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破雷均符寶』確切的說一塊金色的板磚,他尺許長,半尺寬,五寸厚。通體金光閃閃,上面有神秘符文流轉,在那符寶上刻有一把金色的剪刀,剪刀口大而寬,占剪刀的三分之二,上面有小鋸齒,看著是異常猙獰。剪刀柄異常嬌小,只需輕輕張開一小點那剪刀口就能大張,這破雷均的做用就是用來剪人用的。

符寶,那是金丹期的高人才幹煉製出來的耗費性符寶,符寶沒有運用限制,只需體內的真氣激活,神念鎖定對手就能運用它對敵了,十分的便當,而且能力宏大,是金丹期的高人為本人的親人煉製的一種保命用的殺手鐧,有一符寶在手,金丹期以下的修士沒有人是你的對手,是保命的最佳手腕。可是這符寶在外界很難搞到,主要是由於金丹期高人煉製起來很消耗元氣,普通都是壽元將至,自知打破無望的金丹期高手才會為本人的親人子弟煉製一兩件防身用的。

「兩位師弟,關於這『破雷均符寶可還稱心?有這破雷均符寶在手,能夠秒殺築基期以下的一切鍊氣期修士,就是遇上築基期的高手也有一戰之力,是絕佳的寶命手腕啊。」從內堂里出來的瘦削老者畢豐將那破雷均符寶在方正和小胖子陸南齊身前展現了一番緊接著就沖其問道。

「譚師兄,你們這沒有飛劍內的符寶嗎?」看完了那破雷均符寶,小胖子陸南齊頓時不由問道。

「這位師弟,飛劍類的符寶,那絕對是符寶中的精品,這種好東西那金丹期的長老怎樣可能拿出來出賣了!普通都是留著自用的。這破雷均符寶還是為兄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從門內的長老手中磨到手的了。也是你們今天運氣好,不然這符寶是一呈現就會被門內弟子給搶購一空的。」瘦削老者畢豐聞也不由道。「譚師兄啊,這『破雷均符寶』需求幾靈石啊?」一旁的方正聞言不由道。

「這位師弟,這『破雷均符寶』能夠說是本店的鎮店之寶了,它價值三萬八千下品靈石!」瘦削老者畢豐聞言頓時不由道。

「什麼?三萬八千上品靈石,怎樣這樣貴啊?」聽得那瘦削老者畢豐說這『破雷均符寶』價值三萬八千下品靈石頓時不由失聲驚呼道。

「三萬八千上品靈石,這月貴的太離譜了吧!」聽的這『破雷均符寶』價值三萬八千下品靈石方正也忍不住暗暗咋舌道。三萬八千下品靈石,他的全部身價還不是這『破雷均符寶』的那點零頭了。

「陸南齊,這『破雷均符寶』也貴的太離譜了,我們還是到下面去購置一些符篆去吧!這符寶等我們有靈石了在來購置吧!」聽得那瘦削老者畢豐的報價,頓時方正與小胖子陸南齊相視一眼緊接著就與小胖子陸南齊神識傳音道。

「方正,你以為這符寶是大白菜啊?想要一大籮筐,想要就有啊!錯過了這次時機,你就是拿著靈石也不見得就能買到。方正你那有幾靈石,算算我們這還差不幾靈石,你在這守著,我給你去借去。」聽得方正的傳音聲,小胖子陸南齊是一臉指摘的沖方正傳音道,這方正他也太沒一點見識了,這麼好的東西怎樣能就這樣錯過了。

其實陸南齊他那裡曉得,買這麼貴重的物品,方正他能夠說是傾家當產了,可是連這『破雷均符寶』的那點零頭的靈石都湊不夠,拿什麼去購置,他可不想打腫臉沖胖子。在說了,這靈石借了他還不是要還,三萬八千下品靈石他要還到猴年馬月才幹湊夠啊!要曉得方正在外門,一個月才幹從仙門領的一塊下品靈石,三萬八千下品靈石對方正而言真的是一個天文數字。方正如今的身價也就不過是二十多枚下品靈石,其中有十枚還是小胖子陸南齊託人送送他的了。 加上身上的熱沃當狼皮毛和一隻血爪蜥的利爪,在加上一些魔化野獸的皮毛也就是數百下品靈石,靠這點靈石想買那符寶金就剪刀,那無疑是痴人說夢。

「陸南齊,我這隻要二十八枚下品靈石,加上我在深淵之底時的收穫,大約有個兩三百枚下品靈石,靠這點靈石我們基本就買不起這『破雷均符寶』啊!」聽得小胖子陸南齊的傳音聲,方正頓時不由道。

「兩三百下品靈石確實是不夠,可這也比我想像的要多了,我以為你只要個百十枚下品靈石就頂天了,沒想到你有兩三百枚,你放心吧!差的靈石我一定會幫你想方法弄到手的。」小胖子陸南齊聽得方正的傳音聲是一臉驚奇的沖方正傳音道,他還真沒有想過方正他手上有兩三百枚下品靈石了,外門弟子中有兩三百下品靈石那絕對是小有身價了。

