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之間,兩人一前一後對着那黑影形成夾擊之勢,而身後的嘶風獸此時也好似知道林毅的心思一般 ,身形急速朝着那黑影撲掠而去。 霎時之間,在這密林上空,只見的陣陣華光綻放。

而此時在林毅兩人身後數百丈之遙的林綺珊和單九成也是追了上來,看的眼前的強橫氣息,不禁是心中一驚 ,速度再次陡增不少。

兩道強橫的攻伐朝着十餘丈開外的黑衣人猛烈射去,而此時的林毅心中卻是極爲明白,即便兩人的聯合之力也未必能夠徹底擊敗對面之人。

不免多了一個心眼,手中十方玄尺夾帶着一股魂力,隱隱藏匿於身後,似乎就等着這身影的反攻。

“林毅小心!”

果然,隨着兩大攻伐的炸開,那黑衣人此時身形猛然一轉,手中竟是突兀變出一道青光,眨眼便是朝着林毅劈斬而來。

“運力成鋒?”

看的眼前激射而來的青鋒,林毅心中大爲驚駭,雖說這一般的魂者都是能夠做到將自己的雙手變爲攻伐的利器,然而,眼前之人卻是截然相反,不僅那青鋒速度極快,威力暴增,而且此時的林毅看着,明顯地感覺到一絲空間擾動的氣息。

很明顯,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就只有真正的魂者纔是有可能。雖然說之前也是猜測到這來者就是魂王的境界,但對於林毅來還是極爲吃驚的了,畢竟自己面對着這般的實力有些太過於吃力了。

眼見的強大的青鋒朝着自己攻伐而來,林毅心中雖是着急,但還是憑藉着本能朝着一旁閃掠而去,方纔是堪堪避過對方的攻伐,只是身上的衣衫竟是被青鋒撕碎一些。

“嗚嗚!”


突然,見的林毅受到攻擊的嘶風獸卻是嘶鳴一聲,身形陡然一陣,一道力量注入雙翅之內,引頸長鳴,巨翼招展,閃電般朝着那黑衣人飛去。

“咦?畜生!”

此刻,看的嘶風獸撲來的黑衣人心中也是一驚,顯然是看出一些端倪,旋即手中便是出現一道極長的柺杖,當即朝着嘶風獸的頭顱之上砸去。

“你動他試試?”看的眼前之景的林毅心中大駭,眼見的那柺杖當即便是要砸在嘶風獸的頭上,登時怒喝出來。

“我來!”

說時遲那時快,眼見的嘶風獸遭遇危險,葉風凌卻又是提劍而上,雖然現在自己的等級比這黑衣人要低上不少,但還是劍招凜冽,幻光四散,震耳的劍鳴之聲更是傳遍這半邊的天空。

“去死吧!”

一人一獸,沒有絲毫的留情,招數皆是運用到極致。而此時的黑衣人見着葉風凌的招式,又看着一頭不亞於七階魂獸實力的兇獸,心中難免是有些發虛,手中的柺杖當即便是朝身前一劃,竟是迷霧陣陣,一時又是看的不清楚。

“這王八蛋想逃!”

眼看四周突兀升起迷霧,林毅心中大駭,猛地一股魂力爆射而出,如紅霞般四射迸開。又幾乎是同時,那身後的林綺珊和單九成也是趕到身前,手中招式齊齊發出。

“哈哈,小子,難道就憑你們幾個就想抓住我麼?”

眼看的林毅再次衝迷霧之中衝出,那黑衣人聲音尖細傳來,卻已是在數十丈開外,儼然想要逃離。

“哼,這纔多少距離,難道個龜孫就想逃跑了!”看着對方逃竄的身影,林毅雖是心中有些驚訝於此人的速度,但還是極有信心對方追上。

當即便是對着嘶風獸一喝,後者也是眨眼便至,身形翻越,瞬間便是站立於那嘶風獸強大的後背之上,一聲道:“給我追!”

