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淵說的話,還是很中肯的。

回到房間內,林煜並沒有立刻修鍊,而是躺在床上,按照蕭姨告訴他的口訣,開始運轉精神力。

夜月西天,房間內,漸漸安靜下來。

小院之中,辰淵一杯酒,一碟花生米,靜靜坐著。

倏忽間,一道風聲輕飄飄而過,一道身影,出現在小院內。

「老傢伙,很逍遙自在啊!」

來人淡笑道。

「牧青,你這不是給我找事嗎?」辰淵看到眼前之人,忍不住開口道。

「怎麼叫我給你找事了?」

牧青坐下身來,自顧自倒了杯酒,笑道:「怎麼樣?這小子,是不是個良材璞玉?」

「是又怎麼了?」

辰淵瞪了瞪牧青,道:「你把他送我這裡來,不是簡單的讓我教導他練劍吧?」

「當然不是!」

牧青笑道:「這小子,我走之前,可是四品丹師……」

「四品丹師怎麼了?」

辰淵切了一聲道:「十六歲的四品丹師,是天資卓卓,可是跟我有什麼關係?」

「老東西,我看你是酒蟲入腦,徹底迷糊了!」

牧青笑罵道:「這小子,現在是五品丹師了!」

「嗯?」

此話一出,辰淵頓時一怔。

「怎麼樣?按照他這種進步,將來說不定能夠成為萬中無一的聖丹師呢,你身上的傷勢……」

「他?」

辰淵切了一聲,道:「牧青,你該是比我更清楚的知道,聖丹師意味著什麼吧?整個大夏帝國,有幾個?」

「少,不代表他不行啊!」

牧青笑道:「你這堂堂的冥淵劍聖,難道還真要一輩子窩在這個大夏帝國內,小門店之中,孤獨到老?」

「你本身也是丹師,教教他,讓他早點晉陞,有生之年,到達聖丹師,治好你身上的傷勢,你也可以一展宏圖啊!」

此話,似乎打動了辰淵。

辰淵抿了一口酒,沒有多說。

「好歹你也是一名七品丹師,當年你不也是為了治好自己,學習煉丹,成就到此,你也沒辦法,現在這個苗子,我看值得你好好栽培!」

牧青話語落下,拍了拍辰淵肩膀,伸了個懶腰道:「你先思考,我先走了,這地方變得乾淨起來,我差點沒找到門呢!」

牧青離開,辰淵卻是久久不語,坐在椅子上……

第二天,一大早,林煜起身。

此次,出人意料的,辰淵站在小院內,已經是在等他了。

「小子,過來!」

辰淵開口道:「這裡,有一門拳法,名為九重疊浪拳,絕品凡訣,你拿去修鍊吧!」

「有什麼不懂的地方,來問我!」

聽到此話,林煜如何不明白,辰淵這是準備教導他了!

「多謝辰老!」

「先別謝我!」辰淵悶聲道:「我看出來了,你這五天,將逆羽劍法修鍊完,天資足夠,若是三天內,能夠將此拳法修成,我可以傳授給你一招靈訣的劍術!」

「靈訣劍術!」

林煜一怔。

他從雲殿內,確實是得到十幾本靈訣。

可是其中,根本沒有劍法。

辰淵說傳授給他一招,他怎能不驚喜意外。

「是!」

林煜拚命點頭,臉色漲紅。

看來,牧青導師讓他來這裡,真的是來對地方了。

「有人嗎?」

正在此刻,門外一道聲音,突然響起。 「來了!」

聽到呼喊聲,林煜走到前廳。

一陣淡淡的馨香傳開,林煜頗感陶醉。

站在自己身前的,是一名女子。

女子身著白底粉色花邊的長裙,腳踏一雙雪白色靴子,長長裙擺之下,遮掩住一雙修長雙腿。

臉頰帶著一抹腮紅,鼻樑微微挺起,明眸皓齒,嘴唇微翹,露出一張恬靜的笑臉。

這女子看起來,是林煜迄今為止見到的最美的女子之一,另一個便是天靈兒。

只是和天靈兒不同,這女子一身長裙,摸樣打扮,看起來頗顯柔弱,並不是天靈兒那等強勢。

「你好,請問辰大師在嗎?」

女子開口,聲音宛若天籟,很好聽。

「找我做什麼?」

林煜還未開口,背後,辰大師雙手負後走出。

「辰大師!」

女子走上前來,恭敬道:「辰大師,之前說的事情,還請辰大師……」

「羽玄箐,你還缺師尊嗎?」

辰淵不耐煩道:「我不過是區區一個七品丹師,怎麼夠資格教導你?」

七品丹師?