關於方正和小胖子陸南齊的傳音聲,那瘦削老者畢豐是看在眼中,並沒有出言提示,而是拿起桌上的香茗開端品了起來。這『破雷均符寶』做為殿里的鎮店之寶,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消費的起的,就是一些築基期的內門弟子也不見得能一次拿得出這麼多的靈石來,要不是看小胖子陸南齊年歲不大穿得是仙門的內門弟子服飾,他這『破雷均符寶』是絕對不會拿出來的。

「譚師兄,這『破雷均符寶』真實是太貴了,我們身上可沒有這麼多的靈石,我讓方正在這等著,我這就回住處取靈石去,你看能夠嗎?」隨同著小胖子陸南齊的傳音聲一落,頓時小胖子陸南齊就沖那瘦削老者畢豐道

「恩,陸師弟,你速去速回吧!為兄就在這等你一等。」瘦削老者畢豐聞言見有戲可唱,頓時不由笑迷迷的道。

「那就謝謝譚師兄了。我這就去取靈石去。」小胖子陸南齊聞言不由道。

隨同著小胖子陸南齊的話音一落,小胖子就起身向樓下走去。見小胖子陸南齊下樓去籌借靈石去了。頓時方正就沖那瘦削老者畢豐道:「譚師兄,你們這收買妖獸身上的鍊氣資料嗎?」

「收,怎樣不收了,方師弟你手上是不是有妖獸身上的鍊氣資料啊!有的話為兄一定給你最高價。」瘦削老者畢豐聞言是一臉感興味的道。「譚師兄,你看看這些妖獸身上的煉器資料值幾靈石啊?」方正聞言是一拍腰間儲物袋,頓時儲物袋裡的一應煉器資料就都落到了腳下的木質地板上,足有小半人高了,其中大多是一些魔化野獸的皮毛。倒出了儲物袋裡的一應煉器資料頓時方正就沖那瘦削老者畢豐問道。

「貝塔狼,怎樣都是一些魔化野獸的皮毛啊!這個可不值生命錢啊!」看著方正到地板上的一應妖獸身上的鍊氣資料,那瘦削老者畢豐頓時不由皺眉道。說的是妖獸身上的鍊氣資料,怎樣都是一些魔化野獸身上的皮毛。

「譚師兄,這魔化野獸的皮毛只是少局部,這有一級妖獸熱沃當狼的皮毛兩張,二級妖獸血泊熊的利爪一隻,這應該值幾個靈石吧!」方正見對方皺起了眉頭,頓時就將腳下的血泊熊利爪和熱沃當狼的皮毛給翻了出來道。

「恩,這血泊熊的利爪和熱沃當狼的皮毛到是值幾個靈石,這熱沃當狼的皮毛還算比擬完好,能夠煉製兩件軟甲值個三百下品靈石,這血泊熊是二級妖獸,能夠說最好的就是這利爪了,能夠煉製一件爪類的法器,值個五百下品靈石,看在你這血泊熊的利爪和熱沃當狼的皮毛的份上,這些魔化野獸的皮毛我也就免為其難的收下吧!就算你五十枚下品靈石,總共是八百五十枚下品靈石,方師弟你看給稱心,稱心的話我們就成交了。」那瘦削老者聞言拿起方正遞來的熱沃當狼皮毛和血泊熊的利爪頓時不由道。

「嗯!能夠,一切就以譚師兄所言就是了。」方正聞言是一臉波濤不驚的道。

方正外表上看著是寧靜,可是心裡卻翻起了濤天巨浪,這妖獸身上的鍊氣資料居然這樣的值錢,一隻二級妖獸血泊熊的利爪就值五百下品靈石,假如是完好的那不是要值一千多枚下品靈石了。對此方正覺得十分的懊悔,那就是那二級妖獸天堂三頭犬就這樣被本人給吞噬了,是骨頭渣子都不剩,一千多枚下品靈石就這樣就沒有了。還有就是在沁香園後山得到的四具一級妖獸,那可是價值六百多枚下品靈石,這場子是一定要找回來,不能白白的廉價了飛天峰的元正那幫傢伙。

看到這妖獸身上的煉器資料這麼的值錢,方正他的心機也活絡了開來了,三萬八千下品靈石也不是很多,只需事後多斬殺幾頭妖獸就能夠了。三萬八千下品靈石用不了多久就能夠還清的。

「方師弟,這是八百五十下品靈石,摺合成中品靈石是八枚中品靈石和五十枚下品靈石你可要收好了,還有就是將你的身份腰牌拿來我幫你記載一下對宗門的奉獻點,一共是八十五點奉獻點。」瘦削老者畢豐見方正沒有異議頓時不由道。這畢豐是在說話間就取出八枚中品靈石,五十枚,下品靈石放到了方正身前的茶几上。

方正聞言立馬就取下身上的身份腰牌遞給那瘦削老者畢豐道:「譚師兄,給,這是我的身份腰牌。」

方正收了年輕瘦削老者遞還來的身份腰牌將其重新系回到腰間,然後隨手就將桌上的靈石收到了,腰間的儲物袋中。本人身上的鍊氣資料也出手了,如今要做的就是等小胖子陸南齊借靈石回來了。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流逝著,頓飯功夫就這樣悄然流逝了,可是小胖子陸南齊還是沒有回來,那瘦削老者畢豐見消胖子陸南齊還沒有回來頓時不由皺起了眉頭,緊接著就沖方正問道:「方師弟,你曉得陸南齊師弟他去哪裡去取靈石了,怎樣這麼久還不回來啊!為兄可不能老在這等他啊!為兄還有很多事要處置啊!」 「譚師兄你在等一會吧!陸南齊他應該很快就趕來了,我想他如今因該就在趕來的路上了!」方正聞言不由道。