霎時,一人一獸,再次起身,巨大的雙翼在半空中攪動起滾滾氣流,而林毅的沛然魂力也是滔滔而出。

而此時的黑衣人見的如此模樣的林毅,心中更是大驚,雙眼死死盯着眼前的嘶風獸,明顯有些忌憚,畢竟這眼前的兇獸速度可是見識過的。

突然,只見的那黑衣人又是拿出去一漆黑的號角,嘴角微微一笑,竟是有些嘲諷地看向林毅,手中的號角又是緩緩移向嘴邊。

“這是?”看的眼前之物,那單九成和林綺珊兩人心中皆是驚異,旋即更是瞳孔緊縮。

只聽的單九成突然大喊道:“林門主,捂住耳朵!”說罷,已是將自己身上的衣衫撕碎。

聽得如此的林毅心中自然也是瞬間明白,方纔是響起那號角恐怕就是當日遇上百靈門時聽到的聲音。雖是如此,可此時的林毅卻是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只是將身上的衣衫猛地撕碎,塞入那嘶風獸耳內。


霎時之間,號角聲四起,又是見的自那黑衣人周圍一道道可見的氣浪朝着四周分散開來。其聲音雄渾有力,一道道的精芒傳遍整個半空。

而也正是此刻,聽的如此之聲的林毅只感覺腦海之中登時猛地一顫,身體上更是一陣陣地痙攣,心口處又是一道道明顯的震動。

“噗”的一聲,只見的林毅竟是從口中直接噴出一口鮮血,旋即便是朝着那地面栽倒而去。

“林毅!”

看的如此,葉風凌身形急速而下,當即便是朝着墜落之中的林毅而來。

於此同時,只見的那密林之下,竟是上百頭的魂獸爆射而出,眼神之中盡是驚恐,雙翅拼死扇動,各種嘶鳴響起。

眼見的如此 ,懸於半空之中的林綺珊和單九成皆是心中大駭,又是看的那些魂獸竟是逐漸聚集在一起。

“不好,這謝謝魂獸的目標是嘶風獸!”

看的眼前之景的單九成對於魂獸的秉性也是極爲了解,當即便是分辨出了其中狀況。

而此時下墜之中的林毅雖然全身疼痛難忍,但對於周圍的一切又全都是看在眼裏,更是心急如焚。

那嘶風獸看着林毅,卻又是偏偏雙翅一展,朝着林毅飛速追了上來,竟是全然不顧自己的安危。

“回去!”

知道其中兇險的林毅強忍着心中的那不斷傳來的疼痛,猛地朝着嘶風獸一吼,想要藉此逼着嘶風獸迅速逃離險境。

然而,只見的巨大的身形僅僅是一滯,卻又是朝着林毅俯衝而來,身後已是出現幾頭四階的健齒烈鴨,嘶鳴着,如鋼針一般的雙爪已是瞄準了嘶風獸的後背。

眼見的如此,林毅心中卻是大駭,這嘶風獸雖然也是自己收服而來,但通過這一年的相處,兩者之間的感情更是不言而喻。

當即便是心中一橫,對着那葉風凌大聲道:“葉師兄助我一臂之力!”

又是隻見的下墜之中的林毅竟是面部變的極爲猙獰起來,又是一股魂力爆發而出,如同飛劍一般反衝出去,其目標正是嘶風獸身後的幾頭健齒烈鴨。

“咦?”

眼見的如此情景,你那手持號角的黑衣人也是心中大駭,對於手中號角傳出來的靡音,自己當然是再清楚不過了,先不說那靡音之中自帶的控制作用,單單是這聲音讓對手身體之內所受的創傷就很少有人能夠承受。

而此時林毅的表現明顯大大超出那黑衣人心中所能承受的範圍,更別說這靡音對於魂者身體的限制了。

“呵呵,這小子有意思,只是爲了區區的魂獸付出這麼大的身體代價值得麼?”

