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情況,小白便點了點頭,當即就要通過天地棋局與葉天取得聯繫。

只是不等她行動,葉天的聲音傳了過來。

「不用了,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

「啊!是少爺!太好了,剛才幻境世界突然發生變故,正要聯絡少爺呢!」小白高興的說道。

「嗯!讓你們擔心了!不過這事並不是突然發生,而是我剛才將一個東西放了進去,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好了,這裡有我,你們去玩吧!有什麼需要的話,我會在聯繫你們的!」葉天的聲音再次響起。

聽到葉天這話,七個陣靈也沒有再多說什麼,當即便見光芒閃動,再次消失不見了。

到了這個時候,只見化作蟲巢的席錦州終於不再刷烈發生變化,而是慢慢的平復了下來,蟲巢也完全變了個樣子。

只見原本一體式的蟲巢,徹底分成了兩個不同的形狀,一個依舊是之前重蟲巢模樣,只是看著縮水了很多,完全像是迷你版的一般。

另一個則完全像是蜂巢一樣,外表上有著大大小小的八方形空格,一隻奇怪的帶翅蟲子正趴卧在巢穴頂上,不斷自排出一粒粒的蟲卵,想來這便是珠子中的王蟲所化作的蟲子了。

看到這裡,葉天不禁有些疑惑,難道自己剛才產生了不祥預感是假的,除了剛才從雪在發生變化時的劇烈情況外,從頭到尾都沒有發生任何的異狀啊!

就在葉天剛產生這個想法的時候,突然滯那帶刺的蟲子身上綻放出熾烈光芒,一道煙狀物隨之迅速的擴散,在蟲子的上空凝聚了起來,化作了個一肘大小的人形。

眼見的這一幕,葉天不禁心生訝異,忍不住失聲道:「這是……」

隨即,他迅速的回過神來,當下調集著整個幻陣的力量,迅速的布置與蟲巢的周圍。

在這神秘出現的未知存在尚未反應過來之前,葉天當即將已然縮小化的蟲巢調開,以免等下出現不可挽回的損失。

做完這一切后,葉天這才鬆了一口氣,轉了密切的關注著那煙霧狀東西聚而成的小人。

過了片刻,那煙霧狀東西凝聚而成的小人已經基本實質化,看上去雖然才一個成人的手肘大小,但卻是有鼻子有眼的,可謂是栩栩如生。

這時候,那小人似乎有些茫然,四顧的看了看之後,下意識的呢喃道:「這是什麼地方?怎麼這麼奇怪?根本不像是內氣境界會有的意識空間啊!

該死!我的神魂雖然仍處在王蟲之上,但並不能保持太長的時間,現在這處意識空間如此詭異,我該如何才能奪舍對方的軀殼?」

一聽到這話,葉天心中不禁一顫,頓時方才明白過來了,自己之前為什麼會產生這種不祥預感了。

沒想到那神秘人根本沒安好心,所謂的留下那個盒子以讓後來者承繼道統,根本只是在胡說八道。

真正的目的,不過是想要藉助讓後來者,將融合了神秘人本人神魂的王蟲寄宿於自身之上,使之神秘人能夠直接進入後來者的意識空間,從而完成對後來者的奪舍,以此實現借殼重生的目的。

感應著幻陣中發生的這一幕,葉天不禁暗自咋舌道:「好狠的心思!好陰毒的手段!若不是我突生不祥的預感,再加上這幻陣有所反應,恐怕我早已經著了道了!

這就難怪了,為什麼那信上唯獨沒有提及這人的真實身份,也沒有繼承他的道統傳承之人為他報仇的事情!如今看來,按他這個做法若是成功了,確實根本沒有必要啊!」

說到這裡,葉天不經停了一下,心有餘悸的感嘆道:「不曾想,這修行世界當真是可怕! 契約新娘:酷總裁奪愛 不過今天也算是上了一課,讓我知道了這修行世界中人,根本不可能有什麼善男信女!