「譚師兄,聽說你們這有符寶出賣,快拿出我們看看吧!「就在方正和那瘦削老者畢豐說話間,一身穿白衣,手搖著摺扇的青年男子在兩名青衣修士的蜂擁下上的這聚寶閣的二樓,緊接著就沖那瘦削老者畢豐嚷嚷道。

「原來是徐撥通於師弟啊!你們來的還真不巧啊!這符寶以經有買主了。」那瘦削老者畢豐聞言,一見來者,是老熟人了仙門的內門弟子徐撥通,頓時不由呵呵笑道。

「譚師兄,聽你這麼一說,這符寶你是沒有賣進來了,只是有買主,這一切都能夠磋商啊!你把那符寶讓與我你看行嗎?」徐撥通聞言行至那瘦削老者身前,緊接著就以一副磋商的語氣沖其說道。

「徐撥通,這符寶你就別想了,這賣主就在你身前,你要磋商就找他磋商去,我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瘦削老者畢豐聞言不由沖那徐撥通駑了駑嘴道。

「他,就他也能購置符寶,譚師兄你別逗我了!」那徐撥通是一身錦衣華服,一看就是有錢的主,他掃了一眼方正穿得是仙門的外門弟子服飾,頓時不由面帶不屑之色的道。仙門的外門弟子都是窮的叮噹響,他可不信方正能購置的起這符寶。他做為仙門的內門弟子,要買這符寶可是積累了良久才湊得數萬下品靈石的。

「呵呵,徐撥通方師弟他買的起買不起這不是你我說了算的,與他隨行的陸師弟曾經去取靈石去了,置信用不了多久他就會回來了。」瘦削老者畢豐聞言不由道。

「你,你是元正?」就在那白衣青年徐撥通和瘦削老者畢豐說話間,在那徐撥通身後的兩名青衣修士則快速的行到哪徐撥通身後,方正不斷留意著上樓的徐撥通三人,他們也是來這購置符寶的,看到其中一人就是爭奪本人的一級妖獸屍骸的元正,頓時方正不由失聲驚呼道,沒想到在這種狀況下他會遇到這元正。「你是?」聽得方正的驚呼聲,那元正是面露疑惑之色的看向對面的方正,這人看著怎樣這樣的面善了可是他卻想不起在那裡見過,頓時就皺著眉一臉疑惑的沖方正問道。

「元正,你可真的貴人多忘事啊?你當真不識得我,還要我提示你一下嗎?」聽得那元正面帶疑惑之色,方正見狀頓時不由冷著一張臉道。

「這位師弟,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我們認識嗎?怎樣是我一點印象也沒有啊?」見方正冷著一張臉,對本人彷彿有很大怨言似的,可是他並不認識鍊氣後期的外門弟子啊!頓時不由沖其笑問道。

「元正,你可真的是貴人多忘事啊!你不認識我,我可是你化成灰我都認識,你可還記得沁香園的後山,你出手強買的四具妖獸屍骸的事啊?」聽得那元正不認識本人頓時方正不由咬牙切齒的一字一頓的沖其吼道。

「是你!」一聽得方正的提示聲,那元正是霎時就想起來了,這人不就是哪次被本人給搶了四具一級妖獸屍骸的那小子嗎?那次他可是賺了兩千多的靈石了,這樣的人他怎樣會不記得了,怪不得本人看著他有點熟習了,原來是他啊!他不提示還真就想不起來了。

「方正,方正我回來了,這次恐怕要讓你絕望了,那靈石不夠啊!還差幾百枚了,能找的人我都找過了,埃……假如真實是不行的話,我把我的飛劍法器給賣了就能湊夠所需的靈石了。」那元正剛一認出方正來,頓時那小胖子也籌借靈石回來了,這小胖子陸南齊剛一行到哪聚寶閣的二樓,緊接著就沖二樓里的方正大聲的嚷嚷道。

「陸南齊,你回來了,還差幾靈石啊!但願不要差的太多。」方正聞言頓時不由尋聲向小胖子陸南齊問道。

「方正,差的不是很多,也就五百枚下品靈石,可是我真實是借不出來了,能找的人我都找過了,只差找我師傅他老人家借靈石去了。」小胖子陸南齊在說話間就行至方正身前,緊接著就苦著張臉道,起初的時分他可是自信滿滿的一定能借到所差的靈石的,可是如今卻差五百多枚這讓他在方正面前是很沒面子。

「譚師兄,你聽到了嗎?他們靈石不夠,這符寶你是不是能夠思索一下將其出賣給我了!」那白衣青年一聽得小胖子陸南齊的嚷嚷聲,曉得方正他們沒籌夠到購置符寶的靈石,頓時不由沖那瘦削老者畢豐道。

「陸師弟,你們是不是沒有籌夠到購置那『破雷均符寶』的三萬八千下品靈石啊!假如沒湊購的話,這符寶我可是要思索將其出賣給他人了。」那瘦削老者畢豐聞言是忽然轉身沖小胖子陸南齊問道。

