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我並沒有選擇直接攻擊曲龍,既然要打臉,我們就要玩的徹底,我直接閃到了他啊的身後,然後一下子,朝着曲龍的背後打了過去。

偷襲?

這當然算不上,我這是光明正大的攻擊,只是看你的反應速度,跟不跟得上!

曲龍的反應速度,當然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但是說句實在的,這也一點用都沒有,因爲我的速度比他更快。

一瞬間的時間,我的攻擊就已經到了曲龍的背上,他整個人一下子被我砸到了地下!

就在這一瞬間,曲龍也轉過了身來!

這一場戰鬥,在我使用出了神鬼第四變以後,就已經註定不成正比了,之前曲龍虐我虐的那叫一個開心啊,正好給我抓住機會了,全部都給他打回來!

我一腳朝着已經被我給半截身子打到地下的曲龍身上踹了過去。

他來不及攻擊,只好用雙手架在身前防禦,這當然也是沒用的,既然要搞他,我這又怎麼會是簡單的一腳呢?

這是我從多寶道人的密集裏面,學來的,叫做隱腿!

這一下無聲無息,看起來就像是簡單的踹了一下,但是沒有任何人會知道,其實這是一個非常細膩的鬼術。

被我這麼來了一下以後,我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曲龍手上的骨頭廢了!

讓你丫再裝逼。

看到這個情況,我整個人就是一陣的興奮。

攻擊接連不斷的朝着曲龍的身上打了過去。

曲龍被我這麼一套打下來,整個人都快要殘了,之前是他打的我夠嗆,但是現在完全就是我吊打他。

最後又是一腳,把曲龍給踹了回去。

一院的那些傢伙,趕緊圍了上去。

“大師兄!”

“大師兄你沒事吧?”

“大師兄!”

看到這一幕,我不禁想到了西遊記裏面。“大師兄,師傅被妖怪抓走了!”

這一幕何曾的相似啊,咳咳,只不過曲龍比起孫大聖,那可是差了不知打多少檔次啊。

“放心吧,我下手有輕重的,只需要一顆活絡回血丹,就可以輕鬆的恢復,而且不會有任何的後遺症!”

我對着他們說道。

我這就是以牙還牙了,上次交流的時候,他們一院把我們的人,就是打成這個樣子。

這種丹藥,是東域聯盟賜給我的,是屬於超級鬼蜮才能夠產的丹藥,我們一流鬼蜮裏面雖然有的,按時也是極少的,市場上根本就看不到,就算是有,也是有價無市的狀態,一時之間,根本就沒有辦法找得到。

“怎麼辦?”

一院的人都着急了起來。

這種程度卡的是最好的,又沒有真正造成重傷,宗門不會追究責任,又會讓對方擔心,這樣的傷勢,會不會影響以後的修煉。

(本章完) 所有人的目光,都再一次聚集到了我的身上。

雖然一院的那些傢伙,是那麼的不情願,但是他們現在不得不面對一個事實,那就是,只有我的手上,有這樣的丹藥。

“大師兄受傷了,去宗門問問,有沒有可以恢復傷勢的藥!”

旁邊的弟子一陣着急的,對着記名弟子吼道。

記名弟子嘛,在覈心弟子的面前,自然就是跑腿的,他們的記名弟子屁顛屁顛的就朝着宗門那邊跑了過去,兩分鐘之後,他們得到了宗門的回覆。

並沒有這樣的藥,恢復傷勢的藥物是有的,甚至是能夠馬上站起來的藥物,宗門裏面都有,但是要那種恢復了以後,沒有後遺症的藥物,宗門裏面還真的沒有。

我現在算是知道,這種藥物的寶貴了,同時我也對文長老就是一陣的感激。

當初我受傷的時候,文長老也給我拿出了這樣的一個藥物。

我還記得,那個叫生肌活血丹,雖然說,效果比不上我現在手上的丹藥,但是那在萬盛鬼蜮這樣的地方,真的也是相當珍貴的東西了。

“沒有…怎麼辦?”

一院的這些傢伙,基本上都要瘋了!

並不是每一次受傷,都會影響今後的修煉,但是我敢肯定,曲龍的這次受傷是會的,區龍自己也應該知道,因爲我們下手的時候,雖然表面上看起來,都很有章法,實際上都是一點情面不留的!