眼看的林毅身形猛地朝着上空爆衝而去,那黑衣人眼神之中卻是更像是看着一場好戲一般。

也幾乎在此刻,半空之中原本急速朝下的葉風凌心中也是大駭,但旋即又是知道林毅的目的,沒有絲毫的遲疑,手中紅劍揮舞,當即又是陣陣光芒朝着那嘶風獸的後背刺去,而左手又是爆發出一股極爲強悍的魂力,在這半空之中結成一道光幕,剛剛形成於林毅的腳下,旋即便是控制着如此的光幕將林毅託去,急速朝着那嘶風獸的後背而去。

一切動作皆是配合的行雲流水一般,只見的身着戰甲的林毅瞬間到達嘶風獸的後背,而此時的腳尖更是對着下面的光幕猛地一跺,再次朝着半空之中爆射而去。

“去死吧!”

眼見的幾頭巨大的魂獸就在眼前,林毅手中長劍和火焰皆是齊齊亮出,招式連連迸射,瞬時,竟成爲一鋪天蓋地的火雲,朝着那上空之中的魂獸席捲而去。

“桀桀!”

眼見的林毅手中火焰竟是瞬間變成火雲,那數頭魂獸心中也是極爲大駭,本想朝着身後退去,卻是奈何那黑衣人的號角之聲似有魔力一般,竟是根本不能左右自己的身形。

“給你們來頓烤鴨!”

口中突然大喝,即便是面對眼前數頭的魂獸也是氣勢沒有絲毫的減弱。霎時只見的熊熊火焰鋪天蓋地一般朝着那健齒烈鴨捲曲,一股焦臭瀰漫在半空之中。

南冥陰火,威力必然不小,而此時即便是林毅身受重傷,面對那數頭魂獸還是充滿信心。

果然,不到片刻,便是隻見的數顆火球在半空之中四處旋飛,慘叫之聲更是不絕於耳。

“哈哈哈,老子就給你說了要做烤鴨吧!龜孫,今天就要在看看你還有什麼手段。”

眼見的數頭魂獸被燒的精光,林毅心中不禁是大爲暢快,周圍的其他魂獸見着如此一幕也明顯是有着一絲絲的忌憚,雖然還是朝着這邊聚攏過來,但其速度明顯是慢上了不少。

帝國巨星 ,卻如同麻木了一般,竟是沒有了絲毫的力氣,又是跌倒下去,好在身下就是嘶風獸。 “哼,沒想到這小子還當真是有兩下,倒是小看了!”

眼見的林毅跌落,那黑衣人此時臉上卻是全無笑意,反而是極爲複雜地看着林毅,心中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不可置信。

“龜孫,那還想跟爺爺戰鬥上兩局嗎?”

雖然自己跌落,全身沒有絲毫的力氣,林毅嘴裏對那不遠處的黑衣人還是怒吼道,很顯然,這傢伙手中的號角對着周圍的魂獸有着控制能力,若不是剛纔的那一擊,現如嘶風獸恐怕已是遭遇不測了。

“哈哈,好小子,伶牙俐齒,倒是有些本事,不過,咱們來日方長,今日之事就此罷了,到時候會讓你小子明白什麼是真正的魂王實力的。”

眼看的葉風凌招式再起,那黑衣人面罩之下的眼神閃動,頗爲複雜地盯着半刻,方纔是身形再次一閃,朝着密林遠處凌空而去。

見的如此,葉風凌手中長劍猛地一顫,眼神如箭,沛然魂力爆發而出,當即便是想要追將上去。

“葉師兄,周圍魂獸衆多,不如我們暫且離去?再說,林門主的傷勢也是需要儘快治療纔是。”

此時看的葉風凌臉上神色的單九成心中猛地一顫,生怕此時這整個弟子之中最強橫之人有什麼閃失,故此方纔是開口阻止道。

眼見的對方速度快如閃電一般掠出,此時的葉風凌眼神之中也是極爲詫異,很明顯,這對方可並不是什麼善茬,單單憑藉剛纔的速度就不難看出並沒有使出全力。

“也好,這周圍的魂獸還有着不少,你我倒是完全可以衝出去!”