「譚師兄你什麼意義,靈石不夠的話,我這柄上品風屬性飛劍值幾靈石啊?我就不信賣了這上品風熟習飛劍法器還不夠。」小胖子陸南齊聞言頓時就不樂意了兩,頓時自儲物袋裡取出本人的上品風屬性飛劍法器沖其問道。

「陸南齊,別,這飛劍法器你不用出賣,我有方法弄到差的那幾百下品靈石。」眼見小胖子陸南齊為了本人要出賣他的上品風屬性飛劍法器,頓時方正見狀不由出言阻止道。

聽得小胖子陸南齊還差數百下品靈石,要是以前方正還真的就無能為力了,可是在看到那元正時,方正他就不這麼想了,這元正強買了本人的四具一級妖獸的屍骸,這場子是一定要找回來。一定要讓那元正做出賠償,那樣就能籌集到所差的數百靈石了。

「方正,你有什麼方法籌集到所差的那數百下品靈石啊?」一聽得方正的阻止聲,頓時小胖子陸南齊聞言就一臉疑惑的沖方正問道。

「陸南齊,還記得嗎?我曾跟你說過,我得到過四具一級妖獸屍骸,就是被他以四枚下品靈石強買了去的嗎?」聽得小胖子陸南齊的訊問聲,頓時方正就手指著對面的元正沖小胖子陸南齊說道。 「方正,你說什麼?就是這個殺千刀的用四枚下品靈石強買了你的四具一級妖獸的屍骸。」小胖子陸南齊聞言是一臉憤恨的指著那元正沖方正問道。「恩,陸南齊,就是他!」方正聞言是沖那小胖子陸南齊點了點頭道,緊接著就一臉敵視的看著對面的元正。

「小子,就是你欺負的我們家方正的嗎?吃了他的妖獸屍骸你今天的給我加倍吐出來。」一聽到方正的回答聲,小胖子陸南齊就沖那元正是歷聲喝斥道。

「哈哈哈哈,就憑你,兩個鍊氣期的小輩居然敢跟大爺我叫板,你們活得不耐煩了嗎?」一聽得小胖子陸南齊的厲喝聲,那元正頓時不由哈哈哈大笑道。

「徐撥通,這人是和你一同的嗎?他明顯和這陸師弟他們有不小的矛盾啊!我看你能否出面遏止一下,我這一畝三分地是不容忍任何人在這肇事的,更何況是築基期的弟子欺負鍊氣期的弟子。」那瘦削老者一見方正他們和那元正吵了起來,頓時沖那白衣青年徐撥通皺眉道。

「譚師兄,你稍等片刻,此事我這就去處置,一定給你一個稱心的回答。」白衣青年徐撥通聞言頓時不由一臉陪笑的道。徐撥通話音剛落,緊接著就沖那元正問道:「元正,這是怎樣回事?」

「余哥,事情是這樣的,我在仙門的外門用四枚下品靈石強買了那方正的四具一級妖獸的屍骸,如今剛好碰到這小子,被他給找上門來了,可是我不在乎,不就兩名鍊氣期的弟子嗎?我本人就能輕鬆的搞定。」元正聞言不由沖那徐撥通傳音道。

「嗯。元正,你這事就交給我來處置吧!」白衣青年徐撥通聞言不由道。

「成,余哥一切都聽你的。」元正聞言不由道

「這位陸師弟,不知你在那座山峰修鍊啊!」徐撥通話音一落,緊接著就沖小胖子陸南齊問道。

「靠,小爺在那修鍊關你屁事。你小子算個什麼東西,這傢伙敢搶我兄弟的戰力品,活的不耐煩了。」聽得徐撥通的訊問聲,小胖子陸南齊聞言是一臉不爽的沖其痛斥道。這元正叫這徐撥通余哥,明顯是以此人為首的,這就讓陸南齊對此人也跟著恨上了。

「你…」被小胖子陸南齊的一陣搶白痛斥,那徐撥通是被氣得臉青一陣紅一陣的,半響說不出一句完好的話來。其實他之所以肯出面,還不是為了那聚寶閣的破雷均符寶。他聽得元正強買了方正的四具妖獸屍骸,他就想經過這四具妖獸屍骸讓方正他們讓出那符寶來,可是小胖子陸南齊居然不買賬,劈頭蓋臉就是對他一陣痛斥,讓他都不曉得接下來該說什麼好了。「小子,你又是一個什麼東西,有你這麼跟余哥說話的嗎?活的不耐煩了嗎?小小的鍊氣期修士居然這樣的狂。」聽得小胖子陸南齊的痛斥聲,那白衣青年徐撥通身後的一名留著一抹八子胡,臉型消瘦的中年人聞言頓時就沖陸南齊厲聲喝斥道。

