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身家,白泉是比不上羅娜,但在明面上,白泉這位紈絝子弟的名聲還是不遜色羅娜的。

給面子,他會叫一聲娜姐,但羅娜此刻的意思擺明要跟他對着幹,那麼他也不會給面子。道:“羅娜,有些人有些事你出頭,我會給你三分面子。但沈浪這王八蛋,我今兒剁定了他的腳。你如果執意想替他出頭,最好掂量掂量後果。給你面子,我叫你一聲娜姐,不給面子,你就是個下賤東西。

現在圈子裏誰不知道沈浪這賣祖宗的垃圾是公孫家的倒插門,你替他出頭,憑什麼?

難道圖他長得有幾分姿色的臉?

如果是,你堂堂富家千金,要臉有臉,要錢有錢,居然跟別人搶男人,你自己說,你這不是下賤,還是什麼?”

作爲從小就被衆人追捧的羅娜,曾幾何時被人辱罵過,她揚起巴掌扇呼過去。

清脆的耳刮聲並沒有聽到,別看這白泉胖的快三百斤,但他的手勁跟敏捷度卻相當好。羅娜甩出去的手被白泉捉住。“羅娜,別給臉不要臉,逼急了老子,老子當衆次奧了你。”

感覺手腕快被捏碎的羅娜,頓時痛的眼淚掉了下來。

韓冷準備動手的時候,浪哥吐槽道:“冷朋友,你是不是男人?沒看到有位楚楚可憐的妹子被欺負到哭了麼?一點憐香惜玉的嗅覺都沒有,活該你單身狗那麼多年。”

“擦,特麼的你不損我會死啊?”韓冷麪部肌肉在跳動,如果不是想接近女神,他發誓一定會捏碎沈毒舌的下巴。

真是特點的了,明明老子已經要上演英雄救美的戲份了,結果你搶先數落我。老子不去救,會被你罵成不是男人。老子去救,好像功勞又是你的。

搶風頭不帶這麼搶的好吧?

有本事你自己去救啊!

韓冷心裏發出歇斯底里的咆哮。

“啊……”

白泉的手腕被冷朋友捏着,用韓冷的話來說:你不是喜歡捏別人的手腕麼,老子也讓你嚐嚐被別人捏碎手腕的滋味是怎樣的。

韓冷的手勁很大,具體有多大,沒有精準的測試,不過曾勁他嘗試過戴上高纖維納米手套後,可以一分鐘之內捏爆五十二瓶玻璃瓶裝的啤酒瓶。

也就是說,他將近一秒捏爆一個,這瞬間的爆發力,就算沒有三百磅,也差不到哪裏去。

所以,捏斷白泉的手腕,還是遊刃有餘的。

“胖子,疼嗎?”冷朋友沒有馬上捏斷白胖子的手腕,而是時鬆時緊,這種感覺令白泉如同坐雲霄飛車,每隔幾秒都是心跳。

“次奧,這孫子竟敢捏白少的手腕,兄弟們,滅了這貨。”塗二虎一聲令下,幾十個小混子要上前救人。

韓冷露出壞壞的笑,力度加多幾分。“胖子,他們每衝前一步,我就加大力度十磅,我看他們還有五六步左右,五六十磅下去,加上本身的上百磅力量。我感覺,你的手腕會被我捏碎,醫都醫不好的那種。”

“次奧泥麻的塗二虎,誰踏馬要你救,給老子滾遠點。不,給老子滾出酒店去。”白泉冷汗都疼出來了,甚至全身疼到哆嗦。他哀求道:“哥,爺,別捏了,我聽你的還不成麼?你劃個道出來,只要我白泉能辦到的,定絕不食言。”

“別問我,你本來想剁的腿就不是我的。問那貨。”韓冷的語氣中,充滿了怨氣。

浪哥往紅酒杯裏倒了半杯茶,端在手心慢慢的搖着,然後喝了一口。

喝茶喝出喝紅酒的調調來,真是簡直了。

逼裝的差不多了,浪哥道:“白少,現在是法制社會,也是文明社會,動刀動槍什麼的,那是野蠻時代纔會乾的事。你叫人砸了我幾輛超跑,我也不多要你的,一輛一億,不爲過吧?”