眼見的周圍數百頭飛行魂獸不斷朝着這邊靠近,葉風凌眼神如炬,故此也是說道。


“好,白兄開道吧!”

此時的林毅已是處於迷離狀態,但心中對於周圍的感應還是一清二楚,方纔是低沉地對身下嘶風獸道。

果然,眼見的周圍不斷有着魂獸衝擊過來,而此時又是明知道背上的林毅急需救治,那嘶風獸也好似通曉人情一般,身形猛地爆射而出,陣陣白芒不斷綻放,朝着一處魂獸相對較少的地方而去。

“我走前,你們兩人側翼保護!”

眼見的嘶風獸已是發起進攻,葉風凌此時臉上也是一陣抽搐,旋即也是一閃,便是到了那嘶風獸的身前,手中紅色寶劍不斷揮舞出一道道的氣浪。

這周圍的魂獸雖多,然而並沒有什麼實力強橫着,再加上那黑衣人的離開,衆多魂獸擺脫了靡音的控制,那一頭頭的魂獸此時見着衆人,也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衝了上來。

“哈哈,來得正好,我們三人就來比比看誰能殺的更多的魂獸。”

雖是看的不少身影黑壓壓的一片衝着自己這邊衝了過來,那單九成還是一時熱血沸騰,更是絲毫不相讓地爆衝了出去。

“哈哈,看來單兄的雅興大發呀,也罷,今日就陪你連連。”說罷,葉風凌臉上也是掛上了一絲的笑容。

“嗚嗚……”

聽的兩人如此討論的嘶風獸此時也是對着半空嗚咽一下,眼神之中更是顯露出渴望的神色,死死盯着那前方的 葉風凌。

見的如此,葉風凌也是當即一顫,旋即卻又是大笑道:“沒想到白兄今日也是有着這般的雅興,竟是想要參與其中,也罷,那你就參與進來吧!”

看的嘶風獸的葉風凌心中卻是極爲清楚,剛剛林毅在這些魂獸的攻擊之下身受重傷,此時有機會報仇,只怕那嘶風獸定然有着一場不小的殺戮了。

果然,只見獲得允許的嘶風獸當即便是將背上的林毅拋給那林綺珊,突然打出一個響鼻。

一股可見的力量猛然而出,旋即便是雙翅一伸展,如滔滔江水一般的氣勢瞬間散發而出。霎時之間 ,只見的這一片天空之上竟是白光大盛,旋即便是隻見的一道身影如同閃電一般直接朝着那前方的衆多魂獸暴掠了出去 。

“好!”

眼見的嘶風獸如同巨山一般的身軀朝着前方肆虐,葉風凌心中一時豪情萬丈,不禁是大喝一聲。心中更是不禁感嘆道:“實在是沒想到這嘶風獸身爲上古的十大凶獸之一,當真是有着它自己的不凡之處。”

說罷,自己的身形也是朝着那前方的陣陣獸羣爆衝而去,如同長虹一般,手中的劍芒不斷綻放。

霎時之間,整個天空皆是綻放着不同的顏色,而那黑壓壓的飛行魂獸羣更是不斷墜落下去。

只見的葉風凌手中長劍轟然揮出,當即便是有着兩頭魂獸不幸遭到到攻擊;而又是看的不遠處的嘶風獸,竟是憑藉着強大的身軀,再加上翅膀比一般魂獸多出了不少的優勢,一時間竟是將身前的數頭巨大的身軀直接給撞開了數十丈之遠。

而此時的魂獸數量雖多,卻是沒有了那黑衣人的指揮,當即便是被三人在半空之中衝的四分五裂。

……

也恰是在此刻,密林盡頭之處, 強婚霸愛,嬌妻乖乖入局 ,看的眼前的狀況,所有人皆是心中震撼不已,特別是看的葉風凌此時手中的長劍連連斬殺魂獸,更是驚呼不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