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皓天仔細看去,只見在這洪荒之力中,出現了一點根本就不屬於洪荒之力的光點,那光點雖然也是一點黑光,但就顯的比洪荒之力要強烈的多,形成了裡外兩種強弱的不同黑光

「洪荒之力」

逍遙皓天心下一怔,在洪荒之力內的光點,突然散發出一陣十分強悍的力量,這種力量居然還能駕馭著這股洪荒之力。

白眉說道:「用地獄吞噬。」

「你說什麼?」

「本尊說,這道洪荒之力,可以為你所用」

仔細想了一會之後,逍遙皓天大叫一聲:「地獄吞噬」

轟隆隆……

整個古廟,突然晃動了起來,逍遙皓天四下一掃,道:「發生了什麼事?」

「你吸取的洪荒之力,是這個廟支柱。」

「不會,那就是說這裡要毀了。」

「小子,本本尊這就打開六道之門,你馬上進來,否則會跟古廟一同消失的。」

戰歌長老跟重陽長老還真是了得,在古廟的大門關閉之後,他們也已經在結界中又開闢出了一條路,衝出了結界之外。

現在,整座古廟已經在震動中逐漸消失,蘇光等人見逍遙皓天沖了出來,每一個人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逍遙兄弟,你沒事?」


在第一座古廟等待著逍遙皓天的蘇光等人見逍遙皓天慌亂衝出來,沒去管古廟的即將毀了,第一時間就詢問逍遙皓天有沒有事情。

逍遙皓天現在可沒時間管其他的,說道:「馬上離開這裡,古廟就要毀了。」

「那好,我們馬上出去。」


「不能從剛才那方向出去上面無數的強者在等著我們,一但我們就這樣在他們面前衝出去,必定會被他們所有人圍堵的。」

的確,九天玄女廟的出現世人所知,根本就沒有任何人,在進入古廟后還能活著出來的如今,逍遙皓天等人卻能出來,那就說明,逍遙皓天等人已經知道了未來預言,他們定然會全部圍上來,抓拿逍遙皓天等人,詢問未來預言是什麼,那個時候,逍遙皓天也不可能告訴他們。

「那我們換個方向出去,繞過上面那些人。」

無盡之海七十二島之一東仙源,一座山峰之巔,聖母的身影出現在此,正面所對的方向,正是無雙城所在的位置。

而在聖母的身後,還站在一個人,這是一個女人,全身綠色一看就不是人類,但這個女人的氣勢強悍無比,甚至不畏懼聖母,由此可見,這個女人,不是聖母的手下。

「界神聯盟的這鍋水,終於要沸騰起來了!」

「聖母您說的事我都辦好了,逍遙皓天在九天玄女廟得到了力量,同時我也把玄女的元神放好了。?」

聖母身後的女人一身青衫,身後背著一把長劍,青衫仗劍,很是飄渺!

「哈哈……做的很好。」

聖母大笑一聲,說道:「使者,我要你全力去對付他,不過你們要對付他的話,恐怕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因為崑崙鏡是十寶之一,而逍遙皓天同樣也有著十寶中的一件。」

青衫女人聽了聖母這話為之一動,驚道:「你說什麼?逍遙皓天也有著一件至寶?」

「沒錯軒轅劍!對於軒轅劍,你應該很清楚!」

青衫女子的臉色變的十分難看,她像是看怪物般看著眼前的聖母!」

「這有什麼,不就是一個至寶嗎!你們不是也得了崑崙鏡嗎,他蠻王照樣得了昊天塔,不過很可惜,你們是一個族得一寶,而我們,卻是一人得一寶,你們是以一寶來維護秩序,而我卻是以一寶來成就五星境界。」

「五星境界,現在你跟蠻王已經成就了五星境界,這等存在,兩個已經足夠了,如果再多出一個,恐怕三大空間最後的這點凈土也將沒有了?」

聖母緩緩轉過身來,突地,體內一道黑光衝出,雙眼凶光一閃,青衫女子立即往後連退十幾步,單腿而跪,一口鮮血從嘴裡噴了出來!

「聖母,你……你,你欺人太甚!」

「想要保你族人就去找逍遙皓天吧。」

「聖母,我打不過你,難道還打不過逍遙皓天嗎?」

青衫女子話落,立即閃人,再不走,連命都沒了!

聖母並沒有去管青衫女子,去吧,去找逍遙皓天吧,越多越好,沒有壓力,哪來的動力,那臭小子也是時候成就二星真身了!

