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轟!”殭屍士兵們紛紛攻擊在陣法的罩子上,但是罩子堅固無比,沒有被他們撼動分毫。

看到這裏,第三分身呆住了,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秦巖怎麼會在瞬間佈下陣法,而且還是這麼大型的陣法。

像這種大型的陣法即便有秦巖參與,也需要好幾個小時才能佈置好。

“是不是很驚訝?”秦巖笑着問。

“你是怎麼做到的?”第三分身難以置信的說。

“你難道不覺得我們剛纔準備埋鍋造飯有些不符合常理嗎?現在只是下午,還沒有到晚上。”

聽到秦巖這樣說,第三分身恍然大悟,他突然想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秦巖,想不到你這麼卑鄙。”

“我卑鄙嗎?我這樣做只不過是避免我的人大量的死傷。”

秦巖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卑鄙,反而覺得自己非常偉大,他不能讓這些自己帶出來的道門弟子們死在異國他鄉,他要讓他們活着和自己回到人類世界。

“好了,不和你說了,現在我就殺了你。”說罷,秦巖飛身而起揮掌向第三分身拍去。

秦巖的手在瞬間脹大,直到變成小山大小。

第三分身身形一閃,想躲過秦巖的攻擊,但是他發現秦巖如山般的巨掌就像影子一樣緊緊的跟着他,讓他避無可避。

“轟”的一聲,秦巖一掌拍在了第三分身的身上。

第三分身的實力太弱,根本無法擋住秦巖這雷霆一擊。他“噗”的一聲被秦巖拍的吐出一口鮮血。

看到第三分身眨眼間就被秦巖打敗,追隨他的三個將軍全都呆住了,他們原本以爲跟着第三分身可以奪回屍皇的位置,可是現在他們的夢想破滅了。

“不錯,不錯,居然還能接住我一掌。那我就看看你能不能接住我第二掌?”說罷,秦巖再次揮掌向第三分身拍去。

對付第三分身,秦巖根本不用施展高深的道術,因爲他太弱了。

秦巖覺得他的實力最多隻相當於屍皇本體的三分之二。 聽到常玉林的話,秦巖突然想起來他之前答應過常玉林,一旦抓住了第三分身要將他交給常玉林。

秦巖趕快收起了三成的魂力,不過即便如此,當第三分身被秦巖一掌拍中後,依舊被打的吐血不止,而且萎靡到了極致,似乎隨便一根指頭都能戳死他。

秦巖伸手一招,第三分身就像被一根無形的魚鉤吊住了一樣,當即被秦巖拉到了面前。

“給你!”秦巖抓住第三分身的脖子,將他扔進陣法中。

常玉林當即飛身而起一把接住了第三分身。

看到常玉林後,第三分身咬牙切齒的說:“你這個叛徒,居然勾結外敵。”

常玉林不屑一顧的冷笑起來:“屍皇,你爲了一己之私,殺了我們那麼多兄弟,現在居然還有臉說我是叛徒。我覺得你纔是人人不齒的叛徒,今天我就要代表我之前的那些兄弟殺了你這個衣冠禽獸的王八蛋。”

說到最後,常玉林猛然提高了音調,他在悲憤中出手,一把就擰斷了第三分身的脖子。

追隨第三分身的三個將軍看到這一幕,一個個心驚膽寒。

“三位將軍,你們追隨的並不是屍皇的本體,而是他的第三分身,不過無論你們追隨的是屍皇本體,還是他的第三分身,現在屍皇已經徹底死了,我覺得你們心中應該有個決斷了。”

秦巖俯瞰着三位將軍口氣平淡的對他們說。

這時常玉林從陣法中走出來,在一邊幫秦巖說話:“三位,經過我最近一段時間的觀察,天尊大人是一個非常不錯的人,如果你們跟隨了他,他絕對不會虧待你們,希望你們三思而後行。”

這三位將軍互相對視了一眼,分別從各自的眼中看到了對方的決斷。

現在屍皇已經徹底死了,而他們又不是秦巖的對手,那麼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投降了。