「你算個什麼東西,強搶了我兄弟的妖獸屍骸你們還有理了不成?」小胖子陸南齊聞言是頭也不抬的就沖其痛斥道。這事他占理,到哪他都說的過去,說話也是擲地有聲。

「這位陸師弟,我就是來處理此事的,你怎樣不聽我把話講完了?」那白衣青年徐撥通聞言是平復了一下心中的怒氣,緊接著就沖陸南齊道。

「哼…和你有什麼好說的,難不成你能做主讓他賠償我們的損失不成。」見那白衣青年徐撥通強壓著心中的怒氣,小胖子陸南齊頓時不由冷哼道。

「我叫你陸師弟吧!要他們賠償你損失,不是不能夠,但是的有一個條件。」那白衣青年徐撥通將手中的美人扇一收,緊接著就道。

「我操,你有沒有搞錯,強搶了我們的東西你還要講條件,你他娘的是不是腦袋有病啊?」小胖子陸南齊聞言是張口就沖其怒罵道。他才不論對方是不是築基期修士了。

「你小子找死不成,敢這麼跟我們余哥說話。」那元正聽得小胖子陸南齊那豪不客氣的怒罵聲,頓不由沖其痛斥道。這禍是本人惹起的,要是讓這徐撥通不快樂了,這本人這剛綁上的大樹要是對本人有意見了,那本人以後在仙門的內門的日子可不好混。這余則成可是內門長老的親傳弟子,未來成就不可限量,可不像他只不過是普通的外門弟子,要處處找靠山。

「滾,這沒你說話的份,等會在拾掇你。」聽得那元正的痛斥聲,小胖子陸南齊聞言是一臉霸氣的沖那元正吼道。這元正他只不過是一個跟班,還不值得他謹慎看待了。俗話說,冤有頭,債有主,可是這元正只不過是這徐撥通的跟班,這做老大的出面了當然是找他們老大了,自然在不可能拉著他們小弟扯了。

「你……你……你小子又是個什麼東西,不就是一鍊氣期的螻蟻,信不型大爺一巴掌就把你給拍死。」那元正見小胖子陸南齊直接將本人給忽視,一陣搶白痛斥是把他氣的話都說不出來,過了好一會才一臉陰沉的沖其吼道。

「就憑你一跟班還想將小爺我一巴掌拍死,你他娘的配嗎?你信不信小爺我如今就找人廢了你。」小胖子陸南齊被那元正一頓怒罵是被氣得怒氣沖沖,本人不就是修為低點嗎?用的著這樣被人看不起嗎?頓時就扯開嗓門沖其吼道,用於發泄心中的怒火。

在飛劍峰,飛劍峰一脈的內門弟子那個不是對他一臉的媚笑和恭敬有佳,不然憑他鍊氣後期的修為怎樣可能借到數萬的下品靈石了。這都是由於他有一個好師父罩著,飛劍峰一脈的弟子見了都得給他三分薄面,這元正居然將他忽視看不起他,一向被人高高捧起的小胖子陸南齊那受過這樣的氣頓時就怒了,臉色氣通紅,也是打不過這元正了,不然早就上去將他給揍趴下了。 「吵,吵什麼吵,你們當我這聚寶閣是什麼中央,菜市場嗎?陸師弟,你這符寶到底還買不買啊!要買就趕緊的,不買你們有恩怨到門內的鬥法台去處理,別在我這吵吵鬧鬧的,這成何提統啊。」那瘦削老者畢豐見小胖子陸南齊和元正的矛盾是越積越深,眼看就要入手打起來了,頓時不由板著一張臉的沖雙方吼道。這倆人也太不像話了,怎樣就跟兩個潑婦罵街普通,這還沒完沒了了!

「譚師兄動怒,這符寶我們購置就是了!還請你不要跟我們普通見識。」「陸南齊,你少說幾句,這和元正的矛盾等回在處理。先把符寶給買到手在說。」一旁的方正見那瘦削老者聚寶閣的管事畢豐拉下臉來了,頓時不由一臉賠笑的道,緊接著就一拉小胖子陸南齊讓他少說幾句。

「陸師弟,我看這符寶你們也買不起,要不這樣,這符寶你讓給我,我讓那元正將這位師弟的那四具一級妖獸的屍骸所賣得的靈石都賠給你們,你們之間的恩怨也一筆勾消如何。」一見那小胖子陸南齊冷靜了下來了,頓時白衣青年徐撥通就手搖摺扇沖小胖子陸南齊提議道。

「滾你娘的,你小子會不會說話,誰說我們買不起了?這小子明明是強搶了我兄弟的東西你還拿這來要挾我們,你他娘的真不是個東西。」小胖子陸南齊聽得那徐撥通的提議頓時把臉一橫的沖其痛斥道。

「哼…不識抬舉,你拿不出靈石來,這符寶還不是我的,真的是給臉不要臉,給你們時機居然不曉得珍惜,等會就是你來求我的時分。」徐撥通聽得小胖子陸南齊的痛斥聲頓時把臉一板,手中的美人扇一收緊接著就沖其冷哼道。這小子也太不識抬舉也太狂了,必需的給他點經驗,本人可不是什麼貓三狗四都能得罪的。聽得那徐撥通的痛斥聲,眼看那小胖子陸南齊又要發作了,頓時方正就一把將其給拉住,緊接著就道:「陸南齊你少說幾句,不要跟這些小人普通見識,我們先將這符寶給買了,我們在談其他的。喔對了,陸南齊你手裡到底有多靈石啊!之前我跟你說我手上兩三百下品靈石,可是方才我將我身上的煉器資料出手了,取得了八百五十枚下品靈石,加上我身上有的,一共是八百七十六枚下品靈石。」