“一億?”白泉眼珠都快凸出來了,這簡直跟搶沒區別,撐死也就是兩千萬到三千萬的超跑,竟然直接說要賠一億,這還不爲過,那怎樣纔算爲過?“姓沈的,別以爲抓住了我就可以要挾我,車子不是我砸的,誰砸的你找誰賠去。”

剛要下一樓的塗二虎一聽不幹了,“白少,做人不能這樣吧?我們是聽你的話纔去砸車的,你怎麼能把鍋甩到我們頭上呢?”

“笑話,老子讓你砸你就砸啊?那老子叫你在天安門升旗的時候去揍那升旗手,你去嗎?”白泉已經打算把事情推的一乾二淨,這種事情沒有真憑實據,打死也不承認是自己動得手就行。

一輛車子賠一億,這得好幾億,若是被老爸知道,估計這回真的會把打爆頭。

浪哥壓了壓手,“別爭了,我也不缺那點錢,就是心裏不爽而已。混子大哥,門口到處都是監控,砸車的確實是你們,而且人證也有不少,這官司打到聯合國去也是你們輸。

這麼着吧,你們可以不用賠錢,按照一拳十萬來計算,排好隊揍白胖子。

直到夠數爲止。

奉勸你們最好別偷奸耍滑,我會很認真的看着,只要看到力量不夠立馬終止,然後把剩下的拳數分攤到那個人身上。

嗯,開始吧!”


本來心裏就有氣的塗二虎,這下真的不客氣了,想想這些年沒少替這短小沒持續力的死胖子禍害了不少妹子,結果一出事立即把自己跟兄弟們出賣的徹底,走了上前,不由分說就是一拳招呼在白泉的鼻樑上。

“塗二虎,我次奧泥麻啊,你敢打老子,我跟你沒完。”白胖子一把血鼻涕一把眼淚的叫罵着。

“還敢威脅我,看打。”塗二虎這回是一拳砸在白泉的嘴巴上,拳頭被磕破了,白泉的門牙也鬆動了。

“塗二虎,我白泉今兒若是不死,你塗二虎必被碎屍萬段。”

“次奧,橫豎都是死,今兒老子想弄死你。”

然後,塗二虎一拳又一拳的招呼在白泉的身上。

而浪哥等人,卻在不動聲響中悄悄的離開了。

因爲,他看到樓下已經來了不少衙門中人,其中還有不少是特jing。


“沈浪,這些被砸壞的車子,真的打算不用白泉賠了?”來到停車場,羅娜看到那幾輛面目全非的超跑,很是惋惜的說。

“開玩笑,我還沒豪到不要幾億賠償的地步。”

“那你剛纔又說一拳十萬?”

“你覺得白胖子能扛得住幾百下全力一擊的拳頭?

只要扛不下,剛纔那口頭協議就不作數。

就算那白胖子真的扛下幾百拳不死,那說明他命硬。他剛纔差點捏碎了你的手腕,我替你出口惡氣豪一點也無所謂。”

瞧瞧浪哥多會說話,明明就是順帶教訓一下白胖子,從他嘴裏說出來的話,卻很有怒髮衝冠爲紅顏的調調。

葉語嫣捏住小流氓的腰眼,使勁的旋轉了幾圈,暗道讓你撩妹,下回再看到,直接把你腰子都掐爆。

“哼。”羅娜冷哼一聲, 妖孽帝君的腹黑神妃

但,就是當真了,也不知道爲什麼。

冷朋友一路沉默寡言,感覺自己纔是最受委屈的那個。

救人,是自己。

被砸的超跑,明明也是自己贏回來的。

結果,好像這些都跟自己無關一下。

存在感好低好低啊!


浪哥把冷朋友推前幾步,打一巴掌賞一塊糖吃的道理浪哥懂得很。道:“娜姐,正式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冷朋友。他被獵人學院評選爲近三十年來最年輕最傑出最強實力的學生,而且,他還是三屆國際紫荊花特種兵個人賽冠軍,也是三屆F2車賽蟬聯冠軍。

其實,剛纔若不是他出手救你,你可能會被繼續羞辱。

我沈浪除了腦子好使之外,武力方面就是個渣。

所以,我覺得你應該多些人家。”

“他就是蟒山新車神韓冷?”果然,羅娜這位業餘愛飆車的富家千金,見到心目中的偶像時,秒變迷妹。

被狠狠的誇讚一番後,冷朋友反而覺得不習慣。有些靦腆的說:“別聽沈浪這犢子貨瞎說,我哪裏是他說的那樣。”