辰老居然還是一位七品丹師?

林煜這幾天相處下來,已經是知道,辰老必定是一位了不得的劍客,可是他沒想到,辰老居然還是一名丹師,而且還是七品丹師。

聽到此話,那羽玄箐似乎頗為難堪,可是臉上依舊帶著笑容。

「辰大師,家父說了,就算整個夏都內的丹師都找來,也比過您!」

「比不過我?」

辰淵笑呵呵道:「這帝都內,四大學院,三大學府,以及皇室,皇甫家、柳家、陳家、楊家等等這些大家族,哪一個沒有八品丹師甚至九品丹師存在,他們可比我這個七品丹師厲害多了!」

「辰大師……」

羽玄箐再次道:「小女是真心實意來拜師的!」

「我說了,你就算是來……」

辰淵剛想拒絕,可是看到身邊的林煜,卻是靈機一動。

「你若是真的想拜我為師,那也要看看,有沒有那個資質!」

辰淵在此刻點頭道:「此子名叫林煜,是我的弟子,他現在是一名五品丹師,你若是能夠在丹術之上超過他,我可以收你為徒!」

五品丹師?

羽玄箐的目光,落在林煜身上。

林煜個頭看起來和她差不多,可是這麼年輕,就是五品丹師?

難怪辰淵大師一直不肯收她為徒。

「好!」

羽玄箐點頭,看著林煜,道:「林煜公子,小女子羽玄箐!」

「你好!」

林煜此刻也是一愣,沒想到辰淵此刻居然會這麼說。

而此時,他顯然不會拆穿辰淵,七品丹師,劍術精通,這個辰淵,既神秘又強大,讓人捉摸不透。

只是他很好奇,自己沒有展現出自己煉丹手段,辰淵怎麼知道,他是一名五品丹師的?

「好了,林煜,你不是說你要去查驗你的精神力嗎?今日剛好羽小姐來了,讓她帶你去吧,晚上早點回來,還等著你做飯呢!」

「是!」

帝都林煜並不熟悉,天波樓在帝都內的位置,他也不太知道在哪裡,這幾日一直修習逆羽劍法,倒是沒時間,今日剛好出去。

羽玄箐自然是樂得如此。

她看得出來,辰淵大師對這個林煜,似乎很熱心,她要好好取取經。

兩人一同離開小丹坊。

林峰此刻一溜煙跑出來,大喊道:「煜哥,煜哥,等等我啊,我也想去……」

「你你你,你幹嘛?」

辰淵將林峰攔下,道:「萬一有客人來,誰招呼?」

「客人?」林峰嘟囔道:「我來了快十天了,一個客人也沒見到……」

「找打是嗎?」

辰淵哼道:「我交給你的一套棍法,你學會了嗎?」

「啊?我又不是煜哥,三天兩頭就能夠學會一套劍訣……」

「那倒是,知道還不努力?」辰淵哼道:「林煜準備考入到天神學院,你這樣子,連四大武府都別想進了!」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剩下不足二十天,我會再上一層樓的!」

「這才像話,去給我打瓶酒去!」

「……」

而與此同時,另一邊,林煜跟隨羽玄箐,在朱雀街上走著。

「林公子來自哪裡?」

「哦,長陵郡,凌雲城!」林煜笑道:「是一位朋友讓我來找辰淵大師的!」

「哦……」

羽玄箐一路上仔細打量林煜,可是根本沒發現林煜什麼奇特的地方。

十六歲,五品丹師,蛻凡境中期。

這就是林煜給她全部的印象了。

「不知道林公子怎麼拜入到辰淵大師門下的?」

羽玄箐好奇道。

「額……這個……」

「不方便說就算了!」

「也不是,只是辰淵大師看我煉丹有所小成,便收我為徒了!」林煜點頭道,撒謊,還真的是很難啊!

羽玄箐顯然不信,看著林煜道:「看來林公子果然是天資聰慧,能夠讓辰淵大師看中,真的是不簡單。」

「啊?哦……」

林煜此刻心中十分尷尬。

「辰淵大師是一位很厲害的丹師!」羽玄箐此刻自顧自的說道:「七品丹師,在這帝都內,每一個大家族都會以禮相待,尊為上賓,而且,辰淵大師的七品丹師,和別人還不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