「什麼?方正,你身上有八百七十六枚下品靈石,你怎樣不早說,害得我以為靈石不夠了要出賣我的上品風屬性飛劍法器了。我手裡有三萬七千五百下品靈石,剛好夠買這『破雷均符寶』,還能剩餘三百多枚下品靈石了。」聽得方正說本人手上有八百多枚下品靈石,比他之前所說的兩三百枚下品靈石是直接多了兩倍,頓時不由驚呼道。

「陸南齊,你還好意義說,我問你有幾靈石,你是直接就說還差幾百了,我那曉得你差幾百下品靈石了。」方正聞言不由道。

「嗯!方正,你把靈石給我,我這就與譚師兄買賣去,氣死這幾個狗娘養的。」小胖子陸南齊聞言道。

「給,陸南齊,這是我的全部家盪。」方正聞言頓時就將儲物袋裡的靈石都倒到了身旁的茶几上了。

「小子,你罵誰是狗娘養的,你找死不成。」聽得小胖子陸南齊和方正的說話聲,那元正頓時不由在次沖小胖子陸南齊痛斥道。

「去你娘的,你個狗東西等會小爺才拾掇你了。先讓你們幾個狗東西自得一會。」小胖子陸南齊聞言是沖其痛斥一聲,緊接著就將本人的儲物袋取下遞給了那瘦削老者畢豐道:「譚師兄你點一下,這靈石的數量給對,一共是三萬八千枚,這可是我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借到手的。」

「安靜,你們在吵就給我滾出這聚寶閣去,這聚寶閣不歡送你們。」眼見那元正又要發作了,頓時那瘦削老者畢豐就在次沖著屋裡的眾人怒喝道。

眼見那瘦削老者畢豐發怒,元正剛到嘴邊的話是又咽了下去,退到了那白衣青年徐撥通身後。而那瘦削老者畢豐則開端拿起了小胖子陸南齊遞來的儲物袋開端輕點裡面的靈石了。

「給,陸師弟,這是剩下的三百七十六枚下品靈石,你收好了,還有這『破雷均符寶你也要收好了,這符寶如今是你的了!」瘦削老者畢豐將小胖子陸南齊遞來的靈石一清點,取了三萬八千枚下品靈石,剩下的則退回給了陸南齊,緊接著就將那裝有『破雷均符寶的錦盒遞給陸南齊道。「方正,有了這『破雷均符寶』,你在今年的外門大比中一定可以奪冠的,給,這『破雷均符寶你可要收好了,這可是我們的全部身價啊!」小胖子陸南齊聞言,接過那瘦削老者畢豐遞來的裝有『破雷均符寶』的錦盒是看也不看的就丟給了方正道。

我愛着你,你顧及她 「陸師弟,這『破雷均符寶』不是你買了給你用的?」一見小胖子陸南齊將那『破雷均符寶』遞給了方正,而方正穿得是外門弟子服飾,頓時不由一臉獵奇的沖陸南齊問道,在他想來,這購置符寶這麼貴重的物品也是因該陸南齊他用才對啊!

「譚師兄,這『破雷均符寶』是買給我兄弟方正他用的。」小胖子陸南齊聞言是不加思索的就道。

「就這樣的渣滓也配運用這符寶。」聽得小胖子陸南齊的答覆聲,一旁的元正頓時不由沖方正嘲諷道。

「元正你給小爺等著吧!等會就是拾掇你的時分。」聽得那元正的嘲諷聲,小胖子陸南齊聞言不由呵呵冷笑道。就在眾人不曉得的狀況下,小胖子陸南齊是悄然間捏碎了儲物袋裡的一塊傳信玉簡。由於小胖子陸南齊曉得,既然遇到了強搶方正妖獸屍骸的元正了,這場子就必需找回來。可對方是築基期的高人,而本人和方正也只不過是鍊氣後期的修士,基本就不是對方的對手,必需找幫手才行。 「小子,你就自得吧!等會就有你好受的了。」那元正聽得小胖子陸南齊的冷笑聲頓時是一臉陰沉的道。這小子到底有什麼依仗,居然不懼怕本人這築基期的修士,是膽子大還是有狂的資本,有或者是有了這『破雷均符寶』他就有與本人叫板的資歷了。

「陸師弟,你和徐撥通他們的矛盾可不小啊!你可要為兄幫助啊!」見小胖子陸南齊和那元正又吵開了,而且這矛盾基本就解不開,而本人與這陸南齊又做成了一筆大買賣,頓時不由沖小胖子陸南齊傳音問道。想出面幫他化解了這次的危機。

「謝謝譚師兄的好意了,這點小事就不勞煩譚師兄了,我們能隨便的處理。」小胖子陸南齊聞言是沖那瘦削老者畢鋒笑了笑傳音道。

「徐撥通,這符寶以被陸師弟他們購置了,你們還有什麼需求嗎?」見小胖子陸南齊回絕了本人的好意,那瘦削老者畢豐頓時不由沖那白衣青年徐撥通問道。

「譚師兄,好東西都被人給買走了,這裡也沒有我們需求的了。譚師兄那麼我們就告辭了。」白衣青年徐撥通將手中的摺扇一搖,頓時不由起身告辭道。這符寶以被方正他們買走了,他的心機也就活絡開來了。方正與那元正有矛盾,也是哪種不可化解的矛盾,假如在把這方正給搶了,這『破雷均符寶』它就是本人的了,而且這還是哪種一本萬利的好買賣啊!頓時就想先到聚寶閣外等著,以免方正他們提早跑了!