否則的話,即使死路一條。

俗話說的好,好死不如賴活着,他們可不希望自己就這樣死去。

其中一位將軍當即跪倒在地,對秦巖大聲的說:“天尊大人,我願意追隨您。”

其他兩位將軍也緊接着跪倒在地,大聲的對秦巖說:“天尊大人,我們也願意追隨你。”

秦巖擺了擺手說:“你們錯了,你們不應該追隨我,你們應該追隨現任屍皇。他纔是這個世界的統治者,而我用不了幾天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

現在收服了這三個將軍,秦巖覺得他是時候離開殭屍世界去妖族世界了。

這三個將軍一直以爲唐皇只不過是個傀儡,是秦巖的一顆棋子,現在他們才知道秦巖原來真的不會留在這裏。

常玉林睜大了眼睛,好奇的問:“天尊大人,難道你真的要走嗎?”

秦巖點了點頭:“怎麼?你願意跟着我走嗎?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帶你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沉思了片刻,常玉林對秦巖說:“天尊大人,我願意和你出去。”

和常玉林比較親近的人都死了,他對殭屍世界沒有任何留戀了。

“好!兩天後我們一起離開這裏。”秦巖也特別希望身邊能多幾個常玉林這樣的高手。

畢竟唐皇留了下來,他失去了很多幫手,現在急需要新鮮血液。

兩天後,在卡澤山脈的最高峯上,秦巖帶着高長老他們佈下了一個通天陣法,這個陣法可以幫助秦巖他們打通殭屍世界和妖族世界的通道。

秦巖站在陣法前遙望着遠方,靜靜的等候着莫忘的到來。

每次秦巖剛剛打通一個世界的通道,莫忘就突然消失不見了,這讓秦巖好奇無比,他十分想知道莫忘沒有幫他去了哪裏。

幾分鐘後,遠處出現了一個小黑點。

這個小黑點眨眼間就變成了一個人,並且很快就來到了秦巖身邊。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莫忘。

“莫忘,你又去哪瘋去了?在邪靈世界你就是這樣,來到了殭屍世界你又是這樣。”秦巖調侃的問。

“當然是幫你們去找分身了。”

“分身?”秦巖突然想起來,之前莫忘和他說過,在每一個世界裏都有他的分身。

莫忘笑着說:“對啊!你難道忘了嗎?哎呀,時間不早了,我們趕快打開通道吧!”

不等秦巖說話,莫忘走到陣法前,念動咒語準備開啓陣法。

秦巖怕耽誤了時辰,也趕快走到陣法前,念動咒語準備開啓陣法。

就在秦巖唸完咒語開啓了陣法後,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他們第一次進入邪靈世界的時候就找到了自己的分身,可是莫忘並沒有留下來和他一起對付邪皇,而是不知道去了哪裏。

那一次莫忘應該不是去幫他們找分身去了。

由此推斷,秦巖覺得莫忘來到殭屍世界應該也不是幫他們去找分身了。否則她肯定會將分身帶來讓他們融合。

秦巖真想問一問莫忘到底幹什麼去了,可是他心裏面清楚,陣法已經開啓,他現在不能分心。

隨着陣法被一層一層地開啓,通天陣法響起了一陣陣轟鳴聲。

“起!”隨着莫忘大喝一聲,秦巖和她同時飛身而起,踩着虛無的空氣向高空中走去。

與此同時,陣法中綻放一道光柱。

光柱就像一支利箭一樣,“嗖”的一聲射進了無盡的蒼穹中,而秦巖和莫忘也在這一刻被光柱淹沒了。

“轟!轟!轟!”

