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皓天如斷線的風箏,劃破夜空,重重地摔在地上。喉嚨一甜,哇的吐出一口鮮血。

「吱吱!」通獸獸感應到自己的主人受到傷害,登時咆哮起來,那兩根角發出一擊,那名時不時給上一擊墨家老者被擊中,直接爆體而亡,化作血霧。

持平的形勢一下子傾斜,天機宗掌門眉頭一挑,一邊對抗著牛德恆,一邊向黑影人以及墨布德靠近。

三人達成共識,聚攏在一起,同時那被請來的其餘三名武皇也是這般。當六人匯聚在一起時,雙方的廝殺就此停止,虎視眈眈的相望著,每個人的消耗都極大,不用言明都知道對方在秘密恢復著。

其餘幾人都不曾見過逍遙皓天,如今得知這年紀輕輕的武皇強者就是此人,當即皆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一些人的眼底更是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後悔之意。

他們都有所聽聞,關於逍遙家天才之事,都認為是人的嘴巴厲害,傳的如何如何逆天,可如今看來,似乎比傳聞中的還要逆天!

修鍊不到兩個月的時間,竟然就達到了武皇,想想都讓他們修鍊數十年的人一陣汗顏與震驚。

不但他們如此,這時才得知逍遙皓天真實實力的牛德恆與封恆尊也是驚訝不已,久久不能平復。

看來自己真沒用看錯人,這女婿絕對沒錯!也不枉此次相助逍遙家。

而牛德恆則面無表情,但熟知他的人就會知道,這樣狀態下的他正在思考著一些重要的事。

此時此刻雙方都無力再戰,雖是這般對持著,但都暗自運轉著各自的功法,恢復著武氣。

四周懸崖峭壁聚攏在一起,形成這天然峽谷,月華難以照射進來,顯得格外昏暗。

兩伙人都消耗了巨大的武氣,從白天戰到如今深夜,就這樣對持著,誰都沒有繼續動手,爭取著一分一秒恢復自身武氣的時間。

眾人沉默起來,黑夜中響起了蟲鳴之聲,偶有野獸吼叫。

「常言道人無橫財不發,馬無夜草不肥,富貴往往險中求。可俗話說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逍遙皓天猶豫不決,在心中自言著,隨後一咬牙,雙眸射出兩道堅定的目光,踏出一步,對著天機宗老者說道:「這是你我恩怨,就讓你我來解決。」

話罷,眾人皆緊鎖眉頭,一時之間不解是何意思。

「你我來解決?」天機宗掌門皇弟眉頭一挑,意會出來,當即瞳孔一收縮,語氣森然的道:「你是再向我挑戰?」

「放屁!」逍遙紅日一聲利喝,牛德恆更是直接攔在逍遙皓天身前,揚了揚手中的武器,意思再明顯不過。

封恆尊拉了拉逍遙皓天的衣角,聲音低沉,略帶責備之意:「賢侄,你這是說什麼呢?」

「好,我接受你的挑戰。」皇弟直接應道,不給對方任何商量的時間,臉上露出玩味的笑容。

逍遙皓天點了點頭,推開身前之人,站了出來道:「三日後,還是這個地方,你我一戰,只有一人可活著離去!」

「皓天!」老爹三人齊聲呼道,個個表情焦急,這可不是開玩笑,儘管逍遙皓天逆天般的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就修得武皇,可對方可是武皇巔峰強者,成名已久!

逍遙皓天態度堅決,這個時候他知道不管說些什麼,三人都聽不進去也無法理解,索性他只道:「您們請放心,我絕不會令你們失望!」

「這怎麼可以?我萬萬是不能答應。」逍遙紅日搖頭說道,臉上還有一絲責備之意。

那被黑霧籠罩黑影人最為激動,那雙看似空洞無神的眼睛閃爍寒光異彩,嘴角微微上揚。

這幾人不知該誇逍遙皓天有膽量,還是笑他無知自大,如此不知天高地厚,這顯然是一場毫無懸念的挑戰。

天機宗掌門冷笑了幾聲,不回答對方的話語,轉而向逍遙皓天譏諷道:「逍遙家天才,那就三日後我可等著你一決高下!」說完之後,他們六人慢慢離去。

逍遙紅日三人剛要出擊,卻被逍遙皓天制止,只見其目光堅定,語氣不容他人拒絕:「爹,封前輩,我知道您們覺得我不知天高地厚,請您們一定要相信我。」

三人互視一眼,兀自傳音起來,到最後似乎達成了什麼共識,點了點頭也不再多說什麼,轉身返回東方城。

三天的時間說快不快,說慢不慢,

當四人回到東方城時,已經是三更天,漆黑一片,各家房門緊閉,道別之後就此散去。

回到自己家,老爹一言不發,直接入房休息,顯然他還是氣頭之上,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發生的事,莫說兒子,就是他自己想要挑戰那天機宗掌門,都不會有任何機會。

逍遙皓天也不在意,迫不及待的躺在大床上,進入異世界。

來到異世界疲力竭的感覺剎那消失,丹田那口清湖雲霧繚繞其間,武氣慢慢恢復著。

這一次挑戰是勢在必行!只許勝利不許失敗!