如此一來,今後我定要加倍的小心再小心了,不然什麼時候著了別人的道,恐怕替人數錢都不自道啊!只是這個情況該怎麼辦呢?嗯,先看看再說!」

說話間,葉天再次將感應投向的幻境世界。

此時,那煙霧狀的東西凝聚而成的小人,正試圖離開那隻正不斷排卵的帶翅蟲子,似乎想要一探幻陣的具體情況。

可不知為何,無論他怎麼施為,都沒辦法離開這帶刺的蟲子半步。

「這究競是怎麼回事?」

這句話同時自葉天和那小人口中而出,兩人都似乎有些懵逼的樣子。

只是相對的,那小人在喊出這句話的時候,小如芝麻的眼珠不斷四顧,臉上原本篤定的神情也開始變得慌亂起來。

與小人的慌亂形成鮮明對比的,卻是葉天的神情從有些茫然,變成了恍然大悟起來。

原來就在葉天這句話脫口而出之際,幻陣已經自動將相關的信息傳遞過來,讓他知道了這一切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了。 原因便在於那神秘人的神魂雖然隱藏於王蟲之上,但王蟲本身並沒有任何的自主能力,在葉天將蘊藏著王蟲的珠子投進了幻陣當中后,珠子中的王蟲便被幻陣完全的煉化。

此時的王蟲在被煉化之後,便和席錦州以及吳小莉一樣,成為了這幻境世界的一部分,根本沒有任何脫離幻陣的可能。

雖然神秘人的神魂因為其存在的特殊,並沒有在王蟲被煉化的時候,跟著一起被幻陣一同煉化,從而仍舊保持著其自主的能力。

可因為王蟲已經被幻陣完全煉化,其便失去了對王蟲的控制能力,再加上幻陣對幻境世界的絕對控制,使其根本無法自由的行動,徹底成為了一個只能在王蟲小小身軀上活動的奇怪東西了。

與此同時,王蟲在被幻陣完全煉化,和化作蟲巢的席錦州一樣,也擁有了更多奇特的能力,其中像生產將蟲這樣的事情自然不在話下了。

除此之外,王蟲還擁有了對將蟲的完全控制,包括之前神秘人製造出來的那些將蟲,也能夠完全對這些教程進行控制。

要知道,在這之前,就算是王蟲也沒辦法完全控制將蟲,所能做出的控制也只是到一定的程度上而已。

現如今,經過幻陣的煉化和改造后,王蟲還擁有了一定程度上改造將蟲了,並使得將蟲在寄宿於人體之後,能讓宿主擁有了不同的強化趨勢,而不再是如之前寄宿於蓮如。

不過目前為止,王蟲雖然已經在開始排卵,但離真正的將蟲培育出來,還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所以現在還沒辦法看到將蟲擁有什麼樣的強化趨勢。

葉天對此倒不在意,只要幻陣沒有出現不受控制的情況那就好,其他的他就不太放在心上了。

只是這時候,神秘人神魂化作的小人似乎也察覺到了處境不妙,當即大喊大叫了起來。

「是哪位前輩和在下開的玩笑?如果在下往日有得罪前輩的地方,還望前輩宰相肚裡能撐船,放過不知事的在下吧!」

聽著神秘人語氣真誠的話,葉天不禁有些膛目結舌,這人如此無恥的樣子,還真是別具一格啊!

要不是剛才親耳聽到他說的那些話,葉天還真就相信了這傢伙的話了!

葉天當即笑了笑,便不再去管這個傢伙。

既然幻陣不曾發生變故,那就不需要再繼續觀察了,轉而將心神從天地棋局當中抽離。

退出了天地棋局后,葉天不禁由衷地感到歡喜,此番來到東扶桑可謂是雙喜臨門,不僅確定了與馮楠楠和織田信子的關係。

更是在這無意之間,獲得了能夠解除控心蟲的方法,從而終於可以解決劉鐵石等人身上的問題了。

又一次離開了房間,葉天便打算去往山城寺,好為蓮如和尚將其體內的將蟲驅出來。

雖然無法讓他改變他現在已經油盡燈枯的身體狀況,但至少可以讓他多活些時日,也算是不枉這次機緣巧合的相遇了。

只是剛來到山城車外的時候,葉天便聽到裡面傳來了嚎啕大哭的聲音,這讓他不禁大驚失色,迅速的衝進了寺廟之內。

一進入到山城寺,葉天便見到一眾信眾盡皆跪伏在地,痛哭流涕的面向正殿的方向。

看到這個情況,葉天不禁緊緊的皺起了眉頭,迅速的邁步走向了正殿。

走進了正殿,葉天赫然發現前的三個小沙彌和神樂千鶴盡皆都在,而在他們面前是一個正閉著雙眼盤坐於蒲團,氣息微弱到了極致的老和尚。

見到那老和尚之際,葉天不禁為之一動,隨即他便反應了過來,這老和尚便是之前的蓮如了。

只是葉天也不明白,為什麼之前還保持著年輕外表的蓮如,會突然之間變成現在這個模樣。

要知道之前他的身體雖然已經油盡燈枯,但還不至於到了現在這個程度,想來就在葉天剛才離開的時候,一定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