片刻後,天空中響起了一陣陣驚天動地的轟鳴聲。

高長老他們知道,這肯定是秦巖和莫忘在攻擊兩個世界的隔離層。

只有將兩個世界的隔離層打穿,他們才能打出一條通往妖族世界的通道。

眼看妖族世界的通道就要被打通,不知道爲什麼,一直平靜無比的狐小媚和狐小仙卻突然激動無比,他們似乎感應到有人在呼喚她們。

“姐姐,你感覺到了嗎?”狐小媚轉過頭說。

“我感覺到了,這感覺好熟悉啊!”狐小仙眼中滿是迷茫,有些搞不清楚這是什麼狀況。 兩個小時後,莫忘和秦巖打通了通往妖族世界的通道。

“秦巖,你在這裏等着,我去看看。”不等秦巖回答,莫忘當先飛出通道,消失在妖族世界裏。

秦巖特別想跟上去看看莫忘到底幹什麼去了。

不過秦巖最終還是忍住了,他現在還要通知高長老他們。否則高長老等人肯定會擔心。

回到殭屍世界,秦巖落在了高長老等人面前。

高長老快步走到秦巖面前,恭敬的問:“掌教,通道是不是打通了?”

秦巖點了點頭,對高長老說:“你帶幾個人先和我去妖族世界看看,如果沒有什麼危險再讓其他人過去。”

說罷,秦巖準備飛回通道中。

就在這時,狐小仙和狐小媚對視了一眼,同時飛身而起攔住了秦巖的去路。

秦巖好奇的看着他們倆:“你們有事嗎?”

“主人,我想和你一起進入妖族世界。我發現妖族世界好像有人在召喚我一樣。”狐小媚眼巴巴的看着秦巖,希望秦巖能答應她。

無論是進邪靈世界,還是進殭屍世界,秦巖一直都讓狐小媚跟在最後,他怕狐小媚發生危險。

與此同時,狐小仙也對秦巖說:“我也感覺到妖族世界好像有神奇的人在呼喚我,我也和你一起進去吧!”

秦巖沉思了片刻,對狐小媚說:“你還是留在最後吧!讓你姐姐跟着我進去就行了。”

秦巖不怎麼擔心狐小仙,畢竟狐小仙是天尊後期高手,具有絕對的自保能力。

但是他有些擔心狐小媚,狐小媚此刻只有天尊初期的實力,一旦進入妖族世界,極有可能發生危險,所以秦巖不想讓狐小媚涉險。

狐小媚倔強的搖了搖頭:“不行,我想和你一起進去。”

“秦巖,你放心吧,有我在,我肯定不會讓我妹妹有危險。”狐小仙胸有成竹的說。

既然狐小媚這麼執着,而狐小仙又做了擔保,秦巖覺得他如果再反對的話,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那好吧,你們隨我一起進去吧!”秦巖拉起狐小媚的手,當先衝進了通道里。

狐小仙看到秦巖拉着狐小媚的手,眼中閃過一絲異樣,她經過和秦巖的相處,慢慢的發現秦巖的確是一個不錯的男人。

她這時突然想起來狐小媚之前說過的一句話,總有一天她會發現秦巖的好。

狐小仙在心中嘆了口氣,爲什麼不是我先認識秦巖呢。

緊接着,狐小仙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我怎麼會這麼想呢?秦巖可是我的妹夫,我居然惦記上了自己的妹夫。

狐小仙搖了搖頭,飛身而起向秦巖追去,讓自己不再去想這狗血的事情。

進入通道,秦巖拉着狐小媚的手來到了妖族世界。

這裏綠樹成蔭,花香滿世界,就像是世外桃源一樣。

“好美啊!”狐小媚忍不住大聲讚歎起來,她覺得這裏的世界比人類世界的那些原始森林還要漂亮還要美。

與此同時,狐小仙也落在了狐小媚和秦巖身邊。

當她看到這個美輪美奐的世界後,也忍不住在心中大聲讚歎起來。

“嗯,這裏的確很漂亮,不愧是妖族世界!”秦巖點了點頭,深有感觸地說。

就在這時,狐小媚和狐小仙再次感受到了那熟悉的感覺,似乎有人在親切地互換她們。

“姐姐,你感受到了嗎?好像有人又在召喚我!”狐小媚摸了摸額頭。

“我感覺到了!好像是在那個方向!”狐小仙指着東北方向說。

“我們要不要去看看?”狐小媚轉過頭向狐小仙看去。

狐小仙點了點頭,拉起狐小媚的手說:“好!我們走!”