半個小時之後,九天玄女廟已經徹底毀了,這時從毀了的九天玄女廟裡飛出一個黑點一下就溶進了一個女人的身體里,在此地武家的人,郝家的人,古家跟龍家的人,還有已經提前出來的兩個長老,都沒有發現。

現在都在等待著,他們也是保留著一線的希望,希望逍遙皓天他們其中一個人能活著出來,可問題是,在等了半個小時之後,沒見一個人出來,這就讓所有人大失所望了。

「看樣子,那幾個小子是跟以前的強者一樣,把命丟在了古廟之內。」

戰歌長老已經不想呆在這裡了,另外各城的強者這個時候也不知道如何是好,自己奉命前來,未能進入古廟,可以說是沒有完成上頭交代的任務好在,界神聯盟這邊,進入古廟的人也沒活著出來,至少,大家都不知道未來預言是什麼。

南部各城帶頭的那軍師,飛身來到戰歌跟重陽兩個長老面前,說道:「閣下,定是聯盟學院的戰歌長老?」

「本座正是」

「在下南城向南天,之前實在不好意思,因為九天玄女廟的事情,沒來的及跟兩位長老打招呼」

南部各城,向南天?

「你就是南城的軍師向南天?」

「正是在下」

「沒想到東城來了一個彩虹仙子,你們南部各城來了個軍師這九天玄女廟的出現,還真是驚天動地呀不過,現在九天玄女廟已經毀了,可以說是此間事情已了,諸位可以從哪來,回哪去。」

「戰歌長老這是哪裡話我等本對於你們無雙城來說,本就是不速之客,但九天玄女廟出現,也不單單是你們無雙城,界神聯盟一家之事雖說現在九天玄女廟已經毀了,但我等對於無雙城也是早有嚮往呀,尤其是無雙城四大學院。」

能做軍師,那自然是足智多謀的角色,戰歌長老跟所有人,也已經聽出向南天話中有話。

「軍師,有什麼話你就直說,不要跟本座轉彎抹角的。」

現在還動手,根本就沒那個必要了各城之間,雖都是敵對,但在各方都沒有絕對的把握之前,是不會輕易開戰的。

「聽說你們無雙城的四大學院,每十年都會舉行一次四院大比武巧的是,下個月,就到了十年一屆大比武的時間?」

「的確如此,但那又如何?」

「戰歌長老不要誤會其實,我這次來之前,我們南城的幾大學院也跟我說起過這件事,他們對於無雙城的四大學院也是仰慕的很,所以想借無雙城四大學院大比武之及,派出我們的優秀隊員,也參加一下你們無雙城的四院大比武,以此來鑒定一下我們南部各城年輕一代的實力。」

向南天此話一出,另外幾各城的人立即就反應了過來。

戰歌長老又不是傻瓜,怎會不知道向南天在打什麼注意可當他剛想拒絕時,東城的彩虹仙子,還有西城跟北城的領頭人,也全部飛過來,提出了跟南城一樣的請求,嗯,現在也只能說是請求了。

被這各城的傢伙一說,戰歌長老還真不知道怎麼拒絕,人家是以鑒定他們各方年輕一代的實力為請求的,難道自己界神聯盟就這麼小氣么,一口就拒絕,可別因為這點小事,引起什麼事端,導致這四方的人馬不肯退去,那麻煩就大了。

戰歌長老說道:「本座只是個長老,關於四院大比武的事情,還需要問過四院的院長。」

這老混蛋,還真知道推卸責任,直接將這事就丟給了古萬水他們。

「古萬水,你過來。」

古萬水很是鄒眉,心裡也在大罵呀,娘的,你是長老,現在你不好做決定,反讓我來,你什麼意思。

想是想罵,但又不敢敢出口,古萬水只能厚著臉皮,說道:「如果你們四方真想這樣做的話,那我們也沒拒絕的理由畢竟年輕一代的實力,我們都想知道但這件事,也不是老夫一人說了算的,還是問一下郝家方面。」

郝長青一聽這話,早就閃的沒影了,反是郝無情沒反應過來,呆在原地,看著四方的人馬,四方的人馬也全部看著他。

無奈之下,郝無情只能算是代表黃銅學院點了一下頭,其實他們郝家父子也不是黃銅學院的院長,院長另有他人,但誰叫黃銅學院是你們郝家的祖先建立的呢。

現在四大學院中,等於有兩家同意了,另外兩家還有什麼話說。

本書源自看書罓 第536章給個假的給他們

「既然四大學院的人都已經同意了,那在下就先謝過了,等你們四院大比武開始之前,我們南部各城的隊員,定會到來的當然,來的,也只是隊員,不會有任何我們南部各城的強者前來,這也能讓你們放心不是。」