“你們幾個,都給我站住,誰敢再挪動一下腳步,立即就地正法。” 誰敢挪動一下腳步立即就地正法,瞧這話狂妄到沒邊沒跡了。

在這種年代,而且還在國都,敢說出如此作死的話來,要麼真的後臺很硬,要麼就是急着找死。

浪哥扭頭一看,說出這般找死話的是個大衆臉的中年人,身體特徵嘛,目測是白泉的親戚,要不然也不會胖的跟大鯊魚奧尼爾一樣。

一米八幾加上三百多斤的身材,這噸位夠出衆。

浪哥還真沒猜錯,他便是白泉的三叔白碩崢,海定區武警大隊的支隊長。恐嚇一般的平頭百姓,他說這種話還真沒毛病。

畢竟他這個部門是可以真槍實彈上街的。

但,浪哥明顯不是一般人,論身份,直甩那貨九條街。

因爲,內務府這個神祕部門,白碩崢還沒有資格瞭解。

“全帶回去。”白碩崢是個喜怒露於表的人,他心中有多憤怒,他臉色就有多難看。

查伍勸說白碩喬無果後,還被白泉羞辱。本來,他太可以撒手不管的,不過想了想,終究是在自己的酒店裏,真要是出了事,他怕逗不住。

報警的同時,也給白碩崢打了聲招呼。

其實白碩崢是來看那位得罪自己侄子的小子是怎麼個殘法的,結果來到現場一看就差直接拔槍亂槍打死那些混子。

他的侄子可以用面目全非來形容,五官嚴重變形之外,還伴隨多處骨折,是深深被人打骨折的。

在他的嚴逼之下,社會大哥塗二虎立即說出原因。

所以,他很快追了出來。

“帶我們回去,憑什麼?”浪哥指了指要上前來銬他等人的武警,“勸你們最好莫衝動,有些人,不是你們隨隨便便能招惹得起的。

如果真把我等銬回去了,到時候,沒有滿意的說法,我是不會出來的。”

“哈哈哈……”白碩崢大笑,雖然他很憤怒,但還是被這番話給逗樂了。覺得,這是他今年聽到最好笑的笑話。

使壞離間打殘侄子,進了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還想出來?

而且,還要滿意的說法才肯出來,不然不出來。

哈哈,笑死老子了,這話說的比真還真。

笑話過後,白碩崢手指一揮。“帶走。”

奉勸的話,浪哥已經說了,既然對方不相信,那就看着辦唄。

“等一下。”維持秩序中魯千尺,看到白碩崢火急撩毛的離場,他意識到有點不妥,很快追出來。

果然沒猜錯,這姓白的還真想在自己的管轄範圍越俎代庖。

這只是一般的刑事犯罪,根本不需要鬧到武警大隊。

若是姓白的想押那些混子離開,自己沒意見。

但是,這沈浪可不是一般人。

如果被上級知道沈浪等人是在自己管轄範圍被武警大隊帶走,可謂是顏面蕩然無存。

“老魯,廢話不多說,這幾人我必須帶走。你同意則大家還是朋友,你要是不同意也得同意。”白碩崢似乎壓根就沒打算跟魯千尺商量,這口氣不但強勢,還夾帶威脅成分。

官銜上,白碩崢的官銜確實比魯千尺高,畢竟他是海定區武警大隊的支隊長,而魯千尺只是海定區小分區的衙門大佬。

本來都是一個系統的,好好商量多好,偏偏要說話這麼刻薄強勢。

人家不要臉的啊,怎麼說好歹也是個衙門大佬,哪怕只是個小分區的。

魯千尺內心是很憤怒的,既然對方不給自己臉,也不打算給自己臉,那麼自己也沒必要對這種人客氣。道:“白隊長,這不符合規矩,這裏是我管轄的範圍,且事態還沒有升級到需要出動武警力量。人,你帶不走,除非我接到上級通知。”

“我就是你的上級,我現在正式通知你,請滾開。再阻礙我,小心給你一個阻礙上級辦公的罪名。”白碩崢相當的狂妄,狂妄到明知道被圍觀者拍下來現場,他依然霸氣的以官銜壓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