她們兩個同時飛身而起,向東北方向飛馳而去。

“等一等!我陪你們一起去!”秦巖有些擔心她們,當即飛身而起追上了她們。

當秦巖跟着狐小媚他們走了片刻後,狐小媚和狐小仙發現,召喚他們的聲音好像消失了。

這讓她們兩個好奇不已。

與此同時,一封通信符落在了秦巖的手上。

秦巖拿起來一看,是高長老發給他的。

原來高長老帶着秦昌齡等人來了後卻發現秦巖不見了,他立即給秦巖發了一份通信符。

秦巖給高長老回了一份通信符,讓他們到四處走一走,熟悉一下四周的環境,然後跟着狐小媚他們繼續向東北方向前進。

走了大約兩個小時,狐小媚他們一無所獲,而且召喚她們的熟悉感覺也消失不見了。

之前這種感覺每隔幾分鐘就會有一次,可是現在兩個小時過去,居然再也沒有出現。

“小媚,小仙,既然找不到,那我們就先回去吧!別讓大家擔心!”

狐小仙和狐小媚對視了一眼,同時點了點頭,跟着秦巖又轉過身折回了原駐地。

回到原駐地,高長老向秦巖報告,妖族世界好像是一個沒有人類也沒有動物的世界,除了無邊無際的原始森林外,他們連一隻螞蟻都沒有看到,更別說是天上飛的鳥,地上跑的獸,水中游的魚。

聽過高長老的提醒,秦巖也發現了這一怪異的現象。

剛纔他跟着狐小仙和狐小媚去追尋那熟悉的呼喚時,也沒有看到任何的飛禽走獸。

“高長老,你派一些探馬去更遠的一些地方看看,我就不相信堂堂妖族世界會是一個沒有生命的世界!”

“好的!”高長老點了點頭,轉過身離開了。

傍晚時分,距離高長老派出探馬已經五六個小時了,可是這些探馬一份通信符也沒有發回來。

按照之前的約定,他們應該每兩個小時發回來一份通信符。

高長老擰緊眉頭沉思起來,他覺得妖族世界肯定有問題。

要不要去找掌教呢?高長老有些猶豫。

如果是平常,這種小事他肯定不會打擾秦巖,但是這一次非同凡響,他們畢竟是剛剛來到妖族世界,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

想了片刻,高長老覺得最好還是將消息告訴秦巖爲好。

秦巖坐在自己的帳篷中,狐小媚正在給秦巖斟茶。

看到狐小媚乖巧可愛的樣子,秦巖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馬。

自從進入邪靈世界後,秦巖就沒有碰過女人了,今天看到狐小媚他突然特別想要。 “小媚,你過來。”秦巖向狐小媚招了招手。

狐小媚端着茶杯走到秦巖的身邊,好奇的問:“主人,什麼事?”

秦巖將狐小媚拉到自己的腿上,從她的手裏將茶杯拿走,手腕一抖,將茶杯隔空送到了桌子上:“小媚,我和你說件事。”

狐小媚臉上升起兩抹紅暈,害羞的低下頭,她覺得秦巖應該是想和他羞羞了。

狐小媚剛想到這裏,秦巖突然伸出手,擡起她的下巴,認真地看起來,就像在欣賞一件精美的藝術品一樣。

“主人,你這是幹什麼?”狐小媚咬住嘴脣趕快轉過頭,不敢和秦巖熾熱的眼神對視。

秦巖沒有回話,突然一把抱住狐小媚,轉過身將她壓在了牀上。同時,深深的吻在了狐小媚的雙脣上。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了高長老的聲音:“掌教,您在嗎?”

聽到高長老的聲音,秦巖趕快從牀上坐起來。

狐小媚也趕快坐起來,一邊整理凌亂的頭髮,一邊整理被壓褶的衣服。

等狐小媚整理完後,秦巖乾咳了一聲:“高長老,你進來吧!”

高長老走進來後,當他看到狐小媚臉上的紅暈後,立即猜到狐小媚和秦巖剛纔肯定做了一些非常祕密的事情。

不過高長老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一本正經的將探馬的事情告訴了秦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