話是這樣說,但到時會來些什麼人鬼知道。

「我們東城也一樣。」

「我們西城亦如此。」

「我北城定不會違反規矩的各位,那我等,就先行告辭了希望到時的年輕隊員之戰,我們這些身為長輩的,可千萬不要插手才好。」

這下樂子又大了,原本是無雙城四大學院之間的大比武,現在因為預言的關係,導致另外各城的學院,也要跑過來參加,變成了一場全天下的隊員之戰。

黑夜的平原上,已經安靜如水,再無人掀起道道浪花,五方人馬,盡數離去,沒一個逗留的。

逍遙皓天來到了一座邱峰之後,這裡顯的比其他地方還要安靜,但在這邱峰后,卻隱藏著幾個人,這些人自然是比逍遙皓天先行離開九天玄女廟的蘇光動人。

見到逍遙皓天平安出來了,蘇光輕聲喊道:「逍遙兄弟,這邊,這邊。」

其實逍遙皓天早已經發現蘇光他們在這裡,不然也不會來到這個地方。

「別躲了,人都已經走光了。」

「娘的,這次差點就沒命,這還多虧了武不凡那臭婆娘所賜,等回去之後,老子一定不會放過她的。」

「武不凡那個女人必須要剷除只不過,她的勢力太大,想要剷除她,就必須等待一個時機而現在,也不是該考慮那些的時候,我們還是要想個辦法,在回到無雙城后,該怎麼解釋在古廟內所發生的事情。」

所有人此刻全部都看著逍遙皓天,逍遙皓天也知道他們為什麼看著自己,定是想從自己的口中,知道預言是什麼,畢竟,只有逍遙皓天一個人,進到了最裡面。

叮噹是北城的人,跟逍遙皓天本就不是一夥的,現在也自然是她第一個詢問。

「說,預言是什麼?」

被質問的感覺,真不怎麼樣,逍遙皓天也向來不喜歡這種被質問的感覺。

「向來都是我質問別人,沒想到,今天卻被人給質問了我說丫頭,在你質問我之前,你是不是要想一下,你這條命,是誰救的。」

是呀,如果不是逍遙皓天的話,你們這些人,全部都已經死了,拿還有機會站在這裡跟自己大眼瞪小眼的。


「哼如果不是為了幫你們幾個,我會掉進古廟嗎想說是你救了我,我倒覺得,是你們幾個害了我才對當然,現在大家怎麼說都是一起經歷過生死的,我也不想為難你,只要你告訴我,未來的預言是什麼,我就不跟你計較了。」

蘇光說道:「你想知道?老子還告訴你,你真是白日做夢。」

「這沒你的事,滾一邊去。」

「靠,別以為你是叮噹,老子就不敢對你動手。」

「有本事就放馬過來我可以肯定的說,在這裡,除了鄭平跟逍遙皓天之外,你們任何一個人,都不是我的對手。」

是呀,這個叮噹,在整個界神聯盟的年輕一代中,是跟龍九那等齊名的存在,是北城的天之嬌女,她的力量可想而知,別說是逍遙皓天,就連冷如風,在洪荒山脈的時候也已經見識過來,跟她動手,根本就沒半點勝算。

「好了,都少說一句其實這丫頭說的也沒錯我們都是共同經歷過生死的,也多虧你們幫我一把,我才能提前一步進入古廟,否則,到現在,都不一定出的來,既然你這麼想知道預言是什麼,我告訴你當然沒問題的。」

郝月天說道:「逍遙兄弟,不能告訴她,她的北城的人。」

預言是什麼將出現在界神聯盟,如果現在將預言告訴叮噹,那消息自然會傳到北城去,這對於界神聯盟來說,一點好處都沒有。

不過,逍遙皓天可不覺得,界神聯盟有什麼好的,你丫的一個接一個的想殺我,你當我逍遙皓天是傻的嗎。

當然,逍遙皓天現在也不能肯定,預言里的話是什麼意思。。

至於這個叮噹,其實逍遙皓天一點都不擔心在告訴她后,她會將消息傳回北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