這白衣青年和元正等人一告辭分開,那瘦削老者畢豐的眉頭是皺了皺,臉上的肥肉是一抖一抖的,是誰都曉得這方正他們這下是有難了,頓時不由小胖子陸南齊道:「陸師弟,不是為兄說你們,你們太把那徐撥通給得罪死了,他們一定會在外等你們的。要曉得這徐撥通可是飛天峰金丹期內門長老章貴的入室弟子啊!得罪了他們絕對沒有好果子吃的。」那徐撥通一行三人一走,那瘦削老者畢豐頓時不由簇著眉頭沖小胖子陸南齊說道。「呵呵…譚師兄,他徐撥通有靠山,難道我就沒有了,今天小爺定要他們吃進嘴裡的雙倍吐出來不可,敢搶東西搶東西搶到我兄弟頭上了,真的是瞎了他們的狗眼了。」小胖子陸南齊聞言是一臉咬牙切齒的道。

「方師弟,你到底是被搶了什麼啊!讓這陸師弟對他們是恨的牙痒痒的?」那瘦削老者畢豐聞言不由話風一轉的沖一旁的方正問道。

「譚師兄,也沒什麼,當時就是錯把惡人當好人,被那元正花四枚下品靈石強買了四具一級妖受屍骸,它們分別是鐵線蟒,黑斑豹,黑棕鼠,銀月胡狼!」方正頓時聞言不由道。

「銀月胡狼,鐵線蟒,黑棕鼠,花斑豹怎樣聽起來那麼的耳熟啊!」瘦削老者畢豐聞言頓時不由皺眉道。

「哦,我想起來了,我在年前曾經收買過這樣的四具妖獸屍骸,一共是三千二百個下品靈石,當時他們是三個人一同來出賣的。」隨同著那瘦削老者畢豐的話音一落,緊接著那畢豐道道腦海里就浮現了那四具妖獸屍骸的信息頓時不由道。

「什麼?方正你的四具妖獸屍骸價值三千二百枚下品靈石,這元正這次千萬不能放過他們,走,方正,我們趕緊先攔住他們去,我們的幫手過一會就到。」小胖子陸南齊聞言頓時不由失聲驚呼道,立馬就叫囂著要方正要去攔截徐撥通他們一行人。

「陸師弟,你們不用擔憂,就是你不去找徐撥通他們一行人的費事,他們也會在外面等著你們的,既然你們有幫手要趕來,就在這多等一會也無所謂。」見小胖子陸南齊喧嚷著要走,那瘦削老者畢豐聞言頓時不由道。

「陸南齊,譚師兄說的有理,我們就在這多待一會也沒什麼,畢竟對方是築基期的修士,他們可不是我們如今能對付得了的。『方正聞言不由道。

小胖子陸南齊覺得方正和畢豐說的有理,於是就在這聚寶閣的二樓呆了下來,開端靜的援兵的到來。

大約盞茶的功夫,小胖子陸南齊他就收到了路藤的飛劍傳書問他在那裡。小胖子陸南齊將本人的所在地一說,叫他們在聚寶閣的樓下等著,緊接著就和方正告辭下了聚寶閣。

「哈哈哈,小子,你們真的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天堂無門你們卻便偏闖進來啊!」一見方正和陸南齊出了那聚寶閣,遠在聚寶閣等候的元正頓時不由猖狂的哈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不知死活的恐怕是你吧!那徐撥通跑那去了。」小胖子陸南齊聞言見只要元正一個人,那徐撥通和另外一人不在頓時不由跟著笑問道。

「小子,你不是要找大爺算賬嗎?有種就跟你許大爺走一趟,這仙門的坊市裡是制止動武的。」 一不小心嫁給你 聽得那小胖子那毫不在意的大笑聲,那元正聞言頓時不由道。

「哈哈哈,有何不敢了,這裡正好是人多嘴雜不合適入手了。」小胖子陸南齊聞言是十分霸氣的哈哈哈一笑道,這仙門的坊市確實不是一個合適處理恩怨的中央。

就在那小胖子陸南齊和元正的說話間,那聞訊而來的路基,劉濤五人一在聚寶閣的門口見到了方正和陸南齊兩人頓時就向陸南齊和方正靠來,方正見狀頓時就轉身趁那元正不留意的時分就沖那路藤眨了眨眼,表示他們在後面跟著不要上前相認,頓時那路藤一行五人就中止了向前,遠遠的吊在了方正和陸南齊身後。

「哼…有何不敢,前面領路。」小胖子陸南齊聞言頓時不由冷哼道。

隨同著小胖子陸南齊的冷哼聲一落,那元正也不多話,心裡冷笑一聲,狂吧,狂吧!等會就是你們哭鼻子的時分。緊接著就抽身而起,穿過山谷中的人流向著仙門的坊市外急行而去。方正方正和陸南齊見狀頓時不由抽身跟上。 坐望峰偏東角的一處無人的茂密樹林里,此時以近黃昏,黃昏的火燒雲將這樹林是印的一片通紅,古木蒼勁而有力,蔥蔥盈盈,一片奄奄一息,偶然有飛鳥飛過,發出一陣洪亮的鳥鳴聲。那白衣青年徐撥通手搖著美人扇,看著那仙門的坊市所在的中央,不由簇起了眉頭,怎樣這元正他還沒有將那方正和陸南齊帶來啊!難道是本人的手段被他們給識破了?