這時候,似乎是感應到了葉天進入了正殿,原本氣息衰弱的蓮如身上的氣息猛的一振,想得比之剛才要來的強些。

可看到蓮如的氣息增強,正傷心哭泣的神樂千鶴,這下哭得更傷心了!

蓮如睜開了雙眼,渾濁的雙眸中滿是慈愛的看著神樂千鶴,輕輕地拍著她的頭說道:「傻丫頭,有什麼好哭的,生死乃是天命註定,貧僧這是往生極樂世界,你應該替貧僧高興才是啊!」

「蓮如師傅……」神樂千鶴哽咽著喊道。

搖了搖頭,蓮如對著其他幾個看似傷悲,但眼神卻各自顯現複雜之色的小沙彌說道:「千鶴留下,你們都出去吧!」

「師父……」之前責罵葉天的那個小沙彌一愣,隨即便想要說些什麼。

只是不等他將話說完,蓮如的眼神便已經冷了下來,直接揮手示意他們離開。

見到蓮如那冰冷下來的眼神,那個小沙彌張了張嘴,最終什麼話也沒說,便和其他兩個小沙彌一起離開了正殿。

在路過葉天的身邊時,那小沙彌的腳步並沒有停頓,而是直接制葉天的身邊而過,完全沒有表現出之前的那種種怪異。

葉天隨意的掃了對方一眼,便直接走向了蓮如,對著蓮如說道:「怎麼回事?之前我離開的時候,你的身體情況還算是不錯,怎麼突然之間變成這個樣子?」

說著,葉天停了一下,掃了一眼正哭泣不休的神樂千鶴,這才皺著眉頭繼續說道:「算了,你現在什麼話也不用說,我已經找到了將你體內控心蟲取出的方法,等我先將控心蟲取出來,其他的等下再說吧!」

「大人,您來了啊,貧僧還以為等不到您來了呢!」蓮如淡笑著說道,神情間有一種看透生死的輕鬆,淡然說道:「不用了,貧僧現在已然是迴光返照,如今只有這稍許時間了!」

聽到這話,葉天的神情顯得有些沉重,其實就算蓮如自己不說,葉天也可以看出他的狀態已經是強弩之末,根本就撐不了太久的時間了。

當下,葉天說道:「那好,你還有什麼心愿,就儘管說出來吧!」

「貧僧別無所求,只求大人能收留千鶴便足矣!」蓮如輕聲道。

這話一出,本就傷心哭泣的神樂千鶴不禁悲鳴出聲:「蓮如師傅……」

這對,葉天低頭看去,不禁微蹙雙眉,冷聲說道:「我明白了,原來是這樣啊!」

聽到葉天這話,蓮如臉上原本的淡然頓時消去,顯得有些緊張的說道:「大人,能否請您不要說出來,貧僧多謝了!」

聽到這話,原本哭泣中的神樂千鶴不禁愣了一下,有些迷茫地抬頭看了看葉天,又看了看蓮如。

見到神樂千鶴迷茫的神情,葉天深深的看了眼蓮如,當下點了點頭,說道:「放心,我自然明白!好了,你有什麼話就跟神樂千鶴交代清楚了,我到外面等著!」

說完,葉天當即轉身離開了正殿,直接站在了大門處。

見到葉天出來,正站在大門外等待的三個小沙彌頓時一愣,隨即便要繞開葉天,直接想衝進正殿當中。

葉天上前一步,能在他們的身前,冷聲說道:「蓮如沒讓你們進去,你們就先在這裡等一會兒吧!」

「讓開!」之前怎麼葉天那個小沙彌怒吼道。

對於這人,葉天自然沒有什麼好臉色,當即不屑的回道:「我若不讓,你待如何!」

「那你就去死!」小沙彌陰狠道。

說話間,他的右手化作手刀,直接便沖著葉天的脖子砍去,確切的說是向著脖子上的動脈而去。

看那手上所帶的凌厲風聲,若是被這記手刀砍中的話,葉天絕對會因為大腦缺血而陷入昏迷,嚴重的話甚至可能造成動脈破裂等情況。

哼!好狠的手段!只是這人腦子外個道了嗎?難道他忘了我可是一個內氣境界的高手?