“沒事,不就是受傷麼?誰沒受過傷啊?”

曲龍對着手下的弟子安慰道。

“我們回去,修養一陣就好了!”

“有些傷,可不是能夠修養的好的!”

我對着曲龍說道。

“曲師兄,這顆丹藥給你!”

我把丹藥給曲龍丟了過去。

我自然是不想把丹藥給他吃的,但是現在這種情況,我丟給他丹藥,買的不是他的安全,而是一院的人心。

我想要對付的,只是曲龍一個人,如果要是鬧的,整個一院都開始反對我的話,那肯定是一件相當划不來的事情了。

一院的那些人看着我,眼神終於變了一點,曲龍雖然很想把那顆丹藥砸到我的臉上,但想想自己的前途,還是忍了。

曲龍帶着一院的人,自然是回去了。

這次本來我還算計着,要怎麼打他的臉呢,在結果這小子就伸過來了,真的是不想活了。

這邊,我們正在慶祝勝利呢,另外一邊,吃下藥物已經恢復了行動能力的曲龍,正在一院裏面大發雷霆呢!

“媽的,你們的情報都是吃屎的麼?你們不是告訴我,林星不強麼?他對上我,絕對是輸,絕對是任我揉捏的對

象麼?現在怎麼會成了這樣?”

一院的幾個核心弟子,正站在曲龍的面前,低着頭,很顯然是已經被罵成狗了。

“師兄,這也不能怪我們啊!”

“就是,我們也不知道啊!”

“按照往年的情況來看,就算是青年潛力榜的第一名,也不肯能是您的對手啊!”

要是我在場的話,肯定會給這夥計點贊,青年潛力榜往年的第一名,肯定不是曲龍的對手,但是誰讓曲龍碰到了我呢?

“一羣廢物,就知道找藉口,給我滾,滾下去!”

說着,曲龍又開始砸東西!

“可是,大師兄,我們滾蛋沒問題,那林星怎麼辦?繼續讓他囂張?”

“我自然有辦法,他囂張不了多久了!”

說着,這幾位核心弟子,都出去了,而曲龍,則是進入到了他閉關的密室裏面。

曲龍那邊,進入密室裏面去了,我這邊,自然也是開始緊密的部署了。

“密切監視,宗門裏面所有奇怪的波動,就在最近幾天,只要是有任何的波動,全部都記錄下來!”

我對着二院的人吩咐道。

“保證完成任務!”

如果要是直接這麼感知的話,就算是他們一天二十四小時都這麼站着,都沒有辦法。

所以我專門找宗門借用了法寶,提升感知能力的法寶。

我這個少門主,在整個宗門的影響力,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但是如果只是在二院的話,那絕對是槓槓的。

我不想繼承萬億家產 剛剛吩咐下去還不到十分鐘,突然負責監聽動靜的人,就開始過來找我了。

“怎麼了?法寶有問題麼?”

“不是,少門主,我們餓突然感知到了,宗門裏面有異常的波動!”

“在什麼方向?”

我一陣激動,趕緊對着他問道。

“一院的方向!”

“能鎖定的更具體麼?”

那弟子看着我,沉默了片刻。

“趕緊說!”

“閉關室!”

“誰的?”

“一院大師兄,曲龍!”

聽到這話,我果斷的就是一陣激動。

“把所有的波動,都給我記錄下來,還有就是,從外面傳遞進來的波動!”

這尼瑪的,還真的給我抓到了,曲龍啊,曲龍,你這次死定了,看我不玩死你!

我們這邊,已經緊鑼密鼓的開始行動了起來,所有的東西,都按照我的部署開始展開。

傳遞的波動我們是找到了,但是我們把千機門裏面知道的信號全部都給找了一遍,沒有一個人能夠破譯出來,這讓我就蛋疼了。

這萬盛鬼蜮畢竟不是人間啊,還有專傢什麼的,專門研究破解,大家一心都撲在修煉上面了呢!

這可怎麼辦呢?都已經抓到了曲龍聯繫外界的波動了,甚至還抓到了迴應的波動,但是我們如果無法破解裏面的信息,曲龍完全可以不承認啊,一切都是白搭!