「余哥,元正他們來了!」就在那白衣青年徐撥通在林子里來回的走動時,一旁的青衣修士,張莽頓時不由沖那徐撥通提示道。

「咦,還真的是來了,一共是三人,這方正和陸南齊膽子還真大啊,居然敢孤身前來。」一聽那張莽說元正他們來了,那徐撥通也發現了方正他們一行三人,頓不由輕咦道。「陸南齊,方正,我還真不曉得該怎樣說你們了,你們的腦袋是不是被驢給踢了,居然敢單刀赴會。你們這基本就不是來處理恩怨的,而是給我們送寶來了。交出那『破雷均符寶』,我能夠讓你們安然的分開,不然結果你們自傲。」一見那小胖子陸南齊和方正,那白衣青年徐撥通頓時不由沖其冷言冷語道,說到後來更是色歷內斂。

「哈哈哈,你個**,就真的是以為我們一個人嘛!假如不找幫手來的話我們會來嗎?劉師兄你趕緊現身吧!」小胖子陸南齊看那徐撥通那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就是不爽,恨不得上去撕爛他那張俊秀的臉,頓時不由哈哈哈大笑道。

「誰誰欺負我們家方正師弟,今天定要讓他曉得我們兄弟倆的兇猛。」由於小胖子陸南齊是捏碎了緊急傳信玉簡,這預示著方正他是遇到了大費事了,那路基和路藤是又請了三位仙門的飛劍峰一脈的師兄前來助陣,此時聽得小胖子陸南齊的大喝聲,頓時不由朗聲配合道。緊接著就自遠處化做一道道電光電射而來。

「飛劍峰的高飛,李樂,路基,路藤,林方。」那五道自遠處電射而來的劍光是眨眼即至,那徐撥通見狀頓時不由道。看來此人與這幾人是相識,不然他也不可能一眼就認出來人來。

「陸南齊師弟,這徐撥通他有沒有對你們怎樣樣啊!」一行五人明顯得是以那高飛為首,一行至方正和陸南齊身前,這高飛頓時不由沖那陸南齊問道。

「高師兄,劉師兄,李師兄,林師兄謝謝你們的救援,我沒事,就是哪許強搶了方正的四具一級妖獸屍骸,價值三千二百枚下品靈石,你們一定要替方正他討回公允,還有就是這徐撥通他想強搶師弟我剛買的符寶,你可要替我們做主啊!」小胖子陸南齊聞言,頓時向來援之人是逐個道了聲謝,緊接就將此事的來龍去脈向來人簡單的說了一番。

「元正,就是你強買了方正的四具妖獸屍骸,你是不是該給我們一個說法啊!」一旁的路基聞言頓時就沖那元正冷聲質問道。之前他就容許過方正要幫其找回場子來,可是之前不斷沒有時機,方正也沒有來找他只能拖到如今,於公與理他都的幫方正一把,不管小胖子陸南齊與方正的關係,就是哪深淵之底一行,方正為他們一行人引開了那發狂的天堂三頭犬讓他們脫困,他也該幫方正討回被搶的四具一級妖獸屍骸。

「高飛,你我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今天你們是一定要替這小胖子出頭嗎?」那白衣青年對那為首之人,一聲青色長衫,臉如刀削普通很是俊俏飛凡,身負長劍,一副高手風範的高飛冷聲質問道。他對這高飛很是忌諱,這高飛是飛劍峰一脈拍排行第九的高手。

「徐撥通,今天這事我就管定了,敢欺負道我飛劍鋒一脈,你飛天峰一脈當我飛劍鋒一脈無人嗎?今天你必需給我們一個說法,不然這事還真就沒法善了了。」青衣修士高飛聞言是面帶不屑之色的道。

「高師兄,和他們廢什麼話啊! 大亨的臨時女友 敢欺負小爺我,先打了在說,想要搶我的符寶,我們今天就讓他們嘗嘗被搶的滋味。」一旁的小胖子陸南齊聞言,見高飛和那徐撥通在那扯起了皮,頓時不由敦促道。

「陸南齊師弟,這恐怕不太好吧!」那高飛聽得小胖子陸南齊要強搶那徐撥通們一行三人頓時不由皺眉道。

」高飛,你怎樣這樣婆婆媽媽的,虧你還是飛劍峰排行第九的高手了,搶他娘的,居然打留意打到小爺頭上,給我搶,出了事我兜著就是了。」小胖子陸南齊聞言見那高飛皺起了眉頭頓時不由一臉霸氣的道。「陸南齊師弟,這事可是你說的,出了事你兜著。林方,路基,路藤還不快入手,速戰速結。」聽得小胖子陸南齊那霸氣十足的話,這高飛頓時不由一咬牙的沖那陸南齊身後的路基路藤等人大喝道。這陸南齊是飛劍峰主事吳江長老的自得門生,既然此時是因他而起,而且還拍胸脯保證出了事他一人承當,這還有什麼好怕的,頓時不由一咬牙的道,拼了,交好於陸南齊在這仙門的飛天劍鋒一定好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