心裡想著,葉天不禁冷笑一聲,根本沒有將對方放在眼裡。

雖說對方這種身手不錯,對付普通人或許還可以,用來對付他一個內氣境界的高手,未免有些班門弄斧了。

當下,也不見葉天有所動作,小沙彌那帶著呼嘯風聲的手刀,便被葉天輕易地握於手中,輕鬆得如同接住了一根隨風飄蕩過來的柳絮一般。

這一下,自己的攻去如此輕易的被葉天接住,小沙彌的臉上先是露出了錯愕的神情,隨著轉變為害怕恐懼,顫抖著聲音說道:「葉……葉天大人!

我錯了……我……我一時糊塗了,才會動手攻擊你的!我……我……我不是有意的,求您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葉天不屑的嗤笑道:「嗤!大人自然有大量,可這大量只對人來說的!不代表準備蟲子冒犯了我,然後蟲子沖著我叫上幾句,就可以當作沒有發生過啊!你當大人是你家玩具嗎?」

說話間,葉天也不等小沙彌反應過來,當即被一腳踹在他的腹上。 剎那間,這個小沙彌如同被一隻狂奔的蠻牛正面撞中,直接便倒飛了出去,重重地落在了石板路上,一時間只剩下呻吟慘叫了。

葉天的這一個舉動,頓時引得還跪在地上的一眾信眾驚嘆不已。

「天吶!好厲害!那位大人不僅醫術了得,而且身手如此厲害啊!」

「可不是,這位大人可當真是有夠了不得啊!」

「我似乎在哪裡見過這位大人,只是一時想不起來了!」

……

這一下,隨著一眾信眾議論,再加有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擺在面前,剩下的兩個小沙彌頓時也不敢動了,全都滿臉恐懼的看向葉天,如同老鼠看著貓一般。

既然兩個小沙彌沒敢衝上來,葉天與他們也沒仇沒怨,自然不會上去收拾他們了。

當下,葉天便雙手抱於胸前,直接站在了正殿的大門前,悠哉悠哉的看著面前的人群。

過了幾分鐘,是正殿裡頭傳來了腳步聲。

葉天回過頭看去,便見到神樂千鶴一步三回頭的往外走著,那張滿是淚痕的俏臉上滿滿的悲痛和不舍。

這時,正殿內傳來了蓮如中氣十足的聲音。

「從今往後,你與山城寺再無關係,走吧!去到你該去的地方,不要再有任何的留戀了!」

聽到這話,神樂千鶴臉上的神情更加的悲痛,只是卻強忍著眼淚,堅定的點了點頭,轉身向著葉天走了過去。

與此同時,同樣聽到這句話的兩個小沙彌臉上,不禁現出了狂喜的神情。

見此情況,葉天哪還會不明白他們的想法,真是一群鼠目寸光且自私自利的傢伙,真以為從蓮如手上接過山城寺,就能像蓮如那般嗎?

當真是可笑至極!

盲眼睿心 這時,神樂千鶴找到葉天的身前,沖著葉天深深地鞠了一躬后,帶著哽咽的聲音說道:「大人,千鶴今後要麻煩您了!」

「好說!既然這裡已經和你無關,那你會跟我走吧!」葉天淡然說道。

說完,葉天當即向外走去。

「是,大人!」神樂千鶴再次鞠了一躬,溫順的回道。

她轉過身去,沖著已然看不見身影的蓮如也深深地鞠了一躬,隨之便轉身緊緊的跟在葉天身後,一起邁步出了山城寺的大門。

正在山城寺的大門外,葉天看著神情顯得有些茫然,似乎一下子失去了目標的神樂千鶴,當下說道:「好了,人生終有一別,不過是時間早晚之事!你就不要太過傷心難過!」

神樂千鶴低著頭沒有說話,只是有些茫然的點了點頭。

見此情況,葉天也就不再多說什麼,當下便向著朝倉家天守閣而去,完全不理會身後的山城寺內傳來的哭喊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