現在這個情況,就好像我們正在上廁所,都特麼快拉出來了,廁所跑了!人都要氣瘋!

“怎麼辦?”

赤炎和祖君兩個人,看着我都是一陣愁眉苦臉的。

“涼拌!”

我一陣無語的對着他們說道。

“你們兩個,用萬盛宗的解密方式試試看,我還就不信了,玩不過他們!”

“萬盛宗的解密方式,我們沒有啊!”

赤炎一陣無語的看着我。

“你不知道出錢買啊,再不行抓萬盛宗的弟子問啊,搜魂會不會?每年我們的弟子要被萬盛宗陰死不少人你,陰他們一兩人,誰知道啊,手腳乾淨點就行了!”

赤炎聽到這個話,又是一臉崇拜的看着我。

令我沒想到的是,我就是賭氣的一句話,居然起到了奇效,赤炎弄到了萬盛宗的解密方式之後,還真的把這波動給解開了。

我們成功的還原了曲龍跟外面的對話,這內容着實讓我們震驚。

“我已經受不了了,你們一幫廢物,是怎麼辦事的,爲什麼那個林星,到現在還活蹦亂跳的,好好的在我的面前,宗門不是早就說了,要剷除他了麼?”

這是我們還原的第一段內容,很顯然是曲龍發出去的。

宗門?

聽到這兩個字的時候,我滿滿的都是驚訝,千機門要剷除我?顯然不可能啊,這個宗門難道是,萬盛宗?

還好,在場的只有我們三個人。

我們趕緊建立了嚴格的隔音陣法。

“少門主,這….”

大家面面相覷。

“繼續破解!”

我對着赤炎說道。

赤炎朝着我點了點頭。

下一刻,又是一段話被破解了出來,這是回話。

“二號,你不要着急,宗門已經針對他做行動了,只不過前幾次都失敗了,算着小子命大,躲過了我們幾次暗殺,不過沒關係,你放心,他蹦躂不了幾天了,千機門也蹦躂不了幾天了!”

聽到這話,我們嚇的下巴都快要掉下來。

千機門蹦躂不了幾天了,這是什麼鬼?

不用我說,赤炎馬上又翻譯了後面的內容。

“我不管千機門還能蹦躂幾天,總之一個星期之內,你們必須給我想辦法,讓這個傢伙好看!”

(本章完) “快,繼續翻譯!”

我對着赤炎說道。

心在不用說也知道,我們肯定是發現了一個驚天大祕密了。

“對不起,二號,你的命令,我們沒有辦法執行!”

“沒有辦法執行?別忘記你的身份,還有我的身份,我有資格命令你!”

這句話,看起來曲龍是有些怒了。

“這裏是千機門,不是宗門,所有的行動都必須要一號的批准,如果你能夠得到一號的允許,我將會執行,此次通話完畢!”

到這裏就結束了。

剩下雖然還有曲龍朝着對方的呼叫,但是對方似乎是真的掛斷了,並沒有繼續和曲龍聯繫。

翻譯完了他們的整個聯繫,我們三個人都是一陣的目瞪口呆。

其實我早就想到過,千機門裏面應該會有奸細,不然的話,怎麼會經常有弟子死亡?但是我沒有想到的是,這一次的奸細會這麼大。

曲龍,堂堂一院的大師兄,居然只是二號人物,而他的前面,居然還有一個一號。

就在我正糾結的時候,祖君突然開口了。

“少門主,這個事情怎麼辦?我們是不是應該立刻向宗門彙報?”

祖君對着我問道。

“先不要上報!”

我果斷的對着祖君說道。

“他們目前的目標暫時還是我,不是整個宗門,大家先不要打草驚蛇,我們先靜觀其變!”

說完,我還是不放心,補充了一句。

“這次的事情,是我們三個人發現的,所以有功勞,絕對少不了你們的份,我是什麼樣的人,你們u應該都知道,要是誰走漏了風聲,給宗門造成了巨大的損失,我也保不住你們!”

先確定他們兩個功勞有份,這也算是一種安撫,畢竟咱們在天朝的時候,諜戰劇看的可是很多的,經常有那種不滿意上司獨吞功勞,然後在背後做小動作的,我可不想在這種事情上面陰溝翻船。

“沒問題!”

“一定嚴守祕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