若此戰勝利,逍遙家將一飛衝天,成為華夏大陸第一家族,百年前的繁盛仿似就在眼前。


這一次,不是個人戰鬥,是為整個逍遙家而戰,為了榮譽而戰,絕不讓家族葬送己手,重回巔峰。

逍遙皓天目標堅定,不管對手如何強絕,不管比自己強上多少倍,憑一腔熱血,憑手中長劍,憑心中信念,這一戰,無論如何都不許敗!

他盤膝而坐,不浪費一點時間,鞏固起自身修為。

算起來,他突破武皇武皇還不到一日的時間,就經歷了一場生死廝殺,如今鞏固起來如魚得水,隱隱間似乎還精進了不少。

三天時間轉眼就過。

清晨的陽光不是很耀眼。

「呼…」

逍遙皓天起身吐出一口渾氣,連他都沒有絕對自信可以跟皇弟一爭高下,畢竟雙方實力相差太多,現如今只能寄托在一渡千里上,希望能在速度上贏對手。

四人一獸低調的走出東方城,往那座峽谷走去,一路上四人不發一語,個個表情凝重。

這一次與天機宗掌門之戰,只有當時在場的幾人知曉,並沒有人大肆宣傳,當這一天到來之時,峽谷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偶有飛禽走獸之聲。

天機宗掌門以及那些武皇強者悉數在場,當看見逍遙皓天出現在視線中時,這些人皆露出了狂喜的表情,這可是第四名資質絕佳的少年,到時便可以洗鍊大能血脈,離開這片土地。


被黑霧籠罩的黑影人最為興奮,空洞無神的雙眸中閃爍異彩,看其氣息波動,似乎恨不得馬上就擒獲逍遙皓天,「掌門,下手不要太重,免得傷了他的小命。」

皇弟點了點頭,笑而不語。

墨家家主墨布德圓目怒瞪,齜牙咧嘴的嘀咕道:「凡,你放心,很快爹便會為你報仇,殺了這個不知好歹的東西!」

其餘幾名武皇強者則恭維了幾句,給人戴高帽子這事誰聽了都會歡喜,天機宗掌門也不例外,望著那逍遙皓天,眼底儘是玩味之意。

「小子,別逞強。」牛德恆叮囑道,老爹與封恆尊則沒有言語,但二人的眼神卻說明了一切。

「吱吱…」

逍遙皓天微微一笑,重重地點了點頭,隨後便向那同時走來的老者行進。

其餘幾人都很自覺的向後退去,給他們二人留下了足夠大的空地,之前大戰後的坑坑窪窪還存在著,但這並不影響這一次的廝殺。

「只能怪你生不逢時,偏偏在這個時期現世。」皇弟冷笑著,他並沒有託大,一上來就取出自己的兵器,用的是黝黑髮亮的雙刀。

逍遙皓天雙手划動,霜之衰傷無聲無息的赫然出現,「咚」的一聲落在地上,直接插進土壤有四五寸。長劍看似古樸無華,但若有若無間散發著懾人的氣息,明眼人一看都會覺得此劍非凡。

之前見過他使過長劍的逍遙紅日等人,皆露出一絲驚訝,互自相視一眼,都不解這是怎麼回事。

三人的表情各不一樣,但有一點卻是相同,對於這場決鬥似乎有了勝算的可能。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24章群雄亂戰!!!


