,洛柔那座高高的主殿已經被拆除了,行刑臺也一樣,洛柔存在過的痕跡基本被抹滅。

大概現在的冥界人與他們的孩子談到洛柔時,都會說洛柔是個人人喊打的大魔頭吧,大概誰都忘了,曾經的冥王洛柔,是因爲愛一個男人愛到了癲狂,才做出了這些超乎理智的事情。

沒有多做停留,我和白虎離開了冥王城。

傍晚時分我們回到了冰城。

白虎心情好了,踱着步把我送到了主殿。

主殿門口已經沒人了,士兵跟我說冥王在裏面舉辦了宴會,等我了,我頓時高興了,讓白虎變成人,與他一同進去了。

高冷老公太纏情 士兵將我們引領到宴會大廳。

超級多的人,看到我,大家都興奮的叫我過去,冷煜跑過來對我耳語:“媽,你慘了,爸的小心眼脾氣發作了,你今天晚絕對完蛋。”

“一邊去!不準學你爸說葷話!”我瞪他。

冷煜不怕我,用看小可憐的眼神看我:“媽,你自求多福吧。”

(>﹏<)我完了。

冷陌在大殿最的那張桌子,旁邊有魑魅,夜冥,童笙,寒羽,楊殘月,葉寒等等。

他看着我,脣角含笑,一點都不冰山。

但是我卻渾身發冷,他這樣子是生氣到極點的樣子,他不笑還恐怖,完了,我是徹底完了。

“小妮子,快過來啊!”夜冥招呼我。

我低着腦袋默默的挪着小碎步過去,冷陌看我一眼,用眼神指指他旁邊空出來的椅子,我趕緊坐下去,手絞着衣襬,儘可能的裝可憐申請減刑。

白虎拉開椅子也在這桌坐下來。

“和神獸白虎大人玩的開心麼?”冷陌用笑着的語氣問我。

我打個寒顫,把腦袋埋到不能再低了:“我和白虎去看了看雪山和冥王城,沒做什麼其他的事我們回來了。”

“嗯,玩的開心好。”他笑着回。

我都快哭了,我寧願他陰着臉吼我,也不寧願他這樣……

宴會開始了,冷陌讓大家舉杯,歡迎我的歸來,似乎一丁點都沒在吃醋生氣我和白虎離開的事,但我知道,冷陌越是這樣,說明他越是在發脾氣。

宴會到途,他給我夾了快雞肉,笑眯眯的看我:“多吃點。”

“冷陌,我錯了,你別這樣好不好,好可怕啊。”我苦着臉。

他無視我這句話,又接着說:“多吃點,吃飽點,否則今晚暈過去我不負責。”

我頓時一聲哀嚎撲倒在了桌子。

“二貨,別怕,今晚跟我走,我保護你。”魑魅不嫌事大的又來一句。

“嗯,護花使者挺多。” 冷陌笑容更大了。

“魑魅你敢不敢安靜吃飯!”我快哭出聲來了。

衆人鬨堂大笑。

這些人,把他們的快樂建立在我的痛苦之,還說是好朋友好兄弟呢,太可惡了!

宴會持續到近乎零點的時候,才散了,大家也特別有默契的提前離開,把我剩下留給冷陌。

我和冷陌回後殿,他走在前面,我拖着腳步跟在後面。

“你是不是覺得我很自私很小氣很不信任你?”他突然背對着我說。

我一愣,擡頭看他:“你愛吃醋小心眼大男子主義不是一直的事嗎?”

冷陌狠狠一踉蹌,恢復本來面貌了,瞪我:“所以你在嫌棄我是不是!有那麼多男人喜歡你,一個一個都很優秀,你把心偏向他們了是不是!”

噗。

不是我笑,是慕修:“這冥王一旦遇到關於你的事情,智商變的好低。”

我也跟着笑,仰着腦袋看冷陌:“雖然你有好多好多的毛病,脾氣還醜,但你的這些毛病脾氣剛好是我喜歡你的地方,我要是嫌棄你,怎麼可能心心念念着想要歸來?”

男人怔住。

我走到他跟前,拿起他的手,與他十指交握,放在他左邊胸膛:“別傻了我的冥王大人,這個世界沒有誰,我更愛你的了。”

冷陌沉默了。

幾秒後,他狠狠吻住了我。

我踮起腳尖,熱烈的迴應他。

夜色下的大樹旁,我們緊緊相擁在一起,不分彼此,恨不得把對方融進身體裏。

親着親着冷陌變樣了,一邊親一邊把我推到樹幹,開始撩我衣服。

“冷陌!別……回房間去啊。”我被他咬着舌頭,含糊着念。

“不回。”他聲音沙啞粗重的含我耳朵:“現在已經沒人了,我把所有人都打發走了,我們野戰吧。”

野戰?!!!

以前在小黃書裏看過,但要發展到現實……

“別,我們還是回臥室吧……”

“會回臥室的,前提先來一發。”

我不依,用拳頭推他捶他,他把我翻了個身壓樹,從後面掀了我裙子,我背對着他沒法反抗了,只能抓着樹幹扭身子:“冷陌!”

“噓,你是想把其他人引來圍觀嗎?”冷陌親着我背脊,我聽到他解皮帶的聲音。

這個大變態!

“冷陌我要生氣了!”