天機宗掌門皇弟眉頭一挑,他也感知到那把長劍的非凡,表情變得慎重起來,不敢有輕敵之心,雙刀一動,雙腳已經奔跑起來,快如風。

恰是此刻,那兩道璀璨耀眼的刀芒已經揮至近前,在眾人以為那逍遙皓天嚇傻了時,他已經動了,詭異的向左一閃,竟然避開了那迅猛至極的攻擊。

他仰仗速度上的優勢,棲身而上一渡千里,九劍式施展而出。

皇弟來不及驚訝,反手而上,一套刀法施展而出,劈砍而下,所過之處空間扭曲起來,還帶起陣陣刺耳的撕裂之聲。

這方周圍的塵土以及碎石全部被席捲而起。

武皇巔峰實力,如此強悍,碰了一記后,便翻飛了出去,身子止不住的往後退。

逍遙皓天駭然失色,只覺虎口微疼,只一擊硬碰硬,自己就差點承受不住,雙臂傳來的麻痹感讓他暫時無法繼續攻擊。

「小心!」場外的逍遙紅日清楚的知道兒子的情況,見其好不容易的止住了腳步,可那皇弟又攻擊而上,比之前還要猛烈!

「他雙手暫時無法動彈,但雙腳還行動如風。不到萬不得已我們不要輕易出手。」

「吱吱…」

皇弟的刀法施展起來得心應手,動作完美,讓人找不到任何瑕疵之處,逍遙皓天根本無法與之對抗,只能利用速度以及步法的深奧不斷閃躲。

逍遙皓天吃了一次虧后,就不會再與之硬碰硬,身子遊離起來,仗著自己的優勢與他盤旋,希望能消耗掉其武氣。

「嗤…」


指槍擊出,讓人能感覺到那絲絲冷意。

「雕蟲小技!」皇弟冷喝一聲,雙手一橫,一同揮砍而出,只見兩把黝黑的長刀,光芒四耀起來,向上方持續暴漲。

「嘩啦啦…」

逍遙皓天自知是無法抵禦,閃躲起來,可那兩道刀芒仿似有靈性一般,刷的分了開來,左右兩邊齊劈而來。

皇弟早已預料到自己的攻擊沒那麼容易擊到對方,只有利用這一招先是迷惑,爾後直接鎖定,這一擊下去,逍遙皓天無法閃躲,勝負只需一招間。

「吱吱…」

「好!這小子必輸無疑!」

有幾名武皇強者出言稱讚起來,可還未等他們的笑容形成,場上卻發生了變化。

逍遙皓天自知已經被鎖定,不管往哪邊閃躲都只會受到傷害,在電光火石間,靈機一動,身子向後彎起,做出了個石拱橋,同時腳下步伐絲毫不亂,竟然在這樣的情況還在移動。

「轟隆隆…」那兩道刀芒就這樣被閃過,劈在那峭壁之上,只見兩道深約一尺的裂痕出現於此,滾石不斷落下。

要是這一擊被打中,恐怕逍遙皓天會落個橫腰被斬的下場。

「什麼?這…」

幾人驚呼起來,不單單這一邊的人,連逍遙紅日三人也是有些難以置信,要是他們來做這個動作,雖說也行但不可能如此連貫與迅速,絲毫沒有停滯。

眾人搖了搖頭,不得不折服這套步法的神奇。


這樣的情況也出乎了皇弟的意料,,趁對方還沒有直起身子便又衝殺而上。

皇弟不敢相信逍遙皓天竟然可以抵擋自己那麼久,想想自己堂堂武皇巔峰強者,竟然連這樣的後起之輩都解決不了,甚至在速度上還被超越,這是何等恥辱?

他憋著一口氣,極為不舒服。

殊不知,這樣只會讓他越打越亂,心情越來越急躁,好在那神秘的黑影人冷不丁的喊了句掌門,他才如夢初醒,趕緊壓制下來,差點就讓憤怒沖昏頭腦。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逍遙皓天倒是顯得格外冷靜,他腳下的步法越來越純熟。

「嘩啦啦…」已經再次攻擊而上的皇弟猙獰著大臉,手上的雙刀不知何時並在一起化作一把長刀使用,威力有增不減,而且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

貫通長虹的刀芒不斷激起,只打的大石化作齏粉,一些陡鋒被橫山劈落,峭壁之上一道道凹陷不一的刀痕出現。

逍遙皓天也不示弱,指槍擊出,手中長劍也時不時的劈砍出劍芒,皇弟有些忌諱,不敢硬接。

「無論你步法如何了得,終有一刻會筋疲力盡,我勸你還是乖乖認輸跟老夫走。」

「看你一把年紀了,有沒有孫女?讓她跟我走!」

皇弟聞言臉色一沉,「既然如此,那就休怪老夫下狠手。」說罷,手上的力道又加猛了幾分,那把長刀左斬右落,帶起一串串殘影,甚至讓人無法確定是真是假。

速度也有所增長,逍遙皓天不敢有絲毫大意,全身心投入到步法之上,移形換影般,落腳點往往讓人無法預知,且有違常理,但又暗喻玄奧,仿似合理。

「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