“今天你和白虎私奔的事情我還沒好好找你算賬,生氣?你要生氣我也要收拾你。 ”冷陌說着,狠狠撞了進來。

今天是我自己作的,我只能認栽還能怎麼樣呢,欲哭無淚的抓緊着樹幹,只能由着他亂來了。

這是我們第一次野戰,屁股涼颼颼的不說,還要隨時提防着有沒有人來,我緊張的不行,根本不能好好投入啪啪啪當,反倒是冷陌,感覺他人整個都在燃燒,興奮的不行,果然是個大變態,這種場景下竟然還那麼興奮!

“小東西,你緊的讓人快死了。”他一邊野蠻無的動,一邊粗聲粗氣的在我耳邊說葷話,各種各樣的葷話,任何人都絕對想像不到冷陌會說這種葷話的。

我被他說的差找個地洞鑽進去了,身體也變得格外敏感,野戰這種事情,確實如同小黃書裏寫的,非常非常刺激!

沒一會兒我和他都到高點了。

不等我喘口氣,冷陌將我橫抱起來,一陣風的回到了臥室。 自從次我讓白虎帶我擅自‘私奔’去看其他城市之後,冷陌把我關在主殿關了整整一個星期,哦不,確切的說,是啪了一整個星期。

被啪整整一個星期是種什麼感受?我問,還有誰,還有誰我更慘的!!!

一個星期後冷陌那個超級無敵小氣鬼大變態才終於放過了我。

坐在後院樹下望着天空,我淚流滿面。

“媽,怎麼了,被我爸欺負的坐在這裏哭?”冷煜在我身邊坐下。

我不想搭理他,依舊迎着風抹眼淚。

“別哭了,媽,任命吧,這都是你自作孽不可活的後果。”

“有你這樣跟媽媽講話的嗎?!”我鼻涕眼淚的吼他。

“噗,哈哈哈!”冷煜一點沒被我唬住,反而被我的囧樣逗的仰天大笑。

氣死我了,敢情我是這個家裏最沒有地位的人!!!

氣的我接連吃了三個蛋撻,鼓着臉不理冷煜。

冷煜自討沒趣:“媽,明天有兩年一次的武鬥大會,你肯定要去的對吧?”

“武鬥大會?那是什麼?”

“是武大會啊,我爸設置的,爲了挑選優秀的,能力強大的人才,成爲冥王的大帥,治理國家啊,你在人界看過那麼多小說這你都不知道?”

我翻白眼:“我怎麼知道你們冥界一天天的都在弄些什麼!閒着沒事弄什麼武鬥大會啊,會打的不一定是能人啊,萬一是五大三粗呢?現在這社會考的都是智商和應變能力,光會打有什麼用。”

“這你得向我爸抱怨。”冷煜表情突然變得有些微妙。

“我跟他抱怨?”我一心只想吐槽冷陌,並沒太注意:“我敢跟他抱怨嗎?他現在是越來越小氣越來越霸道越來越變態了,把我關了一整個星期!一整個星期啊!大變態!”

“你這樣背對着我爸罵他,真的好嗎?”冷煜又說。

我哼唧:“廢話!我敢當着面罵他嗎?!超級無敵大變態!你們冥界怎麼不發明一種藥水,能讓人互換性別的,我要是變成男人我絕對揍死他!不不不,虐死他!把他扔糞坑裏!”

“嘖嘖。”冷煜一副看好戲的表情,搖搖頭,眼睛望向我身後:“媽,你自求多福吧。”

我突然有種特別不好的感覺。

“哦,某個女人要把我扔進糞坑?”男人冷沉的嗓音自我身後傳來。

“……”

我僵硬着脖子一下一下扭過頭。

冷陌站在我身後,揹負雙手,似笑非笑,在他身後還跟着兩個侍從,正捂嘴偷笑。

“老天,你玩我的吧!”我頓時哀嚎一聲,撲到了桌子。

冷煜放聲大笑:“哈哈哈哈哈媽你太沒出息了!人家夜冥叔叔是完全的妻管嚴,怎麼到了你這裏變那麼慫了?哈哈哈笑死我了!”

這死小孩,真的,我待會兒揍死他!

“你不是要把我扔糞坑麼,可以試試。”冷陌又說,我聽出他語氣強忍着的笑意了。

我心累,我不想理他們,趴桌子特別可憐的抹眼睛:“蒼天啊,大地啊,你們看到了嗎,這父子倆是這樣欺負我的!嗚嗚嗚,我的人生,我的未來,一片黑暗啊!”

冷陌不再剋制自己了,大笑起來。

那些侍從也跟着一羣人鬨堂大笑。

等他笑夠了,坐我旁邊拿了塊糕點哄我:“愛你都來不及,哪裏捨得欺負你呢,你說是不是,冥王妃小妻子?”

“哼!”我把腦袋大力擰開:“你這還叫不欺負我!”

冷陌笑慘了,揉我腦袋:“不然晚讓你欺負回來好不好?”

周圍還有好幾個侍從呢,我頓時臉紅了,扯嗓子瞪他:“誰要欺負你啊!”

鬧夠了,冷陌也不鬧我了,揮退了侍從,後院裏只剩下了我們一家三口。

冷煜抱着一盤牛奶泡芙吃的可歡了,嘴角沾了碎屑也不管。

我無奈的夠身過去,幫他把嘴邊碎屑擦了。

冷煜愣住。

大概是因爲過了百年他還有些不太習慣我們之間如此的親密吧。

冷陌不高興了,從冷煜手搶了塊餅乾過來,吃了一口,故意留了殘渣在嘴邊,湊我面前:“我嘴角也有碎屑!你自己看着辦!”

“我說爸,你和你自己的兒子爭風吃醋算什麼?”冷陌無語的說。

“冥王大人,您這麼幼稚,其他人要知道了,不笑死纔怪。”我也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